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北大贺卫方被当局抓捕,可能和刘晓波一样被肝病死!

贺卫方被肝病
贺卫方被肝病

内地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于10月9日深夜遭强送解放军301医院。

北京大学有人爆料,贺卫方自公开发表“公鸡🐓‘言论对中共当局以示抗议,数日前当局抓捕贺卫方弟弟以威胁,贺未低头。

9号深夜贺卫方被校外不明人士强制紧急送往301医院,称贺有严重肝脏异常疾病。

目前贺家人未得许可探视。

贺卫方曾是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后来在媒体遭到封杀,去年美国纽约时报以「在政治风暴中等待时机的异见学者」形容他。

他当时接受纽时专访表示,自己现在连在学术刊物发表论文都变得困难。但是他已学会用长远的眼光看待中国的政治发展,自己也准备等待,直到可在中国再次巡回演讲。

2017年5月,贺卫方的个人微博被禁言、部落格不许更新、刚运行几天的微信公众号也被封。当时他对美联社表示,自己感到「彻底的无助」,好像不被允许发出任何声音。但他认为,「割断天下所有公鸡的喉咙,天还是要亮的,让我们坐待天明」。

截至9月27日,搜索贺卫方微信已呈现“搜索的账号状态异常,无法显示”。外界普遍认为,永久性封号一般不会是微信的决定,而有可能是中宣部和国家网信办定点清除的举动。有评论人士认为,中国当前针对言论自由的控制是70年来最严密的,因为所谓的70年大庆,任何异动的声音都让政府非常恐惧。

贺卫方是中国主张民主宪政和司法独立的自由派知名学者。2008年,贺卫方因联署《零八宪章》,被北大法学院派到新疆石河子支教。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之际,他也曾公开质疑当局将公安凌驾于司法之上。

贺卫方微信被封

一向敢言的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个人微信帐号日前遭永久查封,事件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凸显中国当局针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言论管控日趋严厉。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的个人微信帐号于9月26日被封。据中央社报道,微信封号通告”限制登录,不可解封”,原因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

截至9月27日,搜索贺卫方微信已呈现“搜索的账号状态异常,无法显示”。

本台记者周五致电贺卫方本人,他表示,现在希望用内部沟通的方式解决问题,不方便接受公开采访。

外界普遍认为,永久性封号一般不会是微信的决定,而有可能是中宣部和国家网信办定点清除的举动。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中国当前针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可能是70年来最紧张时期,因为所谓的70年大庆,任何异动的声音都让政府非常恐惧。何频回忆道,2018年他在哈佛大学的一场研讨会上见到贺卫方,他那时讲话已经非常低调温和。

何频说,“即使是这样温和性的都不能接受,还要把他永久地封闭,那就意味着贺卫方这三个字,就已经让他们足够害怕了。”

贺卫方是中国主张民主宪政和司法独立的自由派知名学者,2011年被美国《外交政策》评为“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2008年,贺卫方因联署《零八宪章》,被北大法学院派到新疆石河子支教。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之际,他也曾公开质疑当局将公安凌驾于司法之上。

作为贺卫方曾经的学生,人权律师、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滕彪认为,贺卫方是习近平上台之前非常大胆的体制内学者,但是近年来自由派学者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要么选择沉默,要么选择更加委婉的批判。即使这样,空间仍然越来越小。

中国当局在针对人权律师的“709大抓捕”后,转向整肃大学内自由派学者。2017年,贺卫方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相继被封;2018年,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即便发表学术论文都已非常困难,特别压抑。

除了贺卫方之外,国内主张宪政民主的自由派学者也同样受到言论自由、学术研究,甚至出国访问等日常性的压制。2018年以来,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资中筠的微信号遭屏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因批评习近平被撤职调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撰写的教材《宪法学导论》遭全面下架,并被检举为“鼓吹西方制度”。

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表示,贺卫方被封号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现在正在阅兵,阅兵之前,北京要万无一失。”

周孝正提到,他本人的微信被莫名其妙关闭过两次,而且投诉无门。他说,自己在微信上并不活跃,至多转载过一些文章,比如人机对话,美国发射互联网卫星等。

周孝正说,“我的态度很简单,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吗?三十六计有一句话叫走为上计。我为什么要来美国,原因之一就是美国空气好;原因之二就是政治空气也好,美国有表达的权利。”

明镜集团的何频认为,如果现在要求中国知识分子勇敢反抗无异于让他们去做出牺牲,因此绝大多数人会选择沉默。而保持沉默会积压很多不满、愤怒和对政权的敌意,从而增加未来政权的不稳定性:“这使人们对现实的政治走向文明化更加绝望,更加不报任何希望,这是一个新的证词。”

除了贺卫方之外,国内主张宪政民主的自由派学者也同样因自由言论受到政治打压。2018年以来,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资中筠的微信号遭屏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因批评习近平被撤职调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撰写的教材《宪法学导论》遭全面下架,并被检举为“鼓吹西方制度”。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在接受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直播访问时,因批评“一尊大人”大撒币,被守候在家门口的警方,破门而入,掐断电话,将他和夫人强制带离。在当今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权被公然剥夺,不仅戳破了习近平依法治国的谎言,而且反映出十九大后中共在国家治理上已经全面流氓化。

为什么中南海如此惧怕公共知识分子的声音呢?因为他们的声音真实、正义,具有强大的道德感召力,会使更多的人觉醒,也会效仿发出自己的声音。当每个微小的声音聚集起来,就会变成惊涛骇浪,任何邪恶的政权在它的面前都是纸老虎,不堪一击。

10年前,江苏徐州有位普通的儿科医生,短短一个月,他就接触到18名”结石宝宝”。他发现所有患结石的孩子,都喝过三鹿奶粉。处于良知和医生的职业道德,他向上级领导汇报,向国家质检总局举报,并在自己博客上,把三鹿——三聚氰胺——”结石宝宝”这一条异常隐秘又事关重大的黑幕拉到太阳之下。从而使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震惊世界。

事后,他说:不能再沉默了,总要有人站出来,既然,我是最接近真相的那个人,那就让我站出来吧。他的名字,叫冯东川。2018年7月,网络上一篇署名兽爷的文章《疫苗之王》引起了广泛关注。文章披露中国疫苗生产企业长春市长生生物公司生产假疫苗事件。这家公司生产的狂犬病、百白破疫苗不达标,其中25万支百白破问题疫苗已经注射入25万儿童的身体。

此文迅速在媒体上传播,中国假疫苗巨大黑幕从此揭开。谁会想到,一篇自媒体发表的短文,竟会产生如此振聋发聩的声音。下面,我为观众朋友们讲一个深深感动我的故事。

1968年1月,陷入经济困境数年之久的捷克斯洛伐克,在新的领导人杜布切克的带领下,发起了后来被称之为“布拉格之春”的政治经济改革。但这一脱离苏联模式的改革尝试,为这个当时仍然身处社会主义阵营的东欧小国带来了灭顶之灾。同年8月20日苏军及其华约联军共25个陆军师,入侵捷克。21日拂晓,苏军迅速占领布拉格,逮捕了杜布切克。发生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仅持续了半年了政治改革被迅速扑灭了。苏联的入侵是突然的。早上八点,从酣睡中醒来的布拉格市民听到了来自布拉格电台突然插播的消息,苏联军队正在逼近电台大楼。女播音员的声音很平静,她说,“他们要让我们沉默,但他们不能让我们的心沉默。”“他们已经进入电台大楼,但我们还在这里,我们还和你们在一起。我们永不放弃,永不。”接下来的两天,捷克电台的媒体人让包括入侵苏军在内的全世界,见识了什么叫永不放弃。在一段沉寂之后,布拉格电台的播音又得以短暂的持续。因为听到了入侵苏军包围电台大楼的广播后,越来越多的市民涌到了电台,穿着迷你裙的姑娘和穿着牛仔裤的小伙子在电台大楼前组成了人墙,他们迫使坦克停了下来。

令人惊奇的是,在国家的最高首脑被拘禁之后,在武装力量全部被瓦解之后,在所有官方电台被苏军占领之后,“自由的、合法的捷克斯洛伐克电台”仍然在不同的频率间此起彼伏的传送着。50万苏军正在搜查这些电台,常常是一个电台消失了,另一个电台就加入到广播网中。8月28日,广播网发出最后的呼吁:“教师们,你们对于这个国家负有责任,你们要本着自由和人性的角度来指导学生,记住这些天发生的一切,把真相告诉给孩子们。”8月29日早上,只有一家“自由的”电台还在播音,市民们守着自己家里的收音机,努力搜寻这个电台的频率。

播音员的声音越来越小,接下来,便是一片死寂。从发动突袭到逮捕捷克最高领导人,苏军只用了不到一个晚上的时间。而从苏军成功入侵,到最后一家“自由的、合法的捷克斯洛伐克电台”被查禁,50万苏军花费了整整八天八夜。不屈服的捷克新闻工作者们明知无法抵抗苏军,仍毫不畏惧,恪守本分。他们在铁蹄下坚守的不仅是良知和责任,而且保持着火一样的激情和高贵的思想。他们说:“布拉格终将成为一座沉默之城,但我们的语言还在空中,他们的子弹无法击落我们的声音。”

从捷克新闻工作者到许章润、冯东川再到尚不知姓名的兽爷,我们或许若干年后会忘记他们的名字和他们做过的事,但他们发出的声音是强大的,他们正在或已经改变了中国。

有位网友说: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 把懂得的常识告诉大家,也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也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内幕告诉大家,也是一种品质;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也是一种道德; 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也是一种告诫;把追求的真理告诉大家,也是一种信仰;把真实的感受告诉大家,也是一种勇气。马丁·路德金说: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

历史上无数悲剧源于集体沉默。二战期间,普通德国人大多已经隐隐知道那些被推上火车的犹太人的下场,但是他们对此不闻不问,照常买牛奶面包,上班下班,并对迎面走来的邻居温和地问候“早上好”。清华大学教授刘瑜曾说:拒绝发声并不奇怪,因为发声不但需要勇气,而且意味着承担。人们习惯于用政治或社会的压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却往往忘记了正是自己的沉默在为这种压制添砖加瓦。

事实上,社会的责任是全民的责任,没有任何人有能力独自承担,也没有任何人有理由选择沉默,更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坐享其成。 因为,社会灾难到来时,没有人能独善其身。能勇敢为民生和社会发声的人,都不是为了私利。 请保持一种原始的正义感,对不平事,你可能不愿站出来,但要与正义站在一起。只有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深挚的爱,才能体会。这个社会不缺智慧者,但缺少勇敢者,他们勇敢的声音能让我们走出迷惘,走向觉醒。总有一些被社会称为傻子的人,

他们人微言轻,却义无反顾,日拱一卒,在强压下显示了信仰、力量和尊严。他们承受着孤独乃至更大的代价,坚持表达和坚守。 看似不自量力,但不正是微不足道的小火苗,使巍峨的大厦化为灰烬。有谁能想到,一个感叹“王候将相宁有种乎!”的小农民,竟然颠覆了中国第一个皇朝;几个小青年在武昌城放了几枪,大清帝国刹那间竟土崩瓦解?

最后,我们用一位匿名诗人的诗歌作为文章的结束语:你一定很讨厌寒冷,所以你睡过了整个冬天。你一定也不喜欢炎热,所以你睡过了整个夏天。一年又一年,你用沉睡抵抗这个世界。但今天,我要走过繁华盛开的田埂,对你说:花已经开好了,请在花开时醒来。

Posted in 中国政坛, 维权斗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