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再也回不去的美国了,那里没那么多劈腿、炫富、撕逼和大白腿

from Los Angeles Magazine

回国还是留美,

若干年后,

你怎么看你当初做的这个决定?

文|LJJ

From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那晚跟朋友在酒吧聚会,听到一首Chainsmokers的歌,是我大一刚到美国时最爱听的#selfie。

我问朋友:

“想过回加州吗?”

朋友假装喝了口酒,说:

“怎么,是北京的饭不好吃还是妞不好看?”

我看了看周围的大白腿,说:

“可能是我脑子不好使。”

I-80 in CA

也是,原本就喜欢北上广的花花世界,又怎么会想念美国的味同嚼蜡。

大一那年,为了体验加州的生活,我选择了跟美国人同居。我的室友们都是学霸,他们周末的消遣活动,是去家门口的空草地上扔飞盘,遛狗,晒太阳。如果回家的路上经过Safeway,看到30%off的速冻Chicken Nuggets,会被当作本周的Big news宣告给所有人。

离校园不到一英里外,有一个韩国人开的亚洲超市,大二那年我从学校搬出来住后,每周末逛亚洲超市成了唯一的娱乐项目。如果能在超市里偶遇一两个课友,顺路经过奶茶店也有个伴儿,也算是made my day了。

每当Midterm结束,为了换个口味吃顿好的,几个好基友会蹭车跑一个小时的高速,去一家口味中上的香港茶餐厅吃早茶,如果时间有剩,我们还会去隔壁Chinatown的华人K厅,小小的房间里唱的是凌晨赶due时循环的歌。

没那么多劈腿、炫富、撕逼,不是北美吐槽君里的那种生活。在我的留学生活里,48集的《伪装者》被我刷了20多遍。

这样的美国生活,在我回到北上广以后,会被怀念吗?

不会啊,这么无聊的地方,我也没有很想回去。

除了有人晒新学期的课表的时候,

除了饮料机允许免费续杯的时候,

除了走进洗手间发现有坐垫纸的时候,

除了在油站加油时会主动下车自行加油的时候,

除了有人拍偷午餐的松鼠和追人跑的火鸡的时候,

from: Sunny Skyz

除了打球时会不自觉跟陌生人High Five的时候,

除了吃饭时偶尔会想起有一种辣椒酱叫Sriracha的时候,

除了在抖音上刷到饱和度极高的玫红色晚霞映衬着棕榈树的时候,

除了在圣诞的三里屯听见“It’s the most wonderful time of the year”的时候,

除了电台放的英文歌带着有些Bitchy的Californian Accent时嘴里会不自觉地跟着一起念的时候,

除了在机场时会想起四年前自己拖着行李走进安检时不敢回头看外面哭得不成样的妈妈的时候,

除了我弄丢了大一刚入学买的带学校logo的帽衫的时候,那是我留下的唯一一件美国的文化衫,就在回国前,一起消失了。

除了在这些时刻,我会偶尔想回美国,其他时间我都没有很想它。

Somewhere in LA

很偶尔,我还会想起一年前我毕业离开美国的那个夏天的那一幕。

我收拾好几个巨大的箱子,呆靠在床边,听窗外正在搬家入住拖行李的声音,仿佛是三年前我搬从学校搬出来时的回放。

于是我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泪水在眼眶打转。

美国就像小孔成像,有人夜夜笙歌,有人纸醉金迷,有人奔波焦虑,有人挠头忙碌。

你或许在朋友圈上假装每天很努力,但最后收到十几份拒信连一条朋友圈都不敢发;也可以天天跟老美飞叶子,但最后通过Networking和努力,拿下了四大的offer。

你或许早早来美国读语言预科,但大学四年下来还是一无所获;也可以“不务正业”地天天倒腾与学业无关的东西,但几年后,它成了面试官眼里你很亮眼的社会履历,成了你收获offer的敲门砖。

如果说留学教会了我一件事,那就是:你可以选择安逸的生活,也可以踏出Comfort Zone,做一些想象空间更大的事。

所以与其说怀念美国,不如说是怀念这遍地都是选择权的四年已经过去了吧。

In-N-Out

但或许,在某个加班加点的深夜,同事点了麦当劳外卖的时候,我可能会想起:还是In-N-Out的Double Double更好吃。

我是LJJ

一个住尔湾的95后中年人

以前在北加州留学过

还有很多好玩的故事要讲

-本文出自公众号: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Posted in 移民新闻

相关新闻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