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加拿大卑诗省议长李灿明被中国当局不正当拘留,中国国安强令李灿明提交机密公务密码

Global News11月29日发表长文,揭露加拿大资深华裔议员李灿明被中国当局不正当拘留一事。

 

文章表示,他在2015年到上海度假时,刚到机场就被强行与妻子分开,长达8个小时。

李灿明
李灿明

期间工作人员没收和搜查了他的公务电话,并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取消了他的签证,命令他直接飞回加拿大。

李灿明是一位来自加拿大卑诗省的资深华裔议员,他从2001年起当选卑诗省议员,直到2017年,是所在选区第一位华裔省议员。

关于自己被不正当拘留的事,李灿明于2019年1月1日向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时任外交部长方惠兰递交了一封信,详述了当时的情况,但是一直没有收到回复。直到本周三,Global News介入此事,向中国驻温哥华大使馆转发了一封李灿明的投诉信并询问缘由的第二天,特鲁多办公室终于在时隔将近一年后,给李灿明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来信已收到。

在接受采访时,李灿明表示,之所以在被拘留4年后才决定打破沉默,说出这个故事,是因为他不想破坏中加关系。

“我原本打算从上海返回温哥华后就公开这件事,但考虑到此事可能对中加关系造成的损害,我还是决定暂时保持沉默。”李灿明说,他当时任卑诗省政府的副议长,如果在那个时候召开记者招待会,会导致许多问题,“毕竟那个时候中加之间还是很友好的。”

到2018年,中国政府以模糊的“国家安全理由”为名,将两名加拿大人拘捕,李灿明认为,他是时候发声了。

在李灿明看来,他被不正当拘留这件事情非常严肃,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如果有人在加拿大做了令中国不满意的事情,那么你的签证就会被随意取消,”李灿明说,这不公平。他把自己的遭遇记录在案,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发给了当时的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惠兰,并抄送给了特鲁多和司法部长王州迪。

李灿明说,“我有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但是中国领事官妄图干预我在加拿大的所作所为,所有的加拿大人都应该听听我的故事。”

每年6月4日参加纪念天安门事件的烛光活动、为被迫害的维吾尔族发声、支持台湾和香港民主,李灿明觉得,应该是这些言论和行为惹恼了中国当局。但同时,他自认为也做了许多有利于中国的事,比如在成为卑诗省议员后,努力促进中加之间的贸易往来。因此,李灿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上了中国政府的黑名单。

2015年年底,为了庆祝结婚30周年,他和妻子决定去上海旅行。“我完全没有预料到接下来的事,”李灿明说,他们刚刚抵达上海,就被迫与妻子分开。他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有两名官员拿走了他的个人手机和政府公务手机,并要求他提供手机密码。

李灿明认为,中国官员不仅对接触到加拿大政府的机密信息很感兴趣,也想知道他作为加拿大华人社区领袖的个人活动。“我最终给了他们密码,他们看了我的各种邮件,包括省立法会议的账户邮件,我在一边等待。有时会有一个人监视我,有时就放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整整8个小时,连去洗手间都有2个人陪着。”

虽然这些官员最终没有对李灿明提出具体的指控,但他们表示,李灿明的所作所为“危害了中国的国家安全”。

被拘留期间,李灿明要求与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馆和加拿大大使交谈,但遭到拒绝。最终,官员归还了李灿明的手机,并要求他和他的家人立即离开中国。李灿明问,是否可以改飞香港,但被告知只能返回温哥华。

对于李灿明的控诉,Global News联系了多方求证。卑诗省自由党党团会议联络主管Carlie Pochynok表示,事情发生在差不多5年前,那时的很大一部分领导已经不再是该组成员,因此不能代表他们回复这个问题。中国驻温哥华领事馆也没有就此事做出正面回应,仅表示当时的总领事刘菲已经离职。

卑诗自由党华裔前省议员李灿明(Richard T Lee)公开他于2018年大除夕去信中国驻加拿大前大使卢沙野和联邦前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的内容,表达他对加中关系跌入谷底的关注。信中提到他2015年一次私人顺道游,尝试经上海入境中国时在机场被扣留8小时,甚至他的手提电话和省议员电邮被查看。

据媒体Postmedia披露的信件内容显示,李灿明以两名加拿大在中国被扣留为题,向大使以及外交部长指他趁着除夕,并作为一名华裔加人而修书表达他对加中外交关系”跌入寒冷谷底”的关注。

信件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备注副本收件方也包括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时任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

他于信中指,他能感受到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家人、朋友及同事的焦虑和绝望,斯帕弗及康明凯是基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有可疑”而在中国被扣留。

加拿大国旗
加拿大国旗

他称,众所周知在中国”危害国家安全”的定义有时是含煳,部分更属任意的指控,包括对与中国政府政策有不同意见的民众,如人权活跃分子和异见人士。信中写道:”在中国政府眼中,对1989年6月4日天安门事故受害人公开地燃点蜡烛和表达悼念的加拿大人也可被指控为『危害国家安全』,我能作证我就是在如此情况下被指控的。”

曾任4届省议员的李灿明在信中提到,每年的6月4日在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前点起蜡烛,只以个人身分,不代表任何其他团体或机关去悼念六四事件中的死者,”当我于2001年获选上省议员后,于2002年6月被中国拒发旅游签证。”他续指,后来他与时任省长、卑诗一些厅长和组织访问中国则获发签证,但情况于2014年改变。

他指他曾持有一个可多次入境中国的签证,有效期为2015年3月10日至2016年3月10日。不过,于2015年11月24日,一次与妻子庆祝结婚30周年之旅,准备到中国加入一旅行团,他与妻子于上海的机场被拒入境。

他称其原有的签证甚至被即场取消,他们需自费买机票返回温哥华,”获提供的理由:『危害国家安全』!”

夫妇两人在机场被扣的8小时期间,两人获安排留在两个不同的房间并不得与外界接触,”我那些手提电话被打开检查,我于省议会电邮户口和个人户口的电邮都被检查,我曾要求打电话给旅行社、加拿大驻上海领使馆和大使馆,但全部遭拒绝。”

李于该信中指,他回到温哥华后有想过召开新闻发布会来公开事故,但当考虑到有可能对加中关系受损后,他便没有公开,而当时他身任卑诗省议会的副议长。他写道:”在我当4届及16年的省议员期间,我一直尽力去推广卑诗、加拿大及中国之间的文化、艺术、贸易和政府交流,而我们很多也做到了;不过,自2014/2015年起,中国驻温总领馆向部分华社组织及个人施压不要邀请我出席他们的大型聚会或活动,我相信这类行为不应获鼓励。”

李灿明昨日表示,他当年在上海机场内被要求交出两电子仪器,而问他当地官员他如何危害中国国安时,所得答案是:”你自己知你做了什么。你要返回你所来自的地方。”

他续指,现在才公开该信件的理由是,对于本地社区内受到来自中国的影响,他感到愈来愈需要关注。

他指称,从2015年起他便见到加拿大的政治难受到中国政府的干预愈来愈多,包括来自领事馆的私下”警告”加拿大政客不应就一些会惹怒中方的议题上发声。发生斯帕弗和康明凯事件后,令他想起2015年自己的不公遭遇,”我的观点是,(事情)可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若果加拿大做了些中国不喜欢的事,你的签证会被取消。这是严重的情况。”

据李向媒体指,那些”警告”也曾向卑诗自由党传递过。时任驻温总领使刘菲曾在一场合上直接向告诉他,指他不应出席六四悼念活动,并曾对他的数名同袍投诉过他出席活动。

李于除夕信内列出5个新年愿望,第一个是斯帕弗和康明凯能尽快获释放,第二个为经过适当的程序后,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不被引渡到美国。

他其他愿望也包括中加在自由贸易协议取得进展;加拿大输华有更多出口来处理贸易不平等,最后他希望在加拿大和中国之间可建立更多文化、教育及贸易关系。

李于下款列出自己当本那比北选区的省议员任期年份、曾当亚太省议会秘书和副议长职衔。

Posted in 中美关系, 制度混乱, 华人社区, 恶警酷吏, 治国无能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