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大鹅溃败之兵,不能马革裹尸,却让猪群裹腹 –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1

今天我们这边解封了,可以下楼溜达了。

十多天没下楼,走出去还有点不习惯,阳光透过楼宇间的空隙洒在地面,空气里弥漫着桂花香气。十多天没有下楼,也没人去祸害桂花,所以桂花香气特别浓。

关在家里的这段时间,我儿子学会走路了,虽然跌跌撞撞经常摔倒,但他还是乐此不疲地学走路。以前满地爬的技能几乎不用了。看来一岁的宝宝也知道使用新的技能,对于落后的技能果断放弃,不会从高维降为低维。

一岁的宝宝都懂的道理,很多成年人未必会懂。学会走了谁还用爬啊!

2

俄乌战争发展到现在,结局已经很明显了,很多之前叫嚣的大V也闭嘴了。但是在一些新闻的评论区,很有很多认为大鹅必胜的人喊着乌拉乌拉!

大鹅通过所谓的公投吞并乌东四个州,然而这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叫嚣着使用核武器,也不过是困兽之吼,看能不能把人震慑住,可如果这次震慑成功了,下次还会故技重施,历史上的绥靖让欧洲已经创痕累累,现在可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虽然,大鹅吞并了乌东四州,想从法理上把侵略战争变成保家卫国的战争,但这也没有激起俄军的斗志,前线溃不成军,宣布公投结果的现场官员们都愁眉苦脸。

今天有看到一个视频,是一个俄国士兵死了,无人收尸,一群猪在啃食这个士兵的尸体。不知道这个士兵是谁的儿子,谁的丈夫,谁的爸爸。无人收尸,可见大鹅溃败之速,不能马革裹尸,却让猪群裹腹。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3

前线战损严重,大帝部分动员,这让很多男人跑路,不能跑路的也自残保命,战斗民族成为战逗民族。

征兵变成抓壮丁,昨日动员令,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俄罗斯士兵和神职人员 - 壮丁
俄罗斯士兵和神职人员- 壮丁

年轻人抓不够了,只能抓一些白发苍苍的老者,我想起杜甫石壕吏中抓壮丁的场景,老翁逾墙走,诚不欺我也。

而这些老弱之兵,又能顶得住几发海马斯。我想他们也清楚,他们无非是炮灰。在某些人眼里,一命若能换一发海马斯也是赚的。

4

大鹅吞并乌东,美国通过租借法案,各种先进武器大力支持,武器上的差距是很明显的。这就像枪炮对弓箭一样。

所以乌军频发大捷,在宣布乌东四州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后的第二天,乌军就攻克了乌东的战略要地莱曼。

在大鹅的眼里,这就是侵入俄罗斯的领土,全世界都屏住呼吸等着大鹅扔核武,他会扔吗?马斯克甚至还放出过狠话,让核武器从哪里回拿去,毕竟他火箭都能回收了,这个技术对他来说应该也不难。

所以我想核战争应该不会打起来,除非有疯子不想活了,要拉人陪葬。但我想受伤最严重的必是俄罗斯。

5

现代很多国家,已经放弃了扩张领土的方式,平时很少听说有哪个国家对其他国家有领土要求,除了俄罗斯。

英国的很多殖民地如果想独立,英国就让他们自己选择,不会用武力去镇压,抢地盘的扩张模式已经过时了,用贸易,用科技,用人才的战略更加高级。

可大鹅对土地的执念似乎是刻在基因里。回到最开始我儿子学走路的感悟中来,这不就是刚学会走两步,又回到爬了吗?

包括北溪管道被炸,我也能感受到卡廷森林惨案的套路。

我想这场战争快了,快了。在未来的历史书上,这必然是一个值得后世学生反复考的转折点。

新古诗

《俄乌行》

车辚辚,马萧萧,将士脑袋别在腰。

鸡汤鸡血来相送,尘埃不见奈何桥。

战车坦克红场过,乌拉之声上云霄。

举世围观新战事,唯见末路空叫嚣。

狂言两日占基辅,烽火七月征战苦。

被困平原泥泞中,唯有高声唱核武。

君不见坦克战车成废铁,单兵标枪即可灭。

大战兵团已过时,何须炮灰空流血。

君不见举头三尺无人机,弹簧刀片送将归。

制裁援助两相至,但见俄军势渐微。

战场失利便收刮,多少平民被屠杀。

潦草埋在万人坑,滔天罪行看布察。

战场流血成海水,普皇开边意未已。

条条大路通海牙,一人疯致万人死。

君不见,黑海头,俄军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