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中共开始进行核试验,中共鹰派准备牺牲西安以东城市和美国打核战争 – 美国对付中共最好的策略就是围堵并威胁没收共产高官美元资产而坐等共党反对派政变!

惊!美国发现中共进行低级别核爆实验 地点罗布泊

美国国务院周三(4月15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尽管中共自称遵守了国际核条约,但当局可能已经在新疆罗布泊秘密发起了地下核爆炸实验。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美国政府发现,中国位于新疆罗布泊的核试验场附近自2019年起出现活跃行为。当局在该区域附近进行了大量挖掘活动,被质疑为挖掘潜在的容纳核爆实验场所。

国务院报告指出,中国可能在整个2019年期间都在罗布泊核试验场布置类似活动,引发了美国对北京可能违反核协议进行“零当量”实验的担忧。

零当量核实验又称流体核试验,是指经过精心设计,把核爆炸装置中的一些裂变核材料用非裂变材料取代,放在地下一定深度爆炸,使产生的核爆炸当量小于该装置里高能炸药爆炸的当量。尽管高能炸药爆炸掩盖了核爆炸,但这实际是一种小型的核试验。

美国国务院报告中说,“中方可能全年都在准备运营罗布泊尔试验场,使用爆炸性收容室,在罗布泊进行广泛的挖掘活动以及其核试验活动且缺乏透明度…引起了人们对其违背零当量实验协议的担忧”。

报道指出,在过去几年来,中国领土上用于监测放射性排放和地震震颤的监测站数据对外显示“传输中断”,这是引起美方怀疑的一个现象。

核试验
核试验

由于北京阻止了来自传感器的数据传输,国际机构运营的监测中心无法检测到传感器数据,也无法证实北京是否符合禁止核试验爆炸的条约。

据悉,美国国务院公布的这份新军控报告显示,中国可能正在秘密进行低爆炸威力的核试验,尽管北京方面坚称中国严格遵守一项禁止一切核试验的国际协议。《华尔街日报》4月16日的报道中提到了报告内容,其指这一判断依照中国一系列试验迹象,包括2019年全年在新疆罗布泊核试基地活动频繁;基地内大量挖掘;疑似使用特殊密室抑制爆炸规模等。该报道还称,另一个引起美方怀疑的因素是,过去几年,中国境内旨在检测放射性物质排放和地震震动的监测站的数据传输受到干扰。这一报告还批评北京在核试方面缺乏透明度。《华尔街日报》引述“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CTBTO)发言人称,中国自2018年到2019年8月曾阻断境内5个监测器的数据传输。对此,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未有回应。

报道还援引美国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官员表示,中国的试核活动令人担忧,特朗普总统更希望把中国纳入美俄一项军备控制新协议,以取代将于明年2月到期的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该名官员还称,“中国政府对其军备现代化的速度令人担忧,破坏局势稳定,并说明了为什么应将中国纳入全球军备控制框架之内。”对此,赵立坚在当天的记者会上回应称,中国是首批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国家之一。中国一贯支持条约的宗旨和目标,始终恪守暂停核试验的承诺,为条约组织筹委会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境内监测台站数据传输工作也得到筹委会技术秘书处的高度肯定。

中共鹰派朱成虎准备牺牲西安以东城市和美国打核战争

在纪念世界原爆60周年之际,中国的朱成虎少将叫嚣牺牲西安以东城市和美国打核战争.

7 月15日,《金融时报》、《亚洲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纷纷报导了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出席“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会”主办的一次会议时的讲话。 朱成虎说,“如果美国人使用他们的导弹和导航武器攻击中国领土的目标地区,中国将使用核武器还击…… 如果美国决定干预两岸之间的冲突,中方将坚决作出回应……中国将为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遭到破坏做好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外电的报导,其实不是朱成虎少将的第一次如此表态,他于2000年就在解放军报发表过同样的意见。

我知道曾经也有人如此“解释”了中国的核政策:尽管中国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核武器,但中国并没有承诺不在主权范围内使用核武器。既然中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范围,那么中国完全有权力在本国领土上使用核武器。

美国对付中共最好的策略就是围堵并威胁没收共产高官美元资产而坐等共党反对派政变

为什么这么多人不肯相信中共一定会倒台的事实?

我自己的基本判断是:

  • 没有一个政权能够永远执政,这是必然的历史规律,而且老毛刚建国时自己也说过总有一天共产党会倒台的话。
  • 中共不肯做民主转型,想靠高压政策来保住政权。历史上这么做的政权很多,也有靠这种手段长期执政的大量先例,但这不代表这种模式就是可持续的。
  • 中共目前唯一的执政合法性就是建立在经济建设上面。因为经济发展,政府可以从中获得大量利益从而分配给既得利益者。一旦经济发展减慢甚至停滞不前,既得利益者无法从中获取更大利益,甚至原来就有的利益都要失去,离心离德是不可避免的。
  • 品葱上面相信中共会倒台的人实际上是大多数,但生活中,相当比例城市居民(这里指所有城市化的居民,无论居住在北上广还是十八线小城市)的观点可能是不认同中共政府的所作所为,但也不想因为中共倒台影响导致社会动荡,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这些人可能也明白中共这么搞下去会倒台,但不敢相信或是想象这一天的发生,甚至试着维护政府的统治,为政府辩护。
  • 目前的小粉红网民基本都集中在城市当中,至少受过一定的教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受益者。但是这些人的利益其实是很容易受到经济发展停滞所影响的,再加上受过一定教育知道获取信息的手段,因此一有风吹草动第一个倒霉以至于跳反的也会是这些人。
  • 我个人觉得中共的倒台是一定会在我们这一代人有生之年发生的,但不会在短期(五到十年)内出现。由于中国在过去二十年间经济发展取得的巨大进步,使得政府和民间都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可供挥霍,而短期内即便经济发展停滞,政府还是可以通过向民间吸血来维持收入。民间即便不认同中共的某些所作所为,但也很难否认中共领导下取得的政绩,这也使得中共在短期内除非出现重大的经济政策失误,否则很难迅速失去民众的支持。
  • 从长期来看,如果中共在将来的十到二十年没有在核心科技上取得重大突破,掌控某种黑科技使得社会资源出现爆炸性增长,那么以目前的发展路径必然是先将民间资源吸收殆尽,最后自己失去吸血来源从内部崩溃。但到了那一天的时候,肯定是民生凋敝,社会退步,就跟苏联解体时差不多。
  • 那么最后的问题就是,中共是否能有机会研究出黑科技?对此我不作评论。 🙂

有朋友问到关于中共在将来实行开明专制的可能性,我补充一些自己的看法:

关于开明专制,我个人不抱希望,原因有二:

第一,就算改革派上台,也不愿意失去权力,会继续坚持共产党领导的一党专政,因此不大可能会出现民主制度下面政权更替的现象。如果走这一路线,可以续命更久,但长远来看并没有彻底解决政权合法性的根本问题,本质上还是把合法性建立在经济发展上面。顺便一提,我也不认为新加坡的模式可以放到中国,而且新加坡自己建国后也从未经历过政党轮替,政府本身的合法性也和中国一样建立在经济高速发展上面,存在不确定性。

第二,胡温时期可以说是“开明专制”的,至少08年前,社会言论宽松,经济高速发展,外部压力很小,美国因为911自顾不暇。但自从茉莉花革命,及金融危机,西方抵制北京奥运等一系列事件之后,中共认识到如果不采取高压政策进行限制,那么颜色革命必然会发生,中共无法保住政权。这也就证明了我所说的,就算采取开明专制,改革派的底线也是先保住自己的权力,而这一点在中共内部是有高度共识的。

顺便提一下香港。实际上香港上一次雨伞运动,当时中共给香港的选举制度设计,我觉得有可能是党内民主派搞的。我之前(2010年左右)曾经看过一些民主派人士设想中国的政治改革体制,提到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但可以在基层选举先选出多个候选人,然后由当地民众进行投票,这样可以保证选出来的领导既坚持共产党的权威,又会为了当地民众的利益互相竞争,从而得出一个最优方案。这个方案实际上就和香港之前的选举改革是一致的,然而香港民主派不肯妥协,原因之一就是这样的选举体制,选出来的特首无法真正对选民负责,还是和现在一样两头受气。这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这种威权专制和民主的结合体,可能在小国寡民的地方行得通,但在有强大中央政府和弱小地方政府的国家是不行的。

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所谓“开明专制”只是一厢情愿。中共可以在某个历史阶段表现出开明的样子,但要过渡到民主政体,或者说一个真正对民众负责而非对上负责的政体,至少在目前的框架下面我是看不到任何的可能性。

三大事件冲击中南海 太子党真想政变?

共隐瞒疫情导致中共肺炎病毒大爆发,祸及全球,同时也加剧了中共内斗。太子党也加入“倒习”阵营,他们所做的三件事冲击了中南海,备受外界瞩目。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中共党内有人欲借民意逼宫,但政治评论员桑普另有看法。

日前,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转发一封给中共高层及退休元老的《建议书》,呼吁召开紧急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检讨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领导人,并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岐山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

王岐山退场
王岐山退场

陈平的父亲是中共高官,陈是典型的太子党,目前旅居香港。

在陈平之前,同为中共太子党的任志强也发表长文,批评习近平在17万官员参加的视频大会上的讲话,并直指这就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任志强指出,中共体制决定了其必然会隐瞒真相,酿成疫情失控的惨剧。

任志强是中国知名地产商,是中共元老级人物任泉生的儿子,任泉生在毛时代曾任商务部副部长。

在邓小平时代,邓指示中共官员和红后代可经商赚钱,也可做官拿权,任志强以红二代关系经商,开了很多地产公司。任有“任大炮”之称,与同是红二代的王岐山是好朋友。4年前,任志强因批评党媒姓党遭到处分,此次更因发文“倒习”被官方留置。

除任志强和陈平之外,叶挺的孙子,红后代叶大鹰也评论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事件,批评中共不断封杀网络是法西斯行为,白色恐怖,并将矛头指向文宣系统,称主管中共意识形态的王沪宁是奸臣。

在上述三名中共红后代发声之前,清华前教授许章润、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为代表的民主自由派,也曾于2月初发声,怒批中共隐瞒疫情打压公民社会,导致疫情大爆发,要求对造成疫情失控的官员问责,呼吁习下台谢罪。

中共左派文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也刊文,替李文亮医生鸣不平,并批评中共官员说假话。

财新网3月6日也加入批习队列,刊文要求当局重视“吹哨人”的作用,并引用中共家法称,凡是说假话掩饰过失、纵容或诱迫下级说假话的,都必须绳以党纪。

财新网被指王岐山背景,王在任中纪委书记时,财新网被视为“打虎风向标”。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疫情令中共权斗更为复杂化,中共红后代借民意加入“倒习”队列,说明原来的习阵营正在进一步分裂,中南海各派系正在为最后的生死一搏作准备。

任志强失踪前戴口罩照片
任志强失踪前戴口罩照片

中共党内疑“引蛇出洞”

不过,法学博士、政治评论员桑普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中共最擅长“引蛇出洞”,并呼吁大家不要把黑社会的各个堂口当作自己的朋友去做联盟。唯一的希望就是削弱大陆经济基础,使中共溃烂的速度加剧,并促进大陆公民社会的觉醒,“只有这两剂药,才能推倒共产党”。

他说,中共的党章讲得很清楚,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不可以由扩大会议成员去要求召集,是由党总书记去处理,即习近平不开会,就没得开会。

桑普表示,政变是只会做不会讲的,你写一篇文章出来说“我要政变”,这样是做不到的。回顾当年林立果“571工程纪要”,是其死后才被发现,而不是把“571工程纪要”在党内传阅,全世界都知道了,才去发动对毛泽东的政变。

陈平4月1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自己转发的《建议书》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去留问题,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当记者问及中共党内有没有“倒习”的倾向、习的地位是否受到威胁时,他说,当然习的地位受到威胁。任志强的那封公开信,自己转发的《建议书》,形成那么大的影响,包括许章润写的文章等,都体现了官意、民意。

当天陈平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他说自己转发的《建议书》代表了一种民意,而这种民意可能更代表了来自既得利益阶层的民意,反映了“人心思稳变”的政治立场。

他认为,考虑到中国广大的阶层和各方面要素,他们由利益而产生一种“稳变的心态”,他们希望中国大陆变好、希望权力受到制约。但所有这些,他们都希望别乱。

陈平还认为,包括美国的政界、企业界和资本界,他们也是希望中国大陆向着普世价值的方向去接近,但也不要发生动乱。

太子党政变的可能性

 

Posted in 共党内斗, 治国无道, 热点新闻, 红后代黑幕, 美中超限战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