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上海市高级法院原党委书记范祖祥在ICU抢救四年,花费亿元以上

上海市高级法院原党委书记范祖祥, 死前在上海瑞金医院最高级的ICU抢救, 一抢救, 就抢救了4年! 不是4天, 不是4个礼拜, 不是4个月, 是4年! 各种先进器材轮番上阵 … 按照平均每天5万来算, 光是抢救他一个人就花了近亿人民币,最后仍在极度痛苦中日夜煎熬了4年! 蹬腿去世。全国还有多少这样中共老僵尸?

上海市高级法院原党委书记范祖祥在ICU抢救四年,花费亿元以上
上海市高级法院原党委书记范祖祥在ICU抢救四年,花费亿元以上

近日,网传上海市高级法院原书记4年前因脑梗处于植物人状态,在上海瑞金医院ICU病房一住就是4年,有网民预估医疗费要一两千万。该消息引发网民怒潮,不少网民直指“都是纳税人的钱”。

6月20日有网友推出视频称,上海市高级法院范某某书记,住在上海瑞金医院ICU病房4年,每天没有万八千元是下不来的,“这位领导花费全是纳税人的钱。如同植物人一住四年多?免费医疗就供养这些东西?”

视频显示,一名76岁老人在ICU整整住了4年,而且还是上海瑞金医院的ICU。4年前老人因脑梗送医急救,虽然保住了生命但基本瘫痪在床,他“不能说话、不能进食,实际已经和植物人无异”,为了续命范祖祥在上海瑞金ICU一住就是4年,他的家属不放弃治疗,医院也照顾的无微不至。

对此,微博网民“魔金石科技”发文说,“我个人估计如果按照视频里这种医疗维护级别在瑞金ICU四年下来大概得花费一两千万,一般家庭根本无法承担,这种情况看着像是医疗费用(包括进口药)都全免。”该网友表示,想告诉老人家属,如果老人治疗费用全免,那所谓的“最好的医疗”并“不是你给老人的”,“准确地讲,这笔费用是我们大家给老人凑的”。

该网友表示,最关键的一点是在ICU里连住4年这根本就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ICU是救命的地方,不是续命的地方,周转周期极快”,正常人进ICU只要脱离危险期就得转科或转院,多有钱也不能常住,一连住4年ICU这种操作不符合正常流程,一旦操作违规医院领导都要跟着负连带责任。

今年3月,民间就传出中共的一位离休老干部在医院ICU躺4年花掉医保金1400多万,不知是否指的是上海高法原书记范祖祥。

中国前媒体人赵兰健3月13日发推文说,“体制供养:死活僵尸耗空全民;一堆死肉:唯剩喘气吸血他人”。视频中,一名男子首先提出问题,“这样的病人该不该救,这样的制度该不该改?”

该男子讲述,一位离休老干部在一家医院的ICU整整躺了4年,这个老干部住院时除了眼珠子会动,其它根本不能动,不能与任何人交流。用了4年功夫,最后是器官衰竭而亡。其住院费用每天10000元,粗算下来费用要1400多万元。

该男子表示,因为其是一定级别的老干部,每月工资还有30000元,在医院躺4年工资收入还有100多万元。那么这位老干部的医药费“基本都是医保基金出的”,在这个过程是“谁受损,谁受益,我想大家都清楚”。

“我们一方面说医保基金缺口巨大,已经不够了,入不敷出了,进行医改,如何如何”,该男子感叹道,“总而言之,都是老百姓、都是我们每一位,来承担相关的费用”,但是对这种无谓的治疗和救治,却“花了这么多的钱!”

有网民认为其家属是为得钱,“家属不会同意让老范轻易死亡,每个月一两万的退休费按时到手,住院费、医药费又不用自己掏。”“后代不放弃是因为可以继续领他的高额退休金,还有沾光他的特殊待遇。”“只要机器显示有心跳存在其家属就可以每年拿百来万吧!反正住在重症监护室花的是国家纳税人的钱。”

有网民认为三方都受益。“医院的最爱,每天开销超贵,妥妥滴医保摇钱树,这是医院最稳定、最可观的收入来源。躺着死不了是家属、患者、医院三方共赢的完美解决方案。”

有网民认为中共才是祸根,“全国高干病房,活死人比比皆是。”“在中共国,纳税人只有不断放血来供养吸血鬼的权利。”“供养他的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大病只能等死的农村人和城市贫民,如果知道了,作何感想?中共各级官员就是吸食人民血汗的寄生虫。中共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

来源:看中国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普世价值

4 Comments

  1. 中国记忆

    由于脑部损伤比较严重,范祖祥醒来后便不能说话和行动,一下子就陷入生活无法自理的状态,跟家人交流也只能通过眼神和简单的手势,他需要呆在ICU那小小的空间,24小时不间断地依靠机械,才能勉强维持生命的持续。

    人一旦到了这种情况下就丧失了作为人活在世上应有的尊严,也毫无生活的意义和乐趣可言,只是一具要承受精神煎熬和身体痛苦的行尸走肉,说句不好听的话,死了反而是种解脱。

    但范祖祥的家人不这么想,为了让他更好地延长生命,将他放在ICU一放就是四年,前前后后一共花费了7300万。

    当然,如果所有费用都是家属支付他们可能早就放弃了,但80%医疗费用由国家承担,老人每个月再有高昂的退休金,局面就不一样了。

    即便家属在这4年时间里,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探视时间,跟范祖祥老人也无法深度交流,他们还是乐此不疲,直到2020年范祖祥老人因为多器官衰竭去世。

    我们不是范祖祥老人,不能真正感知他的想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这四年间活得无比痛苦,身体和心理上都是,不清楚他个人是否真的愿意这样活着,只能说他的家人需要他这样活着。

    他的家属占用了医院最宝贵和紧缺的重症监护床位,就为了让一位老人苟延残喘地活着,是一种巨大的医疗资源浪费,虽说在私人情感上他们没有错,但对于广大人民群众看病艰难来说,也是一种自私自利。

    范祖祥老人的老伴和女儿遭到了来自全网的质疑,大部分网友都不支持他们的做法,,更有网友认为这个女儿不是真正的孝顺,还有甚者觉得他们是骗保。

    网友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范祖祥老人的家属也有用尽各种合法手段延长其生命的权利,对此我不想多说,大家心里各自都有一杆秤。

    1
    1
  2. 中国记忆

    王朔:当我还是傻 B 的时候,被他们一贯的谎言骗的热泪盈眶、义愤填膺的,所以这世界上的坏人,他们憋足劲地教你学好,然后由着他们使劲的坏。

    有些人挑你毛病,不过是想立威,而不是你真的有毛病,他们试图用这种压迫感,制造三六九等的阶级观,以便更好地控制你。

    世界上最大的无耻,就是你靠祖上享受了所有的红利,却转脸对我说成全靠努力。说勤劳致富,但真正富裕的人,绝大多数都不勤劳。多数底层老百姓用尽一生心血,换来的不是财富,而是贫穷与病痛,最终含恨离开了这个世界。

    1
    1
  3. 河北网友

    我舅,癌症,从发病到去世一年。我表弟23岁大学刚毕业,表妹16岁,家里房子两套,价值100万,存款10万。在合肥治疗半年花费60万卖了一套房,医生说没法治疗,建议回家。后听说外地有家医院治疗不错,医生建议回家保守治疗,说就是做手术也只有3个月的寿命,我舅说他不想死,让我表弟又卖了一套房给他治病,中间我们亲属也借给他10多万。可是手术也做了,钱也花完了,人就活了2个月。现在我表弟一家租住在不到60平米的房子,全家都靠我表弟一个人一个月2000块钱的工资生活。你说要是当时放弃治疗,现在也不至于人财两空。

  4. 昭明

    记得看过一篇文章,一对大学教授夫妻很恩爱,他们活着的时候就很有规划。后来,男的先走了,子女怕母亲孤单,每个周末来看望,母亲却让他们不要常来,她说自己最近在学很多东西,根本忙不过来,他们来还要招待,浪费时间。后来这女教授90来岁时摔了一跤,有点严重,她也叮嘱子女不要抢救,她说她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