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应阳尽阳,中国疫情大爆发 三四线城市以及村镇也沦陷; 重庆火化队伍长达四公里

近期,中国疫情大爆发,除一线大城市,三四线城市及其周边村镇也同时沦陷,医疗资源严重缺乏。

另外,中共推行了三年的极端防疫措施挤占了基层医院的整体医护资源,导致医疗系统在这轮疫情冲击下崩溃。

《财经》近日对山东、江西、黑龙江、吉林、安徽、湖北、云南、河北等省份的多个三四线城市做了采访,从当地居民、药店和医院医护人员处了解到中小城市遭受疫情冲击的现状。

招远是山东烟台下辖的一个县级市,王立是招远市的一位理发师。一周前,他母亲发烧39.5度,连续三天高烧不退,药店却买不到退烧药,只能上医院。但医院也没有退烧药。

距招远50多公里的莱州市也同样面临着严重缺药问题。当地居民王艳说,从12月开始,退烧药在药店根本买不到。莱州是12月8日左右开始公共场合不查48小时核酸的。查的时候满大街都是人,现在外头哪还有人,都不敢上街。

“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徐慧说。她是安徽省马鞍山市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12月15日,接到院里不用再做核酸,全面放开的通知后,徐慧马上去科里开药,发现和感冒相关的药品全没有了,只剩下熬药的汤剂。

过去一周,是徐慧从业30多年来见过最混乱的时候。“下午五点多,天已经全黑了,我下班路过发热门诊,还有数百号人在寒风里排队。”她说。

除了染疫人数量的激增,更严重的问题是医护人员也在短时间内集中染疫。

12月23日,河北省沧州市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表示,解封之前,科室是要求做二级防护,现在全面放开之后,防护等级下降,要求不能领面屏,不穿隔离衣。“我不知道这是和防护物资供应有关,还是和降防护有关。我们科里大夫现在至少感染到百分之七八十了。”

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多位感染者提到,之前宣传都说大多是无症状,类似普通感冒,不用吃药就能好,所以并没有提前囤药。不少人在听说染疫很难受后,才去药店买药,那个时候就已经买不到药了。

云南盈江市地处中缅边境,曾封城7个多月的瑞丽,就在盈江隔壁。当地人李丰表示,买不到布洛芬和对乙酰等退烧药,也买不到抗原,所以“阳”了大多数吃克感敏和安乃近。但小城市人普遍对药物副作用不太了解,多有不当用药的情况。

在很多三四线城市及其周边县城,几乎所有人都有认识的亲戚朋友“病了”,但人们很难买到退烧药,更别提抗原了。

在药品短缺的城市,发热门诊早就人满为患。湖北某县城的一位医务工作者表示,医院的发热门诊接诊数量确实明显上升,没放开之前发热门诊一天接待10多人,放开之后逐渐增多至一天200多人的接诊量。该医院有约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员已上报阳性,本周开始医院提倡轻症和无症状医务人员仍需工作。

 

 

中共极端防疫三年 县域医院遭重创

在这波疫情大爆发之前,中共实施了三年的极端防疫政策,封城、封小区及全员核酸检测成中国各地的封控常态。

据《第一财经》报导,谈及这3年来的防疫感受,湖北当地乡镇卫生院的一名负责人高某说,“全去做核酸检测和疫情防控了。”

湖北当地多位居民表示,“今年以来,长达大半年的时间,我们几乎是天天做核酸,如果未落实48小时内核酸检测,可能健康码也会变灰。”

“有一个卫生院仅有几十名医护人员,被抽走了三分之二的人去支援抗疫做核酸了,你说医院怎么运营?”一位县卫健系统官员刘梅说。

“一旦搞全员核酸或者支援兄弟县市,基本是我们顶在前面。这是上级来的战时命令,我们还不得不执行。”刘梅说,常常市里来一纸通知,要求带几辆车、两三百人、自备防护物资、核酸检测试剂等去支援兄弟县市做核酸。

一份县级卫健系统的汇报文件材料显示,今年1月份以来,全县卫健系统抽调一千余人次医护人员参加交通卡口、隔离点、哨卡值班值守,派出九百余人次医护人员支援省外和兄弟县市。

此外,防疫经常挤占医院的整体医护资源。刘梅说,县人民医院的防疫开支却并未得到全部,“仅仅只是补了一部分。”防疫也影响其它科室正常开诊。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净#

重庆南岸四公里殡仪馆的停车场,随处可见被黄布覆盖的遗体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制度混乱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