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台媒中国时报经营不善被中资收购,里面员工鼓吹一国两制应该成为罪犯

任职《中国时报》的记者X(化名),接受《立场新闻》采访时,亲口披露台湾媒体被染红的经过。

红色媒体
红色媒体

根据《立场新闻》报导,一名记者X透露,“《中国时报》的立场是很清楚的,比如报道香港抗争,基本上这就是暴动,香港人就是暴民。”他说自己在《中时》有一套特定的写作语言,例如:台湾一定写为“地区”,不能写成“国家”;中国尽量以“大陆”替代。至于关于两党争论的议题,得要与国民党的立场一致才可以。

X感叹:“自从被蔡衍明收购后,一切都改变了。”(《立场新闻》依据记者X对《中国时报》的指控,询问该媒体,至截稿前仍未获得回复。)

全台阅读率第四 因财政不善被亲中企业收购

《中国时报》是著名报人余纪忠在1950年创办,亦是台湾传统大报。根据媒体信息广告监测数据库“润利艾克曼”2019年第二季调查报告显示,《中时》的阅读率占5.88%,排全台第四,仅次于《自由时报》(13.73%)、《联合报》(7.84%),以及《苹果日报》(7.56%)。

当旺旺集团总裁蔡衍明于2008年收购中时媒体集团之后,由于蔡衍明鲜明的亲中立场,致使《中时》的审查,以及北京渗透的问题,逐渐引发外界关注。

不过,这并不等于过去的《中时》就享有全面的新闻自由。因为在两蒋(蒋中正和蒋经国)当权的时代,台湾媒体仍受党政高层的管控。

然而,文人出身的余纪忠本就是知识分子,他力图争取新闻自由。1987年,台湾解严。1988年报禁开放,新闻审查亦渐松动,《中时》开始享有越来越多的新闻自由,亦渐渐受到台湾人的信任,雄踞台湾报业。

可惜好景不常,台湾《苹果日报》于2003年创刊,对《中时》带来巨大冲击。拥17年历史的《中时晚报》则于2005年停刊,到了2007年,《中时》的亏损已达8亿台币(约2亿港元)。在财政问题的压力下,《中时》于2008年以204亿台币(约52.7亿港元)的价格,售给了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而《中时》从那时起就步入了新时代。

1957年出生于台湾的蔡衍明,被认定为亲中派商人。2012年,他在接受《华邮》访问时曾声称,希望尽快看见两岸统一。当时蔡亦称,六四期间以身挡坦克的男子没有被杀,屠城亦不是事实。

不少人认为蔡衍明购买台湾媒体,与大陆机关“国台办”的指示有关,而蔡衍明对此则一概矢口否认。2011年,《天下杂志》刊载了一篇题为《报告主任,我们买了《中时》》的报道,内文提及旺旺在大陆的内部刊物《旺旺月刊》里,有记录2010年蔡衍明、时任国台办主任,以及现时中国外长王毅会面之事。

《旺旺月刊》是如此写道:“…董事长向王毅主任,简要介绍前不久集团收购台湾《中国时报》媒体集团的有关情况,董事长称,此次收购的目的之一,是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来推进两岸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王毅当时则回应说:“如果集团将来有需要,国台办定会全力支持。不但愿意支持食品本业的壮大,对于未来两岸电视节目的互动交流,国台办亦愿意居中协助。”

承认收北京当局的钱做新闻 亲中立场影响报道

自从《中时》被收购之后,它的经营理念就是“唱旺台湾、旺旺中国人”。往后,关于《中时》的亲中争议不绝。蔡衍明亦曾坦承旺中集团曾经收受中国官方给予的资金,并置入北京当局的宣传内容,最后则因为触犯台湾法例而遭遇罚款。

《中时》报道蔡衍明的回应则是:“法律上被罚就被罚了,但为什么不让我们赚光明正大的钱?为什么要让我们偷偷摸摸的赚钱?”

依据X的观察,《中时》的政治立场是自人事任命开始的。X表示,许多《中时》的高层都是亲中派,一部份曾经长居大陆,例如:现任《中时》总编辑的王绰中,就曾经以《中时》驻北京记者身份,长居于中国。

提及新闻报道,X说,“虽然他说不会干预我们的采访,但还是会偷偷的跟主管说,主管偷偷的跟我们说。”

X又表示,《中时》对编采行动的干预,是从2019年初开始激化的。习近平在去年的1月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讲话,并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之后,引发很多台湾人与蔡英文政府的激烈反弹,此亦为近年台湾政治“中国因素”再一次成为众人焦点的契机。

《中时》的亲中特征,除了关于“中国是大陆”、“台湾是地区”等用字遣词的细微政治审查之外,最显眼的亲中表征,莫过于是2019年6月一度撤回所有关于六四事件的报道。

事缘北京当局封锁了《中时》电子报所刊载的一篇回顾六四30周年的新闻。《中时》随后亦做出对应:删除网站内所有提到“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新闻、评论文章、舆论、书评,《中时》一系列的举动,引起台湾其它媒体的广泛关注。(只是,《立场》记者在2020年1月7日尝试于《中国时报》搜寻关键字“六四”时,发现文章已重现。)

另外,《中时》的亲中立场也深刻地影响大选报道。X解释,编辑部往往会先撰写一些备用报道,倘若当日出现蔡英文的正面消息,或是韩国瑜的负面消息,就尽可能将这些报道抽走,改作为刊登备用报道。因此,《中时》的蓝绿取向报道就极不平衡。

2020年1月7日早上,《立场》记者在登入《中时》电子报大选“最新新闻”之后,在首页10篇报道中,有8篇是关于总统选举,内容全数均是挺韩贬蔡。

反渗透法“等于将我们直接入罪”

2019年6月23日,数万台湾人参与了由“馆长”陈之汉与时代力量立法委员黄国昌共同举办的“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游行。该游行是在抗议亲中媒体的渗透、要求立法院修法限制“红色媒体”,矛头亦直指旺旺中时集团,其中包括:《中时》、中视(中国电视公司)以及中天电视。

黄国昌表示,北京政府透过旺旺中时影响着台湾人民,并破坏台湾民主,因此要求立法院跟进。

半年之后,立法院于12月31日以69票对0票,顺利三读通过《反渗透法》,国民党立法委员则是放弃投票以示抗议。据《反渗透法》所示,任何人不得接受渗透来源(一般被认为是针对北京政权)的指示、委讬、资助,从事竞选活动。

X透露,《中时》有一套关于《反渗透法》的内部说法:“等于将我们直接入罪”。

同时间,《上报》报道,传闻《中时》与国台办在秘密商讨之后,决定以“停刊”的方式来表达抗议,“一方面拉高反对声浪,同时也刻意营造《反渗透法》限制言论自由、‘开民主倒车’的印象”。

《中时》则反批,《上报》的内容“完全是记者的杜撰,绝非事实”,《中时》则表明会控告《上报》。X表示,公司内部亦有主管出面对同事说明,消息是误传,《中时》不会停刊。

心在曹营心在汉 立场依据年龄区分

但是,X并不相信公司的说法。在整个访问过程中,他多次批评公司,“年轻记者大部分都很不满,我们每一天都说,自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过,他们只占少数,因为《中时》以中老年的员工居多,十个里面可能只有一两个是35岁以下的人。至于中老年的员工,大多认同公司的政治立场。

X忆述2019年7月,蔡衍明曾经亲赴时报大楼,举行与员工的沟通大会。蔡衍明在大会上,反击坊间指《中时》收受北京当局资金的评论,蔡声称:“共产党有出钱、国民党也有出钱、美国人有出钱、日本人有出钱。只要吃过旺旺的人都有出钱。”蔡衍明又声称,“我跟韩国瑜是不熟的”,只是“认为这个人厉害、反应不错”,加上“理念也相近”。

X表示,当时很多记者都是站了起来拍手叫好,他们“觉得老板够真诚”。

X还说,“还有一位记者,非常乐意在网络上跟网民吵架。每当他的文章出来,就会有很多人在ptt上转发,然后他就去那里留言,与人吵架。”

X对此解释道,中老年人的泛蓝立场,多半是因为怀念以前国民党的“光辉时代”。台湾在七、八十年代,经济起飞,1978年至1988年之间,年均经济增长率高达8%;90年代的平均经济增长率也有达到4%至6%。2000年之后,增长率则降为1至3%不等。

当记者问X,既然与公司立场不合,为何仍选择留在《中时》?X说,“因为薪水比较好,这里普遍薪水比其它媒体要好一点。”不过,他亦补充说,自己留在《中时》有一定的内心矛盾,而“有些人看到我们是《中国时报》,就说不愿意接受采访,或直接说:‘我不同意你们的立场’。”

X宣称,“其实《反渗透法》订立后,我也觉得是时候要离职了。”

Posted in 军事动态, 台湾, 国际新闻, 大千世界, 热点新闻, 美中超限战, 荒唐世界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