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权贵圈子在蚂蚁集团敛财不顾吃相, 习近平借机整顿已经拿到更多话语权?

中共御用经济学者李稻葵,日前公开披露了蚂蚁集团遭整肃的内幕,同时李稻葵称现在互联网公司的政治影响力已经“归零”,当局的监管风暴也已结束,这些公司的价值会重新得到评估。专家表示,这是因为中共现在基本上完成了对民营企业的参股控制。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中国的民营企业相当一部分红二代、红三代的红色资本,尤其是大型民企和巨头,江曾派系在过去几十年里是中国最大的利益集团,因此导致这些资本大多数掌控在江曾派系手里。习近平在和江曾派系的政治斗争中,自然会牵扯到资本的斗争。

马云对陈云之子陈元奴颜曲膝
马云对陈云之子陈元奴颜曲膝

中共御用经济学者李稻葵,日前公开披露了蚂蚁集团遭整肃的内幕,同时李稻葵称现在互联网公司的政治影响力已经“归零”,当局的监管风暴也已结束,这些公司的价值会重新得到评估。专家表示,这是因为中共现在基本上完成了对民营企业的参股控制。

华尔街日报》曾援引消息人士指,中共官方叫停蚂蚁集团上市(IPO)计划,除了对金融系统风险的担忧和对马云批评言论的愤怒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持有蚂蚁集团股权的层层不透明投资工具的背后,是一个由人脉广泛的中共权贵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与那些对习近平构成潜在挑战的政治家族有关联。”

据称,前中共党魁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中共江派高层家族成员,均是蚂蚁的秘密投资者。

大陆独立经济学家巩胜利6月5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在那些扎眼的公司,就想拿更多的话语权。

阿里巴巴的马云现在很低调了,基本上都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话语权在那摆着,他没有在董事长、总经理、CEO这样的位置上,但是他的股份还是在那里。”

巩胜利说,李稻葵敢这样说,是因为中共这几年到现在,基本上完成了对民营企业的参股控制。

“中国的国有资本权力机构参与(私营)企业都实施了三年多了,包括香港的上市公司全部要整改,没有国有资本渗入的,就让你走人。中国现在没有绝对的私有资本了,这不管上市公司还是做大的华为也好,华为也被国有资本进了一些,所以都是国有资本参股的形式出现。”巩胜利表示。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国的民营企业相当一部分红二代、红三代的红色资本,尤其是大型民企和巨头,江曾派系在过去几十年里是中国最大的利益集团,因此导致这些资本大多数掌控在江曾派系手里。习近平在和江曾派系的政治斗争中,自然会牵扯到资本的斗争。经济可以支持政治斗争。以习近平的个性,是既不放心对手掌控资本,也不愿民营资本比国企强,习近平是希望中共这个体制掌控资本。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阿波罗网方寻报道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 Comment

  1. tougao

    李稻葵放风:监管风暴缘起政治因素

      上周五,也就是6月3号,清华大学经济学者、曾经以“中国封城两年人均延寿10天”而听取骂声一片的李稻葵教授,以视频方式出席“大华私人银行2H 2022投资论坛”活动的时候,语出惊人,他在谈到互联网监管时,公开以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为例,声称这家公司的上市之所以被最高层叫停,是因为被发现在上市前已有许多政府官员及亲属都牵涉其中。

      他说,在这个过程中,蚂蚁集团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响,甚至影响到了一些城市的党委书记人选,还来了一句“这真的会吓到最高层领导”。然后他强调说,现在这些互联网公司对政治的影响“已经为零”,高层的担忧也已被打消,相信投资者将恢复对这些公司的信心。

      这很有点放风的味道对吧,然后我们就看到《华尔街日报》在今天就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说,中共监管机构将结束对网约车巨头滴滴和物流平台满帮集团、在线招聘公司看准网等三家公司持续一年的调查,准备最早在本周解除对它们增加新用户的禁令。而这三家公司的移动应用在国内应用商店也会重新上架,最早也是在本周。

      当然,对这几家企业来说,结束调查也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两条:1. 这三家公司将面临经济处罚,对滴滴的罚款相对较高,其它两家公司则相对较轻。2. 这些公司必须向中共政府转让1%的股权,并让政府在公司决策中发挥直接作用。

      也就是说,这明显是有序的安排,先放风政治影响已经清零了,然后再放消息提供证据,证明监管风暴的确已经结束了。而政治影响被清零的最大原因,就是这些公司事实上完成了国有化进程,无论这些公司过去姓张还是姓王,现在统统一律都姓习了,自然也就安全了。

      李稻葵的讲话明显带有强烈的奉命安抚味道,他首先证实了此前的监管风暴根源是政治因素,也就是我们反复讨论过的“金融削藩”。是因为当局认为这些互联网巨头已经成为独霸一方的政商混合体,在某些方面威胁到了当局的权力。大家注意这里的关键词:这里提到的“威胁”是否真实存在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局认为存在威胁了,就必须打击。这是当局为了政治可以牺牲经济的又一个典型例子。

      第二,这系列操作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前经济的恶化远超一般人想像,以至于当局不得不公开承认监管风暴只是政治因素,并且现在已经结束,意思就是当局的监管风暴不是要在经济上走回头路重回计划经济,而只是为了政治安全的临时性措施。这说明习近平在党内受到的压力极大,因为这等于变相放软认错,承认打击过重,所以现在不得不又把烧饼翻过来烙,重新刺激经济恢复。

      第三,李稻葵这番话也告诉了我们,中共的监管风暴造成中美金融脱钩的后果严重,当局已经无法承受,所以不仅在中概股上市问题上对美方大幅让步,同意进行底稿审计,而且李克强5月18号考察云南时喊话支持平台经济、数码经济在境内外上市融资。

      现在,习近平当局又出面喊话互联网企业的政治影响已经清零,这是明显对内外都进行安抚,想要恢复外资和市场信心。

      这种手段有用吗?我想效果恐怕是非常有限的。中共的先捉鬼后放鬼的手段用过无数次了,这是体制基因带来的。即便这一次的监管风暴结束了,重新恢复刺激经济,下一轮的风暴一定还会来,只是谁都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落在谁的头上,这种巨大的不确定性,恰恰才是外资逃离、国人对经济前景丧失信心的根源。

      而更重要的是,蚂蚁、滴滴等巨头企业因为涉入了政治而遭整肃,这个信号很清楚,当局希望这些企业隔绝政治,不允许沾染政治。但反过来,这些企业如果真的隔绝了政治,它们根本就不可能达到现在这样可以影响大陆经济的规模。谁都知道,在大陆做企业如果不与各级政府和权力联姻,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做大。

      而且,政府对这些企业参股1%的本身,就是要求企业必须介入政治,绝不允许企业完全隔绝政治。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说的悖论,这与李佳琦是不是相似的逻辑?你过问了政治这就是“商人干政”,必须打击,你不过问政治不给政府股份,这就是意图脱离政府监管大搞“无序扩张”,你照样挨铁拳重锤。

      这种既要你服从政治,又要你不能参与政治的“既要……又要”模式,与当局想要通过清零来确保绝对防疫安全,但却反而因为清零带来了严重的社会不安全是一回事。

      这种悖论无所不在,已经贯穿了中共统治系统的上上下下所有领域,中共自己根本就无法解决。这就是中共的政策反复出现钟摆,翻着白眼吐着白沫在两个极端之间左右抽疯的体制性根源。这种抽疯是不治之症,将一直反复发作直到把中共抽散架了为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