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杨恒均被中国当局隔离 每天喂9片药 – 杨案可能涉及倒习暗潮和习近平整顿曾庆红的海外间谍网

中国官员切断了被拘留的澳大利亚作家、民主活动人士杨恒均与家人之间的所有联系,他的律师周日称,这是为了“击溃”杨恒均,迫使他承认自己是间谍。

杨恒均于1月从纽约乘飞机抵达中国广州后被捕,他一直否认间谍指控。

杨恒均
杨恒均

杨恒均的律师表示,他们已经证实,中国官员每天对他进行隔离审讯,铐住他的脚踝和手腕,不允许亲戚朋友给他发送任何支持信息,又以高血压和肾脏并发症等所谓健康问题为由,每天给他服用九粒药片。

“我们很担心,因为他进去的时候是个身体健康的人,”他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律师之一莎拉·康登(Sarah Condon)说。“现在他有了这个所谓的诊断结果,并被喂食一种溷合药物。”

杨恒均的案件已使澳中关系复杂化,但最新的指控为缓和紧张局势又增添了障碍。澳大利亚政府正面临压力,要对北京做出更有力的回应,此前,澳大利亚情报官员上周证实,他们正在调查一起据称是中国在澳大利亚议会安插一名间谍的阴谋。

中国官员否认北京在澳大利亚进行秘密行动的指控,称其为草木皆兵,目前还不清楚此事所受的关注是否影响了杨恒均的待遇。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一直在密切关注此案,但记者周日晚间未能联系到她的办公室请求置评。

但杨恒均的律师所描述的情况显示,中国似乎是在竭力劝说他承认一项未被详细说明或解释的间谍指控。中国官员似乎试图让他相信,他的案子毫无希望,澳大利亚已经抛弃了他。

杨恒均8月表示,一名中国审讯人员曾告诉他,澳大利亚很小,不会关心他,因为他不是白人,而且澳大利亚的贸易和经济依赖中国。

据他的律师说,他不接受这一说法,部分原因是他知道澳大利亚正努力通过官方渠道传递的零星信息提供帮助。现在,这些途径似乎被切断了。

“显然是想让杨恒均在完全隔离的情况下接受审讯,与他的亲人和支持者完全隔绝,”他的另一名辩护律师罗伯特·斯塔里(Robert Stary)说。

多年来,许多作家和活动人士与中国当局发生冲突,并在失踪后发现被捕,杨恒均是其中之一。他是过去一年左右遭到无限期拘留的少数外国公民之一。2018年12月,北京官员向加拿大施压,要求释放可能因欺诈指控被引渡至美国的华为高管孟晚舟;与此同时,中国警方拘留了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

杨恒均被捕的动机很难理清。

杨恒均曾在中国外交部工作,后以小说家和评论员的身份进行活动,曾移居香港、美国,最后定居澳大利亚,在那里攻读了博士,于2002年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移民后,他的文章仍在中国有很大影响,他利用自己在网上的影响力销售保健品,并提供讲座、时事评论,以及如何移民西方国家的建议。

虽然他一般都在官方可接受的范围之内活动,但也用玩笑的口吻发表过尖刻的批评。

“我就像个絮絮叨叨的大妈,老在宣扬民主制度、来回说它的好处,”他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1月被捕前,他以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的身份和家人在纽约待了两年。

杨恒均北京被抓内幕曝光,习近平正在整肃国安系统

早前港媒曾披露,已落马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是曾庆红培养的“死士”,曾庆红曾给马建秘密下达过专项任务。

前常委周永康曾令国安部秘密监控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等人在内的中共高官,欲借机致政坛对手于“死地”。BBC曾报道称,马建负责监控驻外机构人员及留学生,侦查境外“反动组织”活动。

1月24日,中共外交部称,杨恒均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及“犯罪活动”,北京市国安局近期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进行审查。

香港《明报》3月20日钟仕的文章引述北京消息透露,2016年11月,前中纪委副书记陈文清出任中共国安部长后,着手改组国安部并清洗曾效忠“江派”的海外情治人员,而杨恒均就属被清理之列。

消息称,杨恒均在2014年曾受邀参加北京的十一国庆晚宴,当时清洗行动尚未扩至海外。

消息透露,杨恒均主要从事与中国有关的事务,被扣押也因所涉“罪行”发生在中国境内。

京城消息还透露,不排除杨恒均会获无罪释放。为求自保,杨在美国及澳洲均留有密信,他一旦被判刑,将授权把密信公开,但密信内容不详。

杨恒均曾于2011年在中国失踪过一次,但他后来否认被中共当局拘留的说法,称是“误会”。

中共现行国安系统在江泽民时代形成,曾庆红、周永康曾长期掌控国安系统,并广植党羽。

中共十八大后,现当局拿下了多名国安部高级官员,包括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北京国安局局长梁克及中办前主任令计划等。

曾庆红的死士马建

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4月号报道,曾庆红1999年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后广置亲信,上任不久就把70多人从处级提升至局级,其中就有马建。

《前哨》称,这些人升官到北京中央或政府机构任职,自然愿意随时听命曾庆红,成为曾庆红的重要帮派力量。对此,中组部官员敢怒不敢言,因为中组部只管副部级以上官员,曾庆红是巧立名目,绕开中组部指令其亲信和中央各部委及各省市协调安排的。曾庆红一直扶持、提携他们,退休以后仍关照他们,因此培养了一批甘愿效忠的“死士”,羽翼遍布党政军警宪特各个部门。

《前哨》杂志还披露,吴邦国发现马建是曾庆红心腹:马建是曾庆红经营的〝华东帮〞辖下的江西帮之一。马建的国安部副部长职位是曾庆红安排的。马建夫妇与曾庆红的江西老表关系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曾庆红的“秘密武器”马建负责监管境外“反动”组织

2005年1月12日,BBC报道称,马建是江西人,85届西南政法学院学生,毕业后不久就进入了国家安全系统,曾负责国安部第十局。报道称,第十局又称“对外保防侦察局”,负责监控驻外机构人员及留学生,侦查境外“反动组织”活动。

马建早在2015年1月被调查,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国安系统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港媒报道,马建在国际情报圈子广为人知。马建有30年国安部门工作经验,2006年升任副部长,专责反间谍业务运作。中共现行国安系统是在江泽民时代形成。曾庆红主管中共国安系统,广植羽翼。

周永康马建等建立百官资料库,欲借机致政坛对手于“死地”

据港媒透露,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指令国安部秘密构建了一个全国厅局以上领导干部的个人资料和言行信息的情报库,收集了数以万计党政高官的个人情报,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等人在内。

习近平当局经调查发现,周永康向耿惠昌的部下直接下达指令。这是周永康利用国安情报系统“单线负责、互相隔缘”的特殊性质,造成周永康和令计划集团直接插手国安部的情况。

这个黑档案库由分管反恐和反间谍工作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人负责。据悉,时任中办主任令计划的势力也通过国安部收集黑材料。

更严重的是,在周永康与令计划等人结成同盟后,该档案库被周永康和令计划所利用,为上千名他们认为是“异己势力”的官员做了标签,收集对这些人不利的材料,其中包括前任中共常委的胡锦涛和温家宝,与现任常委的习近平李克强等,必要时即可放出,致这些政坛对手于“死地”。

 

Posted in 共党内斗, 恶警酷吏, 热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