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GDP下降40%, 失业率超过50% (二)

四、出口GDP暂时稳定,失业率超过50%

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中国整体出口严重受挫。虽然GDP 变动较小,但真实情况极其严重。根据中共官方数据,2019年9月出口按美元计算下降3.2%,同时人民币从2018年9月的6.8,跌到2019年9月的7.1水平,美元升值超过3%。两者相抵,按人民币计价的出口几乎没变动。

贸易战
贸易战

在出口GDP中,产品出口是主要部分,整体严重受挫,即GDP 明显下降。随着川普(特朗普)增税,中国出口产业链遭到沉重打击,9月对美出口下降22%。外资企业大规模迁出,越南印度等地开足马力生产成为共识。日本对中国的设备出口降幅达50%左右,韩国对中国的电子出口也大幅下降。这些数据都表明,中国生产的基础和补充在急剧下降,意味着产品出口明显下降。

生产设备的大量迁出,以及零部件出口金额虚报,是出口金额(GDP)稳定的主要原因。中国出口总体金额保持稳定,与产品出口情况差距巨大。两者差异的主要缺口,来自于生产资料的出口。在国内大规模关厂后,生产设备大量外迁。生产设备离开中国,进入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变成重要的出口项目(并获得退税)。另外,很多中国零部件仍然供应东南亚和南亚,通过提高零部件的报价,获得更多的出口退税。这两种出口产品,表面上支持当前的出口GDP数据稳定,同时意味着中国生产能力的大规模丧失。

在出口生产的失业率方面,与2015年相比超过50%。出口生产的失业率是长期趋势,主要分三大阶段:

A、2015年之前的不断减少阶段。2008年时,中国以血汗工厂出口为主,沿海地区遍布上万人、几万人、十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大中型血汗工厂。到2015年,大量旧形式的血汗工厂减少或消失,几万人就算很大的出口工厂。

B、2015年后,中共的主动增加失业阶段。中共在2015年后实施一系列操作,包括环保风暴、供给侧改革、房地产涨价去库存、高质量发展、爆炒房租等措施,剿灭大部分中小型出口工厂,剩余工厂举步维艰。大型工厂获得更多资源,成为出口主体。即使出口金额不变或者有一定增幅,在大型出口商占据主导后,出口生产的就业人员也大幅减少,失业率大增。

C、2018年后,川普进一步增加中国失业。中美贸易战开始后,外资加紧全产业链外迁,进一步成批消灭出口就业。比如,在川普增税后,服装加工和家具橱柜等生产,遭到沉重打击或毁灭性打击。中国近年出口大头的电子和手机大规模外迁,鞋帽等生产则受明显波及。各种因素叠加,失业率急剧上升。到2019年4季度,出口行业裁员幅度超过50%。

以手机为例。手机是中国近年电子行业出口GDP增长的主要部分。但是,在中共和美国的共同操作下,中国手机生产由盛转衰,进而快速崩盘。相关趋势的原因,我在《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和《中共灭亡在即》等书中,都有系统分析。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2018年,中国手机出口11.17亿部,同比2017年减少8.1%。同时,出口金额达到140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10%。数据充分说明,出口手机单价提升接近20%,属于中共最喜闻乐见的“高质量发展”。另外,2018年1-11月,印度从中国进口手机降幅约为75%(3/4,说明印度手机产业链已经足够成熟。

以上数据与2019年中国市场的重点变化,共同反应手机出口GDP和失业率的整体趋势:

A、2018年GDP增长背景下的就业衰退。出口销售金额和销售数量的差异,说明出口GDP增长的同时,出口生产的就业人数减少,实际失业率上升。从GDP的角度,经济在增长,从社会的角度,经济在衰退。

B、2018年单机售价提高近20%,升幅非常大。手机单机售价如此大幅度提高,只会源于三个因素,一是苹果手机提价幅度不足20%,弱化手机的整体涨幅。苹果继续在中国生产,随着新机发布而提价。但是,苹果手机提价不到20%,并不是涨价的主要力量。二是华为等大型手机生产商,其外销手机数量大幅增长,单价较高,成推动涨价的主要力量。三是低价手机生产出口大幅减少,大量被印度和越南替代。只有在中高价手机销量大幅增加,低价手机大幅减少的共同因素作用下,单年的手机单价升幅才可能达到20%。

C、2018年的失业率,当年的增幅可能超过20%。大型手机生产商的生产增加带动的就业岗位很有限,低价手机的减少意味着中小手机生产商被大量消灭,形成大规模的就业流失。两者相抵,其生产就业岗位流失,远远超出手机生产减少的幅度,可能超过20%。

D、2019年的崩盘基于2018年的局势。随着川普的增税和不断恐吓,到2019下半年,苹果(富士康)、小米(多家工厂)、OPPO/VIVO等厂家在印度大规模设厂生产,甚至华为都准备在印度设厂。在印度,三星、苹果和中国厂家形成巨大的产业链,推动印度手机产量急剧上升。印度生产的手机不仅完全满足印度国内需求,并供应欧美市场,而且在非洲市场大量抢占中国低端手机的市场份额。同时,越南不断接受中国转移的产业链,手机产业链也快速成熟。

E、华为海外销售基本消失,更是中国手机出口崩盘的标志。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产零部件对华为断供,而且Google禁止Google Play 安装在华为手机上。受此影响,2019年9月,华为的外销手机基本被消灭。华为Mate 30仍然按照计划,在德国发布,但被行业评论普遍认为是没人买的最好手机。由于华为中高价手机的出口份额巨大,等于中国直接失去大部分中高价本土品牌手机的出口。

进入2019年4季度,中国手机出口的GDP和就业率双崩盘。与2017年同期比,中国手机数量出口降幅,少则下降30%,多则可能下降40%。在金额出口方面,三星手机的最后中国工厂关闭,苹果手机降价并最少转移30%的生产到印度,华为出口接近消失,导致出口手机的平均售价可能下降20%。 出口手机销售额(GDP)因此降幅达到40-50%。 在出口手机GDP大幅下降的背景下,出口手机失业率估计继续上升30-40%,失业率超过50%。

在出口失业率中,更严重的是出口配套产业,失业率估计达到或超过2/3。出口配套产业,主要考虑两个因素:

A 、出口服务业,估计80%以上失业。在出口产业链系统中,出口服务业的人员数量巨大。在出口增长过程中,出口服务业的增速更快,是典型的啤酒泡沫。同理,随着出口数量大幅萎缩,绝大多数岗位被消灭。尤其是,国外客户紧急寻找中国以外的供应商,中国的外资企业紧急外迁,出口服务业的岗位消失速度进一步加剧。

比如,2019年的两届广交会,欧美客户全面消失,其它国家的所谓客户大都是骗子。出口参展商不仅没有销售,还搭上巨额综合费用。广交会是个缩影,意味着出口中介和相关行业陷入绝境。外贸出口公司只剩一个选择,公司只留老板和两三个核心骨干(兼文秘),尽可能保住现有业务,其他员工全辞退。

B、出口产业链的连锁垮塌,工作岗位被系统化消灭,快速扩大失业效应。中国企业的连锁欠债极其严重,当出口销售急剧减少,导致债务链条全面断裂(我在《实体》和华为庞氏骗局中有过深入分析)。川普加税后,广东家具业的覆灭,不仅因外迁东南亚,也与债务链条有关。另外,9月后,华为手机出口消灭,内销严重下滑,华为也陷入严重困境。当华为撑不下去,数千亿的庞氏骗局破灭,手机供应链拿不到华为拖欠的货款将被完全拖垮,随后出现整个产业链全部关门裁员的局面。

综上所述,出口GDP暂时稳定,但与2015年相比,出口经济的失业率超过50%。

五、房地产业与配套产业:GDP下降50-60%,失业率60-80%

房地产是中共数据造假的主要行业。由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主要指标,又是股市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中共必须以房地产业数据的造假,掩盖实际的经济大崩溃。根据中共统计局,2019年9月商品房销售额111491亿元,增长7.1%,增速加快0.4个百分点,其中,住宅销售额增长10.3%。

中共数据造假,从社会气氛就可以轻易揭穿。2019年9月,各种媒体报道和中介反馈,反复强调金九“凉了”。 房地产商巨头以大折扣促销商品住宅,基本不见成效。巨头都卖不出住宅,中小房地产商销量更差。即使按照降价25%,销量下降20%的保守数字,房地产业代表的GDP = 75% X 80% = 60%,即下降40%。此时,众所周知,9月销量极差,远超下降20%。

中国经济-大卡车
中国经济-大卡车

随着GDP下滑与失业率水平不断攀升,中国将由经济危机演变成社会危机(图片来源:pixabay)

写字楼和商铺等商业地产更无人问津。2018年,各方面因素叠加,引发经济金融连锁爆破,公司和商铺如潮水般倒闭,写字楼和商铺空置率激增。同时,新建成的海量写字楼和商铺还在上市,对商业地产进一步重压。在商铺大部分空关,以及新增供应不断上市的背景下,敢于投资商业地产的寥寥无几。因此,商业地产售价极低,能够实现的销量更低。考虑到2018年9月的商业地产销售相当低迷,不过彼时仍有写字楼和商铺成交,2019年9月成交则更加清淡。按照销量下降50%,真实售价下降50%,50% X 50% = 25%,即商业地产总销售额比2018年下降75%。

房贷状况同样说明中共统计局数据造假。9月,大多数银行严卡房贷,部分银行干脆停贷。根据银行告示的政策,新楼盘销售中,放贷主要以存量转换为主,即将开发贷转为房贷。开发贷转房贷的实质是,债务从房地产商转嫁给购房者,银行不再新增房贷,房地产商也得不到新的资金。开发贷的比例太低,根本不足以支撑销售额。在严卡房贷的背景下,房地产销售还能创出佳绩的数据和言论,无异于痴人说梦。

失业率状况比销售额的GDP问题更严重。在2016-2017年,无论房地产公司,还是政府棚改房,都在火热拆迁和建设,热潮持续到2018年才减速。到2019年,房地产公司背负巨额债务,恒大和碧桂园均达到负债1.3万亿元以上。另外,银行严厉限贷,销售主要是开发贷转房贷,房地产公司的资金严重受限。同时,房地产公司的库存房急剧增加,拖欠各种供应商的货款无法偿还。房地产建设已经大规模停工,主要在销售库存房。

棚改房政策过期,大量项目停建缓建。虽然各地仍有拆迁,试图制造需求,但购买力已经枯竭,无法支持建设。两方面加总,目前的房地产建筑工地,继续赶工的很少,主要处于大规模停工状态,或者缓建。

上述房地产停工、停建和缓建后,绝大部分建筑业农民工返乡,显性失业率最少50%。

拖欠工资造成的隐性失业率是更加严重的问题,急剧推高真实失业率。建筑业农民工最难的问题是年底结算工资收入。如果年底拿不到钱,一年白干,属于典型的隐形失业。前些年,农民工拿不到工资,甚至被拖欠几年的情况已经很普遍,我在过去的经济分析中多次强调。目前,房地产商和地方政府都负债累累,加上房地产大崩盘显性化,房地产上销售回款更难,基本不给供应商付款。建筑施工队拿不到钱,就不能给农民工发工资。到2020年初,绝大多数房地产建筑业农民工会发现,拿到工资的几率基本是零。

综合考虑显性和隐性失业,房地产建筑农民工的失业率达60-80%,甚至80%以上。

房地产配套产业,GDP下降估计超过50%,失业率估计达80%。

在GDP上,配套产业不如房地产的膨胀系数大。膨胀系数指,在房地产涨价去库存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房价平均6万以上,其建筑成本不到3000,膨胀系数20倍以上,剩余都是各类食利者的份额。中小城市的膨胀系数相对较小,售价也超过建筑成本5倍。配套产业则因市场竞争,GDP膨胀系数相对小得多。

随着房价不断上涨,配套产业不断受到挤压。正常情况下,房地产销售后,会有装修、装饰、家具、家电以及厨具饰品等配套销售。随着房价上涨,购房者首付和房贷压力快速加大,支付配套资金的能力不断下降。在房地产涨价去库存后,绝大多数购房者属于炒房,毛胚房空置。

2018年后,配套产业再经历两次断崖暴跌。2018年下半年,经济金融连锁爆破,购房自住者更少,大中城市租房者数量不增反减。2019年下半年,买房者进一步骤减,创业新开店装修寥寥无几,新房装修设计业务几乎消失,长租公寓骗局接连爆破,都意味着配套产业的销售急剧下降。

2019年下半年,配套产业的断崖下降导致全产业链接近被摧毁。两个现象反映产业链受到的打击:一是家居建材城成片倒闭,未倒闭的也极度冷清,大面积空铺。二是,近几年兴起的装修服务连锁店,接连欠款跑路,预交费的业主均遭受损失。

配套产业GDP下降50-60%,属于相对保守的估计。配套产业的问题在于,销量大幅下降,售价也因清仓大甩卖而大幅降低。生产商的盲目生产导致大量货品积压,环保风暴和供给侧虽然压缩产能,但市场同时在急剧萎缩,库存难以彻底消化。2018年下半年后,相关企业大规模倒闭,各种清仓大甩卖。有的供应商为维持业务,为开发商的精装修做配套,价格压到最低,回款依然困难。因此,低销量乘以低售价,意味着GDP按照乘数下降。即使按照销量减少40%,售价降低20%,GDP下降也超过50%。

配套产业的失业率达到80%。2015-2016年,众多地区的新居民楼和商住楼交工后,都会出现装修热潮。另外,创新创业引发开公司和开店潮,涨租的公寓装修潮,商业装修也一片火热。到2019年下半年,精装修的新居民楼盘销量,与2016-17年相比,减少7成以上。同时,写字楼、商住楼、大型商场、小区底商、公寓出租楼,装修基本绝迹。偶有装修也是草草收工,居民楼的新装修工程更加稀少。各方累计,配套产业失业率达80%。

建筑业和配套产业的失业率快速奔向90%以上。按照当前的经济状况,中国居民楼足够50亿人居住,写字楼和商铺供应过剩10倍以上,成片的住宅鬼城和商业鬼城越来越普遍,意味着房地产和配套产业将全面消失。当人们饭都吃不上,房地产和配套产业更加无人关注,失业率只有一个方向:90-100%.

六、铁公基投资大幅下降,GDP下降超50%,相关真实失业率超过70%

投资是拉动中国经济的主要部分,占中国GDP的2/3。根据中国统计口径分类,投资主要包括四部分,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和其它投资。根据2017年数据,中国投资总额达到63万亿,占90万亿总GDP的比例超过2/3。其中,基建与房地产的直接投资比例较小,但是带动规模巨大的上游制造业和其他投资。因此,基建与房地产投资占主导地位。

铁公基主要由政府投资,主要分为中央政府投资和地方政府投资。由于政府进行独立核算,不对外公布真实信息,同时地方政府的数据也完全造假,缺乏真实数据的具体支持。因此,铁公基投资只能通过地方政府财政,以及各地反映的分散情况汇总分析。

中央政府资金充裕,铁公基投资还在大幅增长,不过占比例很低。根据中共数据,2018年中央基建投资不到4000亿,2019年前10个月已达7000多亿,增幅超过100%。不过,中央投资增幅即使极高,总增加额只有4000多亿,与14万亿的基建投资额(2017年数据)相比,杯水车薪。

地方政府和国企是基建投资的主体,2019年的基建规模急剧萎缩。《中共末日》中分析,从2018年下半年经济(泡沫)全面起爆后,对应的是地方政府和国企收入骤降,大量单位处于破产边缘,尤其棚改房急刹车后,地方政府的收入进一步紧缩,引发国企更困难。破产意味着,地方政府和国企无力实施大规模投资。根据各地城建设计院的业务状况反馈,2019年的设计项目大幅减少。两者相结合,说明地方政府的投资计划大量搁浅。

地方政府和国企的资金链断裂,导致基建大规模的非计划停工。2019年,中国经济更加畸形,贫富差距进一步快速加大。表现在地区上,就是资金和资源进一步集中,向极少数的大城市倾斜。相对应的是,绝大多数地区和城市经济加速恶化,地方政府和国企收入急剧减少,大量地方政府技术性破产。计划内的基建项目,也出现大规模停建或缓建。而且,地方政府和国企全面拖欠供应商款项,拖垮大量供应商,导致很多项目中途停止。

计划与非计划停工结合,表明地方基建断崖。2019年9月,地方政府的基建全面熄火。与2017-2018年各种工程和棚改的热火朝天相比,2019年9月的基建规模下降起码50%.

真实失业率超过70%,关键在于拿不到工资的隐形失业。根据地方政府和国企的特色,借款和欠款能不还就不还(参考《实体末日》中“市场吸金器”的分析),随着资金链大规模断裂,地方政府和国企必然不偿还借款和欠款。目前继续施工的项目,大部分供应商最终也拿不到款项。随后,大多数供应商被拖垮,整个系统的从业人员都拿不到被拖欠的工资,形成隐形失业。

七、汽车业与其它消费,GDP下降40%,失业率50%以上

汽车业包括生产销售和配套市场。根据中共官方数据,2017年,中国汽车销量为2808万辆;2019年上半年,汽车保有量为3.4亿辆。考虑到汽车售后市场价格是汽车价格的两倍或者以上,按照一辆汽车10年寿命,意味着配套市场是生产销售规模的2倍以上。

请记住他的名字叫周荣,压垮他的其实是超级跑车们
请记住他的名字叫周荣,压垮他的其实是超级跑车们

生产销售数据下降不大,GDP下降20%左右。根据中汽协的数据,9月的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6.2%和5.2%,销量比8月环比增长16%。按照周报,9月第一周乘用车市场销售同比下降21%,整月呈现销售前低后高的走势。按照市场反馈,后期销量上升有大幅降价、3季度冲业绩和70年中共大庆等共同因素。按照销量下降5%,车价下降15%估算,95% X 85% = 80%,即汽车生产销售GDP下降 20%。

人们开车出行的次数和里程急剧降低,意味着配套市场大幅萎缩,萎缩50%的属于正常。人们使用汽车急剧降低,主要在于几方面:一是经济急剧恶化,大量人口失业,未失业人员的经济状况也变得很差,开车上班的人大幅减少,开车出游变成经济负担。比如2019年,自驾进藏游稀稀落落,与往年的火热反差很大。二是城市极其拥堵,不仅在于车辆保有数量大,而且与电动车骤增和随意违章,城市到处开挖影响车辆正常行驶等有直接关系。三是地方政府疯狂罚款,开车或者停车随时收到数百元罚单,越来越多人把车停在车库,改为公交系统和电动车出行,汽车损耗骤降,汽车维修和保养需求急剧减少。考虑到几方面因素,2019年9月配套市场萎缩50%,很容易理解。

汽车业失业率超过50%。在汽车销售下降后,各大汽车厂与上游零部件企业已经进行两次大裁员,裁员幅度比GDP降幅高。更重要的是,汽车配套市场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无论一手和二手车买卖,还是各种相关服务,雇员人数比汽车生产销售规模都大得多。配套市场萎缩50%后,在激烈竞争和销售下降的共同打击下,不仅大量配套商店倒闭,既有商店也大量裁员。很多商店完全裁员,只剩店主和家人打理生意。而且,由于商店普遍亏损,店主和家人等于白干和倒贴,形成典型的隐性失业。

消费者市场,主要消费在课外教育、医疗、网络消费、休闲旅游、手机服装配饰等方面。由于整体经济急挫,大规模失业爆发,房贷车贷信用卡消费贷等债务沉重,民众的消费能力急剧衰退。课外教育明显退潮,大中型课外教育连锁机构不断倒闭。在医疗成为支柱产业后,医药费价格暴涨,药品价格普遍上涨1-2倍,部分甚至超过10倍。不过,实际看病人数在减少,即使在核心城市,中型医院的就医人数都大幅减少。结合经济状况,只有一个原因,在农民工大规模返乡、超过90%的人口返贫后,民众选择有病不治。

消费者市场GDP下降,私营小业主的感觉格外明显,实体商店、网店和微商大部分倒闭。不少小业主表示,2019年5月后的销售额只有2018年同期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有的小业主在过去多年业务一直相对稳定,同样经历2018-2019的严重下滑,销售额下降二分之一算好的。小业主的反映,充分说明影响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另外,网络消费急剧下降,也在中小网商的反馈中得到印证。在休闲旅游方面,民众集中选择国内的短途免费游为主;国内景区普遍大降价,说明休闲旅游减少的幅度。各种数据汇集,消费者市场降幅明显。

中小业主亏损和倒闭,意味着失业率轻松超过50%。中小企业是社会中人员就业的主要部分,占整个就业市场的80%以上。在经济严重下滑的过程中,中共体制系统相关的1亿多人为维持自身生存,对社会进行更疯狂的盘剥。受盘剥影响最明显的是消费者市场,进而影响绝大多数中小业主。中小业主大规模倒闭,直接影响到绝大多数就业人口。

进入2019年4季度,GDP的下降速度更快,失业率也更高。除了中共70年大庆的大阅兵,花费近2000亿之外,中国的GDP再无亮点。其中,房地产最具主导意义。香港反送中运动里,年轻人的决死心态,对中共高层造成极大的心理震撼。中共恐惧房地产之火延烧到大陆,加上房地产大崩盘已无法掩盖,中共不得不正式认可房地产大崩盘。在外资大外迁、内资大倒闭、金融深度大崩溃、房贷全卡断的背景下,民众的购买潜力全部耗尽,极个别漏网之鱼选择观望,房地产销售更加低迷。地方政府资金枯竭,铁公基建设更少,进一步压低各类配套产业销售,消费同样更加低迷。因此,各行业加快下滑,相互影响,加剧螺旋式下降。

随着螺旋下降不断增强,GDP只有继续下滑,失业率不断上升。在GDP降幅超过40%后,将快速滑向60-70%,失业率也将猛升。当GDP下降40%,意味着中共收入骤减,中共体制面临自身崩解的危机。当GDP下降60-70%,70-80%以上失业,中国将彻底陷入社会危机。(未完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2019年11月4日)

Posted in 中国经济, 治国无能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