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是香港乱局的始作俑者,操盘手,和幕后黑手 – 别的中共高官已经和他划清了界限

香港乱局是香港人的不安引起的,这些不安主要是两个事件。一是到香港和泰国跨境抓捕香港书商,因为这些书商出版了《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一书。还有一个就是跨境抓捕肖建华。

抓捕香港书商的原因

铜锣湾书店股东及员工失踪事件是于2015年10月至12月期间,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陆续失踪之事件。失踪5人是该店母公司巨流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桂民海与吕波、业务经理张志平、铜锣湾书店经营者李波以及店长林荣基。失踪半个月到3个月后,全部人员证实身处中国大陆并受有关当局控制。

习近平害怕民主人权
习近平害怕民主人权

 

特别是李波失踪案,因为除了他其他4人是在泰国与中国大陆失踪的,但由于李波是在香港境内失踪,因此格外受到香港与澳门社会的广泛关注,质疑他是否被人强行由香港境内掳至中国大陆,及有否牵涉中国大陆官方人员跨境绑架。事件令香港人担忧“一国两制”、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及人身自由受到破坏。事件轰动国际,美国、加拿大、欧盟及日本等纷纷发表声明表示关注,并要求中国解释及释放失踪人士。

香港人在《基本法》的保障下享有言论及出版自由,但某些香港出版的书籍会被大陆视为禁书,禁止在中国大陆买卖及流传,此类书籍多与中国政治或中共高层有关,除了披露过去计划经济的历史内幕,也针对当代的领导人丑闻等极敏感的类别,因而偶获中方口头警告,但总体来看过往中共当局多对此采取宽容态度,2000年代时出版此类书刊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习近平出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后官方的态度渐趋强硬。

铜锣湾书店原计划出版有关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情史与情人等私生活内幕的书。英国《卫报》指神秘书籍名为《习近平和他的六个女人》(Xi and His Six Women),主要叙述习近平婚前和一名女电视主播之间的关系。失踪前受访的李波称桂民海因写领导人高官情妇而屡收警告,“我想有些人不想看到那书流出市面,他们捉走与该书有关的人士,确保书籍不会出现。”

熟悉中国时政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林和立则根据消息说桂民海计划出版的新书名是《习近平的六个女人》(Six Women of Xi Jinping)或《习近平的情人》(The Lovers of Xi Jinping),指中方除了要阻止他们出版习近平情史,还要取走该批令习近平尴尬的资料,指当局“可能问了早前掳走的4人几个月都问不到这些资料,所以连负责管仓的李波也要抓起来问”。

在2015年,中国进行台港反动媒体清理、打击销售政治性有害出版物的违规经营活动。铜锣湾书店售卖政治敏感的“禁书”就在当年被清理,因而发生此事件。

肖建华因为到处炫耀和习近平家族关系而被捕,资产已经全部转移给习近平家族

肖建华爆料和习近平姐夫邓家贵做交易 习近平震怒下手, 现肖建华资产归姐夫邓家贵所有
肖建华爆料和习近平姐夫邓家贵做交易 习近平震怒下手, 现肖建华资产归姐夫邓家贵所有

金融时报报导,肖建华不断透过与政府官员建立关系,把公司不断转移到能够更赚钱的地方,那个时候资本市场刚起步,他成为第一批与政界关系密切的金融圈高层人士之一。

博讯的报导中援引了肖建华的一句口头禅:“每个人都有价码,北京每个太子党都有价码。”

肖建华与中国顶级太子党家族的关系密切到什么程度?知情人士告诉《内幕》,肖建华去政治局常委、委员家族家里的时候,这些高官的家人都给他做饭,并热情地设家宴招待他。有人说,有80%的政治局委员家族跟他有生意往来。这个数字可能有些夸大,但30-40%的是可能的。具体数字永远无法知道。

肖建华从香港被绑架回大陆,几乎成了国际事件。西方媒体包括BBC、《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德国之声,自由亚洲电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等都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导。这些外媒报导的焦点,大多集中在肖建华的政商关系上。《纽约时报》的报导形容肖建华积极向共产党精英大献慇勤,包括习近平家庭;并指出,他是协助权势家族赚更多钱的中间人,这种中间人一般只会替一个富裕家庭工作,但肖建华是替多个家族工作。

《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写于2014年的6月4日的一篇关于肖建华的长篇报导说,“通过身边的人,肖建华承认,他结识了不少中国高层领导的子女,并曾与他们一起投资。他表示,通常都是碰巧,恰好和他们做同一笔买卖。”

这篇报导特别列出了过去五年中,肖建华为领导人家属进行的三笔交易:

2009年1月,上市企业包头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将出资3.5亿元人民币,从北京昭德置业有限公司手中收购位于古城丽江的一家房地产公司。昭德置业的董事长李伯潭是贾庆林的女婿。

2013年1月,肖建华共同创建的一家公司与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属达成交易:北京的秦川大地投资公司以至少15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在另一家投资公司的50%股份出售给肖建华创立的这家企业,与习近平亲属当初的收购价持平。

公司记录显示,当时,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及姐夫邓家贵通过其他几家企业拥有秦川大地投资公司。这笔交易宣布的时间,是在彭博社有关习近平亲属资产的报导问世六个月后。彭博称,这一资产价值超过3亿美元(约合18.7亿元人民币)。

2012年,一家中国影视公司以3000万美元的出价收购了由电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参与创建的好莱坞特效公司数字领域(Digital Domain)。据知情人士透露,收购资金来自肖建华,以及一家由车峰控制的香港公司。车峰是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的女婿。

通过发言人,肖建华承认,他投资或部分控制的公司参与了这些交易,但也表示,他并不是决策者,而是在交易完成后才得知此事。

众所周知的是,肖建华与曾庆红家族关系密切。鲁能事件只是肖建华为曾庆红家族打理财产的着名事件之一,除了这一事件,中央社的报导提到,在南山人寿股权争夺战中,肖建华与曾庆红之子曾伟差一点拿下南山人寿的经营权。

据明镜总裁何频估计,肖建华掌握的资金中,其中应当包括曾庆红、贾庆林,朱镕基家族的祕密交易,还包括习近平家族的资产买卖。肖建华可能以为自己在几年前帮了习近平家族一把,有恩于习,可以把自己放进政治保险箱了。可是在中国的环境下,政商关系是最靠不住的关系,当官的说变脸就变脸,做商人的说倒霉就倒霉。

肖建华为这些权贵家族打理资产,被一些分析家认为是他这次出事的原因。例如,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对中央社说,肖建华出事可能和他先前买下习的姐姐习桥桥,及姐夫邓家贵股权有关。

《苹果》曾经披露说,2014年肖建华曾通过发言人声明回应《纽约时报》关于其收购习近平家人股权的报导,不但证实自己为习家接盘,还透露习家在习近平接任中共总书记之际不计损失急售股份。消息人士指,这一爆料令习非常愤怒,加上肖还曾试图拉拢习的舅仔彭磊“埋堆”,令习深感受胁迫,更加决心严打权力掮客,也借此敲打肖为之服务的政敌。

美国《世界日报》的社论称,其实,肖建华出事,不是因他与高官及其家族间的贪腐行为,而是出在他曾向《纽约时报》爆料与习家关系。社论认为:“肖既被认为是‘反习集团’要员之一,敏感时机如被带回调查,外界并不会太意外。习核心如今处境维艰,稍一不慎就可能酿大祸,绝不容许有丑闻和损害形象的爆料出现。如果政治对手手里握有习家材料,类似肖建华者自然会被查办。肖被国安人员控制,说明党内派系角力更上层楼,情势激烈而诡异。

肖建华被挟回内地 “一国两制”己不在?对香港民心打击甚大!

有”金融巨鳄”之称之内地”明天系”的掌门人肖建华于1月27日在香港被内地公安越境”挟持”内地事件, 再一次触动港人神经, 担心此案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翻版。评论专家认为这是对”一国两制”的严重打击。

肖被挟持回国内, 给数百名居住在香港的内地亿万富豪带来” 地震” 效应。林指出, 由于香港与国内没有相互引渡条例, 不少内地富豪认为香港法律可以保护他们的财富及个人安全, 因而都选择香港。然而, 今次肖建华被挟返内地, 相信令这批内地富豪非常忧虑, 甚至会转移”基地” , 效法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逃至美国, 受到美国保护。

另一方面, 林和立认为, 相对于李波失踪事件, 肖建华的被挟回”震撼力”要大很多, 因为一方面肖在海外也甚具知名度, 二是中共再一次来香港执法, 是严重破坏香港一国两制及金融中心的地位。

资深新闻工作者兼时事评论员程翔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指出, 肖建华被挟回内地3天前, 《明镜电台》访问了滞留美国的中国富豪、”政泉系”实际掌门人郭文贵, 爆了许多内幕。程认为这个采访可能是整件事件的触发点。

程翔又强调, 肖建华事件完全标志着”一国两制”己不存在。程指出, 经李波事件后, 中共己完全漠视中港之间的” 边界” , 如入无人之境, 公然在香港执法。 反映了无论在政治上或经济上, 一旦跟中共扯上纠纷, 或属所谓知情人士者, 都会面临随时被掳捕的风险。对内地许多企业及富豪来说, 可说是一个负面性的寒蝉效应, 而对香港的一国两制, 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习近平推翻中国人大让香港人普选第五任特首的决议彻底激怒了香港人

中国人大曾承诺2017香港双普选 : 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 (全文摘要 )

人大承诺2017香港双普选
人大承诺2017香港双普选

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

习近平臭不要脸出尔反尔,别的中共当权者不愿意为他被黑锅,所以只能选择在国外对香港撂狠话

11月14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巴西出席金砖五国峰会时,针对香港局势讲话,连续用了三个“严重”、三个“坚定”,声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习近平陷入困境

这番话,比他11月4日在上海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时所讲更为严重,可谓声色俱厉、凶神恶煞、杀气腾腾。许多人对习近平放狠话的解读是:对香港发出信号,或将加大镇压力度,甚或,可能重演六四屠杀。然而,这只是一种表面解读。

通常,最高领导人唱白脸、其他领导人唱黑脸,留有变通的空间。难道习近平连这种政府政治运行的ABC原理都不懂?

按理,这番凶话、狠话、重话,完全可以由中共当局的其他人来讲,低级别的如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高级别的如主管港澳事务的政治局常委韩正。

身为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出面撂重话、放狠话,只能出自两种可能:其一,习近平生性鲁莽,缺少政治智慧,急迫之下,不顾自己身份,径直发话,不惜把自己的立场连同自己暴露于外;其二,其他领导人,甚至于其他级别官员,不愿意把话说绝,不想唱黑脸、当恶人,表态间有所保留,以至于习近平怒气勃发,忍无可忍,只好自己出来撂重话、放狠话。

比如政治局常委韩正,11月6日在北京会见林郑月娥时,虽然也提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却说“前天习近平主席在上海亲自会见林郑月娥,对特首及特区政府给予充分肯定和殷切勉励,希望特首牢记习主席嘱托,带领香港的管治团队再出发。”这种说法,就把中央对香港的强硬立场表态巧妙转移到习近平身上,而淡化了韩正自己的角色,暗示习近平直接负责当前香港事务。

韩正同时说明:“中央是特区政府解决香港民生问题的坚强后盾,将全力支持特区政府解决民生问题。”意思是,中央可以做特区政府的坚强后盾,但只限于民生问题,并不涉及抗议、治安、政治等问题。韩正明示:中央无意帮助、更无意代替特区政府应对当前局面。

有人以为的中共政治,就是铁板一块、上下一致,甚至相信当今之时还有所谓某人“大权独揽”之说。其实,最高领导人或中共中央除了能够强求中下层官员表态一致,却无法强求高层表态一致。

由此,必须了解中共的表态政治。举凡六四屠城和三峡大坝,除了自视为其政治工程的前总理李鹏,其他领导人基本不表态(对三峡大坝),或软性表态(称所谓“六四暴乱”为政治风波)。而对法轮功,除了主导镇压的前总书记江泽民及部分江派人物,其他领导人如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等都尽量避而不提。他们的潜台词是:何必为他人背黑锅!

同理,香港危机由习近平一手造成(如跨境绑架,以及强推为了把非法绑架合法化的《逃犯条例》),其他领导人趁机推脱,或以不是自己主管范围为由,或以自己只是传达习近平指示为证,能推就推,推到习近平一人身上,自己绝不不愿意扮演狠角色,当冤大头。

习近平选择在外国访问期间对香港撂重话,可谓一语双关:一则恐吓港人,二则表达对中共高层其他人的恼怒。言外之意:你们不讲,那就我来讲;你们不放狠话,那就我来放狠话。无意间也泄露,如何看待港人抗争,中央高层存在重大分歧,或曰重大路线斗争。

Posted in 书生议政, 官场黑暗, 治国无能, 香港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