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元老集体挺李克强,但习近平仍牢牢掌握着军权

进入五月以来,随着俄罗斯败象彰显以及美欧不断释放强硬信号,北京高层权力斗争在疫情封控下,又在你来我往中杀气腾腾,而主角是习近平李克强与背后力挺他的中共离退休老领导。

从此前的一些中共公开的报道中可以看出,李克强在“动态清零”、经济发展等问题上都与习存在分歧,只是这种分歧在官媒的掩饰下,并不能为大多数人所觉察。更主要的是,中共官媒为了凸显习,往往弱化中共政治局其他常委的新闻,有些活动甚至不予报道。这让其他常委相较习而言,显得十分低调。

李克强汪洋五中全会联合阻击习近平成功
李克强汪洋五中全会联合阻击习近平成功

然而,在5月14日,英国媒体突然爆出习近平可能得了“脑动脉瘤”,脑血管出现肿胀状况的消息同一天,中共官媒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同时刊登了李克强早前在一场所谓廉政会议上的讲话全文,而且是全文刊登,虽然习的新闻仍占据头版,但这样的情况在习执掌大权以来,还是非常少见的。单靠李一人之力显然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其背后一定有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在运作。

5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突然印发了《关于加强新时代离退休干部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通知各地要落实中央这项政策。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在15日和16日均做了报道。文件称“要把离退休干部团结在习核心周围”,要求“离退休干部党员特别是担任过领导职务的干部党员要严守有关纪律规矩,不得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不得传播政治性的负面言论,不得参与非法社会组织活动,不得利用原职权或职务影响为自己和他人谋取利益”。

这份文件的内容其实就在表明,那些退下的老领导们并未认同习核心,还在“妄议习中央”,还在传播关于习的负面消息,并且利用原有的权力在做一些谋取利益之事。而从文件下发的时间紧跟在李克强在媒体上的高调后,亦说明习认为或者得到准确情报,是中共离退休老领导们在力挺李克强,因此习在向他们发出警告。

5月16日,人民日报头版再现诡异,除了报道习近平跟克罗地亚总统致贺电外,还报道李克强亦跟克罗地亚总理致贺电。《自由时报》报道指出,头版往往是习才会享有的待遇,而李如今“僭越”并不简单。

这似乎说明,中共老领导们并没有在意来自习的警告,而是继续走在对抗习的道路上。这些老领导们可能有不是江派的,如朱镕基,因为此前有海外媒体爆出他对习不满的言论;有江派的,如曾庆红、张德江,而退下后能在媒体保有影响力的当属曾主管文宣的老常委刘云山。他们在目前支持李克强,主要目的还是利用这一时机与习抗衡。习如何回应呢?

5月17日,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要闻刊出本网评论《领导干部家风不是小事私事》,以被双开的湖南省常德市委原书记杨懿文为例,解读他是如何“家风不正”的。如其妻子、长沙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李湘江和在国外的儿子组成‘母子档’,里应外合操办了很多向境外转移资产的勾当。中共高官和各级官员向海外转移资产,早已是普遍现象,为何现在要单独提出呢?

2016年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曾通过了规范中共党内政治生活的新《准则》和《条例》,其中提到“涉及全党全国性的重大方针政策问题,只有党中央有权作出决定和解释,严禁在党内拉私人关系、培植个人势力、结成利益集团,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注重家庭、家教、家风,教育管理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格执行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等等”。

不过,六年来,《准则》和《条例》只活在纸面上,中共官员、老领导们该妄议中央的继续妄议,身边的人该贪的继续贪,该攫取利益的继续攫取,这两年大火的疫苗和核酸检测公司背后,其实就是大捞特捞的中共权贵家族们。而获取利益的权贵们亦将大量资产转移到海外。对此,习应该也是心知肚明,而再次在中纪委网站提出“家风”问题,尤其是转移资产问题,或许是在将警告升级。

因为根据不久前旅居澳洲的袁红冰先生的爆料,习已经掌握了中共新旧权贵们在瑞士银行存款的储户名单,大约有5200余个账户。据说,习为了保护自己,震慑对手,正将这份名单“当作他党内权力斗争的一个核武器”,从而在二十大完成终身执政的这个目标。

袁红冰的爆料印证了2013年维基解密“中国密件”披露的信息,即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000个账户,三分之二是中共中央官员,从中共的副总理、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几乎人人都有一个账户的信息。

此外,2019年8月初,中共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教授,转发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令人咋舌,瑞士银行公布消息,100位中国人存款合计7.8万亿(人民币)。消息在被大量转发后被删除。

可以说,习掌握了这份掌握着庞大资财的中共高官亲属名单,其实也就是抓住了众多中共高官的把柄,在中共老领导蠢蠢欲动后,习暗示或以此相威胁。但这是把双刃剑,习或许凭借此名单达成目的,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人会联合一致,将习拉下马甚至出现更坏局面。

也是在这一天,当晚,立场变来变去的原《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忽然发了一条微博:“这是非常重要的信号。跟上这个信号,抛弃怀疑与彷徨,拥抱新的机遇者,将被证明是真的商业英雄,时代英雄。”他配的是当日人民日报第一版面截图。版面上的头版头条是“为广大市场主体增信心、稳预期”;随后是关于水利投资的消息,以及李克强和汪洋的消息。习近平少有的再次缺席头版文章。

中共老领导挺李克强 习仍掌握军权

有意思的是,还是在17日,德国《经济周刊》发表了一篇题为“习近平的三大错误”的文章,批评他的清零政策、经济政策和在乌克兰战争上的误判。

5月18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则刊登了鼓动青年“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贡献青春的文章,文章再次提到习的命运共同体之说以及习在中共青年团成立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主旨。而此时的李克强却去了云南大学等地考察。微博上的视频显示,李全程考察均不戴口罩,而且每到一地,都受到热烈欢迎。

因此,中共现在的角斗很复杂,也很残酷,习在媒体上的被弱化和李的被突出,只是角斗的一种折射,并不代表胜负已决出。至少从目前看,习的权力并未被实质削弱,依旧掌握军权。在海外爆出习近平患脑瘤,人民日报刊发李克强长文的5月14日,中共军委副主席张又侠也在人民日报发文,称要始终在中共的领导下战斗,坚持所谓“两个确立”,即坚持习的领导。《解放军报》这几日的头版,有的刊发习的新闻,有的刊文表达“忠诚”的报道,中共军网、国防部网站也都是关于习的报道居于核心地位。这说明军方仍站在习一方。

从中共历史上看,军队的态度对于中共高层夺取权力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021年7月,英国BBC报道了中国历史学者余汝信在香港出版《风暴历程:文革中的人民解放军》一书之事,称该书通过对大量军队内部和公开文件,亲历者证言等民间资料比较、查证,揭示“作为军事力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与整个文革进程息息相关的紧密联系”。

书中称,毛当年之所以敢于发动文革,就是有军队作为“基本力量和有力保证”。1965年初,毛对中共党内二号人物刘少奇越发不满,将其视为旧官僚体系中的文官,决定将其打倒,即“避免出现苏联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同时开始提拔吹捧他的林彪。2月,毛首次点名要在今后的政治斗争中依靠和运用军队的力量。

1966年5月16日,文革正式爆发。8月,林彪正式取代刘少奇,成为中共党内第二号人物。其后,军队在红卫兵砸烂一切后成为稳定社会的重要力量,而毛也在此期间,将自己的对手一一打倒,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1976年毛死后,华国锋、叶剑英发动的军事政变也是得到了军方的支持。而邓小平1992年南巡,发表不满左转的江泽民的讲话,迫使其重新走上开放之路,同样是因为得到了军方的支持。

因此,中共高层在二十大前的角斗,最终结局如何,中共军方态度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但从当局不断要求军队“忠诚”,前几年更指军队有暗流存在看,中共军队并非全部效忠习,一些或仍与中共老领导们有牵连。而且,习在内政外交上的误判,尤其是支持普京,对抗美国,强制推行清零政策,早已在中共党内引起广泛不满,引起普通民众的不满。这有利于反习力量的集聚,甚至影响军方,倘若再发动攻台之战,导致生灵涂炭,这其中未来出现什么变数,也未可知。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