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王岐山门生任志强:习近平是一个被时代抛弃的小丑!国家应该抓捕新的四人帮

武汉是一座有革命传统的城市,武汉人也是“不服周”的,他们被誉为九头鸟,性格上既有北方人豪爽,又有南方人的精明。文化大革命“720事件”中,毛泽东就在武汉人面前丢了丑。武汉人对自己信得过的官员愿意舍命,对自己看不起的官员也会让他们很难堪。习家军太过分,将武汉人惹毛了,武汉人是会造反的。别忘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古训。近日,春风得意的习家军要员、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就尝到了武汉人的辣汤辣水。

中共政府对武汉开元小区说真话进行报复
中共政府对武汉开元小区说真话进行报复

3月6日晚,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上,市委书记王忠林要求,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武汉是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王忠林的话说对了一半,武汉人民的确是英雄的人民,也是不好忽悠的人民。

王忠林话音刚落,武汉的微信群里就炸了网,几乎全部都是痛斥王忠林的感恩言论。有网友说,此时,近千万仍在遭受病毒威胁的武汉人最需要的是帮助、抚慰和实打实的物资保障,而不是被教育感恩;上万被隔离在医院、宾馆接受观察的武汉人最需要的是尽快恢复健康,数千重症患者最需要的是有效的医疗救助,不是被教育感恩;数十万流落在外的武汉人有家不能回,在外流浪甚至受到歧视,他们当下最需要的是回家,而不是被教育感恩。

复旦大学曲卫国教授说,武汉人民还该感激什么呢?感激不死?感激终于了解了病毒的残酷?感激被赐给体验一把生离死别机会?说这话的人忘了自己是谁了吧?不是说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么?既然是为人民服务,凭什么要人民感恩?要说感恩,难道该感恩的不是你们?造成如此大规模的灾难,难道你们对武汉人民没有一点愧疚?对于武汉那么多死去的人,有那么多家庭破碎,甚至有的家庭都死绝了,难道你们没有一点负罪感?你们和人民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是谁该接受感恩教育?

清华大学秦晖教授指出,救灾是政府最基本的责任,从来没有人认为政府救灾应该感谢。如果政府连灾都不做还配当政府吗?武汉作家方方说,武汉的领导要求人民向党和国家感恩。真是奇怪的思路。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相反。不明白领导们天天学习,怎么学反了向?武大教授冯天瑜先生指出:“在谢恩问题上,切勿颠倒人民与当权者的关系。把当权者视作恩主,要求人民跪伏谢恩的论者,请听听马克思1875年的言说:马克思痛恶拉萨尔的国家至上论,指出‘需要人民对国家进行极严厉的教育’(见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

疫情到今天,基本得到控制,这真的是需要感恩的。但是,站出来的感恩者应该是政府。政府最要感恩的是九百万困守在家、足不出户的武汉人民,没有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努力配合,疫情控制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政府,请你们收起傲慢,谦卑地向你们的主人武汉人民感恩。同时,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一个理智的有良知的并能顺应民意安抚民心的政府,在疫情向好的此时,急需做的一件事,那就是迅速成立追责小组,立即详细复盘疫情始末,查明是谁误了时间,是谁决定不将疫情真相告知民众,是谁为了面子上的光鲜,欺上瞒下,是谁把人民的生死置于政治正确之后,是多少个人,多少双手,导致了这场灾难。谁的责任由谁来担,尽快给人民一个交代。

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和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
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和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

可以说,王忠林这一脚算是提到了武汉铁板上。王忠林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进行感恩教育呢?其实很简单,那是源于3月5日,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武汉市青山区中建开元公馆。地方政府安排了群众演员给居民送蔬菜的表演。但楼上小区居民看不过去了,大喊“假的,全部是假的”。作为市委书记的王忠林自然很尴尬,他没想到武汉人这么不给面子。

中共政府对武汉开元小区说真话进行报复
中共政府对武汉开元小区说真话进行报复

心里窝着火,责怪武汉人不懂得感恩。如果这样不配合,习近平不久后的来访还不知会出什么幺蛾子。但王忠林太不了解武汉人了。武汉人走南闯北,是见过世面的。现在是21世纪,早已不是皇恩浩汤的皇朝时代和“毛主席话儿句句听,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文革时代。武汉人大多赞成普世价值,也知道自由民主好于独裁专制。并且这些常识都是在四十年改革开放时代形成的。他们知道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官员是人民用税收养活的。王忠林作为习家军的要员,与习近平一样落后和无知。他们的思想还蹲在文革时代的茅(毛)坑里。我只能说,时代很新,武汉很新,但习近平和王忠林很旧。

说了习家军王忠林遭遇九头鸟武汉人胖揍后,我们再来说一篇疯传于网络的檄文。这篇文章被称出自中国地产大亨、王岐山的好友任志强之手,也有评论人士称已经向任志强核实。对此,我不敢肯定,但它的确以任志强的口气和名义所作。为什么该文一发表就刷爆网络呢?它说了些什么呢?

任志强痛批习近平2月23日在全国召开的17万人大会上的讲话。他说,他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次的大会面临的是党内的执政危机,但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暴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

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这也敢称是英明?也敢自吹为成绩?也敢自吹是“及时制定和打响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明明是在事后不得不进行的各种挽救,是在补漏洞、堵窟窿,却被吹成了“该出手时,必须出手”,真是不知天下还有”无耻”二字了!

当一个现代的国家中,民为天下之主时,并非都与执政党和执政党的领袖同命运。如果是个民主制的国家,民主制度可以选择谁当船长,也可罢免和撤换船长。同样不但可以撤换船长,还可以撤换整个管理体系中的大副和水手们。即使是现代的中国也同样,可以没有一尊,也可以没有执政党,但绝不能没有人民的权利和利益的保障。

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造成了,只听君命而不顾民情的情况。当疫情已经发生时,却不敢在没有君令的情况下,向民众公布疫情。不敢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用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不可控制的传播。真相并不会造成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反到是没有真相才会造成社会的混乱。

任志强最后说,我无法为2月23日的讲话欢呼,反倒从中看到了更大的危机,这种危机会在那些为讲话而欢呼的声音中更快的发酵。当无耻和无知的人们试图甘心于伟大领袖的愚蠢中生存时,这个社会就会在乌合之众中难以发展与维持了。也许不远的将来,执政党也会在这种愚昧中清醒,再来一次”打倒四人帮”的运动,再来一次邓小平式的改革,重新挽救这个民族和国家!

这是一篇讨伐习近平政治倒退和皇权思想的檄文。它并不是任志强的个人想法,而是大多数中国人,包括中共党员的心声。习近平和习家军的胡作非为已经使所有人成为他们的敌人,中南海也早已波涛汹涌。这让我们想起抓捕四人帮事件。1976年10月6日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和中共所发生了一场改变历史命运的政变。今天中国和中共同样来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中共改革派有这个勇气和历史担当吗?任志强的预言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现实吗?

但需指出的是,继续延续政治改良的思路是不能满足人民期望的,因为我们并不是要一个新的开明的中共领导人,而是要彻底抛弃中国的极权主义制度,实行宪政民主、符合人类普世价值的政治文明。这是一场正本清源和摧枯拉朽的革命,是要将共产党夺走的权力重新夺回来,让人民成为中国真正的主人。从武汉人对王忠林的怒吼里,我们可以发现武汉人“主权在民”的思维;从任志强的愤怒里,我们也听到了“主权在民”的声音。但习近平和习家军也是在以主人的身份在要求人民感恩,这两个完全不同思维将会产生激烈的冲突,但最终中国人会赢,习近平和习家军会输得很惨,因为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

那个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无论沐猴而冠,他只是一个被时代抛弃的小丑。

Posted in 制度混乱,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荒唐世界, 言语获罪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