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网络删文 警方抓人 钟南山闭嘴

随着武汉新型肺炎的大爆发,中共的紧急维稳机制也全面启动。

武汉因肺炎死人很多
武汉因肺炎死人很多

21日晚上,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凤凰卫视全球新闻前总监闾丘露薇在脸书发文,她引述有关人士的话说,钟南山不再接受媒体访问,最后一个访问给了凤凰卫视。钟南山在采访中表示,防控措施现在能想到的都做到了,新病毒下一步会怎么发展,疫情发展速度会如何谁也不知道……

她还透露,她给腾讯写了篇短文介绍香港目前的防疫措施,结果存活了不到十小时,便遭到删除。

海外网络还盛传,武汉封城据说是钟南山几天前的建议,武汉当时没采用。

青岛市公安局22日通报,有网民周二(21日)在微信群传发“青岛市即墨区北安街道发现1名来自武汉的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警方称当晚就抓捕4人。之前武汉公安局已经传唤了8名在网上对疫情发声的网民。

“有关方面无不在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事关疫情,只有官方可以说话”,《南方都市报》前记者于平在他的个人部落格上写道,“其他人一律闭嘴。”

“那就不叫信息公开”,于平补充说。“而是赤裸裸的信息垄断。”

中共至今仍隐瞒医护人员实际被感染数量

1月20日,钟南山首次向外界证实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并有1患者感染了14名医护人员。次日武汉卫健委才在微博承认,目前武汉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

财新网报导,已被感染的武汉医护人员数量,应该已超过官方21日公布的15人。除了陆俊医生是武汉同济医院首名被感染的医生,该院还有感染科主任医师黄元成教授被感染,此外也有护士被感染。此外,收治病人更多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据称也有医护人员被感染。

知情人士表示,陆俊被感染前,并无华南海鲜市场及野生动物等相关接触史,很明显他是在发热门诊接诊时被感染的。“医护人员感染是人传人现象的重要标志。陆俊的病例也就意味着其实在1月10日就已有明确人传人的证据了。”

即便陆媒公开质疑中共仍在隐瞒医护人员感染的人数,截止发稿前,仍未见当局更新被感染的医护人员的人数。

一名武汉居民对《金融时报》表示,她57岁的母亲已出现感染这种病毒的症状长达一周,但遭多家医院拒收。

这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我们早上到医院时,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在四名医生被诊断出感染冠状病毒后,呼吸科已经关闭了。”

武汉一社区门诊医生魏先生向大纪元表示,已经有很多医生被感染了,主要是因为开始那段时间,官方隐瞒疫情,接触过的大量人群(易感人群和密切接触人群)没有被控制,“我们都在几乎毫无防护的情况下工作了快2个月。”

大纪元获得的信息也显示,疫情远超外界想像,已经有大批医护人员感染后被隔离。武汉协和医院一名护士给大纪元提供的信件说:她们科室已经有些人感染了,回家隔离了。她则被抽去某科室支援。她感叹道:“唉!简直是拿命上班。现在医院不让我们辞职,不让外出武汉,把我们软禁了。很多医务人员感染,不给确诊,全部只能疑似,因为一确诊,就是免费治疗,要上报国家。”

对病例瞒报不报 中共谎言成性

中共对重大信息的瞒报和谎报,早已成了习惯。从2003年SARS到武汉肺炎,中共都在隐瞒疫情。

截至1月23日20时,中共国家卫健委及各地卫健委通报数据的不完全统计,全国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已达633例。

但外传实际数据比官方公布的数据还要严重许多。有消息指,武汉真正被确诊的已经有一万人。

有武汉居民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被诊断为病毒性肺炎的图像,并描述了周一(20日)晚上深夜医院有类似症状的患者排长队,但这些患者都没有被要求接受冠状病毒检测。

也有人透露他所在的武汉医院里很多很多疑似病人还没有被确诊,等待确诊的都是一个月前入院的病人,22日才开始加速排查。

这些信息都令人怀疑:目前公布的武汉患病人数可能大大低于实际情况。

英国《卫报》1月21日报导,12日,家住武汉的黄先生的母亲因发烧和咳嗽被送进一家医院检查。但是,医院却没有让黄母接受这种神秘病毒的检测,也未将她与其他患者隔离。15日晚,黄母去世,从住院到死亡只有4天时间。

医院随后给出的官方死亡原因是严重肺炎。两名医生私下告诉家人,黄母可能感染了最新的神秘病毒。随后,医院施压家人,在几小时内立即火化掩埋,殡仪馆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

财新网获得一份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县长詹才红周一(1月20日)的演讲稿。文件指,截至19日,黄冈市病毒性肺炎病例已达到109例,该县有11例住院患者。

但这些数据并不见诸于地级市卫健委的网站。在湖北省卫健委公布的数据中,也并未标出具体城市的数据。

即便如此,根据湖北省最新提供的总数据减去武汉市数据,粗略估算该省其他地区仅有不足百人被感染,这与内部演讲稿数据明显不符。

从中共官方的话语中,也可看出这个问题。

自从2019年12月31日“不明原因肺炎”由武汉卫健委公开披露以来,病毒是否人传人的答案一直模糊。最早是“没有明显人传人的证据”,而后当境外病例出现,武汉等方面又表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很低”等说法在不同场合反复被强调。

1月19日,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还声称,疫情是“可防可控的”。到1月20日感染者急剧增加136人的武汉市最新通报中,“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低”等说法终于不见了。到了23日,“可防可控”终于变成了“封城”。

专家:武汉肺炎感染规模 至少是SARS十倍

就在武汉肺炎疫情扩散之际,1月19日,武汉百步亭社区竟然举行了有4万多个家庭参加、包含13986道菜品的“第20届万家宴”。武汉市文旅局还宣布从1月20日启动中国新年活动,免费送出20万张“文旅惠民劵”,成功预约者可于大年初一到十五免费参观黄鹤楼等武汉全市30个景区。

武汉当局此举,引发大陆民众一片骂声。有民众表示,“不顾人民死活的政府是什么政府?”“武汉政府在搞什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限流吗?”

由于疫情持续蔓延,1月23日上午,武汉开始封城,官方宣布防疫全面进入战时状态。

对此次疫情的严重性,香港专家道出了真相。

香港大学新发病毒性疾病学讲座教授管轶21日率队赴武汉考察。23日他接受财新网采访时直言,他保守估计,此次武汉肺炎感染规模,将是当年SARS的“10倍起跳”。

管轶曾经历众多疫症,“对这次武汉肺炎,我真的感到极其无力,真的怕了。”管轶对于武汉封城的实际效果存疑。他强调,这次传播源已全面铺开了,并判断“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了”,而“最可怕的是,病毒的源头都已经被销毁得干干净净”。

分析:为防垮台 中共体制罔顾民命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习近平在1月20日针对疫情的讲话,仍然在强调“加强舆论引导”,“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这种讲话,显示当局仍在以维稳、防止垮台为第一要务,并没有把民众生命放在第一位。这个思路其实也是中共各级官员敢于隐瞒重大事实的原因。

1月22日晚间的央视《新闻联播》节目的主要内容仍是“歌舞升平”:1.中央领导看望老同志;2.习同法国总统通电话;3.习同德国总理通电话;4.习同意大利总统分别向2020“中国意大利文化旅游年”开幕致贺信;5.李克强在青海考察;6.王沪宁看望文化教育界知名人士和科技专家;7.韩正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20年年会并致辞;8.欢迎中外记者采访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9.备年货过大年节前市场供销两旺。

几个小时之后,武汉突然宣布封城。

Posted in 健康养生,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文革2.0, 热点新闻,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