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北京疫情大爆发 10逾家殡仪馆火化要等7天;按满负荷处理4000具遗体计算,北京每日死亡在两万到三万之间

中国疫情肆虐,染疫及死亡人数爆增,近日北京的医院员工更透露医院太平间殡仪馆等无法负荷大量染疫身亡者遗体,至少要等上7天左右。此外,北京卫健委、民政局、公安局则联合发布《新冠核酸阳性患者遗体处置工作指引》,要求医疗机构在确诊患者死亡后2小时内须联系殡仪馆,且不得举行任何告别仪式,须就地火化

面对药物短缺、确诊和死亡人数暴增、遗体不及火化,官方没有给出合理解释,且对感染致死者数据讳莫如深,只字不提。

传北京医院太平间爆满 当局下令3小时内就地火化

中国卫健委12月14日日宣布不再公布无症状感染者数据,有一名网友在推特爆料“北京疫情开始爆表”,贴出北京市政府针对确诊死者的遗体处置办法,其中包含“不能为死者举办告别式及任何丧葬活动”。言下之意,就是只能尽快处理尸体,无法让家属好好说“再见”。

根据网友转贴的由北京卫健委、民政局、公安局联合发布《新冠核酸阳性患者遗体处置工作指引》显示,确诊患者死亡后,不得举行告别式和利用遗体进行其它形式的丧葬活动。当局并要求医疗机构内发生新冠阳性患者死亡时,由医疗机构开具死亡证明,并及时联系殡仪馆,自患者死亡至联系殡仪馆不得超过3小时。此外,确诊死亡患者的遗体应就近火化,不得采用埋葬或其它保存遗体方式,且不得移运出北京。

网友还上传另一名网友的求救帖文,内容显示他亲生父亲因确诊死亡,当地多家医院的太平间已无空间存放,致电警察局跟专线都没人接听“父亲死了3小时,就只能放在家中”。

此外,还有爆料网友贴出一则1分多钟的视频,可见汽车排了一整条街,都是在等着进殡仪馆放骨灰。北京医院工作人员对话截图显示,殡仪馆“还没被火化”的遗体数量暴增,加上工作人员确诊人力短缺,目前已无法再收遗体。现预定火化时间最少要等5至7天,遗体积存情况严重。

八宝山殡仪馆火化遗体需轮候

“我们现在业务量多,每天火化基本上很多。…不管有几个炉子,业务量都很多,我们24小时都在用,到晚上一直在火化。”北京最大的八宝山殡仪馆14日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目前馆方已经开启所有的遗体焚化炉,且24小时不停运转。最快要等到19日凌晨3点才能火化,再后面就要等到20日以后,原因是“现在业务量多”。

公开资料显示,八宝山殡仪馆东邻八宝山革命公墓,西到上庄东街,北到八宝山脚下,南到石景山路。八宝山殡仪馆是北京市规模最大的殡仪服务机构,主仪式楼总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共有5层,地上4层,地下1层。地上1至3层是12个正式告别室和6个临时告别室,地上4层是设备和办公区,地下1层是冷藏区。

八宝山殡仪馆火化遗体需轮候

“我们现在业务量多,每天火化基本上很多。…不管有几个炉子,业务量都很多,我们24小时都在用,到晚上一直在火化。”北京最大的八宝山殡仪馆14日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目前馆方已经开启所有的遗体焚化炉,且24小时不停运转。最快要等到19日凌晨3点才能火化,再后面就要等到20日以后,原因是“现在业务量多”。

公开资料显示,八宝山殡仪馆东邻八宝山革命公墓,西到上庄东街,北到八宝山脚下,南到石景山路。八宝山殡仪馆是北京市规模最大的殡仪服务机构,主仪式楼总建筑面积3000余平方米,共有5层,地上4层,地下1层。地上1至3层是12个正式告别室和6个临时告别室,地上4层是设备和办公区,地下1层是冷藏区。

北京 殡仪馆
网传北京的八宝山殡仪馆外路边,入夜后仍有多辆运送遗体的厢型车排队等候进入。(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京华时报》2011年曾报导,八宝山火化场搬迁工程完成后,总占地面积约为3.6万平方米。新工程建成后火化炉有30台,日最大处理量可达160具尸体,骨灰寄存可达15000份,日接纳祭奠人数将达到15000人次。

至于网传的另一家北京通州殡仪馆,该殡仪馆工作人员透露,现在焚化炉也是全天候开启,遗体也要排5至6天才能火化。

据北京市网站资料显示,北京有12家殡仪馆,包括昌平区殡仪馆、东郊殡仪馆、通州区殡仪馆、大兴区殡仪馆、房山区殡仪馆、怀柔区殡仪馆、密云区殡仪馆、顺义区殡仪馆、延庆区殡仪馆、八宝山殡仪馆等,共有90台焚化炉。其效能均与八宝山相同,每天24小时开启下可火化逾4000具遗体。

 

北京潮白墓园墓地已售罄

近期,除了殡仪馆处理遗体数量大增,购买墓地家庭也快速增加。

北京顺义潮白陵园销售部工作人员14日表示,接到许多误将陵园当殡仪馆的查询电话。 “我们的墓地现在没有”,“10月份推出一批,已经卖完了”。

一位北京居民也在微博披露,父亲在家中过世,联系北京多家殡仪馆都说没有冰柜,无法存放。拉到王府医院太平间,结果也说没地方,又给拉回来。打电话报警,打热线电话都没用。

官方集体沉没 民间酸“全怕扛责”

针对中国疫情肆虐,过去高喊“动态清零”的官方却对感染致死者数据讳莫如深,只字不提,引发外界质疑与批评。

资深媒体人、自媒体《世界的十字路口》主持人唐浩分析指出,中国3年疫情从原本的高喊“动态清零决不动摇”,到爆发“白纸运动”、突然解封、政策反转,中共明显陷入尴尬局面。 “中共先通过造假数据和极端的封城防控,捂住了疫情真相,制造出中共社会主义体制比西方体制还要优越的表面假象。接着,当西方国家开始松绑、与病毒共存了,中共又嘲笑西方国家是‘躺平’‘无能为力’,比不上中共。没想到,现在能笑到最后的是西方社会。”

唐浩认为,中共的动态清零不是“先苦后甘”,而是“先苦后也苦”,一开始先让人民尝到极端封控、次生灾害的政治痛苦,接着解封之后,再让人民尝到疫情暴增的病毒之苦。中共“最后这场动态清零爆雷了,反而曝光了中共体制的各种缺陷与劣势。”

但中共知错却从不认错,时政评论员秦时15 日指出,“目前为止,没有看到哪个常委、国家领导人或封疆大吏像当初吹捧‘动态清零’那样针对‘二十条’或‘新十条’信誓旦旦地表态。外界只看到那些曾经与‘病毒共存’不共戴天的卫健委、疾控中心、院士亮出了‘共存派’科学脸谱。”

他指出,中共官场奴性的表忠文化此刻已陷入困境,主要原因就是害怕担责,一是怕动态清零造成的恶果自己要担责,二是怕目前疫情的不确定性,将来是不是也要担责。

秦时还指出,“替罪羊”定律几乎是中共政治生态中的一条铁律,中共极权需要替罪羊和考察忠诚度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缺一不可,今天跟着党跳得很高,说不定哪天就沦为倒楣蛋、阶下囚。

来源:看中国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治国无道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