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黄燕玲乃武汉病毒所2012级女硕士研究生,她是第一个武汉肺炎患者

新京报讯(记者 杜雯雯)2月15日,一则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号病人”的消息在网络流传。

黄燕玲是谁? 为什么人们突然对她发生了极大的兴趣? 这就要从武汉新冠肺炎(Covid-19)的起因说起。 目前虽然治疗和防御工作在紧张地进行中,但人们对于这场灾难的起源越来越感兴趣。

在众说纷纭的各种猜测中,目前有一种推测越来越占上风,这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里一位工作人员因为某种事故而不幸被病毒感染死去,而在送尸体去火葬的过程中由于匆匆忙忙而忽略了重要的工作,乃至于一位火葬场的员工感染病毒,继而在潜伏期内将多人感染,最后演化成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一场全中国和全球性的灾难。

这位不幸被感染而导致死亡的神秘人物,就是人们所说的“零号感染者”。 而这位零号感染者的名字随着爆料的内容越来越多也渐渐浮出水面,这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女研究人员黄燕玲。

关于这些爆料的内容不需要我重复了,您只要狗一下“黄燕玲”就能看到几个不同版本的传言,或者狗一下“stone记”也行。 我只想知道,究竟武汉病毒研究所里有没有名叫“黄燕玲”这个神秘人物? 如果有,她是干什么的? 最最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在哪里? 她还活着吗?

如果她还活着,那么那些爆料或传说的真实性就大打折扣了。 如果她已经不在人间了,这就给那些个传闻至少提供了某种佐证。 至于她究竟出了什么事突然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 这些都是下一步的课题了。

解滨: 寻找黄燕玲, 黄燕玲很可能已经死亡

网络流传的截图显示: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的零号病人是黄燕玲,系武汉病毒所科研人员,2012年考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

据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于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公示》显示,黄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荐的学术性硕士。

2月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

 

武汉第一个冠状病毒感染者是黄燕玲,此人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生
武汉第一个冠状病毒感染者是黄燕玲,此人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生

武汉第一个冠状病毒感染者是黄燕玲,此人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生,若此事属实,新冠状病毒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承担解放军制造生化武器的研究项目的“成果,此人现在被藏。

 

中国不让美国专家入境调查,就是怕被查出根源?

 

 

Posted in 健康养生, 制度混乱, 悲惨世界, 治国无能, 热点新闻, 科技新闻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