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老江似已重掌军权 元老派占据主动

中共的十九届七中全会正在进行中。按理说,海外写手应该静等结果出来以后,再发表文章评论,这样防止预测偏差,避免打脸,不必冒丢脸风险。但本人对此不是太在意,反正以前说的多了,也不差这一次;而且面对中共大黑箱,海外舆论向来都是猜测为主,见缝下蛆,风闻奏事,搞错了厚一下老脸,一笑了之。最关键的是多年观察,还是对自己的判断颇有信心,应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江泽民为李克强背书
江泽民为李克强背书

当今中共政治形势,与一个月前,甚至十几天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首先是中共当今第一元老,曾经的太上皇江泽民以奇特的方式,但是绝对清晰的态度,表明了自己支持李克强,反对习近平连任的明确立场。

江泽民的表态,给疑虑重重的中高层党内干部以方向和勇气,使那些对习近平不满的干部们,看清了目前博弈的格局,看到了习近平的软肋和虚弱,从而打消害怕打击报复的恐惧心理,大胆地投下反映自己真实想法的一票。

我们知道,对于习近平这几年执政,乾坤挪位,是非颠倒,事事烂尾,不需要很高的觉悟和水平,只依据常理判断,就可认识到这绝不是中共和中国应走的正确道路,而是通向地狱之门的绝路。而在此存亡之际,年高德劭的前总书记、军委主席登高一呼,党内稍具常识和正常判断的人将迅速觉醒,聚集在江泽民的大旗之下,成为决定中国未来的决定性力量。

第二,海外舆论对江泽民的表态,没有显示过多的热情。这当然有对中共多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深刻认知,而采取的审慎态度,这样一种情况。但主要的原因是海外舆论以法轮功媒体为半壁河山。法轮功骂江恨江,宁可支持倒行逆施的独裁者,也不会呼应老江的政治动作;宁可做民族的罪人,也不忘一己私怨。法轮功媒体一直以加速派的面目,看好老习连任,这影响了华人华侨认知导向,同时也深刻影响国外媒体的思维方式,使人们对形势的了解半明半暗,远远落后于政局发展。

由于中共多年来有意贬低江泽民的历史地位,同时大纪元长期抹黑宣传,使广大读者忽视老江存在,看不到他几十年经营起来的庞大势力,以及蕴藏的巨大影响力和号召力。许多读者一提老江,就认为他年近百岁,又被老习清除了亲信势力,已成过气退休领导人,权威不再,其政坛作用基本归零。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江泽民不仅身体良好,习近平的清除异己,并没有损害到江的人脉根基,而且几年归隐,一旦归来,一鸣惊人,惊天动地。

第三,中央军委听从元老派和江泽民的指挥

从中央军委的最近调整来看,明显看出了以老江为中心的军事部署,以应对政局变化所带来的种种风险。一个李桥铭,任陆军司令,另一个林向阳,任东部战区司令;这两个人都遭遇过军委主席的贬斥,受到不公平待遇。李桥铭的事读者都了解,不多赘述。而林向阳上将福建人,与习有些地域上的微不足道的关系。林于2021年9月被升上将,同时也接替了退役的乙晓光上将,担任中部战区司令。但他只担任了4个月的中部战区司令,于2022年1月就被免去职务,退回东部战区。东部战区司令员是何卫东上将,政委何平上将,这里並没有林向阳的位子,连副司令员的名义都没有。虽然我们不知此事内幕细节,但无外乎习近平朝令夕改,疑神疑鬼,林向阳失去宠信,被弃之如敝履,悬在那里不上不下,妾身未明,寄人篱下,长达10个月之久。中央军委重新启用这两个上将,透露出深刻寓意,某种程度上说明军队已经听命于元老派,听从老军委主席江泽民的指挥。

按照军改后的现行职责和程序,”陆军主建,战区主战“;各大战区在战时负责战役实施,但在和平时期并没有调兵权;调兵的权力在中央军委,由陆军司令具体实施。陆军司令李桥铭和东部战区司令林向阳,正好组成一条鞭的流水作业,陆军司令秉承上峰和实际需要,与战区司令两个人搭档,即可合法地调动军队,完成战区内任何军事任务。

林向阳接掌东部战区,可以大致看出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就是用东部战区全部力量,不惜任何代价,保护身在上海的太上皇江泽民,这是20大前后中共最大的政治,也是中央军委首要的战略任务。东部战区以上海为中心,在其防区内建立军事封锁线,完善安全防卫体系,防止不明军事力量的进攻和少数恐怖分子、暗杀集团的渗透,保障江泽民的绝对安全。

这一切说明,中央军委听从元老派和江泽民的命令,为防止在二十大前后军事政变和骚乱的发生,已经做出了完善的战略部署;中央军委坚如磐石,号令统一,相信没有人可以私自调动军队,去做判党叛国的勾当。除了东部战区外,其他战区也都听从中央军委指挥,在这场政治博弈中始终站在元老派的一边。

第四,江泽民二十大前的相应政治军事部署,形成了宏大的外势,废掉了习近平手里的王牌,给他编织了一张大网,使其深陷其中,四面楚歌,坐以待毙。

目前军队战备警戒,枕戈待旦,已经形成了保卫江泽民,稳固东南反习堡垒作用;同时做好准备,随时起兵北上,保卫首都的战略态势。中部战区司令吴亚男上将本人还兼任军委参谋部副参谋长,受军委委员参谋长李作成上将指挥,起兵勤王,首当其冲。南部战区,西部战区没有军委命令和陆军司令的签字,不能自行调动。且路途遥远,相信军委不会劳师远征,南部战区、西部战区,守好防区即可。北部战区野战部队应还是李桥铭的部下,防卫北方俄罗斯为第一任务,相信也是原地驻守,随时应对北方强邻的异动。中央军委似乎准备以东部和中部两大战区,作为主力部队,对北京方向实施战略威慑。中部战区40-50万,东部战区只多不少;近百万铁甲大军,横刀立马,北望京师,随时出动戡平大乱,捍卫政权。

这就是当下二十大前,党内博弈双方所面临的大势。习近平十年经营,手中的王牌应该就是对首都的控制权。相信在北京的几股军事力量中,应该能找出一些肯为老习出死力的人。如特勤局,中央警卫团,卫戍区几个守备师,还有一些武警警卫部队。不排除老习据此在北京做困兽之斗。但不论怎样,面对正规军队的坦克装甲部队,钢铁洪流,显然不是对手;大军一到,这些持轻武器的武装人员必然不堪一击,作鸟兽散。

在江泽民中央军委的泰山压顶的军事部署面前,以中央警卫局为主要力量,抓捕反习派,封锁北京城,实现连任的如意算盘,老旧套路,已经失去效用,不值一提,行不通了。虽然我们不能了解详细情况,但以江泽民这种战略布局,北京的事变成小局,元老派撒下的网似乎更大。老江坐镇东南,放手让习在北京折腾,但如果搞得太过分,老江出重手,大军进逼,犁庭扫穴,就怨不得元老们手辣了。就和当年康熙帝废太子一样,只要上对的起列祖列宗,下对的起史笔评判,老皇上仁至义尽,问心无愧。老习面对如此大势,底牌被废,呼唤不灵,无法采取任何激烈对抗手段,终将被迫回到谈判妥协的立场。只怕要低头服输,听从元老派安排,除此没有其他的出路。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