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美日武力保卫台湾是台湾高科技实力决定的,失去台湾会使美国高科技倒退十年; 埃米时代来临美国还会武力保护台湾吗?

美国总统拜登说,如果台湾受到攻击,美国将会军事介入、保卫台湾。尽管这一说法似乎与美国在这一问题上长期保持的战略模糊政策有出入,白宫一名助理说,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并没有变化。

拜登星期一(2022年5月23日)在东京会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后共同见记者。一名记者问拜登,“出于明显的原因,你不愿军事介入乌克兰冲突。如果有必要,你愿意军事介入以保卫台湾吗?”拜登回答说,“是的。”

记者再问:“你愿意?”拜登说:“这是我们作出的承诺。”

拜登环顾台下的反应后进一步解释说,“我们同意一个中国政策,我们签字同意了这项政策和其他补充协议。但是,用武力拿下(台湾)是不适当的。那会扰乱整个地区 ,就跟在乌克兰发生的情况相似。”

在回答上述提问之前,拜登说,中国军机在台湾附近的行动已经是危险动作,而中国不具有对台湾的管辖权来用武力占领台湾,因此“我们与日本和其他国家坚定地站在一起,不让这种事情发生。”

记者会结束后,白宫官员们似乎淡化了拜登称美国将军事介入、保卫台湾的说法,称美国的相关政策并没有变化。

去年10月,拜登在参加与公众交流的访谈节目直播中表示,美国有协防台湾的承诺。一天后,白宫发言人说,总统并未宣布美国的台湾政策发生了改变。一些人认为拜登当时的说法是口误。

美国历届政府在是否会动用军力保卫台湾安全的问题上一直实行战略模糊政策。但是随着中国对台湾施加越来越大的军事压力,华盛顿政策圈的一些人士认为美国应该检讨这项政策,向中国发出明确的威慑。

台积电 新世界格局中的“护国神山”

新冠疫情横扫全球。疫情中,台海局势危急,世界格局激烈变化,连带牵动了世界经济及尖端科技。由疫情引发的全球晶片短缺的长期趋势,突显出台湾在晶片制造方面的经济和战略重要性。被称为“护国神山”的台积电成为世人瞩目的中心。

台湾因防疫经验成功,让世界看见台湾,而疫情造成的全球晶片荒,也突显台湾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关键地位。

近两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放言要统一台湾,以“维护其主权”。台海形势空前紧张,台湾因此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台湾是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心脏地带,北京一直觊觎台湾制造世界顶级晶片的能力。

台积电是全球晶圆代工龙头,素有台湾“护国神山”的美誉。在去年4月美国《时代》杂志公布的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企业名单中,台积电是唯一上榜的台湾企业。

影响力大 台积电是台湾“护国神山”

IC产业公司董事长涂兆均表示,台积电2020年获利逾新台币5000亿,超过台湾整体上市公司获利的20%。其次台积电的上下游相关产业,连带半导体产业的产值,在2019年占台湾GDP约15%,更在2020年占台湾GDP达16%,是台湾不可或缺的经济成长关键。

“也就是说,台积电也好,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在台湾从很多方面都看到它的绝对、很大的影响力。”涂兆均说。

立足台湾半导体界二十几年经验的涂兆均还说,过去几十年来,台湾在半导体制造部分,在海峡两岸已取得了绝对的领先,“甚至台积电在全世界已经超越Intel(英特尔),不管在技术、在市值跟获利能力,都已经将Intel抛在后面了。”

台湾IC产业公司董事长涂兆均。(大纪元

晶片用途五花八门,已渗入到社会生产与生活的所有领域,医疗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行、交通运输、通信……以及涉及国家安全战略的军工制造等。而专研在先进制程与先进封装技术研发的台积电,在高阶晶片(10奈米以下的先进制程)保持绝对领先,并稳坐超过全球50%的高市占率,其规模大于韩国的三星及美国的英特尔。

涂兆均说,美国、日本、德国等国接连邀请台积电前去设厂,并且以国家政府的补助,在资金上及政府的强力的背书,支持台积电设厂。甚至在全球车用晶片面临缺货潮情况下,去年1月德国经济部长来函予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请求帮忙德国获取台积电晶片。

“台积电的影响力不仅于台湾,在海峡两岸,甚至在全世界都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涂兆均说。

日前,日经新闻报导,日本政府将自财政补充预算中,拨款4000亿日元辅助台积电前往日本熊本县建造新工厂;而台积电欧亚业务资深副总经理何丽梅日前也证实,正与德国政府就可能在欧洲兴建一座晶圆厂展开初阶谈判,包括政府补贴、客户需求以及人才库都将影响台积电的最终决定。

而2020年5月,台积电宣布赴美设厂,将投资120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设置五奈米晶圆厂。当时,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还高调感谢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并强调“这项历史性的协议也将强化美台关系。”

“所以说,台积电是台湾‘护国神山’,从很多层面上来看,它确实是如此。”涂兆均说。

全球晶片荒 台积电生产版图延伸海外

台积电在全球晶片荒的情况下,全球影响力大增。不仅如此,也在中美贸易战中,以及台海军事紧张的情况下,取得了将生产版图延伸至海外的经营契机。

对此,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表示,台积电至美国、日本、欧洲设的厂,是连带上游的材料、原材料跟设备,下游的封装测试,整个产业外移,“不是只有台积电的晶圆代工过去而已,同时整个产业要聚落,整个产业链要搬过去。是整个产业链开始分散风险地,这叫‘分散地理风险’。”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大纪元)

他强调,这并非“分散企业的风险”,因为台积电仍然接单赚钱,只不过是生产线不主要落在台湾,“地点上分散一下,就做战争的预防,当台海发生战争的话,那么台积电一样可以从美国、从日本、从德国出货。所以这个地理风险的分散是必要的。”

吴嘉隆表示,台积电至美国、日本、欧洲设厂,是整个产业产业链要搬过去。产业链分散地理风险,万一台海发生战争,台积电还可以从美、日、德出货。图为台积电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厂。(Shutterstock)

吴嘉隆说,这对企业经营而言,将促使台积电降低人工成本,因美国、日本、欧洲的人工成本远高于台湾,所以台积电将稍微修改在台湾原有的操作方法,“所以它必须在控制成本方面有其他的做法,据说会大量使用机器人。”

而台积电带动台湾半导体产业、晶片产业从上游到中游到下游整个供应链,对此吴嘉隆认为,这与美国主导全球半导体产业链,息息相关。

他以80年代日本汽车输出全球致使美国的汽车业遭受打击为例。当时美国就要求日本货币升值。而当日币货币升值后,日本汽车生产线只好外移至东南亚:一部分的零件在菲律宾生产,一部分在印尼、泰国、马来西亚生产,最后再全部运到泰国组装完成。

“所以东南亚各国都有分到一杯羹,但是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跟日本竞争,没有办法来威胁、取代日本。因为他们只有抓到一小块。”吴嘉隆说,这个商业模式,现在套用到半导体产业上。

“美国把整个产业链切成一块一块,把它做成国际产业供应链。从上游到设备、到软件,到硬体,制造到封装测试。荷兰抓一块,韩国抓一块,再给日本抓一块,再给台湾抓一块。然后整个组合起来。”

他举例说,荷兰的阿斯麦公司(ASML)专门做光刻机;日本专门做光阻剂化学材料;韩国三星主要掌握记忆体。而关键技术则是控制在美国手里,美国自身拥有一些设备厂商,以及软体设计厂商。“其实现在整个半导体产业是控制在美国手里”。

“我告诉你,中共都以为它把台湾打下来,台资企业就变成‘国营企业’。不是的呀,中共根本不懂、不了解,以为它可以把台湾打下来,就可以拿下台积电,不行的!”吴嘉隆说,假如台海发生战争,万一中共拿下台湾,美国即切断对台积电的设备、技术供应跟授权。

对此,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看法类似。他说,若没有美国的机台、日本的材料等,台积电也无法生产晶片。他以F1赛车来比喻,“台积电有很好Know How,就像是一个driver(司机),荷兰阿斯麦提供的EUV它是一个vehicle(车辆)。日本提供的就是oil。三缺一,都不能让Racing car(赛车)跑起来。”

弯道超车 中共盗窃技术 挖角人才

而近年来,由于中共强力发展半导体产业却屡屡受挫,因此盗窃台湾高科技术及挖角台湾人才,成为其所谓“弯道超车”的手段。

拥有二十几年半导体界经验的涂兆均表示,特别在中美贸易战之后,半导体产业在全球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中国更极力关注重点发展半导体产业。“在我来看,中国官方他们尝试用,不管是民间也好,学术学术界也好,尝试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补偿其产业重点的一些行业技术跟行业的人才。”

涂兆均表示,在民间方面,就是藉以在台湾高科技重镇──新竹地区设立“外资公司”作为掩护。“所谓外资公司,实际上它背后可能都是中资,不是台资,是其他的国外地区在台湾设立的公司。就是借这些公司的名义在台湾,特别科技界、在电子业挖角一些人才,特别是在半导体业人才的挖角,甚至是一些机密、一些技术的取得。”

涂兆均说,台湾政府近这一两年来已特别关注此现象,并在2020年开始采取行动。“一方面可能有一些产业公司这几年来一直向台湾政府检举、告知有这样的情况。所以台湾政府2020年开始有很大的动作,包含台湾媒体上面看到很多的媒体也好,或者是国安单位,包含是国安局、调查局,针对这个部分做特别的调查。”

“我也接到一些调查局的电话,询问我们所在的这个半导体产业、或者是身边的朋友是否有耳闻,或者是他们去询问特定的公司的情况。”涂兆均说。

去年3月,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证实,因以中资化身成台湾企业,恶意挖角台湾人才,已有20家左右的公司被移送调查;8月,经检方调查宣布,中国比特大陆(Bitmain)及其子公司北京及香港晶视智能,透过智鈊科技及芯道互联公司,在私设研发、业务中心,挖角台湾研发人才共122人。智鈊科技及芯道互联公司负责人也都遭依违反两岸关系条例等予以起诉。

依台湾经济部公告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规定,中国营业事业、半导体业者等不得来台投资、设立半导体产业公司或分公司,违者可处一年以下徒刑。

此外,中共还利用以学术自由为掩护在台进行渗透。涂兆均以此前台湾新竹清华大学校内的“清华海峡研究院”为例,“我们知道了解的情况,它(清华海峡研究院)就是一个大陆官方的机构,尝试用学术自由的名义,在台湾的清华大学进行一个平台。”

台积电
台积电

“用学术自由的方式去做掩护,更具有隐蔽性跟方便性,对台湾人才跟技术的挖掘,在某些方面、某些角度上,它让人防备性会比较低,有机会更容易取得一些技术跟人才。”涂兆均说。

具中共官方背景的“清华海峡研究院”,去年11月初被爆出未经台湾官方许可下,于新竹清大校内设立“清华海峡研究院新竹办公室”,为其总部在台从事技术研发、揽才、投资等业务,涉违反《两岸人民关系条例》。

2016年4月28日,清华海峡研究院在新竹清华大学校内为“新竹办公室”揭牌。包括清华海峡研究院副院长郭梁(左三)、新竹清华大学副校长吴诚文(左四)都有参加。(新纪元合成图)

而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则表示,依去年6月分美国商务部公布的《强化美国供应链安全与韧性的报告》显示,“中国过去几年总共挖了三千个台湾的工程师,用三倍的年薪挖过去。”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大纪元)

苏紫云表示,台湾政府目前正以强化敏感科技的保护问题,与台湾业主沟通,“业界目前比较倾向做的是营业秘密法”,并依此与国家安全找出一个平衡点。

“陆委会目前也在检视相关的法规,避免这些敏感科技的人员,可以很轻易的往来于两岸之间。这些都是以后要补上去的一些防伪的漏洞。”

挖角徒劳 中芯国际技术难突破

如此恶意挖角人才,台湾台积电首当其冲。“我想中芯一定有(挖角)台湾的TSMC(台积电)的工程师应该是没错的。”苏紫云说。

中芯国际(SMIC)是中国最大晶元代工厂,也是中共极力扶持的企业。

不过,苏紫云认为即使挖角台积电人才,但若以中芯而言,仍难以有技术的突破。“第一个,就是法律问题,台积电对于这种禁止竞业竞争的条款,防线做得不错。第二个是硬体的防线,也就是中芯大概只能仿12纳米制程的晶片,再往下就没有机台可以支援了。”

也就是说,招揽台湾人才,对中芯当然有所助益,通常前往大陆的工程师,已经不是拥有最新“know how”,“可以提高它所谓的良率,但要再做进一步的晶片,那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样,有很好的手艺,可是没有EUV的机台,也就做不出10奈米以下的晶片。”苏紫云说。

再则苏紫云认为,台积电也理解美国跟西方民主国家的关切,会更谦虚地看待自己的责任,因此在数位安全部分会着重于人员安全的管理,“对于那些在台积电任职的核心员工,他们的Know how,以后避免去进入其他的国家或是其他的敌对公司,这一点不只是国家安全,也是台积电自己的商业利益所就必须要顾及的。”

共党制度不改 企业创新无望

而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也对中共在台湾进行人才的挖角,提出他的观察。

他说,中共挖角台湾人才,不仅限于半导体产业,而是遍布各个行业,包括机能布料,化学的药品等等很多行业。“其实挖了角,最后没有用。可能少部分用啦,但是基本上大部分都没有用。”

为什么呢?吴嘉隆质疑,当中国企业挖角台湾人才之后,该企业的制度、文化还有组织内的创新,是否能有所改变呢?“然后能不要接受、不要被党的领导走深进来。方方面面的。”

吴嘉隆说,当中国越融入国际社会,就发现“必须改变它的制度,而它又不愿意改变它的制度。什么东西都要党的领导,什么东西党都要它走进来,收割韭菜。那最后就做不下去,原因在此。”

吴嘉隆说,习近平要“国进民退”,但国营企业是不可能推动中国经济永续发展。

“具有自由市场的竞争,才能够真正培养创新跟承担风险的能力。国营企业没办法承担风险,国营企业是听命办事的,它不承担风险的,它是执行单位。”吴嘉隆说,国营企业的经营者其实就是公务员,就是官僚体系。“民间企业家才是承担风险,推动创新,组织资源,面对竞争。”

而吴嘉隆也强调,由美国掌握的国际半导体供应链,“整个(供应链)环节被切开,每一个环节都有专门的技术,并且由不同国家掌握。如果中国要自己自主研发、自主创新的话,所有关节都要打通,那不可能!”

因此,即使“中共曾成功挖角台积电很多高阶干部,甚至挖走整个团队。可是它做不起来。中共给的补贴要扶持半导体产业,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纷纷成立,可是都是为了骗政府的补助金嘛,根本没有生根。”

中共无法成功复制台积电的成功经验。图为2020年8月26日江苏南京举办的2020世界半导体大会上的台积电展位。(STR/AFP)

而受中国企业挖角的台湾人才,最后也发现,即使到大陆领了高薪,但“可是这个没有用,因为现在已经被看透了,拿了人民币换不了美元,汇出来也没什么用。”

美对中“围而不攻” 中共内部开始分裂

此外,吴嘉隆还谈到,当前美国对中共的战略原则,就如同三国时期曹操攻打袁绍的“围而不攻”策略。

他说,“包围而不进攻”,在经济方面,美国断绝中国的技术来源,因而导致“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与经济增长的动能,开始下跌,经济开始走弱。”

如此让中共内部开始分裂,“有人主战,有人主和,有人觉得应该还是接受西方的要求,加入国际社会,有人就民族主义情绪上心,要独立自主啊,怎么的。那是不可能的。反正中共可能会掉入这个陷阱,民族主义情绪的陷阱。”

“中共以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来面对国际竞争,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吴嘉隆说。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什么是埃米时代?埃米时代如果来临美国还会武力保护台湾吗?

埃米(Ångstrom或ANG)是晶体学、原子物理、超显微结构等常用的长度单位,简称”埃”,符号为Å,1Å等于

m,即十分之一纳米。

它不是国际单位,是一个历史上习用的单位,不属于国际单位体系。
换算关系
1吉秒差距(Gpc)=1000百万秒差距=326160万光年=32.616亿光年;
1百万秒差距(Mpc)=1000千秒差距=326.16万光年;
1千秒差距(Kpc)=1000秒差距=3261.6光年;
1秒差距(Parsec)=3.2616光年;
1光年(light-year)=64230天文单位;
1天文单位(Astronomical Unit)=1.496亿千米;
1千米(kilometer)=1000米;
1米(meter)=1米;
1分米(decimeter)=1/10米;
1厘米(centimeter)=1/100米;
1毫米(millimeter)=1/1000米;
1微米(micrometer)=1/1000000米;
1纳米(nanometer)=1/1000000000米;
1埃米(Angstrom)=1/10000000000米;

1皮米(picometer)=

米;

1飞米(femtometer,又名“费米”)=

米;

1阿米(attometer)=

米;

1仄米(zeptometer)=

米;

1幺米(yoctometer)=

米。

英特尔和台积电谁先进入埃米时代?

台积电2030年?

英特尔2024年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台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