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司法淫乱 大法官喜欢处女,美女律师主动要求和法官3P,公安子弟比赛谁玩的杭州处女多

中国司法”淫乱丑闻”再因日前火红的”千亿矿权案”浮上台面。旅美中国法学博士张杰曾爆料,中国最高法院大搞”权色交易”,中国作家慕容雪村也提到,有律师会投大法官所好,定期送处女。 


中国司法”淫乱丑闻”再因日前火红的”千亿矿权案”浮上台面。旅美中国法学博士张杰曾爆料,中国最高法院大搞”权色交易”,中国作家慕容雪村也提到,有律师会投大法官所好,定期送处女。(情境照)

张杰曾于去年2月投给海外中文媒体1段影片,爆料”中共法院腐败,上至最高法院,下到各个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可谓不可胜数”、”在法院腐败中,除了经济上的贪腐,还有另一类腐败也是憷目心惊,那就是法官淫乱。

“除了女律师会透过美色得到法官帮助,还有法官曾在2013年8月集体嫖妓的影片外流,或是法院系统内部,院长、庭长与年轻的女法官或者上级法院领导与下级法院女法官之间的淫乱。

张杰批评,”中共法官淫乱现象说明,法官本质就是腐败。”主张司法独立,才能控制和减少司法淫乱。

在法院腐败中,除了经济上的贪腐,还有另一类腐败也是触目心惊,那就是法官淫乱。它主要发生在法官与女律师、法官与娼妓以及法院院长、庭长与女下属之间。 例如, 2007年秋,深圳市中级法院腐败案东窗事发,轰动全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该院副院长裴洪泉财色双收,中纪委在他家中搜出2700万元人民币和95万美金。这位所谓全国“明星法官”最抢眼之处,不在于霸占下属5名女法官,也不在于与前妻在捞钱上“比翼双飞”,而在于和女律师叶玲长达6年的风流故事,演变成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恶斗。最终,女律师巧设玫瑰陷阱,将风流法官送进深牢大狱。

年轻貌美的女律师最缺业务资源,她们刚从法学院毕业,没有人脉资源和知名度,生活窘迫。一些女律师自然希望走捷径,得到法官的帮助是一条捷径。

第二种类型的淫乱是法官嫖娼。2013年,网络上就爆出上海高级法院法官集体嫖娼丑闻。

第三类淫乱则是发生在法院系统内部,院长、庭长与年轻的女法官或者上级法院领导与下级法院女法官之间。

中国法官淫乱现象说明了以下问题:

  • 第一,中国没有法院,也没有法官,只有办理案件的官员。
  • 第二,法官淫乱的本质就是腐败。
  • 第三,没有司法独立,一切司法改革都是瞎折腾,司法淫乱无法避免。
  • 第四,完全消除司法淫乱是不可能的,但控制和减少司法淫乱是完全可能的,但必须司法独立。

红尘颠倒 中共司法界高层淫邪更深

据《美国之音》报导,大陆作家慕容雪村2015年10月曾在长篇小说《原谅我红尘颠倒》英文版新书发布会上,公开揭露大陆司法界的淫邪黑幕。

他举例提到一个肮脏的情节:“广东的一个大律师告诉我,有一个在牢里的律师,陈卓伦,他是做经济案件的律师。他当时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关系很好。这个大法官特别喜欢处女,陈卓伦就定期给他送,这样的交易。”

《美国之音》就此评论说,司法界行尸走肉的人性堕落与道德腐化令与会的读者震惊。

据港媒《动向》2015年10月号披露,已落马的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在被“双规”期间,已举报了原上司、现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王胜俊贪腐敛财、好色、渎职等违纪违法活动。其中,奚在王胜俊生日、晋升日,送给王现金11次两百九十万元;大连、青岛、天津、珠海、无锡住宅六幢;推荐、物色9名女子供王寻欢作乐。

香港《东方日报》曾刊发评论指出,法官淫乱只是官场腐败、道德沦落的一个缩影而已。难怪当今冤假错案无日无之,这些法官玩弄女性如同玩弄法律,重视嫖娼多于重视公义,神州大地还有何司法公正可言?

相关新闻遭转发到PTT,网友留言”难怪一堆废渣舔得要死”、”这么好,我也要当中国最高法官”、”官妓文化已经很久了好吗”、”果然是古中国,官妓,官就是天,女人都是党的。”

法院副院长玩3P 第三女嫉妒偷拍举报

山东青岛法院原副院长刘青峰玩弄情妇。据称,刘青锋的落马是因为他与两名美女律师上床时,冷落了第三名女律师,故遭偷拍举报。

  综合媒体8月16日报道,1961年出生的刘青峰,具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学位,被称为“博士院长”。1992年进入青岛市中院工作后,刘青峰从助理审判员做起,一路升迁到青岛中级法院副院长、高级法官、青岛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

  据一位与刘青峰熟识的人士介绍,刘青峰刚进入青岛市中院时,在研究室写材料,是市中院公认的才子之一,他有学术、有胆识、有义气,前途无量。不过,他这个人说话无所顾忌,在公开场合也会炫耀自己的西服是名牌 ,“一万多一套”。

但刘青峰的出事却不是坏在嘴上,而是被其身边的女人牵出,据称他在青岛拥有多名律师情人。“刘青峰被抓前,一点风声也没有,办案人员直接到他办公室里将他带走,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许多资料。刘青峰被带走时有3个女人被一同逮捕:一个是他妻子,还有两个是他的情人,都是律师”。

港媒:江泽民每天要找处女玩

2016年12月份刊发的《动向》杂志中有一片署名为王德邦的文章称,权力拥有者的疯狂已经完全摆脱了任何监督约束,一些行止远远超越了人类历史上的文字记载的邪恶。

作者披露,更让人吃惊的是,2003年秋,有一天,自己去看望一个担任地方某县政法委书记到北京开会的老乡,听到十几个政法委书记在一块津津有味聊着退休党魁喜好年轻美女。

作者说,当时听得自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深刻体会到何谓衣冠禽兽。所谓上行下效,中共前党魁退休后仍如此劳民伤财及生活腐化糜烂,自然整个权力系统溃烂到旷古未闻的地步。

早在2009年,海外多家网媒曾刊登消息爆料,江泽民在杭州有高级秘密别墅,每年都去西湖边渡假两次。他到杭州后,当地市委市政府领导、公安局长都贴身陪同。

其中一个以公安局领导的公子和市委市政府领导子弟组成的圈子,曾公开宣称,他们要比赛,看谁玩的杭州处女多。

一位说,现在老子当官,那些刁民不想让我们当的舒服,还要让我们公布财产,那么,我们就要把杭州的处女都玩掉,再留给那些刁民们去娶回家当个宝。

触目惊心的法官淫乱现象

  我们所称的司法一般是指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系统。中国司法腐败存在于司法的每个部门和环节。今天,我们仅谈谈法院系统。中国法院的腐败上至最高法院,下到各个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可谓数不可胜数,其中最高法院两个副院长黄松有和奚晓明因贪腐被判刑。一个法官出事,往往牵出一连串窝案。在法院腐败中,除了经济上的贪腐,还有另一类腐败也是触目心惊,那就是法官淫乱。它主要发生在法官与女律师、法官与娼妓以及法院院长、庭长与女下属之间。

    首先,我们谈谈法官与女律师之间的淫乱。年轻貌美的女律师最缺业务资源,她们刚从法学院毕业,没有人脉资源和知名度,生活窘迫。律师业是一个江湖,长相好固然有利于拓展业务,但当事人摊上官司就像一个人得了大病一样,一门心思要治病,要活命,请律师就像请医生,帅不帅,美不美,意义不大。一些女律师自然希望走捷径,得到法官的帮助是一条捷径。因为法官可以在立案、审判和执行等各个环节帮助律师。比如说,立案庭的法官利用公权力,可以帮助律师查找被告财产线索,并及时查封、冻结。如果没有关系,律师得求爹爹告奶奶央求法官诉讼保全。审判庭的法官可以介绍律师给当事人,甚至威胁当事人更换律师。当事人想赢官司,自然对法官的话言听计随。当前律师协会和司法局常评选什么十佳律师,其实都是忽悠当事人的。但当事人也不傻,无论十佳八佳赢官司就是最佳。执行庭法官也是大爷,得罪不起,否则,你赢了官司,但执行不力,花了几十万和上百万人民币,得到一张判决书,一个法律白条,谁也不愿意。但如果执行法官卖力,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因为他有采取强制措施的权力。企业家再牛,遇到强悍的执行法官也得低头,否则你就是世界500强,一样进监狱呆着。一些女律师希望得到高的律师费,希望成名,而法官希望得到美丽的知识女性,于是一拍即合,很多案子在床上就搞定了。当然,颜值高的女律师也不一定看得上普通法官,她们更倾向于职务高的法官,如院长、庭长等。

    有一个知名律师,他在某中级法院办案常败给了一个刚从事律师业不久的年轻女律师,他很困惑,因为这个女律师业务能力并不强,在法庭辩论中少言寡语。一日,他去民事庭见庭长沟通案件。约好时间是下午2点,但路上车辆少,他到达法院时才下午1点多。由于他与庭长是法学院同学,关系很熟,就提前到了庭长办公室。当他推门进去时,一幕尴尬的情景出现了,那位百战百胜的女律师正坐在庭长的大腿上。他赶忙退了出去,庭长和律师正忙活着,也没看见他。他终于知道了女律师攻无不取,战无不胜的秘诀。2013年12月,湖北省高院刑事审判第三庭庭长张军与一名女律师长期保持情人关系。女律师靠张军的关照赢官司,知道他们开房的视频被当事人曝光,才东窗事发。

    第二种类型的淫乱是法官嫖娼。法官外出办案,律师和当事人的伺候着,否则法官不卖力。如何让法官高兴?律师就要动脑筋,找到法官的兴奋点。温饱思淫欲,美色是法官们难以抵挡的。久而久之,一些法官就好这一口,从开始的半推半就,到后来主动要求,染上性瘾,不能自拔。法官外出办案,很少有一个法官外出的,常常几个一起,这样就出现了法官集体嫖娼问题。

    2013年,网络上就爆出上海高级法院法官集体嫖娼丑闻。8月1日,上海市高院副院长、民一庭庭长陈雪明等四名法官到衡山度假村夜总会嫖娼招妓被当事人录像并遭举报。事件起源于一起经济纠纷案件的审理。2008年,举报人与上海一装修公司就工程款发生纠纷。该公司起诉举报人,举报人在区法院一审、中院二审、高院申诉均败诉。举报人百思不得其解,我明明有理,为何屡屡败诉?后调查才发现上海市高院的民一庭副庭长与原告的律师是亲属,该庭长干预案件。后来,举报人便开始收集上海高院这名副庭长的贪腐证据,后拍摄到上海市高院四名法官集体嫖娼的视频,还收集到了该庭长包养情人的证据。最终,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和副庭长赵明华、民五庭副庭长王国军和纪检组副组长倪政文被处理。

    第三类淫乱则是发生在法院系统内部,院长、庭长与年轻的女法官或者上级法院领导与下级法院女法官之间。年轻的女法官一般学历高,能说会道,颜值高、性格活泼,所以与领导接触较多,也深得领导亲睐。领导喜欢带着她们出差,于是在你情我愿中,该发生的就发生了。

    2008年深圳市中级法院腐败案东窗事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该院副院长裴洪泉的落马。中纪委在他家中搜出2700万元人民币和95万美金。这位全国“明星法官”最抢眼之处,在于他与美女律师叶玲之间的风流韵事。2006年6月,叶玲将一对在香港从事律师工作的双胞胎姐妹,介绍给裴洪泉淫乐。裴院长乐得心花怒放,常与这对姐妹同时上演巫山云雨。裴洪泉还与5名女法官保持情人关系。有一位中级法院院长与一下级法院办公室女法官关系密切,后两人成为情人。该女法官毕业于名牌法学院,法学博士,年轻貌美,曾是大学校花。她的男友是他的大学同学,在省纪委工作。一日,该院长因干预经济案件被双规,当时他正在开会被省纪委带走的,后扣押了他的手机。但女法官不知道,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约他当晚到某宾馆度周末。后省纪委派员到宾馆控制该情人。当纪委人员到达房间后,他愣住了,该情人正是他的未婚妻。

    下面,我们就司法淫乱现象分析一下:

    第一,中国没有法院也没有法官,只有办理案件的官员。中国古代行政官员同时兼任司法官员,如包拯,包青天是宋朝开封府最高行政官员,但也要坐堂办案。当今中国,司法在共产党领导下,法院只不过是处理各类案件的政府部门,法官也不过是办案的官员。如果我们这样理解,司法淫乱也就不足为奇了。中国贪腐官员有几人不贪腐、不淫乱?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哪个不淫乱?

    第二,法官淫乱的本质就是腐败。法官淫乱的特点是权色交易,法官与律师交易,法官领导与女下属交易实际上是权力的寻租。淫乱的背后就是利益,不是案件利益就是职务升迁。

    第三,没有司法独立,一切司法改革都是瞎折腾,司法淫乱无法避免。司法淫乱从表面上看是司法人员的个人品质问题,但实际上是制度问题。中国的司法不独立,法官的任命和提升依靠当权者的意志;法官拥有司法权,但缺少有效监督,法官就会用司法权去换取利益包括色相。当前,司法部门不断进行所谓司法改革,如设立巡回法庭、员额制,也不断出台一些新的司法解释,但这些都没有触及司法改革的本质,那就是司法独立和分权制衡,结果就是瞎折腾,劳民伤财。

    第四,完全消除司法淫乱是不可能的,因为司法淫乱实为司法腐败,而腐败源于人类的贪婪欲望,只能遏制,无法消灭。但控制和减少司法淫乱是完全可能的,并且西方宪政国家就很少出现司法淫乱的丑闻,这需要有宗教信仰、职业荣誉和良好的法官职业保障。一句话,在中共领导下实现司法公正就像一个人体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是不可能的。

    张杰博闻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冤假错案,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