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血槽姐”特权引关注,网民调侃习近平佣人的家人待遇远超李克强

近日,西藏阿里地区的全体公务员为一名上海车祸女子献血的事件正在持续发酵,舆论纷纷质疑其背后是否存在特权问题。

血槽姐姑姑余艳红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全国妇联副主席
血槽姐姑姑余艳红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全国妇联副主席
余艳红 女,汉族,1962年10月生,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主任医师。现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全国妇联副主席(兼),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兼),第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教科卫体委员会委员。
余艳红 女,汉族,1962年10月生,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主任医师。现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全国妇联副主席(兼),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兼),第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教科卫体委员会委员。
茅台中华烟
茅台中华烟

在这一事件中,有关“小姑姑”的身份被曝光,有传闻称她是中共党魁习近平之母齐心的私人保健医生。

有网民感叹,中共前总理李克强也没有习近平佣人的家人待遇好!

相关:  血槽姐背景深不可测,网友人肉;习近平很生气,上海警方吓坏了!

事件的起因是上海女子小余发帖自述,她和丈夫陶某在西藏阿里度蜜月期间遭遇严重车祸,她身受重伤。陶某联系了自己的“小姑姑”,这名“小姑姑”通过上海市卫健委联系到阿里当地相关部门,最后动用了阿里所有的公务人员,为小余献血共计7000毫升。小余也被网民称为“血槽姐”。

事件中,“小姑姑”的身份在网上引起热议。有传闻称,“小姑姑”名叫余艳红,是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中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

公开信息显示,余艳红出生于1962年10月,湖南邵阳人,是中国知名的妇产科领域专家,享受中共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中共所谓“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也是中共十九大和二十大代表。

2005年,余艳红任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副院长;2008年起担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后任校长;2018年1月任广东省副省长。2018年6月,余艳红任中共国家卫健委党组成员,中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副局长;2023年7月成为中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

除了这些身份外,社交媒体X账号“大包王朝Xi Dynasty”  透露,余艳红还是中共党魁习近平之母齐心的私人保健医生。

大纪元目前无法独立核实上述传闻的真实性。

各界纷纷就该事件背后是否存在特权问题展开讨论,并普遍质疑“血槽姐”的背景必定非同一般。有网民表示,还好这次缺的只是血,要是缺的是心肝肾肺脾,估计又有人小命不保!

李克强都没这待遇

在得知“血槽姐”姑姑的身份后,有网民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感慨称:“‘血槽姐’让克强汗颜”,“李克强都没这待遇。”

中共前总理李克强于今年10月27日去世,终年68岁。中共官方称李克强是因突发心脏病,经全力抢救无效,于10月27日0时10分在上海去世。

上海医疗界一名人士曾向媒体披露,李克强生前身体状况良好,喜欢游泳,到上海后被安排入住东郊宾馆。10月26日,其游泳时突发心脏病,后被送往附近的曙光医院救治。

然而,曙光医院在上海并非最顶尖医院,整体医疗水准不及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从距离上看,东郊宾馆距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也相对较近,该院的医疗水准可能更高于曙光医院。此外,李克强上午就因心脏问题被紧急送往曙光,但外院专家下午才到,错过了120分钟的黄金救护时间。

因李克强的猝死存在诸多疑点,中共又在11月2日匆匆将李克强的遗体火化,阴谋论和其“被死亡”的说法在社会上甚嚣尘上。

中国人权卫士陆勇12月3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看到一些网友的评论很机智,说李克强如果有血槽姐这样的待遇就不会死了。这种荒谬的感觉充斥着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陆勇表示,中共特权阶层动用全中国的资源为己服务,而普通民众却连最基本的权利都得不到保障。他说:“中共的权力垄断也导致特权阶层内部的争斗非常激烈和黑暗,比如李克强之死。回顾中共历史,中共特权阶层一直是腐败模式,中共残酷的权力争夺也从未停止过。”

北京时评人士季风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血槽姐”背后肯定有后台,而且绝非一般的后台。他说:“能调动这样的公共资源为其所用,要有多大的权力才能做到?有钱都做不到。这种事在中国已经常态化,只要有权力,他们就能调动公共资源。在一个极权专制国家,这样的事太多了,只是没有揭示出来。”

大陆前媒体人李峰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在专制社会中,权力的大小直接映射出特权的程度,而特权的掌控者也存在显着的不平等,特权的层级差异显着,只有掌握绝对权力的人才能够享受绝对的特权。

李峰说:“这种事件凸显了权力对人民的傲慢和残暴,人们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当前中共采取言论管控手段全面删帖,显示了当局的恐惧。权贵的私生活是绝对保密的,因为不可告人。此次只是‘血槽姐’的自我曝光,是权力集团的一次失误,未来类似事件不会减少,甚至会更多,只是保密工作会更加严密。”

调动所有公务员献血 “血槽姐”事件过程梳理

根据网络上传播的消息,今年9月底,小余与陶某结婚。这对新婚夫妇从上海启程,开车前往西藏阿里度蜜月。10月14日,两人到达阿里后出现高原反应,约午后时分发生车祸,车头严重受损。当时陶某没有受伤,但小余因安全带勒到腹部,导致肝脏破裂、腹腔出血等状况。情况危急下,他们被紧急送往阿里地区医院。

命悬一线的小余随后被推上手术台,因情况危急需要输血。10月15日,当地血库告急,陶某开始找关系。他通过一个“小姑姑”让有关部门给上海市健委发去公函,再由上海市卫健委联系西藏相关部门,动用阿里地区所有公务人员、警察、消防员等为小余献血。

10月16日,几名原先在日喀则援藏的上海医生赶赴阿里为小余会诊,小余的父亲随后也抵达医院。10月15日至17日三天内,包括几十名公职人员在内的人员到当地医院为小余献血。陶某对小余说,共计筹集了七千多毫升A型血,“整个阿里地区的A型血都给你用上了,相当于你全身换了两次血”!

10月18日,小余开始转院,由警车开道前往机场。小余的父亲花了160万元包了一架“湾流G550”专机,机组和医疗团队从浙江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出发,直飞阿里接小余。当天下午5点,专机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小余被救护车送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用小余自己的原话说,“到达四川,各种开道。”她在被送往华西医院的当天就完成了各项检查,全程仅用时3个小时。整个救助过程还被当成一则“正能量新闻”,贴在了华西医院的“党建园地”。

脱离危险后,小余在11月29日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包括她和丈夫的聊天记录统统做成视频发到网上。随着小余的各种炫耀,视频广为传播后,小余获得了“血槽姐”的称号。目前这些视频已经下架。

眼看事情越闹越大,小余的丈夫和父亲,以及相关部门接连出来表态。

海南经纬航空确认,包机转运情况属实,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随后,中国媒体报导称,小余只是上海某区的一名普通银行职员,他们全家的亲属中几乎没有公职人员;小余的父亲“就是一个普通的单位司机”。之后,小余的父亲又称:“包机花了约120万,都是借的钱。女儿的医疗费共计不到160万,也都是借的。”他还称,借钱的对象不是自家亲属,都是“好心人、单位的领导”。

陶某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车祸发生后“第一时间想到了小姑姑,至于谁能接触到上海卫健委,我们并不知道”。

事发后,阿里地区行署办公室回应称,是部分干部职工自愿献血。

(记者宁芯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连书华#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官场黑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