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美金融战即将开打

北京——特朗普总统与中国的贸易战促使人们对两个经济体的紧密联系展开广泛的反思,令一些制造商开始缩减在中国的供应链,而美国当局也开始限制向中国企业出口关键技术。

中美金融战
中美金融战

现在另一个重要领域也受到密切关注,那就是金融市场。

贸易专家及其他人士敦促特朗普政府保持强硬立场,他们正在讨论白宫是否应该限制中国进入华尔街。近年来,中国公司通过美国金融市场筹集了数百亿美元。

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表示,政府内外仍在继续努力,重新思考中国在美国股市中的角色,部分原因是中国公司对其最终所有者缺乏披露。

“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Nasdaq)违反了它们对机构投资者、对辛勤工作的美国人的退休金的受托责任,”班农说。“这是可耻的。应该立即终止所有这一切。”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目前也在考虑到中国的半自治城市香港上市,进一步加剧了这方面的讨论。5年前,阿里巴巴在纽约的首次公开募股极为成功。由于是未公开的讨论,这位人士要求匿名,他表示,出于地缘政治方面的担忧,这一举措本来不被考虑。

随着美国加大其他贸易壁垒,太平洋两岸金融业的前景开始发生变化,这是两国经济在更大范围内实现脱钩的一部分。

“越来越多的人呼吁美方完全脱钩,导致中国企业重新评估他们对美国的依赖,不仅是在技术方面,也包括金融市场等其他资源,”位于北京的重要研究机构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rtion)高级研究员莫天安(Andy Mok)表示。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将华尔街视为盟友。

1990年代末,中国政府曾呼吁金融业高管游说克林顿政府,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高盛(Goldman Sachs)和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等大公司的高管经常会见中国高层领导人。他们还充当中间人,就中国和华尔街如何看待贸易战向特朗普政府官员提供咨询。

大银行将这个快速增长的国家视为重要的业务来源,尽管它们在中国受到严格控制的金融体系中基本无法参与竞争。近年来,中国公司通过美国金融市场筹集了数百亿美元。华尔街银行通过向中国企业提供首次公开募股和收购美国企业及房地产的咨询服务,赚取了大笔费用。

“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家,我们期待着他们的加入,”纳斯达克上市服务高级副总裁小罗伯特·H·麦库伊(Robert H. McCooey Jr.)说。

特朗普政府尚未宣布任何封杀举措,中国企业可以继续享受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就在两周前,星巴克(Starbucks)的中国竞争对手瑞幸咖啡在纽约上市首日迎来股价大涨,不过此后一直走低。

但一些政府官员和议员对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和主要股指上的表现越来越怀疑。

今年4月,包括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人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在内的一个两党参议员团体致信政府,呼吁对在美上市的一些中国公司提高信息披露要求,称这些公司构成国家安全风险,并参与了人权侵犯行动。

信中点名指出海康威视公司,由于在监视和大规模拘禁主要为穆斯林少数民族的维吾尔人方面发挥了作用,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禁止该公司购买美国的零部件。海康威视是MSCI股指的一部分,其投资者包括瑞银(UBS)、摩根大通(J. P. Morgan)以及加州和纽约教师的公共养老基金。

“如果美国人知道,他们的退休金和其他投资资金正在资助与中国政府安全机构和恶行有关的中国公司,他们很可能会感到非常不安,甚至愤怒,”信中写道。

目前还不清楚总统和他目前的顾问们在多大程度上认同这一看法。但如果华盛顿真的采取行动,中国也有办法反击。

根据一项估计,以国家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为主的中国实体至少持有美国2000亿美元的股份,如中国领导人决定予以出售,这可能会是一件额外的武器。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清楚自己有这样一个极端的选择。因该问题的政治和外交敏感性,他们坚持要求匿名。

此举可能会震动被特朗普引为成功晴雨表的的美国股市。多年来,政策制定者、经济学家和银行家一直在问,如果中国突然大量抛售其所持有的1.3万亿美元美国国债,美国经济可能会遭受怎样的影响。

出售股票可能会比减持债券威力大。较之于美国政府债券,股市更容易对较小规模的资金做出反应,因为国库券的市场实在太庞大了。

曾长期供职于财政部、现任伦敦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美国分论坛主席的马克·索贝尔(Mark Sobel)表示,中国不太可能迅速抛售股份。这么做不仅将令美国不快,也可能意味着在股价暂时处于低位时出售,有损中国资产的投资回报率。

“以我的经验来看,中国的储备经理人一直都是专业行事,寻求促进金融稳定性,”索贝尔在邮件中写道。

纽约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经济学家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称,以往需要额外资金用于币值管理时,中国政府机构会悄悄地逐步出售他们持有的美国股票,。

开始改变其与美国金融市场关系的中国公司,如今面临其举动是否关涉贸易的质疑。

此前主要在香港交易的上海计算机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要将其美国存托股票从纽约证券交易所转至受关注度低得多的场外交易市场。通称为中芯国际的这家公司将这个决定归因于其在纽约的股票交易量太小。

“中芯国际长期以来一直在考虑此次迁移,与贸易战无关”,也与围绕中国科技公司华为的跨太平洋争端无关,中芯国际在一则回复记者询问的声明中写道。“迁移需要长期准备,因时机恰逢当前的贸易交锋,可能会引起误解。”

阿里巴巴谈论在中国大陆或香港出售股份一事已久,因而不清楚贸易战在其考量当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或者是否有作用。阿里巴巴共同创始人马云在去年1月的一次大会上曾表示,他会考虑是否要在香港也上市。

对阿里巴巴而言,在香港上市可让更多中国投资人把钱投给他们很多人每天在用的公司。彭博社早先曾报道阿里巴巴在加紧讨论在港上市的计划。

随着贸易战的持续进行,上述北京研究机构的莫天安表示,中国公司如今会谨慎看待对美国金融市场的依赖。

“中方没有脱钩的意愿,”他说,“但减少风险敞口可能是个明智的管理决定。”

 

中美即将在金融领域展开大战

资本统治世界,是西方寡头垄断资本的梦想。美国对中国发动经济战,其大背景是美国为首的寡头垄断资本对中国崛起的遏制。美国不容许中国崛起,这是美国既定的国家战略,这不是一个总统的战略,也不是一个政党的战略,重返亚太与印太战略,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

 

前苏联解体、俄罗斯休克疗法金融崩溃后,美国就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了中国,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用经济战遏制中国,是美国既定的主要战略路径,无论美国总统如何反复无常,开打贸易战是真刀实枪,声称不打贸易战只是缓兵之计。

 

经济战的核心是对中国发动金融战,贸易战仅是金融战的前哨战。

 

金融战的目的,一是洗劫中国50万亿美元的财富,就象在俄罗斯休克疗法中,洗劫俄罗斯20多万亿美元的财富;二是解体中国,由金融崩溃,导致社会动荡、政权解体,彻底阻断中华民族的崛起。

(二)中美经济战的力量结构

(1)美国发动经济战的三个力量来源:

 

第一,美国垄断资本自身的力量;第二,国际垄断资本联盟的力量,所谓资本联合资本,包括美欧日资本联盟、其它附庸资本;第三,中国买办资本的力量。

 

(2)中国经济反击战的三个力量来源:

 

第一,中国自身的力量,以国家资本为主导,民间民族资本为辅助;第二,国际正义联盟的力量,包括共同战斗阵营的力量、一带一路共同体的力量、垄断资本收割过程中受害国家的力量;第三,利用美国国内民众反对力量,以及美欧资本集团利益分裂的矛盾。

(三)中美经济战的战略选择

(1)美国要速决战:

 

美国对中国发动金融战,布局是长期的,总决战袭击则是短促的。

美国通过缩表加息等手段来促使美元回流,使其它发展中国家发生金融危机。

 

但在时间上,美国是耗不起的。一是因为加息不可能无限制的加,利息过高,必定刺破美国股市泡沫;二是因为美元不可能无限制升值,美元无限制升值,必定会打击美国实体经济,使美国经济陷入萧条。

 

不断的加息缩表,是美国经济无法承受之重。加息缩表只能是一个短期行为,再配以其它手段,以完成对目标国的收割洗劫。

 

所以美国对中国要发动的金融战,必定是短促突袭,妄图在中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击溃中国金融堤坝。

 

(2)中国要持久战:

 

中国的反制之道,则是打持久战,打到美国自己崩溃为止。

 

中国是一个大国,有足够的经济战略纵深。金融战本身是一个消耗战,攻防拉锯过程中,当中国有足够的定力和弹药,美国不能在未来1至2年内达成金融攻击战的目标,那么美国自身的危机就会暴露出来,时间拖得越久,则对美国越不利。

 

中美经济战,中国处于防守反击的地位,首先要做好防守,使中国立于不败之地;然后要主动把握战机进行反击,避免机械的被动防御,避免被缓兵之计所蒙蔽,直至取得金融战的最终胜利。

(四)美国发动金融战的攻击路径
美国对中国发动金融战,是有既定套路的。休克疗法,是针对俄罗斯的金融战套路;毁灭性创新,是针对中国的金融战套路。无论休克疗法,还是毁灭性创新,酒瓶里装的都是“华盛顿共识”,只是换了个马甲而已。

 

美国用毁灭性创新毁灭中国经济的逻辑路径:

 

1.拆毁中国的金融城墙:

 

1.1.理论误导:

 

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进行洗脑,既定的三段论洗脑模式:第一,市场化;第二,彻底市场化;第三,体制有问题。

 

1.2.学术代言人:

 

豢养包装大量的自由派经济学家、金融专家,渗透到中国经济、金融、学院、媒体各界,贩卖市场化毒丸,攻击体制有问题。

 

1.3.制造政策漏洞:

 

政府采信自由派学术代言人的方案,出台有漏洞的经济金融政策;逐步拆除实体与金融的城防,门户基本洞开;引入CDS等金融战木马,为引爆金融总决战预设埋伏。

 

2.做空中国经济:

 

金融稳定的基础是实体经济,要做空金融,首先就是做空实体经济。

 

高成长、低利润、高负债,是中国实体企业普遍的运行模式,这是国情。2010年以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开启了针对中国的做空模式,行业成长性不断下降,利润率不断降低,融资成本越来越高,融资困难越来越大,企业经营状况不断恶化,原有运行模式无法持续。

 

2.1.高筑贸易围墙:

 

减少对中国商品的进口,并压低价格;制造业外迁,进口国转移;双反调查、安全审查、开打贸易战等。

 

2.2.产业负向运作:

 

非市场层面的产业负向运作,是资本控制产业的杀手锏。控制产业链关键资源,控制产业链定价权,通过剧烈的价格抖动,带来产业的巨大震荡,达成打击目标的灾难性后果。中国的食用油、棉纱、钢铁等众多产业,都遭到了产业负向运作的打击;转基因粮食低价倾销,是对粮食产业的定向打击。

 

2.3.阻断金融良性循环:

 

美联储缩表加息,引导美元外逃,并导致中国被动的货币通缩与利率上升;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以多种形式高息揽储,抢夺民间存款,打乱传统的银行运行秩序;过度的金融产品创新,加剧资金脱实向虚,金融投机、金融诈骗泛滥成灾,实体融资更加困难。

 

2.4.打压股市:

 

股市的持续不景气,不是自然现象,而是遭遇了人为的做空打压。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北向通、外资准入等,为股市恶意炒作提供了平台、工具、通道,股市正常融资功能削弱,股市成了投机资本的赌场。恶意打压股市,不仅仅是为了投机牟利,更是为了恶化中国上市企业的财务状况,使企业的资产价值大幅度缩水,使许多股权质押的企业面临被平仓的困境。

 

3.抄底中国经济:

 

3.1.做空是为了抄底:

 

企业在良好的运行状态下,是不会轻易出让股权的;即使会出让股权,那溢价收购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中国企业遭遇做空,陷入了困境,出让股权就成了不得已的选择,而且没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只能被低价抄底。

 

中国大多数优质企业集中在股市,中国股市就成了首当其冲的做空对象,在总体经济状况企稳的状态下,股市还是跌跌不休,大量股票跌破了企业资产的实际价值。

 

3.2.抄底的三个目的:

 

一是控制中国经济,收割控制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其他优质资产;二是炒作牟利,低价抄底,然后拉升价格后抛出,牟取暴利;三是获取引爆中国金融危机的筹码。

 

3.3.抄底中国优质资产:

 

中国优质的上市企业,以及优质的未上市企业,都是国际垄断资本抄底收割的目标。国内的民间资本,也在瞄准优质的上市企业和未上市企业,但他们的实力远不及国际垄断资本。在这个时候,为了保护民族企业和产业主导权,国有资本必须出手收购部分重要的上市企业和未上市企业。

 

这样就形成了三股收购力量:国际垄断资本、国内民间资本、国有资本的收购博弈。

 

垄断资本为了在收购中国企业的过程中,狙击国有资本,会制造大量的噪音,“国进民退”成为他们豢养的自由派经济代言人的主要舆论攻击点。

 

3.4.借法抄底:

 

垄断资本抄底收割中国企业,自有资金只占少部分,更大部分则是借中国人的钱收购中国企业。

 

借法收割原理:先以多种形式高息揽储,向目标国借10万亿元,用以收割目标国的资产;然后制造系统性金融危机,让目标国货币异常贬值;恶性贬值后归还目标国10万亿元。当目标国货币贬值100倍,收割成本只要资产价值的百分之一;贬值1000倍,收割成本只要资产价值的千分之一。

 

4.拉升金融泡沫:

 

房市泡沫已经形成,并处于严控状态;股市与债市就成了泡沫拉升的重点,拉得越高跌得越惨。

 

4.1.股市大涨可能冲破6000点:

 

垄断资本、民间资本、国有资本收购博弈,会吸引国内外追涨的游资进入中国股市,中国股市进入上升通道;本轮牛市沪指很可能冲破6000点,这个行情2019年就会来到,股市舆论一片狂热。

 

4.2.CDS破坏性疯涨:

 

CDS是2007-2008年美欧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2007年美国为首的CDS金融衍生品规模高达62万亿美元,CDS崩盘引爆金融危机,即使是美欧两大经济体都无法承受。

 

CDS名义上是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实际上是以债务债券为标的的金融赌博工具,是债市风险超级放大器,放大倍数可达20倍以上。

 

中国式CDS,包括CRMA、CRMW、CDS、CLN四大产品,叠加资产证券化,其赌博投机与风险放大功能比较美国CDS有过之而无不及,是破坏中国金融安全的超级定时炸弹。

 

中国民企债券融资计划,捆绑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使中国CDS规模强行放大。

 

中国债务体量庞大,只要其中10万亿债务标的就可做出200万亿CDS产品,100万亿债务标的则可做出2000万亿CDS产品。

 

假设2019年中国的CDS规模,与2007年美国CDS规模相当,则2019年中国CDS规模可达到30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一旦崩盘必将引爆金融危机。CDS可以20倍的放大金融泡沫,300万亿元CDS,实际上的债务标的只有15万亿元,这就是CDS隐藏的巨大破坏性。

 

5.引爆系统性金融危机:

 

2019年下半年,发动金融突袭战是大概率事件。

 

金融突袭战,是十面埋伏的组合拳:股市砸盘、债市砸盘、房市砸盘,相互传导、相继跟进,配合美欧缩表加息、恶性高息揽储、信用评级下调、粮食价格上升、周边军事冲突,各类资金外逃,人民币恶性贬值势不可挡,系统性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5.1.股市砸盘:

 

沪指上升至5000~7000点的某个高位,国际垄断资本操控机构突然砸盘,游资惊恐逃离,股市一片风声鹤唳,迅速砸至3000点以下。

 

5.2.债市砸盘:

 

随着债市危机凸显,顺势刺破CDS泡沫,百万亿级规模CDS金融衍生品,将成为无法承受之重,企业、金融机构、个人投资者都牵涉其中,金融秩序一片混乱。

 

5.3.房市砸盘:

 

房地产泡沫破裂,价格大幅下跌却无人问津,开发商、个人购房者债务违约大量发生,银行坏账激增。

 

5.4.美欧缩表加息:

 

目前,只有美联储在缩表加息,到2019年下半年,不仅美联储会缩表加息,欧央行也将进入缩表加息的行列,进一步加剧全球资金紧张局面,加速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外逃,中国也不能幸免。

 

5.5.恶性高息揽储:

 

利用利率市场化的政策漏洞,以银行储蓄和多种形式的理财产品,直接间接大量吸收中国民间存款。一可以加剧中国资金紧张局面,推高利息,破坏金融秩序;二可以抄底中国优质资产,用中国的钱收割中国;三可以兑换美元外逃,消耗中国外汇储备,用中国的弹药打中国。

 

5.6.信用评级下调:

 

调低企业信用评级,打压目标企业的融资能力,做空目标企业的资产价值;调低债券信用评级,以推进债务危机的恶化,促进CDS泡沫的破裂;调低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以做空国家金融机构信用、政府债务信用、人民币信用。

 

5.7.粮食价格上升:

 

民以食为天,在特殊的时刻,粮食是衡量货币的终极尺度。通过制造粮食紧张局面,拉升粮食价格,制造恶性通胀,迫使人民币恶性贬值。

 

5.8.周边军事冲突:

 

在周边敏感地区挑起军事冲突,制造经济金融不安定形势,驱使资金恐慌性外逃。

 

5.9.各类资金外逃:

 

首先是做空资本外逃,包括自有做空资本和高息揽储资本,带动投机资本、外企利润、国内民企与个人资本、其它中性资本等恐慌性外逃。

 

5.10.人民币恶性贬值:

 

股市、房市、债市砸盘同时,汇市砸盘紧跟,各类资金恐慌性外逃,风声鹤唳,一波接一波,人民币不断贬值,汇率管控机制失效。

 

国际垄断资本设计的金融突袭战,十面埋伏凶险至极,一旦阴谋得逞,系统性金融危机将无可避免的爆发,实体瘫痪,金融崩溃,民不聊生,社会动荡,中华民族崛起的进程将遭遇重挫。

 

为此,中国应及早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把系统性金融危机消除于未形成之前。

Posted in 美中超限战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