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已将清零政策变成一场政治运动,强迫14亿人参与饿死可以,震死可以,病死也可以就是不能新冠阳性

当世界各国已经在和COVID-19病毒共存,并开始恢复正常生活之际,中共依然坚持清零政策,无论是经济下滑,或者是国家日益被孤立,或者是国内民怨沸腾,中共领导人都不愿意改变方向。

上海封城
核酸检测

 

中国共产党已将清零政策变成一场政治运动,强迫14亿人参与。

《大西洋杂志》9月9日刊登分析文章说,清零政策的根子源于中国共产党的治理模式,清零政策很早就不再是个公共卫生问题,现在完全与政治相关。这就是为什么很难判断北京何时甚至是否会放弃这项政策。

清零政策越来越荒唐

最近一波封城中,影响波及近3亿人,仅西南大都市成都和科技中心深圳,封锁人口与整个加拿大相当。根据投资银行野村的数据,截至周二(9月6日),中国有49个城市实施了某种形式的封锁措施,影响了约2.92亿人,高于前一周的1.61亿人。

在中共政治运动的挟裹之下,清零政策正变得越来越荒唐。

上个月在厦门市集美区,渔民和渔获上岸时,实行“‘人+物’同检”,厦门市海洋发展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目前厦门市全员都要核酸,渔获也要进行核酸。”

上个月中国国家队在菲律宾参加2022年亚洲女排赛时,女排队员们按照上级指示,比赛时戴上了口罩

在云南瑞丽有个小宝宝,才1岁7个月,却已经做了59次核酸检测。刚开始做咽拭子时,他还会哭闹。但是现在,看到医护人员伸过来的棉签,他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立马就把嘴张开,自觉配合检测,乖到令人心疼。

上海清零核酸检测进站

 

陆媒一篇文章说,现在在中国做过上百次核酸检测,一点都不稀奇,某一线城市医生仅在自家医院所做的核酸就有一百多次,还不包括在其它医院、小区所做的核酸。其中2022年3月核酸检测猛增到23次,4月还没结束,已经到了25次。

中山医院发布的一则全院通知,截至8月5日,中山医院将迎来第200次全院核酸检测。

9月5日,四川省甘孜县发生6.8级地震,甘孜州一份公告却要求,须持24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健康码绿码且无风险城市旅居史,经州、县疫情防控指挥部批准才可进入灾区。

9月5日地震时成都有强烈震感,许多居民的第一反应不是奔向安全地带,而是请求防疫人员允许他们离开被封锁的家。

这些事件都成为世界各媒体报道的新闻,被外媒记者讽刺为一场中共主导、只为一个人的卡夫卡式表演。

清零成政治斗争核心手段 扩大对民众控制

过去几个月,中共体制内的大部分官员已经意识到,今年二十大对所有官场内的人来说意义重大,习近平在二十大后会执政第三个任期,可能决定了未来20年个人在官场内的升迁。如果经济发展过去是考核中共各地官员的一项硬指标,现在官员们明显放弃这项指标,转向按照习近平指示,严格执行清零政策。

中共领导层坚持清零导致很多恶果:受封锁和其它控制措施抑制的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仅小幅增长0.4%,今年年初,野村预计中国经济将在2022年增长4.3%。在连续几轮封锁之后,将预测下调至2.7%;地方政府防疫成本负担过重,资金不足(据中国欧盟商会会长约尔格·伍德克(Joerg Wuttke)估计,在上海进行单轮全市病毒测试费用约为3000万美元);国际商界对中国的情绪已经恶化;中国公民的不满情绪正在增加。

《大西洋杂志》认为,习近平决定坚持清零政策,可能要将其作为政治斗争的核心手段加以保留,在其10年的统治中,习近平明显倾向于扩大对社会的控制、和他个人对政府的控制,清零政策为实现这些目标提供了一个有效的途径。

《大西洋杂志》分析说,以防疫为名进行高科技监控,加强对民众的追踪,还赋予了居委会的监管权,他们负责在社区执行清零政策,这支由小官员组成的文职队伍,可以成为对中国庞大城市实施更多国家监控的工具;采取国际旅行限制可能成为限制中国公民接触外部信息和影响的一种方式——这相当于另类中共数字防火墙。

网格员可以调用监控摄像头。

比如,在贵阳封城期间,很多视频中都出现穿着红色马甲网格员的身影,马甲上面印着一个斧头加镰刀的中共党徽。

这些网格员,被称为“服务群众”的“最后一米”,“人熟、地熟、情况熟”,可以对辖区人员开展地毯式、拉网式排查,不漏一户、不漏一人。

纽约时报》报道说,穿着白色防毒服的“大白”无处不在,躲无可躲。他们骑在马背上,测试西藏牧民。他们在最西的中国县城大雪中行走,为边境巡逻人员拭擦喉咙,他们甚至定期测试中国在南极洲研究站的工作人员。

在中国生活,几乎没有办法避开“大白”。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泛分享的一段视频中,一个巨大的充气“大白”在武汉市上空升起,“白色恐怖”和“大白在看着你 ”是最受欢迎的评论之一,“请检测长江大桥” 的评论也很受欢迎。

图为上海疫情封锁期间,防疫人员“大白”进入居民楼里消杀。(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北京核酸检测
北京核酸检测

清零暴露中共专制政权危险和自毁的行为模式

《大西洋杂志》认为,三年前,中共利用国家镇压机器,强力限制和控制公众,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暴露了一个缺乏灵活性的中共专制政权,如何在缺乏投票箱赋予合法性的情况下,处于危险和自毁的行为模式中。

文章说,中共教条式僵化的清零政策,类似于之前的独生子女政策。几十年来,共产党一直坚持这一严格规定,即使中国人口灾难迫在眉睫,严格执行的政策与党的议程紧密相连,不可能退缩,尽管中共最终取消了这一政策,但只能逐步地这样做,以避免给人党会犯错误的印象。

《大西洋杂志》说,从中共清零政策中,至少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首先,经济发展不再是共产党首要任务,习近平不计成本地采取清零立场,表明中共现在倾向于政治和社会控制,而不是经济进步。

其次,北京将政治置于科学之上,这再次表明,管理党的形象,而不是公众的健康,已经成为清零目的。

文章说,清零政策暴露了中共的政治弱点,突出了不对人民负责的中共专制政府的危险性,由于没有问责制,中共不可能做出对国家最有利的事情。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网络视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