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漫谈中共对中国百姓的贪婪盘剥

社会主义的邪恶体现在方方面面,当社会主义剥掉温情脉脉的面纱,拔出警棍没头没脸的殴打,架起机枪丧心病狂的扫射,开动坦克肆无忌惮的碾压,操起手术刀强摘心肝肺脾胃肾,除了这些,社会主义还拿起吸血管贪婪无耻的敲骨吸髓。

天安门母亲

中国贫困线为个人年收入2300元人民币,按此标准,2016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为4335万人。美国贫困线个人年收入约12000美金,按此标准,2015年美国贫困人口4310万人。美国贫困线是中国的34.9倍,中国贫困线是美国的0.029(注:此处采用汇率6.69)。

在美国,售价50000美元以下、使用面积120平米左右、处于主城区之外但交通依然便利的独立别墅、普通商品单元房比比皆是。这种房子单价417美元/平米,12000美元意味着可以拥有28.8平米;在中国,即使在普通县城比如河北滦县,别墅不要想了,普通商品单元房价格普遍在6000元/平米以上,2300元意味着可以购买0.38平米;

在房产上,美国穷人的购买力是中国穷人的28.8/0.38=75.79倍。必须指出的是,中国的房价包含了小区草坪、道路、楼道、电梯、墙体等等所有公摊区域,我测量过,我的房子使用面积只有60平米,而房产证上是——也就是需要掏钱购买的是87平米!!而美国房产车库、草坪、阳台都是赠送的而且墙体面积不计价。可见“党和政府”的贪婪无耻和“党”污蔑的“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完全天地之差。

对于豪华住宅,比如纽约中心城区,普通住宅价格13994.43美元/平米[1],北京中心城区普通住宅价格103580.22元/平米[1],12000美元可在纽约购买0.875平米,2300元可在北京购买0.0222平米。

这里为什么用贫困线而不是GDP或者平均工资?因为中国很多数据都是假的,中国有一个部门叫国家统计局,它的工作是制造数据,“党和政府”需要什么数据,它就能“统计”出来什么数据,非常之“神奇”。

2300元是个什么概念?馒头一块钱一个,2300元可以买到2300个馒头。如果早中晚各吃2个,一年365天下来吃掉2190个馒头之后,还可以剩下25个。如果赶上一年366天,那就只能剩19个了。“党和政府”把贫困线定得这么低,不希望很多人——可能要上亿人甚至几亿人——发现自己原来是穷人,这可以让他们产生“幸福感”,从而体会到“社会主义优越性”,从而“感谢共产党”和感谢“党的领导”,这真的非常非常“体贴”。

根据现实故事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里讲到这样一件事,同样功能的药,印度格列宁售价500元,但在中国被禁售。中国所谓的正版格列宁售价40000元,差距80倍之大,对于一些家常用药,售价高出正常售价数十倍的比比皆是,这里不一一列出。

下面选取了一些2018年的调查数据:
洛杉矶包菜:0.69美元 1B(1磅=0.4535公斤) 上海:3.5元
洛杉矶大白菜:1.69美元1B,上海:2.5元
洛杉矶小青菜:2.99美元1B,上海:3.00元
洛杉矶胡萝卜:1.79美元1B,上海:3.50元
洛杉矶瘦猪肉:3美元1B, 上海:19元
洛杉矶牛肉:4.69美元1B,上海:45元
洛杉矶猪小排:2.79美元1B,上海:31元
美国汽油:约1美元1升,30—50美元加满油箱; 中国汽油6-7元1升,300-400元加满
星巴克咖啡:1-2美元1杯;中国25-40元不等
电影票:8-15美元不等;中国30-80元不等
麦当劳肯德基的汉堡套餐:6-8美元不等;中国大概40-60元不等
沃尔沃:美国:约24.88万元起(4.065万美元[2])中国:49.99万起
奔驰G63 AMG:美国售价:82.24万元起(13.43万美元[2])中国售价:229.8万元起
路虎揽胜运动版:美国售价:48.96万元起(7.9995万美元[2])中国售价:198万元起
宝马760Li:美国售价:86.47万元起(14.12万美元[2])中国售价:256.35万元起
保时捷911 Turbo S:美国售价:110.9万元起(18.11万美元[2])中国售价:297.4万元起
法拉利458 spider:美国售价:157.44万元起(25.7412万美元[2])中国售价:443.88万元起
LEVIS牛仔裤基本款:美国30-80美元之间,中国600-800元之间;

《我不是药神》里有句台词:你们凭什么卖这么贵?!

是啊,“党和政府”凭什么卖这么贵呢?难道物价局里都是木偶吗?这就不能不讲讲“党”的三只手。

“党”的第一只手是高税收、高收费、高摊派和高物价。

前面讲过,仅仅共产教士——“书记”全国至少457.2万个,再加上其他“党和国家干部”,全中国有数千万。他们靠什么“发家致富”呢?

玻璃大王曹德旺说: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2016年福耀玻璃上缴税收21.03亿元,占其净利润的66.89%。2011-2016年合计缴税89.89亿,占其净利润的69.55%。

中国高物价不仅体现在房产、汽车以及食品等等,其他方面也比美国高很多。曹德旺说,美国天然气每立方相当于7毛钱人民币,中国卖2块2,这还是政府对他很优惠的前提下;电价,美国3毛钱左右,中国6毛多;高速公路,美国不收费,中国过路费1吨5毛钱。

至于巧立名目乱摊派乱收费多得眼花缭乱,什么教育附加费、城市公用事业附加、铁路建设基金、森林植被恢复费、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基金、各种认证费、各种许可,每一项“收费”后面,都是“党”的贪婪邪恶面孔。

“党”的第二只手:股市、债市、汇市等等金融陷阱。

中国只有赌场,没有股市。所谓股市,不过是“党和国家干部”以及裙带赌钱和洗钱的大轮盘。“党和国家干部”利用关系贷款“立项”,然后“上市”,“党和国家干部”先埋好庄,然后“党的喉舌”和“专家”粉墨登场,开始分析“利好”,裙带、消息灵通的抢先跟进去,庄家操纵众多老千账户,于是股票疯涨,众多股民蜂拥而入。然后庄家边打边退,众多散户被高位套牢。随着时间煎熬股价低到难以承受散户失去信心,庄家回收筹码,完成本轮大屠杀。然后整理一下开始下一轮大屠杀的布局或者换只股票重新开始坐庄。

不仅股市如此,债市、汇市莫不如此。包括各种P2P、理财,无一不是“党”的大轮盘下的小齿轮,无一不是“党和国家干部”屠杀小股民的血腥战场,一轮又一轮的屠杀,一轮又一轮的横尸遍野,但“党和政府”告诉人民的,永远都是令人如痴如醉的财富神话。

每一轮金融大屠杀,都使数以万计甚至百万千万的股民、投资者倾家荡产,甚至跳楼、喝毒药、上吊自杀。

“党”的第三只手就是通货膨胀。

人民通过经济创造有了财富积累,这是“党和国家干部”不希望看到的,只有贫穷才是社会主义人民。共产邪党靠打家劫舍起家,“党和国家干部”换了个办法。

一个是以项目投资带动财富偷盗和货币增发。所谓项目,很多根本是用于套钱的烂项目。通过关系套取银行资金打到项目里,再几经辗转到项目负责人和各个环节负责人的口袋里。“党和国家干部”和裙带发财致富,人民兜里的钱被稀释了——暗抢,最后项目烂尾,银行攒了一堆烂账,亏的是老百姓的钱。

烂账多了,政府往往会开动印钞机印钱来还,这就是通货膨胀。比如说,老百姓手里现金1个亿,存款9个亿,全国人民币总量9+1=10个亿。某官员贷款1个亿去开发房地产,0.8亿在各个环节贪污掉,2000万建造的房屋没人买,结果这1亿成了银行烂账。政府为了堵烂账,增发1亿人民币——也就是开动印钞机印了1亿新人民币堵上这个窟窿,那么此时全国人民币总量变成8+1(增发)+1(现金)+0.8(贪腐)+0.2(货款)=11亿。人民1分钱也没少,总数还是10个亿,但是购买力变成原来的10÷11=90.91%;媒体报道中国房屋空置90亿平米,房地产项目还在上,为什么?一方面是为了经济“运行”,另一方面原因就是如此。直接增发货币搞项目,直接造成通货膨胀风险。

把烂账包装上市骗老百姓上当购买也是“党和国家”的办法之一,P2P爆雷就属于这种情况。

另一个是以出口带动增发货币。出口商把商品卖到国外,把结算的货款——美元汇入外汇管理局指定的银行,按汇率换取相当的人民币,这些美元就成了国家外汇储备。问题在于,“党和政府”并不拿政府的钱——比如财政收入——来购买美元,而是增发相当数量的人民币。比如说,中国有1万公斤花生,老百姓手里有10万元人民币,1kg花生10元。出口美国5000公斤,得到外汇7473.84美元。于是政府新印人民币50000元人民币付给花生出口公司,按6.69汇率买走全部7473.84美元。现在花生总量只有5000kg,市场人民币却增加到15万元,花生变成30元每公斤。而且,政府什么都没有做凭空得到7473.84美元。这个例子中,政府收入还没计入出口交易中的税收和各种费用。

我们从“党”的三只手可以看到,“党”不仅制造穷人,也制造富人。制造富人——“共产”是“党”的目的,而制造穷人——“共产”是“党”的方法。社会主义就是这么运作的。

社会主义——“党”垄断信仰、真理、权力、企业、生产资料、土地资源、矿产资源——总之垄断一切,不仅在“党和政府”造成无限权力和绝对腐败,而且外延到可以造成垄断的方方面面。2009年一个前河北省官员指出,申办一个房地产项目要盖166个公章,大小收费94项,每盖一个章,办事员、科长、处长都要签字,涉及180多个经办人。每一个环节都是意味着巨大的费用和贪污腐败空间。

社会主义制度是把锋利的割肉刀,人民只是羔羊,社会主义制度制造的是永远喂不饱的狼。社会主义让一切邪恶成为可能,“党和政府干部”不仅仅通过三只手盗窃人民,甚至直接抢劫人民。如果哪位“党和政府干部”看中谁的财产,就完全可能把对方诬告下狱甚至杀害,然后廉价拍卖对方的财产。社会主义不仅提供完全可操作的制度保障。事实也正是如此,北京南站聚集大量失去土地、失去房产、失去产业的上访民众,有的甚至在天安门、在地铁里、在政府机关门口和繁华商业区服毒自杀。民谣说,过去土匪在深山,今天土匪在机关。其实那些邪恶的共产邪教徒比土匪邪恶百倍千倍。

为了保证“党”占有或控制的企业的垄断地位,从而保证“党”对人民的绝对控制,内抢外偷是必然手段。因为中国的企业是“党”“培养”起来的,并不是经过市场的优胜劣汰,恰恰相反,是社会主义经济优汰劣胜规则中“成长”起来的:真正优秀人才被排挤、倾轧和埋没,只有“向党靠拢”——告密、行贿、结党营私、党同伐异,成为“党的骨干”控制企业。

这些企业不为消费者负责,也不为市场负责,“市场”是“党”批给他们的,“贷款”是“党”给的,“补贴”是“党”给的,“政策”还是“党”给的,人民不仅对政策、补贴、贷款等等毫无约束,就连对市场也无能为力,“党”给你什么,你就得用什么,无论毒大米、毒奶粉、毒还是疫苗。拿疫苗生产来说,“党”只允许某几家企业——比如长春长生——生产和销售,同时不仅禁止进口同类疫苗,还禁止医院使用进口疫苗,那么长春长生在“党的培养下”很快就“茁壮成长起来了”。而人民不仅是社会主义小白鼠,还是长春长生们的小白鼠。所以说,共产“补贴”往往成为对人民的间接控制、剥夺、奴役和迫害。

左要求分享,右要求创造;左要求慈悲,右要求公正;极左力夺,极右智取;极左把暴力当规则,极右把规则当暴力;极左用无神论渎神,极右用雇神论渎神;共产意识形态非左非右,是邪灵魔鬼意识形态。左右都是人类意识形态,但是极左、极右都容易被共产邪灵意识迷惑毒害,所以我们看到共产党不仅把暴力就是规则,而且其规则也血腥暴力,共产理论公开把国家作为杀人工具。

慈悲+公正才是正道,这就是中庸之道。任何形式的社会主义,无论环保社会主义、文化社会主义还是其他什么变种社会主义,只要是政府控制的,而不是由消费者通过市场自由选择控制的,必然会成为对人民的奴役、剥夺甚至杀戮的魔鬼野兽。那些想帮助别人的社会主义者,如果真的出自善良本性而不是权力追逐,应该拿出自己的钱去帮助别人。

从另一方面讲,贫穷也是神的安排,帮助贫穷展现善良——神性的体现也是神的安排。注册成“慈善助工”,成为帮助与受助的媒介,搜集需要帮助的人——无论助贫、助学、助医或者其他,把信息发布在公共媒体或者自建媒体上,呼吁社会帮助,抛弃社会主义,成为慈善的使者,这才是人类神性的彰显。国家通过法律规范这些运营行为,就可以把社会推到良性轨道,既避免不当福利——比如泡病号浪费公共医疗资源——又能提供必需帮助。

“党和政府”通过社会主义制造了四座大山——教育、养老、医疗、住房,这四座大山压在中国人民头上使得普通人一生贫穷,所有一生奋斗所得都通过税收和这四项消费被“党和政府”吞噬。所以说,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经济就是社会主义者以法律名义对人民发动的贸易战。

中国社会主义经济是“党和政府”对中国人民发动的经济战,中美贸易战不过是这种经济战的外延。所谓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就是打破“党和政府”剥夺人民的经济锁链,中美贸易战要解决的结构性问题,实际就是推翻四座大山,让人民的财富不再被“党和政府”掠夺。

作者:李远

2019-03-11

5 (100%) 1 vote[s]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社会能见度,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