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怕了: 要为自己装备一套反制盾牌; 网友:美国会很容易摧毁这个盾牌!

在乌克兰战争中,西方展现对俄罗斯制裁的力度,可说吓到了中国。为防患于未然中国于是想为自己装备一套反制裁盾牌。

脱钩
脱钩

对华为来说,目前仍像俄罗斯一样处于极其进退两难的困境。 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这家中国电信巨头在莫斯科的电话销量飙升,但也担心再次因此受到西方严厉的制裁。这是费加罗报亚洲特派员法雷迪分析指出的。

根据长衡科技专业技术顾问公司(MTS)的数据,这家深圳集团在 3 月的前两周的销售额增长了两倍,这得益于卢布贬值而引发的消费者恐慌,以及苹果公司的退出俄罗斯。

报道指出,西方公司撤离俄罗斯市场为中国品牌提供了康庄大道,但华为谨慎行事,因担心轮到自己会变成西方制裁攻击目标;华为目前仍有许多的手机组件都还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

这家世界领先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此前已经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并被指控规避对伊朗的制裁。由于华为仍然依赖西方技术,所以它在这个新冷战的核心地带必须谨慎行事。

重新聚焦经济:华为进退两难的困境也说明了习近平在中国的困境,他在自给自足的意志和对全球化的依赖之间左右为难,他的“老朋友”普京所挑起的乌克兰战争前所未有地加剧了习近平的这种困境。

如何在不损害其与西方投资者关系的情况下支持其俄罗斯盟友,这对身为“世界工厂”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 特别是,如果与海峡对岸的台湾发生冲突,如何应对未来可能针对它发出的大规模制裁?

美国和欧盟对莫斯科采取的制裁规模之大,令那些红军共产党的战略家措手不及,并拉响了警报。

北京大学时殷弘教授认为:“乌克兰危机对中国提出了新的挑战,因为它最好不要成为被新冷战分裂下的一个封闭世界。”

中国与莫斯科的结盟关系正引发投资者的紧张情绪,这从2月份的规模达到 320 亿美元资本的外逃可以显见,这是自 2020 年 3 月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 4 月 1 日举行的欧盟-中国峰会上威胁说,任何对俄罗斯的直接援助都可能影响欧洲未来对中国的投资。

西方突来的惊吓的强化了中国主席习近平长期以来要建立一个拥有能反制裁盾牌的科技主权中国的决心。

这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在 3 月 6 日重申,“像我们这样的大国,绝对要自力更生”,并同时提出他于 2020 年正当新冠疫情爆发期间所提出的“双循环”概念。

它瞄准将中国经济发展重心重新聚焦在国内市场,最终减少对世界贸易的依赖,摒弃由邓小平发起的以吸引外资和技术为中心的40年来的“开放”政策。

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员伯特.霍夫曼(Hofman) 认为:“双循环政策旨在缓解川普制裁对中国造成的打击。 乌克兰危机为习近平的主张提供了新的理由”, 这位正在依靠他的“中国2035”远景目标稳住自己最高权位的中国新掌舵人,在美国大范围的围剿下被激怒。

北京努力将其世界经济关系带向地域多样化,特别是加强位于南半球的那些新兴经济国家的关系,以保护自己避免受到的可能制裁。

特别是金砖国家(如: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正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印度展开旋风式的访问访,希望说服印度总理莫迪参加今年将在中国举行的金砖国家集团峰会。

这也是针对新德里和华盛顿之间联合行动而发起的反击攻势,该行动以重启印太地区四方安全对话(印度、日本、澳大利亚、美国)为标志,这涉及到中美世界两大强国之间影响力争夺战的胜败。

北京可以依靠其对于东南亚国家占有的重要商业角色,这特别体现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 (RCEP) 中,这是中国利用美国在贸易战线上的迟疑不愿参与,而趁虚而入于2022 年结盟生效的巨大自由贸易区。

东盟在2020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取代欧洲,标志着该地区日益融入中国的轨道,并通过“新丝绸之路”延伸到中东和非洲。

有许多国家的经济正在全面起飞,对中国没有预设意识形态的投资持着开放态度,其中许多国家在莫斯科与西方国家之间展现铁腕摊牌时采取务实的中立态度。

美元的主导地位:如果事态升级,俄罗斯在能源安全还提供了珍贵的保证,这也部分解释了何以他们持续支持克里姆林宫。

“如果有一天中国因为台湾或南中国海而受到西方石油禁运,我们将看到在打破制裁方面,俄罗斯的重要性”,这是替中国共产党喉舌的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指出的。

来自西伯利亚的俄罗斯天然气管道是经过安全的路上输送管道,以优惠的价格供应给那些日益依赖它的合作伙伴。

另一方面,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下,俄罗斯能为中国出口商提供的渠道有限,这同时也出现了中俄伙伴关系上的局限性,这种不平衡的关系,总是对于世界经济第二大国–中国比较有利。

然而,尽管人民币逐渐国际化(却仅占 Swift 国际金融支付体系的 3.2%),但由于美元在交易所中占主导地位,北京仍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容易受到金融制裁。

建立这种国际金融支付体系的另一个抗衡的替代方案,长期以来仍处于萌芽阶段,具代表性的有中国2015年推出的一种同类金融支付系统CIPS。

中国的这项银行间支付系统肯定了中国巨人的雄心壮志,但由于缺乏替代的消息传递系统,仍旧无法帮俄罗斯规避所遭受到的西方制裁。

然而,与西方市场接触很少的特定银行可以作为金融工具,例如那些与朝鲜合作的银行。

科技与金融的独立需要数十年的长征,这或许可以推迟中国冒险进行“统一”台湾的时间。

但中国市场的规模和吸引力仍然是中国挫败打击西方士气的最佳王牌。

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员霍夫曼认为,“中国的 GDP 是俄罗斯的十倍,许多西方投资者都想去那里。 这将对可能的制裁造成有限性。” 所以,西方人对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强烈依赖,仍是中国自身一个最好的盾牌。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制度混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