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高层敌视美国,川普重启CPD, 美中关係即将全面倒退 – 美中经济将在三年内脱钩

G20川习会后,习近平答应会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而川普也暂停了对325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习近平川普充满敌意
习近平川普充满敌意

但7月11日,川普发推文表示,中共没有兑现承诺,并于7月16日在白宫内阁会议上表示,美国政府正在观察北京会否兑现诺言,如有必要的话,考虑对剩下的中国商品征税。

随后,7月18日,美国农业部宣布,中国进口了大约51072公吨的美国高粱。不过,中国在上周取消了9853公吨美国大豆的采购量。

旅美时事评论员田园博士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对大豆是刚性需求,每年的缺口是8000万到9000吨。虽然中国现在养猪业受到重创,大豆需求量可能会降低一些,但仍然有很大缺口。

田园说,“按理来说,中共在川习会后做出了承诺要购买美国农产品,那么现在就是机会,因为美国有很多的大豆积压。”

他还说:“这样一个对美国小小的友善举动,中共都不愿意去做,可想而知,中共保守派对美国已经恨到了什么程度?这体现了中共高层完全彻底地转向,从以前所谓的愿意谈判,到目前的彻底地对美国的敌视。”

中共如此强硬,为何还答应重启谈判呢?田园博士表示,中共的政策一直都是以拖待变,以逸待劳。“我这边就是拖着不跟你谈,然后等川普总统如果能失利,换成一个民主党上台,尤其像拜登这样的人。””(希望)中美两国能够继续回到之前的状态——美国大企业一直不停地出卖美国利益,为中共输血。”

田园认为中共这个算盘是打错了,如今美国经济出现几十年以来最强劲的增长。失业率降到了几十年以来最低,领取食品券的人也降到了几十年以来的低点。

而之前,在中共改革开放的三四十年里,虽然美国大企业的利润增长非常好,但是同期,美国家庭的实际收入中位数却一直在下滑。就是说美国大企业的利润,并没有给美国人民带来好处,而是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

川普打击中共时,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这部分人,就是所谓全球化主义者。但是,田园博士认为,这些人并不能左右民意。因为从2016年的美国大选就可以看出,美国现在的主流民意,是彻底地反对全球化,反对美国大企业掏空美国,出卖美国人的利益。

川普为何不会和中共搞一时的大决战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川普在美国也面临很大压力,当然比他上任初期好太多了。除了民主党反对川普外,共和党里面有很多反对川普的人,比如老布什、小布什等等这是共和党的建制派。还有美国媒体,绝绝大多数都是左派,也就是自由派,奉行进步主义,号称自己是进步力量。左派媒体,也就是自由派媒体,鼓吹全球化、欢迎非法移民来给民主党投票、开放同性恋婚姻、推行男女同厕等等。川普一直受到他们的口诛笔伐。好在美国老百姓对左媒有一定的免疫力,所以美国人还是能明辨是非,选择了川普做总统。

民主党有了解共产党的人,大部分人不了解中共。民主党有不少人是社会主义者,走的是马克思主义的实现社会主义,通过议会竞选夺权的道路。民主党克林顿总统让中共加入世贸组织,还废除每年审核中共人权状况的限制,给中共最惠国待遇。民主党卡特总统和中共恢复外交关系,完全不顾美国的国家利益,跟中共勾结,上了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大当。这些总统一手促成中共坐大。

民主党对中共的强硬,一些人并不是真的反对中共,而是坐等川普谈判失败,然后说川普无能。

大金融公司跟中共几十年的交易利润惊人,他们把钱放到比国家安全更重要的位置。这些人反对川普对中共加税;一些大的科技公司也有同样心态,唯发财第一,也绕道尽量变通给华为恢复供应。

美国媒体在左派掌控下,不报道实际情况,也不报道中共对美国安全的威胁。川普还在动员美国社会民众的觉醒。目前状况下,贸易战涉及到科技战、金融战,不只是纯粹的贸易战。

签约、停火、握手言和,让中共执行协议,这种可能性很小,即使签下来,中共也不一定会执行。很多人不相信能达成协议,所以50多个跨国公司从中国大陆开始撤出。

川普想让中美经济脱钩的想法,也是需要一个过程来落实,需要至少几年的时间。同时,川普又需要团结美国,而不是分裂美国,所有的初衷是为了让美国强大,并保持强大。

中美贸易战不会太激烈,对美国经济有好处,股市还会再涨,消费动力还会提升,美国国力会更强。川普不会跟中共搞大决战,让美国经济受到很大影响。但几年下来,很多产业链会完成移出中国,中共的国力自然就衰落了。美国长,中共消,美国将来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美国重启当年的”冷战工具箱”当前危机委员会(CPD, 新一波红色恐慌将重创美中关係 – 美中经济即将脱钩

府愈来愈多人,包括许多CPD成员,均认为美中经济脱钩是不可避免的。在今年4月首场论坛上,巴农,德州参议员克鲁兹、众院前议长金瑞契等人讚扬曾为CPD成员的前总统雷根,并在呼吁警惕中国时获全场起立鼓掌。

他们对雷根在冷战中对苏联取得胜利及其「以实力求和平」原则提出讚美,但有著一种不可避免的战争即将到来的气氛,只不过这次是跟中国。

巴农将中国形容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美国则是个衰落中的大国,双方不可避免会发生衝突,「这是我们这时代的决定性事件,100年后,人们会因为此事记得我们」。

CPD在雷根时最活跃 2004再现防美「伊斯兰化」

CPD先前的两次重启分别在1950和1970年代,两次都呼吁要增强武力对抗苏联,而第2次呼吁发表了对苏联扩张主义提出警告的文件如〈美国正成为第二名吗〉。

CPD的影响力在雷根政府时期达到最高峰,数十名成员最终取得内阁职位,包括国安顾问和中情局局长,但随著苏联威胁消失,该委员会的运作也画下句点。

2004年,CPD曾再次短暂活跃,当时是为了警告伊斯兰极端主义威胁,而该委员会副主席加夫尼则是智库安全政策中心的创始人。该中心认为美国各地清真寺与穆斯林正透过利用美国民主化和民主进行「秘密圣战」来将美国「伊斯兰化」。

而之后CPD则是在对中忧虑重新激起华府兴趣后,才恢复运作。目前,该委员会承认中国威胁不同于苏联,因美中经济更为一体化。不过,华府却正日渐重拾冷战工具箱,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包括封杀大陆企业、阻止双方经贸往来,甚至降低双方学界交流。

纽时指出,一些大陆民众和华裔美国人说,他们已感受到这种气氛。某些人怀疑,他们因此升迁受阻,或拿不到奖助学金。支持和大陆交往的人,会被斥为亲中甚至叛国。

Posted in 中美关系, 美中超限战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