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贸易战闪变货币战,美中接下来如何斗法?

中国央行让人民币破7的动作搅动了全球市场。星期一(8月5日)美股创下全年最大跌幅。当天闭市后,美国财政部宣布将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美中贸易争端骤然升级。

川普习近平分道扬镳
川普习近平分道扬镳

这是自克林顿政府时期以来,美国政府第一次正式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的标签。尽管分析指出,这个标签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即便中国可能因为被定为“货币操纵国”面临制裁,也比不上特朗普政府已经对中国采取的贸易惩罚手段。

但是,双方这一轮急拳打下来,显示双方在短期内达成协议几乎已无可能。

一些分析曾经预测美中若无法达成一个贸易协议,中国会把货币当武器,因为这样做在短时间内能够有效抵消部分关税带来的冲击,而另一方面,它也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包括人民币信心受损引发大规模资本逃逸,以及可能被美国政府视为操纵货币。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的国际经济和金融专家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在去年底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特习会前,曾撰文分析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的几种可能的方式和后果。

塞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在可能达成贸易协议的谈判期间,一直在试图稳定人民币的币值,直到特朗普总统决定自九月起对所有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征收关税。

塞策说:“显然中国决定不再想抵挡贬值压力,而且中国允许人民币贬到破7,美国的回应就是给中国贴上操纵者标签。”

今年六月特朗普和习近平在大阪峰会期间同意继续就达成一个协议进行贸易谈判。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长穆努钦上周在上海与中国副总理刘鹤等官员举行谈判。这是自5月谈判陷入僵局后双方官员首次面对面谈判。

上周谈判并不成功。特朗普对谈判很重视,但他意识到中方是在有意拖延的时候,就决定对余下的价值约3千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

中国央行星期一放松人民币汇率时发表的声明中,将其汇率政策的这个动作和“贸易保护主义”联系在一起,很显然是针对特朗普新增关税的报复。凯投宏观在新加坡的资深中国经济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将中国央行的人民币贬值举动是把货币当作武器用。

他说:“我用‘武器化’这个词并不是说央行在直接推动人民币贬值。但是他们决定撤出对人民币币值支撑的时机无疑和贸易争执有关。在我看来,他们是用货币来对美国进行报复。”

但一些分析者认为,按照财政部内部的标准,中国并不满足作为货币操纵国所需条件,因而将中国定性为货币操纵国有武断之嫌。

财政部对其贸易伙伴国操纵汇率的评估包括三项标准: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经常项目盈余超过GDP的3%,以及一年内重复净购外币达到或超过GDP的2%。中国仅满足其中的第一个标准,因而无法被认定为货币操纵国。

塞策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财政部助理副部长。他对此作了解释。他说,上述3项标准来自2015年的贸易便利和贸易执法法案,而在更早的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中对货币操纵也有定义,其中包括“用货币贬值获取竞争优势。”

塞策说,中国充其量只能满足1988年操纵定义的标准,很显然无法满足离现在更近的2015年判断货币操纵的参照标准。

塞策说,不论是1988年的法律或美国目前使用的法案,都没有明确对被认定操纵货币的国家应有任何实质性的处罚。

根据相关条文,被认定操纵货币后,财政部长将需要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接触,消除被认定国家所造成的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正规做法还要求美国与被认定操纵货币的国家谈判。如果届时仍无进展,被认定国将可能面临制裁,比如禁止该国公司参与竞争美国政府采购,被排除在获得美国政府机构用于发展的计划资助之外。

但是,被认定有操纵货币的国家更有可能被美国视为对货币进行显著干预,商务部则会对其进一步实施关税制裁。

许多分析者对两国解决贸易争端的前景不感到乐观。赛策说,首脑间可以直接谈话,为降低紧张局面做努力:中国可以在今天,或本周晚些时候示意,将在外汇市场采取行动,表明它无意进一步让人民币贬值;而美国则可以撤回对中国的货币操纵认定。

但是,赛策说:“目前,最可能的行动方案看样子是不断升级了。”

财政部宣布将中国定位货币操纵国后,新华社报道了易纲就人民币汇率发表的看法,说人民币近期汇率是受到市场驱动和决定的波动影响。

易纲还在中国央行官方网站上表示,中国坚持市场决定的汇率政策,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也不会降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

他说,从中国经济基本面和市场供求平衡看,当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合适水平,并对人民币作为强势货币充满信心。

易纲的话能否如赛策所说的那样,是就双方减缓紧张局面升级发出的讯号尚不可知。人民币贬值会对市场信心造成影响,导致资本外流。

分析看到,特朗普上周宣布对3千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征收10%关税后,中方除了让人民币贬值,还停止进口美国农产品。凯投宏观认为几乎可以确信在寻找进一步抗衡的方法。

该机构分析认为,中方可以用的手段并不多。凯投宏观的分析认为,中国可能会宣布一些新的关税,但是规模不会很大,基本上是象征性的。因为中国进口的美国产品中,未加关税的只有500亿美元,其中大多数货物只能从美国进口,包括波音飞机。

该分析还提及其他可能进行报复的方式,包括限制对美稀土出口、抛售美国国债、甚至限制中国游客和学生赴美,以及对在华美国企业进行非关税报复等。

但分析指出,这些手段都有各种负面作用并且不会对美国造成直接打击。该机构认为,中方可能会寻求更广泛的措施削减关税对经济的拖累,一方面会进一步让人民币贬值,以稳住出口收入,而更大程度上则需要依靠传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加以缓解。

Posted in 中美关系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