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南海最终失算了,每个官员都是人精 -最大的锅就得习近平背也应该有他背!李克强背后用力,习近平可能败走麦城

有消息指,李文亮死后,当局怕李文亮死亡招致民愤,医院假装全力抢救,对已经死亡的李文亮做了3小时的胸部按压和电击,导致肋骨全断,面目全非。

 

李克强和习近平
李克强习近平

大陆许多网友痛骂中共官员是“狗官”,在特定的政治环境下,他们公开的只能骂地方官。

身居武汉的知名作家方方初十有段笔记:“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只要我们尚且偷生在世,我们就要为他们讨个公道。对于渎职者不作为者不负责者,我们必须一层一层追究,一个也不放过。”

当下人民痛苦哀嚎,困守空城者孤立难援,逃亡者面对政府制造的人人互害之艰险,到底是谁贻误良机,酿成如此大祸?而面临一场大瘟疫,中共的权力层也开始一场权力厮杀战。不是说中共国监委声称要到湖北查贪了吗?

秋后算帐?

中共有个“秋后算账”的惯例。事实上,最早的疫区武汉的官员以及备受指责的中国卫生专家早对此有预感,他们早已经战战兢兢。

无论是武汉市长周先旺,还是武汉书记马国强,都先后发表了套话式的“深感愧疚”。

最新一个是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副书记胡立山,他2月5日在该省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有些工作做得确实不够好,很内疚很自责。

这当中,周先旺、马国强都似乎冒死将责任推给上峰。

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官媒央视新闻专访时坦承没有即时披露疫情,但他说:“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资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周先旺还说,他愿意“革职以谢天下”。

周先旺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决定都需要中央上级批准,因此导致无法快速行动。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则在央视访谈中表示,这一段时间以来,他感到内疚、愧疚和自责,若能早一点决定采取现严厉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要好……”,“由于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当机立断,导致疫情输出到了国外、输出到了国内”。

但他同时声称,武汉市去年刚开始出现数名患者后,卫计部门就将情况上报;随后多家医院于12月30日、31日也发现类似患者,因此将病情上报国家卫健委。

也就是说,马国强将皮球踢给了国家卫健委和疾控中心。

中国疾控中心方面是怎么说的呢?其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在这波疫情中,除了科学,官员还要考虑政治、维稳、经济、随春节而衍生的民生需求等问题,科学家说的话“往往只是官员决策中采纳的一部份”。曾光的话赤裸裸地说出了中共的防疫思路,生命不是第一考量,要第一考虑中共的政治、第二考虑维稳、第三考虑经济。生命连排第三的地位都没有。这个体制视人命如同草芥。强权之下无真相。

维稳思维从上而下70年不变

这个思维却是从上而下的,2020年早就被当局定为政权大患、维稳空前之年。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1月1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传达习近平指示:2020年中共政法委工作要将“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似乎中南海早有预见今年中共政权有大患。

习近平1月20日对武汉肺炎疫情做出指示,也要求遏制疫情蔓延却不忘强调要“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可以说,中共高层在这次抗疫行动中,政治考虑其实是首要的,只是不便明示。

1月25日才成立的中共中央应对武汉肺炎疫情领导小组,以王沪宁为唯一副组长,成员也多是严控舆论宣传和维稳的官员,说明他们在意的不是疫情,而是控制老百姓。老百姓在白白地为中共的不作为付出生命。

1月26日,中共官方通报,禁止医务人员通过面谈、电话、短信、微信、微博、邮件等方式在家庭聚会及公共场所向亲朋好友谈论关于疫情的进展、救治过程与防控等一切信息。否则追究法律责任,最高可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2月3日,中共政法委转发的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关于严厉打击涉疫情防控相关刑事犯罪的紧急通知》,禁止人民利用疫情传播、制造谣言,包含触犯所谓的“煽动分裂国家”或“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最高可被判刑15年。

2月4号,中共公安部召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第三次全国公安机关视频会,强调要把维护政治安全放在首位,严密防范、严厉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的各种捣乱破坏活动,要加强对机场、车站等人员流动场所的安全防范,要及时查处网上造谣滋事行为。

中共严刑苛法,针对的不是害民之术,而是针对救民之举,当局一开始就处罚的武汉肺炎“八君子”,已有一个染病去世(李文亮),但还不能让那些冷血的官员回心转意。

这也就是为什么各国为了国民生命安全加紧撤侨,而中共反称外国政府无同情心的缘故。因为人家政府是珍爱人民生命,只有中共不是,它希望更多的人困守疫区一起死。另外,与在国内把政治安全看得高于人民生命相似,中共把其在国际上的政治面子看的更重。

这清晰地表达了这样一个重大事实:为什么中共各级官员不更早地披露真相,采取措施应对,还要直到1月20日他们没有得到中央授权。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为什么在已经实行了医师可实时直接向中央上报疫情的情况下,没有及时通告疫情?

还是疾控中心首席科学家曾光前述委婉的表达最能佐证:官员做决策要考虑政治、维稳、经济。因此所谓科学根本就是摆投,道德和人性更是连字眼都没有。

网上一个帖子说:“这次疫情有些地方官员的表现,已经不像是人类任命的官员,却很像是病毒任命的官员,约谈透露疫情的医生,关押提醒公众有疫情的网民,顶风办万人宴,处处以本区病毒传播效果最大化为最高使命。”

有朋友指出,武汉肺炎其实是一种来自共产主义最大阵营的病毒,现在已扩散到至少27个国家及地区。各国撤侨,航班停飞中国,史无前例。如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开宗明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是毁灭人类。不幸言中!

当下,面对疫情严重,人民怨声载道,按惯例,中共高层也一定要找出几个替罪羊以平民愤。不管还会死多少人,中共又会抓住“武汉肺炎”的自行消退再大肆宣传其抗疫成功的伟光正,把丧事当喜事办,作为其党战胜疫情的颂歌。中共治下,天灾永远与人祸相伴,他们维护的永远是共产党的政权。

中南海最终失算

但这一次中南海高层可能失算了。

身处腐败官场已久,官员们都学精了,谁也不想真正为这个党卖命,特别是替罪;官员们都明白,这个政权已经不行,从上至下,都早已知道,不知哪个时间,中共政权会瞬间倒台。所以从马国强和周先旺等人的言论可知,他们也在竭力表明,非不为,乃不能为也,他们以常常省略人称的官式语言暗示,权力不在他们手中。他们在厮杀间将致党内暗涌不断。

这场中央与地方之间的保权厮杀战,最终未必以中央的胜利而告终。

另外,因为这一次疫情如果拖延时日,中共政权会被陷入困境的经济、民生倒逼出现政治危机,而这危机将直接结束它的专政;而如果在不长的时间疫情消退,中共最高层也会从此陷入威信扫地,无法翻身。因为,在中国,无论中共党内还是党外,愈来愈多的中国人的愤怒明确指向中南海决策人,更加清醒的人则认为这个党,这个专制体制,才是天灾人祸不断的祸根。从这次瘟疫的吹哨人李文亮之死引发的网络海啸可见,人民要自由似乎达至了1989年“六四”以来的一个小高潮,但这只是开始。

与此同时,中共对待疫情的处理,一贯的谎言治国、暴政也使世界主流社会看清其邪恶流氓本性,无论是非典、汶川大地震、猪瘟,以及镇压法轮功、基督徒、新疆维族人、香港人,各类访民和维权律师,中共没有改变,也不可能改良,还变本加厉。

而从这一次疫情危机的现在和之后,也令中国和中国人在世界也陷入全面孤立和不安,这种后果我们始料未及,但又是现实。面对这针对中华民族的灾难性后果,中国人民必将反思,百年来,谁是毁掉中华民族生存发展根基的罪魁。

故此,不但如作家方方所愿“一层一层追究,一个也不放过”,要除掉那些让本国人民遭受新冠瘟疫之害的渎职者,其实必须要将带给人民祸害的整个中共体制彻底解决掉。

北大老师清华学子相继发生,他们背后的势力就是中南海李克强

孔庆东诅咒习近平横死
孔庆东诅咒习近平横死 –

孔庆东反了 用崇祯下课诅咒习近平横死 – 太子党可能酝酿换帅 – 孔庆东微博映射中共最高领导人,是发自内心不满,还是他知道了什么?他是薄熙来铁杆!知道很多太子党内幕。而现在太子党和元老的中央代言人就是李克强。

北大清华学子发文支持政治改革,反对为一小撮势力维稳,支持言论自由,追究官员责任等,条条针对习近平。估计很快会有中南海势力插手做文章。

清华学子发文反对习近平
清华学子发文反对习近平

清华许章润教授发文: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鼠交替之际,九衢首疫,举国大疫,一时间神州肃杀,人心惶惶。公权进退失据,致使小民遭殃,疫疠散布全球,中国渐成世界孤岛。此前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辛苦积攒的开放性状态,至此几乎毁于一旦,一巴掌把中国尤其是它的国家治理打回前现代状态。而断路封门,夹杂着不断发生的野蛮人道灾难,迹近中世纪。原因则在于当轴上下,起则钳口而瞒骗,继则诿责却邀功,眼睁睁错过防治窗口。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特别是孜孜于“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政体“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在将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之际,抖露了前所未有的体制性虚弱。

许章润
清华教授许章润

 

Posted in 书生议政, 健康养生,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悲惨世界, 治国无能, 海河之争, 社会能见度

相关新闻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