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周恩来一手策划了九一三林彪叛逃事件,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飞行员潘景寅听命于汪东兴

因摸不清北京虚实,毛先没有进北京,在车上,他把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第二政委纪登奎、北京革委会主任吴德,北卫戍司令员吴忠召去,询问了北京情况,说:黑手后面还有黑手。命令李德生从38军调1个师到北京南口待命。

专列12日16时抵达北京站,毛坐汽车回到中南海。

9月11日晚,王维国从上海打电话给林立果、周宇驰,告诉他们毛离沪北上的消息。住在北戴河莲峰山96号别墅的林彪,闻讯后,脸色铁青。他意识到,毛回京后,即将召开三中全会,解决清算他的问题。要逃必须在三中全会前,三中全会后,想走也走不了了。他暗示:〝反正我活不多久了,死也死在这里。一是坐牢;二是从容就义。〞他当时已做了死的准备。

毛南巡途中,同经过的省市军政人员打招呼,要批林彪,为召开三中全会解决林彪做准备。同时考虑到林彪可能外逃,周恩来做了精心的安排。为林彪准备了可能外逃乘坐的一架256号三叉戟飞机。

1967年发生〝7.20事件〞时,毛就是乘坐这架飞机从武汉逃往上海的。驾驶员潘景寅,长得很像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周恩来视他为儿子,潘对周恩来很忠。周极其秘密地把他安排给林彪使用。

9月12日18时,潘接到命令去北戴河执行任务。林彪的外逃行动,一切都在毛的掌控中。

九一三事件〞

9月12日下午3点,叶群让林立衡和男朋友张清林举行订婚仪式,林立衡顺从了。

晚上8点,在96号放映香港电影《假少爷》、《甜甜蜜蜜》,不执勤的警卫、服务人员等都吸引过去看。

8点10分,林立果从北京回来,背着手枪,献给姐姐一束鲜花作为祝福。然后,林立果就急急忙忙进了林彪的房间。

林立衡悄悄出来,通过警卫部队,她向中央报告了在北戴河的林彪等要外逃的动向。一连5次她才打通电话,中央指示林立衡一起乘机外逃,并说这是命令。

王飞(空军副参谋长)把林彪乘车去山海关机场的讯息,报告给周恩来。当时从北戴河到山海关的路是刚修的,路面很窄,车走得很慢,派车去阻拦完全可以截住,但周没有派人阻止。

林彪乘坐的飞机飞到外蒙古温都尔罕,往回飞时起火,不是油料用完了在空中起火,而是苏联驻外蒙古的情报机关发现后,怀疑是敌人情报机低空飞行,用导弹打下来,后在地上起火的。事后发现,机骸上有导弹弹孔。飞机回飞,是要回山海关机场,不是飞往广州逃台湾,因为在广州没有任何准备迹象。

李作鹏的儿子说,他父亲生前说:林彪乘车到山海关飞机场逃走,完全可以阻止,为什么毛泽东不阻止?他想了10年,最后想清楚了,毛泽东不是怕林彪外逃,而是怕林彪不外逃。意思是说,林彪乘坐的是毛控制的飞机,逃也是逃不走的。林彪不外逃,加不上外逃叛国的罪名,外逃逃不出去,就可以加上叛国的罪名了。可见毛的用心。

〝九一三事件〞之后,毛泽东常常失眠,饭量减少,情绪狂躁。有时在梦中呼叫,非常恐惧。经常发怒,无故猜疑。

黑匣子显示飞机刚出发的目的地是广州

——林彪专机驾驶舱最后五分钟的录音 
  东亚图书馆,下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的一个大会议厅里,讲台上有一个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何仁义和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会议厅坐满了听众。其中有记者,学者,中国留学生,和海外华人。金咏诗,淑霞,老万都在听众之中。   


何仁义;“9.13事件有三个重大的疑问。


第一,林立衡在9月7号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有带林彪去香港躲避的计划。林立衡在9月7号就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林彪的警卫刘吉纯和李文普,并要求他们阻止这个计划。所以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在飞机出事的5天前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会采取激烈的行动。问题是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对此做了什么应对计划?采取了什么措施?” 
何仁义:“第二,专机机长潘景寅在起飞前为什么没有叫醒两位副驾驶,领航员,和通讯员这四个人?为什么潘景寅要一个人飞?”   


何仁义:“第三,专机升空之后往南飞了一阵子。然后专机转了一个非常大的弯才把方向转成往北飞。为什么专机起飞之后不马上转弯?为什么专要转一个那么大的弯?是不是因为潘景寅不想让飞机上的其他人觉察到他在转弯?”   


何仁义:“等会儿我会放飞机上谈话的录音。飞机上有机长潘景寅,三个机械师李平,邰起良,和张延奎。乘客有林彪,叶群,林立果,小舰队成员刘沛丰,和林彪的司机杨振刚。刘沛丰把小舰队的电台带上了专机。录音的话筒在刘沛丰的衣服口袋里。在北京的黄永奎把电台里传过来的声音都录在录音带上了。由于在12号晚已经服了安眠药,林彪在飞机上一直都在他自己的舱里睡觉。这段录音记录了飞机坠毁前最后5分钟的事情。由于年代久远,录音带里的录音已经消失了很多了。幸运的是,经过专业处理,我们仍然能够听到当年的对话。大家请听吧。” 


何仁义在桌子上的一个电脑上点了一下,当年的录音就从讲台上的两个音箱里播出来了。   
林立果:“几点了?”   
刘沛丰:“两点27分。”   
林立果:“我们到哪儿了?”   
刘沛丰:“我去问问。”   
256号林彪专机,夜晚刘沛丰走进驾驶舱。   
刘沛丰:“老潘,我们到哪儿了?”   
潘景寅:“我们在湖南。”   
刘沛丰:“还要飞多久才能到广州?”   
潘景寅:“再飞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刘沛丰回到普通客舱。
刘沛丰:“老潘说在湖南。再过半个小时就到广州了。”   
林立果起身进林彪的贵宾舱,向叶群汇报。   
突然一声爆炸声,飞机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刘沛丰被摔倒在地。林立果从贵宾舱冲出来。   
林立果:“怎么回事?”   
刘沛丰拉开左边窗口的挡板,没看到什么。拉开右边窗口的挡板,看到右机翼上有火苗。林立果和刘沛丰赶紧推开驾驶舱门。   
林立果:“右机翼起火了,老潘!”
潘景寅:“是吗?会不会是敌人导弹打过来了?”   
林立果:“你说什么?什么敌人?”   
潘景寅没有回答。这时叶群,杨振刚,李平也跑过来了。潘景寅开始让飞机转弯。刘沛丰,林立果,叶群三个人走进了驾驶舱。  
 叶群:“怎么回事?”   
林立果:“老潘,你怎么转弯了?为什么要转弯?”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叶群:“我们现在在哪里?”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林立果:“你说话呀,老潘!”   
这时飞机又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潘景寅拿起一个话筒带着哭腔喊话:“汪主任!汪主任!请回答!”   
杨振刚在驾驶舱门口急了,大嗓门的吼起来:“机长,你在跟谁讲话?” 
潘景寅还是不说话。   
林立果突然说:“刚才的响声是定时炸弹爆炸。有人要谋害首长。”   
这时飞机开始往下冲。   
潘景寅:“糟糕!糟糕!”   
刘沛丰拿出手枪顶着潘景寅:“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景寅:“我们在蒙古。现在在往国内飞。”   
刘沛丰:“蒙古?”   
林立果:“蒙古?”   
潘景寅:“起飞前,汪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要我把专机飞进蒙古。然后等他命令。可是他已经不和我联络了。”   
刘沛丰:“你为什么不叫上两个副驾驶?”   
潘景寅:“汪主任说这是特殊任务,不需要他们参加。”   
林立果:“我们进蒙古多久了?”   
潘景寅:“我不知道。大概有10分钟了。”   
叶群:“进了蒙古,我们就都成叛徒了。”   
林立果:“我们死在这里,叛徒的帽子就永远地戴上了。”   
潘景寅:“我真傻啊!叶主任,我对不起首长。”   
这时飞机还在继续往下冲。   
潘景寅对着话筒说:“机务舱,把三个引擎全关了。”   
潘景寅:“速度还是减不下来。减速板已经失灵。说不定已经脱落了。襟翼控制也失灵了。”   
林立果:“赶紧迫降。”   
潘景寅:“已经失控了。有人对飞机做了手脚。”   
杨振刚:“机长,我不能死。我还有老婆孩子啊!”   
潘景寅尽量压制着心里的悲痛。但是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掉。 
  过了几秒钟,潘景寅对着全飞机广播:“飞机马上要着陆了。大家赶紧回座位坐好。扣上安全带。把鞋子脱掉。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的了!”   
潘景寅泣不成声地对着全飞机 广播:“林副主席,小潘对不起您哪!”   
音箱里传出一声巨响。然后就没声音了。   
听众里有许多人在哭泣。   
这个录音的主要内容是:   
1。潘景寅在上飞机前接到了上级的秘令,要他撇下两个副驾驶,领航员,通讯员,秘密地把专机开进蒙古。    
2。专机起飞的时候是往广州飞的。但是起飞后不久,潘景寅就开始用最小的转弯角度,秘密地把专机转向往蒙古飞。一个半小时之后,专机飞进蒙古。但是专机上其他的人仍以为专机在往广州飞。   
3。在蒙古境内,专机的右翼里被人预先置放的炸弹爆炸,飞机开始失控。   
4。潘景寅这个时候请示上级,但是上级已经不和他联络了。   
5。潘景寅试图一个人把飞机降落。但是由于飞机已经失控,迫降失败,专机坠毁。   
事实上,专机坠毁之后,毛开始了他们各自的庆祝。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3 Comments

  1. 飄飄

    苏联克格勃高级官员妻子的日记写道:飞机是迫降着陆,并不是严重的坠毁。林彪身上有弹孔,他们的面部表情等,不像是飞机失事死亡。飞行员在飞机撞地后还活着,爬出去了50米,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救援受伤死亡。

  2. 林彪冤吗?

    1971年基辛格访华,林彪评:“好端端的一个大好的外交形势,被耽搁了20年。”林豆豆问林彪:“抗美援朝,到底是谁赢了?”林彪回答:“谁也没赢,斯大林赢了。中国上了斯大林的当,苏联通过朝鲜战争把中国拉入苏联的怀抱.现在中国和美国接近,远则近之,近则远之,这是好事.苏联搞大国沙文主义,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社会能见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