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好多中国人毫无道德可言,是真心支持杀人犯普京的,为什么中华民族会沦落成这样?

杀人犯

中国人认同普京维护势力范围,也是在同情那个不被国际秩序优待的自己。(美联社)

卢斯达

俄军入侵乌克兰之后,东西方群众盛况不一。西方群众普遍反战、撑乌、反俄,东方世界複杂得多。有反俄的,但也有大量普京支持者,分佈在中国、新马地区、台湾、香港、南北韩等地。这说明「历史终结论」提出的上世纪末,西方自由秩序曾经多多少少影响的这些地区,并没有磨去彼此的距离。苏联貌似解体了,但自由秩序的 inferior 内心种种怨恨还是缓慢经年聚集到逐渐上位的普京头上。例如好多中国网民为普京战况担心;光棍群众或许知道就算乌克兰美女都变成难民流散世界,都轮不到他们「伸出援手」(现时超过一半难民到了波兰),但就是在网上发表「乱七八遭玩笑」,要製造混乱,于是官媒只好出口训斥…

种种现象令你发现中国民意中一大部份,更重视俄中同盟,而不是以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秩序」。谈到国际大事,长辈都会回到这个结论:弱国无外交。所以问题不是弱国强国,而是本质上不像西欧北美人那样相信「外交努力」,而相信世界就是各大巨头赤裸裸零和游戏的战场。

在近年越演越烈的反美宣传下,中国人都在《长津湖》的想像中跟美军杀了一次血流成河,于是令他们也对联合国体系越见犬儒,而他们认为美国和一众「西方盟友」把持了联合国,对中国也不是善类。这就是乌克兰遭入侵时中国网络发生的事情:吃瓜群众自行其是发表各种伟论,当中有很多充满了爱国和反对世界秩序的激情,却暗地裡又把中国推向一个更危机四伏的外交形势。

即中国策略上仍然要对外展示支持以联合国架构解决问题,要尊重各国主权,一方面实际上与俄国「互相支持」,但又同时不能完全倒向「中俄同盟」,要避免自身承受一样级数的制裁,既然俄国需要中国支持,允许中国保持某种中立身位似乎有俄方好处。但中国光棍网民叫嚣著要做人贩子「接收」乌克兰美女难民,在爆炸起来的国际讯息网迅速流传,迅速把中国和俄罗斯的社交距离变为零。

然而二战之后的国际体系,中国花了几十年去建立各种关係,投资了多少国家和个人去争取支持,不就是为了使用国际体系,让它提早被架空,之前的努力将付诸流水。支持入侵乌克兰,乌克兰被踏平,也就是「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信条被踏平。那麽当中国和台湾之间发生甚麽事,其他国家就算不处理台湾有没有主权的问题,仍可以普京今日的操作来一次:解放军一出海,即威胁了美国太平洋的「合法安全考虑」,正如普京集团一直以来的「论述」:北约东扩无视俄罗斯的「合法安全考虑」。世界一下子加速奔向国家同盟全面以武力解决问题,互相瓜分的时代,中国会在其中得益还是受害,世界所有人都算不出这条题。反过来说,美国支持乌克兰符合了正义,也符合其利益。俄罗斯在战争泥沼中难以抽身,欧洲尽早独立起来分担俄罗斯压力,美国还是要主力对付中国。

在近年越演越烈的反美宣传下,中国人都在《长津湖》的想像中跟美军杀了一次血流成河。(图片取自长津湖微博)

普京入侵乌克兰,中国网络激情的「宣传视频」说,这个时候我们为甚麽不支持普京,就算俄罗斯历史上对我们怎样也好,这个时候西方团结起来对付普京,下一个或这一刻都在对付中国,不支持普京支持谁?把俄罗斯在东三省做过的战争罪行,历史上拿过的领土,突然一笔勾消。人们知道中国在近代受到日军侵略,后者在各地犯下一连串暴行,他们一开始的理由:东北是日本的海上利益线。琉球、朝鲜、台湾相继倒下,最后到了整个中国,到达香港和东南亚。

他们认同普京「维护势力范围」,也是同情那个不被「国际秩序」优待的自己,一种国际秩序的生存空间论。因为国际秩序正在排挤我们,所以要尽量把敌人挡在家门外,说穿了是他们向来认可建立势力范围。美国是这样,为甚麽俄罗斯就不行?但新时代有新难题,普京入侵了作为联合国承认主权国的乌克兰,在别人的国土「维和」,残杀乌克兰人。人们向来功利主义地容忍俄罗斯等专制国家的势力跟自己国家沟和,互相分享著数,但很难接受俄罗斯公然入侵另一个他们互相承认的国家。能打一个就能打下一个,秩序就是这样大片大片崩溃。难保有一天俄佬也说「发现」中俄边界有问题要军事解决。但人们还是崇拜普京。

这是因为在大部份地方,人们崇拜强人。特别是弱者。韭菜般的低下层,因为一生受了权力太多欺负,只能承认权力是世间的唯一解。因此官大一级压死人,越上面的越大权,也因此越对。俄罗斯又是自然不断压迫中国人,可谓自古以来,中国大家都知道的,负责打舆论的人都知道,所以才呼吁现时中俄一样被世界围堵唇亡齿寒,历史恩怨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放低等等。俄罗斯人敢于欺压中国人,因此得到了中国人的敬重。以国家利益而言似乎说不通,在人类精细的心理裡面却一以贯之。亿万民众的心也是这样流动的东西。

义和团声势浩大时,慈禧太后向列国宣战,大清彷彿举国「攘夷」。八国联军令义和团输乾输淨之后,历史教科书记载,中国人由「惧外」、「仇外」变成「媚外」,凡是外国的都好,走到另一个极端。因为能把义和团打得血流成河的,那样残暴的人,一定是对的,外国人权威甚至比皇帝更强,因为洋鬼子打倒了皇帝和太后。此一转折下开各种外国思想包括共产思想快速传入中国,因为是西来而镀上了圣光,市场接受率全面辗压旧学,到达新文化运动「汉字罗马化」的主张。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

这是受各种现代体制层层保护照顾的人们所不能理解的街头世界观,拳头即一切。一般人被欺负了会找体制主持公道——如果体制还运行得好。在没有这种体制的地方,人们经过拒绝、愤怒、失望,最后只能依赖力量的逻辑——就算自己不停被这套秩序殴打,却是唯一的世界观选择。俄罗斯近 20 年的转变就是扬扬升起的「黑帮感」,包括普京本人各种示人特色以及具体政策 (战争)。平日被各种铁拳修理的各地人民就会对他深有好感。

※作者为香港评论者/作家(本文转载自作者脸书)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