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黄奇帆力挺马云:泼脏水别把小孩泼掉

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外界普遍认为与监管环境变化有关。在敏感时刻,前重庆市长黄奇帆早前公开谈及阿里小额贷款的槓杆问题,有媒体形容这是蚂蚁事件的前奏;正本清源,黄奇帆在今年稍早前出版的新著作中,亦谈及过此事,但事实是:马云当年在重庆开展小额贷款业务时,在官方规范、企业守规之下,其实已妥善解决风险问题。

马云
马云

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银保监与人民银行等部门起草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徵求意见稿)》被指是重要因素之一;而蚂蚁作为中国最大的线上消费信贷、和小微经营者信贷平台(”花呗”及”借呗”),受到的影响是最为直接的。

黄奇帆今年6月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举办的线上会议中,谈金融科技发展路径时,提及马云在重庆开展小额贷款业务的经历。有境外媒体将此事与蚂蚁事件联繫起来。

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外界普遍认为与监管环境变化有关。在敏感时刻,前重庆市长黄奇帆早前公开谈及阿里小额贷款的槓杆问题,有媒体形容这是蚂蚁事件的前奏;正本清源,黄奇帆在今年稍早前出版的新著作中,亦谈及过此事,但事实是:马云当年在重庆开展小额贷款业务时,在官方规范、企业守规之下,其实已妥善解决风险问题。

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银保监与人民银行等部门起草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徵求意见稿)》被指是重要因素之一;而蚂蚁作为中国最大的线上消费信贷、和小微经营者信贷平台(”花呗”及”借呗”),受到的影响是最为直接的。

黄奇帆今年6月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举办的线上会议中,谈金融科技发展路径时,提及马云在重庆开展小额贷款业务的经历。有境外媒体将此事与蚂蚁事件联繫起来。

但实情又是如何?目前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的黄奇帆,今年8月出版的新书《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的问题与对策》中,其实也有提及此事。根据描述,马云旗下在重庆开展的小贷业务,虽一度涉及风险问题,但当时并无违规,且事情最终获解决。

马云2013年找上黄奇帆  欲在渝开展网络小贷

黄奇帆在书中提到,马云2013年某日亲自到时任重庆副市长黄奇帆的办公室,称想成立一个网上小额贷款公司,但当时浙江省此类公司在民间贷款中坏账很多,正在清理整顿,网络贷款商牌照批不下来。黄奇帆对马云说,互联网贷款公司只要不做P2P(peer-to-peer,个人对个人)业务,而是利用互联网产业链的场景,获取企业信用资讯,以自有资本金和规范的融资资金对客户提供小额贷款,重庆市就能批准。

黄奇帆当时更具体向马云提出四条要求:

  • 其一,互联网小贷公司穿透力强,往往辐射全国,必须有较大的资本金,资本金来源必须是母公司集团注入网贷公司的资本,不跟网民存在关係。
  • 其二,任何融资机构、贷款公司都会放大槓杆,放大槓杆不能通过高息揽储向网民借贷,必须从合法机构获得,包括银行贷款,到银行间市场发中票,证券市场发ABS(资产证券化)债券。
  • 其三,钱是贷给客户链,贷给淘宝、支付宝业务链上有场景使用的客户,而不是向毫无关联的网民放贷。
  • 第四,充份利用互联网公司大数据智能挖掘分析的基本条件,控制贷款风险。在整个发展过程中,业务可辐射到全国,但总部注册在重庆,其他城市不再设立子公司。

后来,马云按照上述要求,在重庆成功注册阿里小贷。随后,腾讯、百度等中国前10大互联网企业的小贷公司也相继在重庆注册。目前中国互联网小贷(不包括P2P)贷款馀额有1万多亿元(人民币.下同),重庆注册的这一批公司形成的馀额近5000亿元,约佔全国互联网小贷馀额总量的50%。

2017年9月、10月,由于业务发展过快,资本金没有及时跟上,阿里小贷遭遇金融资管整顿,花呗、借呗的资本金贷款槓杆比达到了近百倍,因而被叫停。

当时已不是重庆市长的黄奇帆指出,据他了解,阿里小贷已遵守了上述四条要求,亦与重庆的金融监管要求、国家银监会的监管要求基本吻合;问题其实出在资产证券化(ABS)发行上,由于证监会没有规定ABS贷款资产循环次数,阿里小贷用30多亿元资本金、经多次循环后,发放了3000多亿元网上小贷,形成上百倍的高槓杆。

“泼髒水的时候  把小孩也泼掉”

但黄奇帆当时注意到,如因阿里小贷的高槓杆而一刀切停摆,会对企业发展造成严重衝击;而且证交所当时对ABS的循环次数作规管,因此企业也不算违规。

黄奇帆当时基于此,作出3条建议:

一是网贷公司的ABS不应无限循环,可以约定周转次数不超过4次,以解决原来合理的老规矩上、遇到的互联网合融新问题。

二是贷款资本金放大2.3倍不变,两个环节迭加槓杆比在10倍左右,30亿资本金也就能放300多亿元贷款。

三是蚂蚁金服在重庆的贷款公司资本金,分3年从30多亿元增加到300亿元。至2018年底,蚂蚁金服的花呗及借呗两个小额贷款公司的资本金,已注入充实到300多亿元。

黄奇帆在书中提到,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监管部门健全了体制机制,解决了高槓杆风险,重庆地区也增加了数百亿元金融企业的资本金,蚂蚁金融贷款公司得以恢复运转。他形容,有些事情在发展过程中出了问题,也不要用一刀切的方式去处理,不要”泼髒水的时候,把小孩也泼掉”。

表达你的观点, 支持该文观点吗?
[Total: 0 Average: 0]
Posted in 共党内斗, 普世价值, 社会能见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