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武汉警察绑架杀害数百名身体健康大学生,为权贵移植器官 (三)

他们口中的“死刑犯”

武汉数百青年被警方抓捕器官移植
武汉数百青年被警方抓捕器官移植

钟医生介绍,不经麻醉进行器官摘取,必须是实际的实施者才行,他没有参与过。

他说:“取的这个东西(器官)只有可能你找了他(移植医生)当导师之后,做了他的研究生,可能才会。”

不过,当时选移植方向的同学,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他说:“他们说是叫死刑犯。(上面)就跟他们说是死刑犯。”

遇到活摘器官移植手术时,“肯定得去,他们导师已经命令他要去了,那他就只能去。就尽量不去多问。他们会尽量避免去知道。”

钟医生说,“我们内部在讨论的时候,都不敢声张,就问,是不是法(轻声,很小声地说,呈现口型)‘轮子’?是这么说的。”

他说,当时的讨论就是跟几个兄弟、几个学长,装作自己好奇问问,“我说是不是这个?(他们)说‘哎哎哎哎’(轻声小声,表示认同),就是不敢明说。”

“很多铁的事实感觉没有办法辩驳”

工作后,钟医生翻墙知道更多活摘器官的事,“是通过翻墙才慢慢知道有这么个事情。后来才把碎片的一些东西串联起来。因为一开始都是碎片化的,没有串联起来。串联起来其实就等于好像是完全正好经历过它这么一个变迁。”

他说:“得知这个的时候,当时冲击力是很大的。就是包括看到,很多铁的事实感觉没有办法辩驳。”

“就是为什么后来中国的那些移植的文章都不让发了。”在钟医生读研究生的时候,海外已经禁发中国移植医生的论文了。

连郑树森的文章也被国际权威学术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国际肝杂志》)撤下,原因是他无法提供论文中提及的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

郑树森做的大批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间相吻合,所以郑树森一直被指控为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犯。(新纪元合成图)

钟医生表示,以后他还可以再详细披露郑树森的一些情况。

他说:“这个可以通过学术方面的一些(例子),包括他论文是怎么发的?包括他的研究是怎么做的,包括他评上院士最重要的那个项目,他为什么能够定一个标准(杭州标准),等于说是一个肝移植的标准。就是说他为什么要定这么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和国际上既有的标准有什么区别?那么这个可以单独开一个。因为这个可能需要一些知识铺垫。”

由肾内科包办的肾移植手术

钟医生表示,他实习时去的是肝胆移植,而移植规模很大的还有肾移植,“正常情况下移植是属于外科的,但是由于肾内科的势力是比较强的,等于把移植这一块都抢走了,就是浙一的泌尿科不管移植了,肾内科全包走了。”

“说明一个什么道理呢?这个移植的量已经大到可以让一个科室,已经可以让一个内科去做外科的东西。只有当它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它才能够有这样的规模效应。”

肾内科医生收入也很可观。“当时如果是主治级别的,大概一年30几万。主治级别差不多是这个程度。这个是明面上的,明面上30多万,那么背后还有很多,我们就不知道了。”他说。

肾内科的医生怎么能做外科的事呢?钟医生表示,“这个可能和高层的分配有关系。”“就是上面一句话说由他来做,那就由他来做。”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网页显示,该院肾脏病中心肾移植病区有40张床位,是国内最大的肾移植中心之一。公开报导显示,截至2017年3月,浙大一院已完成肾脏移植5022例。(待续)

 

器官移植 仅4天获供肝 中共活摘罪行持续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移植等待时间仅15天

2019年8月,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士反映,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和中日联谊医院还在继续进行器官移植。此人的一位朋友于2018年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做了肝移植,等待器官的时间只有15天。

据内部人士讲,他们内部有一个(微信)群,器官移植事项都在群里联系,器官来源都经过一个人,具体哪个人没说。移植肝脏费用为二十几万元,人情费2万至10万不等。

知情人还说,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和中日联谊医院争抢病员(患者),可见器官来源很充足。医院给移植器官的患者开的收据都是白条子,可能此收入根本没有进入医院的帐内。

沈阳盛京医院:肌腱移植手术医生说来源于遗体

一位消息提供者说,本人的一个同事因为膝盖受伤,于2019年7月在沈阳盛京医院,即中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做了肌腱移植手术。他问过医生肌腱的来源,医生说来源于遗体。

该消息人士说:“说实话,我以前也知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真的为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不寒而栗。我不懂医学,但是我提供这个事实,供相关人员调查。”

南京泰康仙林鼓楼医院:在4天内找到了“供肝”

据2018年4月18日《广州日报》报导,在江苏省南京泰康仙林鼓楼医院呼吸二科副主任医师李培的医生手记中,记录了一名27岁的学经济管理的研究生小张(化名),因一场感冒,从入院到去世仅7天。

据报导称,小张由于肝脏衰竭需要换肝,医护人员在4天内为他找到了供肝,而小张来不及换肝,就去世了。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1个月找到肝供体

甘肃省庆阳市宁县食品药品监督局职工刘书学,男,现年40多岁,于2017年4月份,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了肝脏移植手术。

宁县妇幼保健站职工王春霞,女,现年50岁,于2017年5月也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了肝脏移植。

刘书学、王春霞两人只等待1月时间,就得到了供体,他们本人不知道肝供体的来源。

江苏省无锡市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做600多例肺移植

2018年3月14日,《健康时报》网发题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全国七成肺移植手术是他做的”的文章。

文章说,陈静瑜是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无锡市肺移植中心主任,于2017年3月6日加入中日医院,任肺移植中心副主任。陈静瑜推动建立了“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其带领的团队进入全球三大“肺移植中心”。

2018年3月3日、3月4日、3月7日,陈静瑜,在中共“两会”期间,“紧急”连续在北京做3台肺移植手术。

从2002年9月28日做第一例肺移植起,十几年间,陈静瑜共做了600多例肺移植。据说,中国七成肺移植手术都是他及其团队做的。

陈静瑜对《健康时报》记者说:“今天一天有4个地方的人跟我说,有‘供肺’可以做移植。”陈静瑜说,他从2001年9月底,赴加拿大多伦多总院进修学习肺移植,到2002年9月28日完成第一例肺移植,至今已经完成了600多例肺移植,进入全球三大肺移植中心。

文章说:“2016年中国有4,080个病人在脑死亡后进行了器官捐献,捐出了11,296个器官。”

对中国捐献器官的质疑

在美国这个自愿器官捐献有广泛民众基础的国家,等待肝移植的时间是12个月至36个月;肾脏病人要等待9年,才能找到一个匹配的供体。

曾任中共卫生部长的黄洁夫披露,中国公民身后器官捐献率仅约0.6/100万人口,是世界上器官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也就是说,这个捐献概率低于百万分之一。

每年捐献的人数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小概率,就不可能成就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器官资源。在传统观念很强,器官捐献很少的中国,一年“捐出”上万的器官,是值得怀疑的。

陈静瑜十几年间做了600多例肺移植,“肺供体”是哪里来的?又有多少人自愿捐献肺?

《健康时报》称,陈静瑜推动建立了“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其带领的团队进入全球三大“肺移植中心”,以误导读者认为,陈静瑜的团队的成功在于他推动了捐献器官的渠道——“绿色通道”。

2016年4月29日,中共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六个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之后大陆各个航空公司争相开通“绿色通道”。

海外独立调查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发言人汪志远认为:“中共大张旗鼓地开通‘绿色通道’并大力宣传报导,其实是要为当局宣称自2015年1月1日起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成为移植供体的唯一来源而站台,以掩盖活体器官获得的真实来源。”

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径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Posted in 健康养生, 官场黑暗, 恶警酷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