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美籍华裔芯片高管集体离职,钱学森回国的真正原因曝光

今天我们要谈的这个事件的影响,不亚于核弹级别:美国对中国芯片制裁,拜登政府一纸命令影响,超过过去4年总合。华裔高管纷纷离职,为什么他们不像钱学森那样留下来?

美芯片制裁如核弹级别 华裔高管纷纷离职

上周五,美国拜登政府公布了对中国芯片行业新的制裁,这次的打击力度是前所未有的。经过几天的发酵,我们现在也确实看到,各种影响都在逐步显现,中国的芯片股暴跌,而一张美籍高管的名单也在中国网络热传,很多人惊呼原来中国高科技公司里面有这么多美籍高管。

不过,现在这些高管却在纷纷离职,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涉及的包括长江存储、华力、ICRD嘉定厂、合肥长鑫DRAM厂、杭州积海在内的大批国内半导体厂商。

美国晶元制造设备供应商科磊(KLA)、泛林(Lam Research),也正撤出在长江存储的员工,并暂停业务活动。

中国和美国的芯片战争
中国和美国的芯片战争

“除非获得授权,否则各种设备和其它供应商将不得不从中国的晶圆厂撤出人员。”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

路透的消息还说,截至周二午夜,如果涉及美国公司或个人,供应商也不能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支持、服务和向中国工厂运送非美国供应品。因此,在供应商获得许可之前,即使是灯泡、弹簧和螺栓等保持工具运行的基本物品也可能无法发货。而中国的那些代工厂,据一位消息人士称,如果没有获得所需的每分钟支持,他们可能会开始关闭。

中国行业内专家会议纪要透露出来的消息还包括,新制裁的影响前所未有地波及了中国的每一家半导体行业的公司,不仅美国人会12日前全部离场,而且美国管制的技术和设备等也都不能用于被封锁的逻辑芯片、DRAM内存以及NAND闪存。

而且,中国公司购买的设备,即使发生在10月7日拜登政府公布禁令之前,订单也将无法交付,这也是与之前制裁完全不同的地方。即使付了钱也不行,预付款会被退回。那些正在建设中的中国芯片厂将根本无法完工。

美国公司在全球晶元生产设备供应链的某些领域占主导地位,其中,美国的科磊公司以半导体检测设备而闻名,泛林集团以蚀刻机闻名,而应用材料公司那些在晶圆表面沉积材料层的工具等,也都是生产晶元的关键步骤。

即使不是美国公司的设备,也很难离开美国技术,因为现代芯片行业就是美国诞生的,著名的台积电和荷兰的阿森麦ASML都是在美国支持下发展起来的。而目前ASML已对美国员工发出停止服务中国的通知。

新禁令中规定,即使是在设计和制造过程中使用美国工具和软件的人工智能和超级计算相关的外国制造芯片,也需要获得许可证才能出口到中国。

对于中国公司的打击,实际上也不仅仅是先进制程,比如长鑫公司,虽然限制是18纳米以下,但其19纳米的设备因为要签订协议保证产品不会用于军事领域、不用于18纳米以下,所以即使申请,美国也基本不会同意。

这次打击有多严重?

除了很多公司的高管是美籍或绿卡,将不得不辞职,那些在中国公司正提供服务的美国公司的员工,动辄一家有几百人的团队,也将无法留下,因为“会面临回美或者经过美国能引渡国家时被抓的风险”。即使服务的人是中国人,因为技术是美国的,也无法继续工作。

当然,这也在网上引发了讨论,比如网友猫总问:“当年钱学森和邓稼先都是争先恐后放弃海外的优厚条件报效祖国。现在这个时代是不是变了,一群人一看到美帝制裁他们的绿卡就全辞职润了。到底是人变聪明了,还是美帝变高明了?”

【看中国2022年10月14日讯】美国升级对华高新科技出口限制,美国公司及使用美国技术的企业向管制名单上的中国企业供应、运输特定设备、技术、服务会受到限制,美国人向有关公司提供支持需向当局申报。据知,措施生效前,支撑中国半导体企业半壁江山的大批美国员工纷纷主动离职。其它一些外国公司也撤离在中国的美国职员。业内人士说,中国经济可能受到“超乎想像”的打击。

美国扩大对中国芯片及设备出口限制,除了禁止向中国半导体业出售甚至运输受管制的先进制程设备、高速运算领域芯片,商务部的禁令还要求美国人(U.S.persons)在向管制名单上的中资提供支持时,必须向当局申报并获批许可。这部分适用于美国人的禁令条款(15(§744.6))在周三(12日)起正式生效,预计受影响的涵盖美国公民、永久居民及公司法人等。

《日经亚洲评论》周二(11日)报导,数百名华裔美籍工程师一直是中国本土半导体相关公司的关键人物,但美国打压中国芯片业的新禁令一出,这些人士内心开始交战。《金融时报》则引述台湾情报官员估计,有约200名持美国护照人员在中国半导体公司工作。

本周二(11日),传出大陆长江存储、长鑫存储、上海集成电路研发中心嘉定厂、合肥长鑫存储、杭州积海等半导体企业的美国员工纷纷辞职。另外,美国芯片商包括应用材料(AMAT-YS)、科磊(KLAC-US)和科林研发(LRCX-US)暂停与由紫光集团与中国政府合资长江存储的业务,同时正撤出在长江存储的员工。美国一间大型半导体设备厂的负责人对媒体说,该公司派驻内存大厂长江存储的员工有数百人,为了符合商务部的规定,所有派驻中国人员,已完全撤出厂区。长江存储。此外有设备制造业者称,一些国外设备厂的维修、装机人员虽然是中国籍,但这些设备技术属于美国,已经不能在中国继续使用。

江苏半导体业内人士顾畔周四(1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大部分半导体行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和工程师属于“海归派”,有的持有美国绿卡,有的已经是美国国籍,面临国籍与职业“二选一”时,这些人选择美国。顾畔认为,随着这些人才流失,中国半导体产业将受到致命打击。

顾畔说:这些高管基本上都要退,一家企业成功至少有4个因素,第一是技术,其次是人才,第三是管理,最后一个是市场。中国只有市场,但是前3项都没有,所以这些半导体企业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中国半导体设备大厂 人力及技术均来自美国

有业内高管和分析师认为,这一限制可能会给中国领先的芯片业带来巨大破坏。

公开资料显示,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华裔美籍人士,已经在中国创立了多家芯片设备和材料公司,另有数百名高管和专业人才也是美籍公民。例如中国的芯片设备制造商中微半导体设备(AMEC)的创办人、董事长兼执行长尹志尧,中微半导体设备运营长杜志游等人;中国最先进的晶圆清洗机制造商盛美半导体(ACM Research)的执行长兼总裁王晖等;这些高管动辄数十或数百人的团队,他们曾是中国打造半导体系统的核心人物。

美多家半导体企业人员撤出驻华员工

时事评论人士马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已经明确中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因此,商务部近期对中国实施新的措施极具针对性。

马聚说:我们很清晰的看到美国政府很清楚中国的芯片产业,无论是芯片来自于美国,生产设备来自于美国,美国也非常清楚中国现在要发展芯片技术,要依靠这些留学美国的归国人员,或者所谓“千人计划”人员等等。

马聚说,美国的立场是绝不允许美国的高科技资源和与美国的科技人员流入中国与美国竞争。

马聚说:这叫一个彻底的屏蔽,这就像上个世纪50年代在巴黎成立的、针对共产国家屏蔽西方国家技术和工业产品的联盟相同。

马聚认为,如果美国需要对中国采取全面制裁,可能会联合欧洲、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组成联盟,届时将是美中两国进入决裂状态的信号。

彭博社周三报导,荷兰光刻机巨头阿斯麦(ASML)电邮通知美国员工,要求他们“必须避免直接或间接为中国任何客户提供服务、运输或支持,直至另行通知。”据知上述命令适用于ASML所有美国员工,包含美国公民、永久居民及居住在当地的海外人士。

另外,据悉韩国内存大厂SK海力士及三星电子,已取得暂时豁免期1年;台湾大厂台积电也可获得豁免期1年,可继续订购美国半导体制造设备,用在中国厂的扩产,但豁免令在1年后不会延长。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钱学森偷盗美国技术后回国原因遭曝光
钱学森偷盗美国技术后回国原因遭曝光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长期被误传的信息,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在中共的宣传中,是毅然决然回到大陆建设社会主义的模范人物,但实际上他当时是被美国打击共产主义的麦卡锡运动波及,没法留下,才不得不回到中国。在中共于1949年10月成立后,钱学森就向美国移民局提出了入籍归化的申请,要求加入美国国籍。

当然,虽然是误伤,但美国政府也不是无事生非。因为当时的FBI从美国共产党的文件中发现,钱学森曾接触过周恩来特使。于是驳回其入籍申请,并禁止其参加机密工作。

那么,今天的美籍或绿卡为什么罕有留下的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共自己的高官权贵都挤破脑袋把自己和儿孙变成欧美绿卡,其他人凭什么在大难来临时留下?

第二个原因,是他们基于现实判断,中国半导体行业遭到的是灭顶之灾,一两个人即使留下能改变什么呢?何况,行业内的人都懂得,半导体是一个高度分工和国际化的领域,即使是著名的荷兰企业ASML也凝聚了世界各地的人才、很多最顶尖公司的配件,单靠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完成最先进的光刻机,所以,中共的闭门造车是没有希望的。

钱学森:被美国驱逐的科学家,却为中国奠定了太空探索基石 (BBC)

钱学森
钱学森

一位中国的火箭技术科学家在两个超级大国的登月计划中发挥了作用,但是世界只记住了其中一个。卡维塔·普里(Kavita Puri)在下面讲述了这个故事。

在上海有一座博物馆,当中展出七万件展品,全部都是围绕同一个人的——“人民的科学家”钱学森(Qian Xuesen)。

钱学森是中国“导弹之父”和“航天之父”。他的研究帮助发展出中国第一枚人造卫星发射时所用的火箭,以及作为中国核武器库组成部分的导弹,他被奉为国家英雄。

但是在另一个超级大国那里,那个他曾经学习和工作十多年的地方,他的重大贡献几乎没有人记得。

钱学森生于1911年,当时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即将瓦解,被一个新的共和国取代。他的父母均受过良好教育,父亲在日本工作过后,回国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教育系统。钱学森在早年就显示出天赋,后来也在上海大学以班级头名毕业,获得非常难得的美国麻省理工(MIT)奖学金。

1935年,一名衣冠整洁的年轻男子来到了波士顿。据北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Georgia)历史系教授克里斯·杰斯帕森(Chris Jespersen)说,钱学森或许也曾遭遇过一些排外情绪和种族歧视,但是当时“有一种观念是希望并相信中国正在发生根本性的重大改变”,而他肯定也是属于凭学识获得尊重的一类人。

钱学森后来从麻省理工转到了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在当时最有影响力的航空太空工程师之一、匈牙利移民西奥多·冯·卡门(Theodore von Karman)手下学习。在那里,钱学森与另一名杰出科学家弗兰克·马利纳(Frank Malina)共享一个办公室,后者是当时被称为“自杀小队”(Suicide Squad)的一个科技革新小组的核心成员。

那一组人之所以被冠以这样的外号,据《逃出地球:太空火箭秘史》(Escape from Earth: A Secret History of the Space Rocket)一书的作者弗雷瑟·麦克唐纳德(Fraser Macdonald)说,是因为他们试图在校园里制造火箭,也因为当时一些他们用挥发性化学物质做的实验严重出错。

某一天,钱学森被卷进了一场和马利纳及组内其他成员关于一个复杂数学问题的讨论当中。不久后,他就成为这个小组的重要一员,进行一些有关火箭推进力的开创性研究。

当时,火箭技术是“天马行空幻想者的玩意”,麦克唐纳德说,“没有人认真看待它——依赖严谨数学的工程师当中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名声冒险,说这就是未来。”但是,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一点迅速发生了改变。

“自杀小队”得到了美国军方的关注,后者出资进行用喷射器助推飞机起飞的研究,将推进器安装在飞机机翼上,令它们能够在短跑道上腾空。军方的资助还帮助他们1943年在西奥多·冯·卡门的指导下设立了喷射式推进实验室(JPL)。钱学森和弗兰克·马利纳也是项目当中的核心人物。

钱学森是中国公民,但是当时的中华民国是美国的盟友,所以当时“对于一名中国科学家进入美国太空探索项目的核心内部并不会引起重大的疑心,”弗雷瑟·麦克唐纳德说。钱学森获得了机密武器研究的保安通行证,甚至还为美国政府的科学顾问委员会服务。

到战争结束时,他已经是在喷气式推进器领域全世界最顶尖的专家之一,还被西奥多·冯·卡门一起被派往德国进行一项超乎寻常的任务,被临时赋予中校军衔。他们的目标是访问纳粹工程师,包括德国顶尖火箭科学家沃纳·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美国想要确切查明,德国人到底知道什么。

至1940年代末,钱学森在美国闪耀的科学生涯却骤然中断,他的生活开始分崩离析。

在中国,毛主席在1949年宣布成立共产党执政的人民共和国。克里斯·杰斯帕森说,很快中国人就在美国被视作“邪恶的一群人”。“于是我们在美国是经历这样一些时期,我们对中国深深着迷,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又开始咒骂中国,”他说。

与此同时,喷射式推进实验室(JPL)的新主管开始相信,实验室里有间谍,并向联邦调查局(FBI)表达了他对一些成员的怀疑。“我发现,他们全都是中国人或者犹太人,”弗雷瑟·麦克唐纳德说。

“冷战”已然开始,而麦卡锡时代的反共产主义政治迫害马上就要到来。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下,FBI指控钱学森、弗兰克·马利纳及其他人是共产主义者,而且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对钱学森的指控是建立在一份1938年美国共产党的文档基础上。文档显示钱学森出席了一个社交聚会,FBI怀疑那是加州帕萨迪纳共产党组织的聚会。尽管钱学森当时否认自己是党员,新的研究显示,他和弗兰克·马利纳在1938年同时加入。

但是这并不一定代表他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弗雷瑟·麦克唐纳德说,在那个时代做一名共产党员是一种反种族主义的声明。他说,这个团体当时是想要突出法西斯主义的威胁以及种族主义在美国的可怕程度。例如,他们当时正发起倡议反对在帕萨迪纳当地的游泳池实施种族隔离,并且在共产党员的会议中讨论此事。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的历史系教授王作跃表示,没有证据显示钱学森在美国的时候曾经为中国充当间谍或者情报人员。

不过,他的保安通行证被撤销,并且被软禁。加州理工的同僚,包括西奥多·冯·卡门在内,致信政府声称钱学森是清白的,但是无效。

1955年,在钱学森被软禁五年后,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决定将他驱逐至中国。这名科学家和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在美国出生的孩子一起乘小船离开。当时他向在场等候的记者表示,他永远不会再踏足美国国土。他信守了这个承诺。

在钱学森被软禁五年后,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决定将他驱逐至中国

“他当时是美国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他贡献了非常多,也本可以贡献更多,所以这不仅是一种羞辱,也是一种背叛的感觉,”记者兼作家房天宇说。

钱学森以英雄的姿态回到中国,但是并没有立即被允许进入中国共产党。他的往绩也并非是无可挑剔的:他的妻子是国民党高层的贵族血统女儿,而钱学森在失宠之前也一直在美国生活得很快乐——他甚至已经踏出了申请入籍的第一步。

在他终于成为中共党员的1958年,他全心拥护了它,并且一直试图站在拥戴政权的一方。他在大清洗和文化大革命中全身而退,于是也能够成就一个非凡的科学生涯。

在他到达中国的时候,那里对火箭技术的了解很少,但是15年之后,在他监督下,中国向太空发射了第一枚人造卫星。数十年里,他培养了新一代的科学家,而他的工作也为中国将自己的人送上月球的项目奠定了基础。

讽刺的是,钱学森在中国帮助发展的导弹项目,结果成为了日后射向美国的武器。弗雷瑟·麦克唐纳德说,钱学森的蚕式导弹在1991年海湾战争当中被用来攻击美国人,在2016年也门的胡塞叛乱武装也用这种导弹攻击美军的梅森号(USS Mason)驱逐舰。

“所以这变成了一个奇妙的轮回。美国驱逐了这名专家,然后这件事后来反过来咬了他们一口。”他表示,在对本土共产主义采取强硬手段的时候,这个国家驱逐的是“他们的主要共产主义对手能够利用的财富,结果发展出他们自己的导弹和太空项目——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政治失误”。

美国前海军部长、后来成为火箭推进技术公司洛克达因航太(Aerojet Rocketdyne)领头人的丹·金博尔(Dan Kimball)就曾说,这是“这个国家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

今天,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再次加剧。这一次不是意识形态的斗争,而是在贸易问题上,是对科技安全的担忧,以及特朗普总统所称的中国未能做更多事情控制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等问题上。

尽管大多数美国人对钱学森和他在美国太空项目当中所起的作用一无所知,但是房天语说,很多华裔美国人以及在美国的中国学生都知道他,以及他当初为什么离开,并在今天的时代里看到了相似之处。“美中关系已经恶化到这样的程度,他们知道自己可能会和钱学森那一代一样,面对同样的怀疑。”

在弗雷瑟·麦克唐纳德看来,钱学森的故事是一个警示,当你反对知识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美国科学的整个历史是,它是由外来的人所推动的……但是在这样一个保守主义的时代,这是一个更难被接受的故事。”

麦克唐纳德认为,相比起沃纳·冯·布劳恩以及其他德国科学家,喷射式推进实验室对美国太空项目的贡献在很大程度上被漠视了。在冯·卡门和钱学森去见过这些德国科学家之后不久,他们才被秘密带来美国的。

麦克唐纳德说,布劳恩曾是纳粹分子,可是他的成就得到了认可,这是钱学森和喷射式推进实验室的其他人所没有得到的。“美国第一个实现的太空任务,是由本土成长起来的社会主义者——犹太人或者中国人——开启的,这样一个故事并不是美国人自己能够听得进去的,”他说。

钱学森几乎活了一个世纪。在那段时间里,中国从一个经济弱国成长为一个从地球到太空的超级大国。钱学森是这段转变历程当中的一部分。但是,他的故事本来也可以是一个伟大的美国故事——无论来自哪里,有才能的人都能够在这里腾飞。

去年,中国创造了历史,在月球的远端着陆。着陆的地方是冯·卡门环形山——那是以曾是钱学森导师的那名德国航天工程师的名字命名的。或许,这也是间接承认了,美国的反共产主义取向其实也帮助了推动中国对太空的探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