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黄燕玲找到了!坚决不露面?我勒个去,什么鬼操作来辟谣 – 正在整容和编履历?!

2月16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声明称:“近期网络流传不实信息,称我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

黄燕玲团队
黄燕玲团队

 

经查证,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2月15日晚,关于黄燕玲系新冠病毒“零号病人”的消息开始在网上传播,甚至有网友还公布了黄燕玲研究生录取信息。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求证。

“谣言一波一波,怎么盯着病毒所不放呢。目前最重要的是把工作做好。”石正丽表示,“一听就知道是谣言,(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没有人感染过。”据其称,网传被感染的那位学生2015年就已毕业,人不在武汉,学生自己也在辟谣。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生处相关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谣言被扩散后,黄燕玲曾在同学群中辟谣:“我是黄燕玲本人,还健在。你们如果收到了什么邮件,说得不是真的。”

2月16日中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黄燕玲所在的四川一家生物公司,并采访了黄燕玲所在部门的负责人。据其称,黄燕玲于2016年通过社招进入公司,从事生物技术工作。“她在正常上下班,身体没有任何状况,公司每天都在测体温”。

红星新闻记者多次尝试采访黄燕玲,但她通过该负责人拒绝受访。这位负责人称,谣言被扩散当晚,黄燕玲便已看到相关消息,“她只是个躺枪的人,看到各种谣言,她很心烦,压力也很大,不太想说话。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谣言会落在自己身上。目前,公司已经建议她报警。不要奇怪研究所为什么没有黄燕玲的照片,而是造谣者发现网页上正好有个没有照片的人,就直接利用了。”

 

黄燕玲在外地公司,为何不显示她个人信息和公司名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她出现在媒体面前。感觉现在他们在用举国之力复制黄燕玲,先整容,后让其父母同意,然后编造其简历。共产党有这个能力,他们地下党经常这样干。

16日,《每日经济新闻》报导,黄燕玲的导师危宏平朋友圈发文回应。称黄燕玲2015年7月硕士顺利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目前黄燕玲同学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但是网友质疑,如果一切正常,武汉病毒所为何删去黄燕玲的所有个人信息?“黄燕玲的资料都没了,此人到底在哪里?”

网友说:“背锅侠换了一个又一个。从不会说话的动物,到会说话的人却又被消失了。为了圆谎造一个更大的谎,用更大的邪恶掩盖前一个邪恶!”

公司名字都不敢报道,谁知道他们鬼扯的真的假的!在这个全球人民都在关心病毒来源的时候,她露个面没有什么不好吧。也是为防疫事业做贡献! 如果这个人真的活着,当地公安就会出面的。

新冠病毒哪来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被高度质疑

武汉官方称病毒来自华南海鲜城,第一个病人出现在那里。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距离华南海鲜城约20公里,是中国唯一一个有P4实验室的研究所,2015年建成,被卫健委指定为“国家级保藏中心”的微生物菌毒种保藏中心。

自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外界关注病毒来自哪里。包括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内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学家,曾质疑或暗示此病毒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下属的P4病毒实验室有关系。

此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国际生命科学期刊《科学家》2004年报导,当年北京专门研究非典病毒的实验室不慎让病毒两次泄露,造成感染。

2017年,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时,国际上就有科学家在《自然》期刊上提出警告,如果缺少严格管理,与萨斯类似的病毒很有可能从这样的实验室外泄。

中国没有生物安全法?专家:“蛮恐怖的事”

2月14日,习近平在中央会议上的一番话又让外界充满各种猜测。

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特别提到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安体系。这是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习近平首次在公开讲话中提到“生物安全”。

而中国《生物安全法草案》于2019年10月才首次提请最高立法机关审议。

“这是蛮恐怖的一件事情。”一位熟知P3实验室运作模式的美国病毒学博士匿名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很讶异的是,所以你们是还没有做好(法规未完善)的意思吗? 我很讶异中国大陆还没有这样的法规。它们已经盖了好几个P3、 P4实验室。”

“为什么要有法律? 因为一个病毒要被带出去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比如你今天处理检体的时候,戳破了手套、没有处理程序,你要不要通报主管?还是就回家到处走?”

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欧尼尔国际卫生法中心研究人员、博思法律事务所资深律师刘汗曦说,实验室生物安全本来就是一个国家公卫安全的重要指标。

他认为,因为这次武汉疫情很有可能是来自于生物实验室的管控不当,而这个问题其实应该存在于中国全国各地,包括医院与大专院校等各种实验室中。“这个法规不立好,下一次爆发类似危机的风险还是很高。”

 

Posted in 制度混乱,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治国无能, 热点新闻, 社会能见度, 草根生活, 言语获罪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