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向心夫妇自愿留在台湾,中共对待志愿军战俘和间谍的方式寒了共谍的心

自称是中共间谍的王立强在澳大利亚投诚之后,王立强所指证的中国创新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向心、龚青夫妇在台湾被移送台北地检署复讯,被限制出境出海。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办公室副主任孟沛德(Peter Mattis)指出12月3日早得到准确消息,向心、龚青夫妇自愿选择留在台湾。(“are choosing to remain in Taiwan of their own accord”)

向心和龚青夫妇在台湾被扣押
向心和龚青夫妇在台湾被扣押

 

对中共竭力否认王立强特工身份,有关中共对其情报系统员工的不人道待遇,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办公室主任孟沛德(Peter Mattis)表示,他还没有看到现今中国进行过一件交换间谍或特工的案例。”我不知道中国进行过一个间谍交换的例子,在现今时代。”” 如果间谍被抓住了。 你知道结局是什么。”

孟沛德(Peter Mattis)指出这也许应该更多公开这些事实,从某种意义对被指派的中共特工或间谍来说,”中共情报机构没有做你的后盾。”( “Chinese intelligence doesn’t stand behind you”)。

孟沛德(Peter Mattis)应邀在华盛顿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The Jamestown Foundation)介绍其新书《中共间谍活动:情报入门》(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 )。他指出在书中,他交谈过的人是2012年前为美国情报机构CIA工作而被捕的人,虽然他们如今都已经辞世。

孟沛德说,”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活着都没有被用来做交易。””你们每个人都知道,无论怎样,美国情报机构、英国情报机构都有优点和缺点。 他们总愿意努力去拯救过去曾在这个机构工作过的人员。”(“There’s always a willingness to go try to save people who have worked in the service from the past”)

孟沛德认为美国国务院等机构日后可以在人权政策方面,传播美国人性化的政策和信息。

中共如何对待朝鲜战争志愿军归国战俘

从1953年8月5日开始,中美双方进行了大规模遣返和交换战俘。对于一路披荆斩棘才回到祖国的志愿军归国人员来讲,生活的考验还在继续。志愿军归来人员回到祖国的第一个落脚地点,是辽宁省北部昌图县的金家镇。奉命接管他们的组织,叫“归来人员管理处”(简称“归管处”)。归来者在归管处经过一段时间温暖的休养生息后,组织上便开始对被俘人员进行政治审查,并根据政治审查的结果进行分别处理。交代问题过后,2,900多名共产党员,91.8%被开除党籍,保留党籍者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警告或留党察看处分。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前的军籍。本文摘自《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1月上,作者紫丁,原题为《朝鲜战争战俘:天若放晴便自由》。

朝鲜战争中,美军战俘与志愿军战俘的人数分别为3,000余人和2.2万人。当个体遭遇战争,自身的命运已然无法把握,只有随波逐流。在被投往对方战俘营后,他们的人生走向另外一条轨道。

在美俘营里的日子

据不完全统计,朝鲜战场上,志愿军被俘原因可大致归为如下几类:

因受伤被俘3,000多人;

因生病被俘约4,000人;

因冻饿、弹尽粮绝而失去战斗力被俘1.2万多人;

因其他原因被俘1,000多人。

当然,也有人主动投降,但仅有数百人。于是,他们的身份在一瞬间发生改变:从战士到战俘。

大多数志愿军战俘并不知道莎士比亚,但在被俘后,许多人心里都有着与哈姆雷特一样的追问:“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个问题。”志愿军战俘张泽石回忆,一名志愿军的营职干部就曾来和他商量如何去死,他的唯一愿望就是能在死后得到一张“抗美援朝军人牺牲证明书”。

变身“老运动员”

从1953年8月5日开始,中美双方进行了大规模遣返和交换战俘。对于一路披荆斩棘才回到祖国的志愿军归国人员来讲,生活的考验还在继续。志愿军归来人员回到祖国的第一个落脚地点,是辽宁省北部昌图县的金家镇。奉命接管他们的组织,叫“归来人员管理处”(简称“归管处”)。归来者在归管处经过一段时间温暖的休养生息后,组织上便开始对被俘人员进行政治审查,并根据政治审查的结果进行分别处理。

交代问题过后,2,900多名共产党员,91.8%被开除党籍,保留党籍者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警告或留党察看处分。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前的军籍。

这一结果是志愿军归国人员们所无法接受的。”志愿军战俘张泽石回忆,在美军战俘营,当时想死都没机会。三天三夜没吃没喝,早晕过去了。

就这样,每个人的档案袋里都装着“内控”“特嫌”“特殊党员”等材料。回到家乡的他们经历了“家门难进”“相亲难见”的无奈,也在婚姻、求学、工作中遇到不少带有偏见之举。在之后的历次运动中,许多归来者都辛酸地说:“我们都已是被打入另册的人,平常被看成同‘地、富、反、坏’是‘一丘之貉’,只要政治运动一来,我们就躲也躲不开,跑也跑不掉,所以被戏谑地叫做‘老运动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央下达了(80)74号文件,为这些“老运动员”们落实了政策。

金无怠乃中共高级间谍,事发后被共产党无情抛弃

金无怠是前中共总理周恩来招收的特工﹐潜伏在美国情报机构37年之久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1985年金无怠退休后四年,由于中共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生向美国投诚,才把金无怠供出来,成为轰动新闻。

中共超级间谍金吾怠被无情抛弃

从1944年成为中共间谍开始,金无怠就给周恩来发来各种情报。后来,金无怠成为美国中情局的中国通,时任美国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为美国政府制定对华决策提供研究报告,同时,金无怠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底线等绝密情报不断交给中共。

金无怠被捕后,他呼吁中共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前苏联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但中共矢口否认与之有任何关系,金无怠绝望之余,在监狱中用一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Posted in 军事动态, 台湾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