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李矛盾公开化与“后习近平时代”的到来

梁京评论分析文章:两年前,也就是疫情爆发之初,我写过一篇评论的题目是“后习近平时代提前到来的挑战”,当时的基本判断是,中国疫情的爆发,很可能意味著一场全球大灾难,而习近平本人的“中国梦”也将因此被终结,除非他积极与美国及国际社会合作。现在看来,当时的感觉虽然大致对头,但历史的实际过程总比预感要丰富和曲折许多。现在我面对的问题就是,怎麽才算是进入“后习近平时代”?是不是一定要习近平下台才算呢?

李克强和习近平
李克强和习近平

多数人当然是这样理解的,但我试图强调的是,虽然习近平还有可能在位一段时间,但无论长短,也无论他个人结局如何,谁都不可能扭转中国经济失去动能、社会危机加深这个大趋势。换言之,尽管习近平还有权位所赋予的权威,却没有了历史机遇曾赋予他的权威,也就是“办大事”所需要的那种具有历史性的权威。李克强敢在十万官员大会上唱与习近平不同的调,之所以引起如此多的议论和猜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家都感到了习近平的权威遭遇到不可逆转的挫折。

那麽,习李矛盾公开化有甚麽具体的政治意义呢?我的理解就是,习近平把中国引向自杀的危险趋势,终于遭遇到了“广大”官僚们的有效抵制,也就是说,官僚阶层虽然谁也不敢出头,但情急之下,他们终于找到机会和办法向“皇上”施压,阻止“主子”去干后果太严重的蠢事。在中国历史上,尤其是在明朝,这种现像并不罕见。因此,我同意这种看法,那就是习李矛盾公开化,并不意味著习下李上,不过,习李矛盾公开化,确实意味著习近平的“中国梦”做不下去了,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后习近平时代”正在到来。

那麽,“后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和世界面临甚麽样的挑战和机会呢?中国会像当年粉碎四人帮那样,再迎来一个像80年代那样充满活力的时代吗?我注意到,评论者中乐观的不多,但他们的理由侧重于习稳固个人权力太精明也太成功,也就是说“倒习”实在太难。这个理由很重要,但恐怕还有更重要也更深层的因素。

习近平的“中国梦”很荒诞,为甚麽能绑架那麽多中国人?我认为他利用的是很多中国人的文化宿命,这种宿命导致了怕改朝换代,怕分裂,怕天下大乱。除了文化,还有结构性原因,毛泽东死的时候,中共内部有很多人参与了“打天下”,却长期被整,其中不乏有见识、有反思能力的干才。今天的中国官僚,已没有这种力量,也就是说,像历朝末世一样,中国变革的社会、精神和思想资源都非常贫乏。

这是否就意味著“后习近平时代”的到来,不管是习近平在位还是不在位,中国都“没戏”,都只能继续“内卷”和“躺平”呢?我并不这样悲观。主要有两个理由,第一个就是中国人的信息环境已经彻底改变,这意味著中国的文化和知识精英中有很多人远比先辈成熟。虽然现在中国还缺一个能再度激发国人变革热忱的“愿景”,一旦出现,我相信新的愿景,新的变革者不会像过去那麽天真、那麽疯狂。第二个理由,就是外部世界对中国也不再感到神秘,几十年全面深入的交往,对未来的合作与竞争准备了丰富可靠的经验,加上大陆之外华人世界的成长,中国其实不愁抓不住机会。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