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毛远新比习近平更有合法性;毛泽东遗愿是让其亲侄子毛远新接党主席大位!

毛远新比习近平更有合法性;毛泽东真正的遗愿是让其亲侄子毛远新接党主席大位!

关于接班人的安排,毛泽东先后留下了三个名单,第一个名单明确妻子江青是党的主席,后两个名单又把侄子毛远新排在了第一位,把江青排在了第三位。

据姚文元在回忆录中披露,1976年清明时节天安门事件后,毛泽东曾多次提及身后班子的名单:

党主席:江青;

总理:华国锋;

人大委员长:王洪文或毛远新;

军委主席:陈锡联。

毛泽东还将这一名单询问了政治局委员们的意见。

另据张玉凤回忆:

毛泽东从(1976年)4月至7月中旬,思维还正常时,多次就身后党政军领导班子圈划,但未有定论,忧虑政局会有剧变。主席是圈了,提了五个人名: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

江青和张玉凤
江青和张玉凤

对此,毛远新和张玉凤都有记录资料。

毛泽东在1976年7月15日曾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我本人,提出毛后政治局常委名单,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作记录。名单顺序为: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江青
江青

江青听后,要毛泽东再重复一遍,并问:洪文、春桥呢?

毛泽东当即指着江青说:“你好幼稚。”举手向左右方各砍一刀,说:“老帅、王(洪文)张(春桥)都不进!”

毛泽东最后提出的这个名单,不让王洪文、张春桥进常委,明显是要拆散“四人帮”,削弱江青的势力,让江青老老实实辅佐准太子毛远新“即位”。江青有野心,有主见,不听毛泽东的,坚持要自己当“女皇”。

1976年8月1日,在全国计划工作会议闭幕会上,江青要求讲话。华国锋把最后的“压轴戏”给了江青。江青大放厥词,不仅大骂万里,而且指责李先念是邓小平的黑干将,最令人震惊的是,江青竟然公开点名批评起华国锋来,说华国锋也跟邓小平跑。这就给了与会者也给全党一个信息,她的地位在华国锋之上。

“四人帮”被捕后,查获一份江青内定的领导人名单:

中央委员会主席:江青

副主席:华国锋、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

国务院总理:张春桥

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江青

副主席:张春桥、王洪文、陈锡联、丁盛

江青内定的名单,根本没有准太子毛远新的位置,连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都没有毛远新(注1)。这是“毛皇后”江青避免“毛太子”毛远新上来争权的权术安排。

为什么毛泽东安排了身后的党主席为侄子毛远新却没有在生前直接实行呢?因为毛泽东是个谙熟欺世盗名之术的超级骗子,深知生前直接实行自己的亲侄子接掌中共中央主席就暴露出毛泽东家天下的本色了,因此需要无能力、无班底、无野心的三无人物华国锋过渡一下。

1976年1月21日,在毛远新请示说华国锋、纪登奎、陈锡联三位副总理提出请主席确定一个主要负责同志牵头处理国务院的工作,他们三个人做具体工作时,毛泽东说:就请华国锋带个头,他自认为是政治水平不高的人。28日,毛泽东正式提议由华国锋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注2)在私下,毛远新激烈反对,认为华国锋能力太低,主持个会连话都说不清楚。毛泽东把手臂往下一压,说:“我就是要用这个没能力的。”(注3)

毛泽东看中华国锋无野心、无能力、无班底,有这“三无”,毛泽东死后,他只能把政权交回给毛泽东的家人——毛远新,或者江青。这是毛泽东的如意算盘。

1976年2月2日,毛泽东决定让叶剑英养病休息,由陈锡联代替负责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叶剑英被实际停止中央军委的领导工作。(注4)这是权术高手毛泽东避免华国锋与叶剑英结盟的一招。华国锋说:“当时谁也不理解毛泽东为什么在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的、任命我为代国务院总理的通知中加了上述这么一句。”(注5)

注释:

(注1)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香港:书作坊2007年版,第735—736页。

(注2)冷溶、汪作玲:《邓小平年谱:1975-1997》,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45—146页。

(注3)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香港:书作坊2007年版,第732页。

(注4)刘继贤:《叶剑英年谱:1897-1986》,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1107—1108页。

(注5)张根生:《听华国锋谈几件大事》,北京:《炎黄春秋》杂志2008年第10期,第9页。

责任编辑:林枫

习带头拜毛尸 毛远新现身 中共借尸还魂

近日,中共当局高调纪念已故前党魁毛泽东的冥诞。与过去相比,今年的纪念活动规模明显扩大,显得隆重而且密集。此外,已经82岁的毛泽东侄子毛远新在冥诞日当天现身于毛的故乡湖南韶山,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分析人士认为,中共当局如此高调捧毛,表明其铁了心全面左转,党魁习近平是要借毛尸还魂。

今年的12月26日是中共已故前党魁毛泽东130周年冥诞日。当天,中共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均出席,习近平还在会上发表讲话。

习近平在讲话中对毛泽东大肆吹捧,不仅称其为彻底改变中国命运及国家面貌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还增添了两个新的评价——“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伟大奠基者”和“伟大国际主义者”。他还称,对毛最好的纪念,“就是把他开创的事业继续推向前进”。

与十年前在毛120周年冥诞日发表的讲话不同,习近平在此次讲话中没有引用邓小平对毛作出的评价,而是由他直接为毛的历史地位进行了定调。

这一论调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早前发表的一篇纪念毛的文章一致。该文在吹捧毛的所谓“丰功伟绩”的同时,将话题转向对习近平的吹捧,声称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党内有了像习近平这样的领导人,对于党和国家、人民以及中华民族来说都是“幸事”。

一些评论认为,《求是》的这篇文章吹捧了毛泽东和习近平,却避而不谈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这三个中共前领导人,似乎意在营造一种中国只有所谓“两个伟人”的氛围,目的是借毛抬习。

座谈会前,习近平还率领政治局其他常委和一众官员前往毛泽东纪念堂进行参拜。众官员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并参拜了毛的尸体。

除了中共中央,中国多地也举行了相关的纪念活动。在毛的冥诞日临近之际,中共官方媒体早已开始密集地发布纪念文章和纪录片等。

与过去几年相比,今年毛冥诞日的纪念活动规模明显扩大。2014年,在毛冥诞121周年时,中共官方没有举行任何纪念活动,中共官媒上的报导和评论也极少。

2013年,在毛冥诞120周年时,中国各地官方和民间的纪念活动“奉命降调”。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头版上没有提及毛泽东诞辰,原定于12月26日当天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名为“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大型音乐会,也被中央宣传部门下令改名为“歌唱祖国”新年文艺晚会。

2011年,在胡锦涛执政时期,中共当局在12月26日当天相当低调。新华网在重要新闻中只字未提毛,仅在之前几天发表了一组关于毛的历史回顾文章。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李元华12月27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习近平在内心深处对毛非常崇拜,他的许多做法都是在模仿毛。习近平渴望成为中共的终身领导人,他高调地纪念毛实际上是在间接地吹捧自己。

前北京律师、民阵加拿大主席赖建平12月28日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当局高调捧毛,表明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已经铁了心要全面向左转,全面拥抱毛的极左主义路线。

他说:“这说明当前中国的政治局势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已经彻底放弃了所谓的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全面回归到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这一套极端专制和计划经济的时代。这也预示着中国未来的形势将更加严峻,在国内外都将面临更加恶劣的环境。”

赖建平还表示,习近平声称要把毛开创的所谓“事业”继续推向前进,这个“事业”是指共产党所谓的“打天下、坐天下”,在政治上垄断国家的特权,在生活上有各种各样的特供待遇。这是共产党人的事业,而不是全中国人民的事业。

他说,毛夺取政权后,并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真正的解放,也未赋予人们真正的自由和民主,相反却将人民推向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在中国历史上,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像毛执政时期那样政治地位低下、经济状况凄惨,几千万人被饿死,整个国家的人都沦为了中共的奴隶。

“毛的所谓‘事业’就是打着人民的旗号,实际上是为一群党棍、一群所谓的高级领导干部服务,这就是他们所谓开创的‘事业’,人民与他们的‘事业’毫无任何关系。”赖建平说。

文革中习近平父子也曾遭迫害

习仲勋 文革
习仲勋 文革

“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发动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之一,始于1966年5月16日发布的《五一六通知》。这场政治运动导致中国大陆陷入全方位的阶级斗争。由于文革持续了长达十年之久,对中国社会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和人员伤亡,因此被称为“十年浩劫”。

而习近平本人和他的父亲、中共前副总理习仲勋,在文革中都曾经历过残酷的迫害和批斗。

习仲勋在1963年被定为“反党集团”成员,随后被下放到河南洛阳。1968年,习仲勋被接回北京卫戍区接受“监护”,在卫戍区,他被关押在一间七八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直到1975年5月解除“监护”后,他才回到洛阳。在毛泽东死后一年多,习仲勋才于1978年2月重新返回北京。

而习近平在1966年因父亲的原因被划为“黑帮子弟”。当时,习近平年仅13岁,仅仅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革的话,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并被列为“敌我矛盾”,关押在中共中央党校。在党校审查期间,他曾被威胁“枪毙够一百次了”。

在党校召开批判6个“走资派”的大会上,习近平是唯一的小孩,其他五人均为成年人。六人都被戴上了铁制的高帽子。由于帽子过于沉重,压得受不了,习近平只好用两只手托着。最终,他被送往少管所的“黑帮子弟”学习班。到了1969年,习近平被下放到陕西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大队插队。

插队期间,由于农村条件艰苦,习近平经常面临饥寒交迫。有一天,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去看望他,结果仅仅一天就起了浑身的水疱。原来,习近平为了防止跳蚤叮咬,在炕席下洒了厚厚一层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666粉上。666粉是一种杀虫药,它的毒性和敌敌畏不相上下。

赖建平表示,即使习近平父子都曾受过毛所制造的苦难,但他还是不顾廉耻地吹捧一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最臭名昭著的恶魔,无非是为了服务他自己的政治目的,即巩固自己的政权,并试图成为终身的共产主义帝王,将“党天下”变为“习天下”。

“所以他甘于认贼作父、数典忘祖。”赖建平说,“他的父亲、他的许多朋友同事,以及广大的中国人民都遭受了毛的迫害,但对他没有任何触动,他仍然没有任何反思,因为他需要这块灵牌为他服务,就这么简单。”

毛远新在韶山高调现身

12月26日当天,毛泽东的侄子、现年82岁的毛远新及其家属出现在毛的故乡湖南韶山,向毛的铜像献花篮。

毛远新是毛泽东弟弟毛泽民的儿子,1941年2月14日生于新疆乌鲁木齐,毛远新两岁时,毛泽民在新疆被杀。中共窃国后,毛远新被毛泽东和江青带大。

据说,毛泽东对毛远新表现出特别的深情,甚至有传言称毛远新是毛泽东心目中的可靠接班人。在毛泽民和毛岸英死后,毛泽东极力培养毛远新成为“接班人”。毛泽东希望通过让毛远新就读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今中共军方国防科技大学),让他在专门培养军队高级干部的基地中认识同学,以建立自己的军队班底。

后来,毛泽东任命毛远新为东北最高长官,旨在将东北打造成建立“毛氏王朝”的大本营。然而毛远新在东北六七年,不仅未能建立自己的团队,反而得罪了许多高级将领。

1975年,毛泽东亲自决定将毛远新任命为他与中共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使得毛远新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殊人物。他成为发布所谓“最高指示”的代言人,其口袋里时常装着一本记录毛最新所谓“最高指示”的精致笔记本。只要他拿出这个笔记本传达“指示”,任何人都必须遵照执行。

在文革中,毛远新紧随“四人帮”参与了许多恶行。1976年10月6日晚上8点30分,由于与江青等人的关系,毛远新被中共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宣布“保护审查”,剥夺了自由。1986年,毛远新被判处17年徒刑,刑期从1976年开始计算。1989年3月17日,毛远新在南昌获得“保外就医”。1993年10月,毛远新刑满释放,之后到上海汽车工业品质检测研究所工作,化名“李实”。

作为一个“敏感人物”,毛远新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十年前,在毛泽东120周年冥诞之际,毛远新以毛亲属的身份出现在中共官方的纪念活动中,显示其名字“脱敏”。

旅美时政评论人士陈破空表示,毛远新的出现并不奇怪,但必定得到了习近平的批准。习近平也不怕人们认为毛远新才是接班人,因为毛远新毕竟年事已高,也没有实际权力,因此他对此并不在意。他说:“让毛远新出场反而是张扬毛的极左思想,给现政权挂一个招牌,招一下魂,这是毛远新出场的含义。”

(记者宁芯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连书华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文革2.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