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灵活就业”的惨痛事实:失业人数逾两亿

中国当局近期公布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口已经达到两亿。中国官媒刊文指出因为中国年轻人”享受工作自主性”选择不进入组织,灵活就业是”多数年轻人的主动选择”,因此”无需过度忧虑”。此等言论引爆中国舆论哗然,批评无视失业恶化、不食人间烟火。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灵活就业”人口已达两亿,中共官媒《光明日报》日前据此刊登题为〈年轻人选择灵活就业,无需过度忧虑〉的时评文章,指出时下中国年轻人已经不同于父祖辈,对于单位组织不再有执念,追求的是合兴趣、匹配专业技能的工作;更享受工作自主性以及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继而宣称”灵活就业是多数年轻人的主动选择”,认为外界”无需过度忧虑”。

然而,舆论批评中国景气冷、就业难是事实,所谓”灵活就业”根本就是无奈选择,此说法涉嫌为官方卸责。

就业压力找工作
就业压力找工作

“灵活就业”是失业的无奈选择

近期中国教育部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大学毕业生909万,年增35万,首度超越九百万;2022年预计有1,076万大学毕业生,年增167万,首次突破千万大关。由于肺炎疫情冲击产业、政府严打民企以及经济下行、消费不振等影响,就业市场急冻,青年失业压力激增。中国教育部去年底发布工作指导通知,坦承大学毕业生规模与增量创历史新高,”就业形势复杂严峻”。

对此,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八部门以鼓励青年创业为主轴,联合印发《关于深入实施创业带动就业示范行动力促高校毕业生创业就业的通知》,以在今年为大学毕业生提供两百万个优质就业机会为目标,要求此行动”要紧紧围绕促进高校毕业生创业就业展开”、”帮助毕业生解决创业面临的突出问题,降低创新创业门槛”。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报导,中国经济明显放缓,去年前11个月”小微企业”倒闭逾437万家,由于小微企业是中国就业机会主力,直接冲击应届毕业生工作,去年第四季中国大学毕业生景气指数CIER(每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工作机会)降至0.88,连续两季大幅下跌。

在《光明日报》粉饰”灵活就业”引爆不满之前,早在去(2021)年7月27日官媒《央视财经》竟然乐观宣传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有两亿,引发热议批评当局无能应对严重失业问题,央视财经随即紧急删除评论、关闭网路评论功能。

《央视财经》当时吹嘘”个人经营、非全日制以及新就业形态成为了灵活就业的主力军”,把失业大军的无奈困境幻化成壮盛的军容,煞有介事地配上一段风光的报导影片,其美化失业、丧事喜办的虚伪姿态令人哭笑不得。被激怒的中国网友果然群起嘲讽”啥灵活就业,不就是失业打零工?””把打零工说得清新脱俗”。

去年此时”灵活就业”早已超过两亿

去年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公开宣称中国”近亿农村贫困人口实现全部脱贫”,创造了”人间奇迹”,甚至重提中共1920年代”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主要宣传口号”打土豪、分田地”,中共官媒铺天盖地宣传”脱贫取得全面胜利”。

然而不久之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3月11日在中共全国人大会议闭幕记者会直指中国”灵活就业”兴起,涉及两亿多人,包括城镇新增劳动力约一千四百万人(含大学毕业生909万人),还要保障退役军人工作,为两亿八千万农民工提供机会。

 

世人了解李克强指的”灵活就业”就是失业打零工,此说犹如”泄漏”中国就业市场状况、打脸习近平宣称”全面脱贫”的”人间奇迹”。

此外,李克强也在去年7月7日于会议再次重申,中国的灵活就业人员已达两亿多人,他们之中大量是农民工,”有的一个人打几份工,十分辛苦”。

对于中国失业现象之严峻,资深的台湾《经济日报》香港特派员李春在去年12月预测,中国2022年从事”双零”工作的就业人数可能超过三亿人,”双零”指的是”灵活就业”以及”零工经济”,反映出中国就业数据中未统计的就业、兼职、自由职业者族群,称此现象为中国”经济迫近的灰犀牛”。

中共官方失业数据失准严重向来备受诟病,根据官方失业调查指出,中共对失业者定义为过去三个月内积极寻找工作并且未能在两周内开始新工作者。这种数据无法反映来自农村在城市打拼的大约1.8亿农民工,也无法反映退出工作超过三个月的失业人数,或者大量必须接受防疫隔离等无法在两周内重新工作的人数。

疫情爆发后农民工大量剧烈流动的就业人数变化,在中国城市失业调查中被视而不见。北京大学经济学家卢锋估计,目前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人数与疫情爆发前差距高达六百万人,两年间可能造成数千亿元人民币的收入损失。

2020年底《南华早报》也曾引述澳洲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Group Limited)香港首席经济师胡伟俊指出,疫情爆发后有2.9亿农民工回到农村,已放弃在城市找工作,他们不会被反映在官方失业数据中。

中共近两年自创并且强调”灵活就业”怪异名词以美化失业浪潮,无视房间里的大象以及急奔而来的灰犀牛,显见中共当局对于逐年深陷的失业困境无能为力,已经到了官僚集体”躺平”的瘫痪状态。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中国经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