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技术比对结果显示徐州“锁链女”就是李莹!其母已经失去自由对外只能发出党的声音;徐州出租车司机参与倒卖女孩

徐州当局曾先后发布四次通报,最终改口将“杨某侠”事件定性为拐卖妇女案,但官方坚称“杨某侠”并非四川走失女子李莹。

李莹就是铁链女,看中共如何掩盖军人遗骨被禁锢蹂躏
李莹就是铁链女,看中共如何掩盖军人遗骨被禁锢蹂躏
铁链女军人遗骨李莹
铁链女军人遗骨李莹

 

不过,一位科技博主对“杨某侠”的图像进行了技术比对,结果令人震惊。

2月17日,中共当局宣布由江苏省成立调查组,对“杨某侠”事件进行调查。此前当局曾发布通报,称经过DNA检验比对,认定“杨某侠”即是云南的“小花梅”。此外,当局还称“杨某侠”并非四川走失女子李莹。

不过,对于当局所谓的“科学论证”,舆论提出质疑。

近日微博一位科技博主“GenJi是真想教会你”发布一段视频,对于徐州丰县的“杨某侠”是李莹还是“小花梅”,进行了图像处理技术的复现展示。

近日微博一位科技博主,对徐州丰县的“杨某侠”的图像进行技术比对。(视频截图)

这位博主使用了一张李莹和官方公布的“杨某侠”的两张照片进行比对,放大照片后,发现两人的鼻翼和嘴角“一模一样”。

根据官方发布的“杨某侠”另一张照片,与李莹进行骨相比对,该博主发现两人的骨相几乎是一致的。

他说,这个过程最可怕之处,不在于这种骨相的比对,而在于将两张图片的不透明度直接降低,你会发现在降低的过程中,这张图片是如此地自然,就像一个人从多少岁变成多少岁一样。

这位博主表示,我们把这件事公之于众,为的是更多的女生没有类似的遭遇,而不是徐州开始大范围地封杀这篇(图像复现)推送。

目前,这位博主的微博账号已经被官方屏蔽。

此前,徐州当局曾先后发布四次通报,说法由最初的“杨某侠”与董志民为“合法夫妻”,最终改口为董志民等人涉嫌“非法拘禁”及“拐卖妇女”罪。

在当局发布的第三次通报中,关于“杨某侠”身份问题,官方称调查组通过查阅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发现其中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当即派员赴云南进行核查。

通报称“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父母已故),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小花梅”1994年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当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同村的桑某某将“小花梅”带至江苏治病。两人到达江苏省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桑某某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不过,前《云南资讯报》记者马萨、铁木近日到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和普洛村实地采访探询真相,2月12日在微信公共号发表了《寻找小花梅》,显示官方通告所谓的实地调查为谎言。

(网页截图)

此外,北京律师郝亚超发文质疑徐州报告移花接木,漏洞百出,严重违背常识。

郝亚超律师说,徐州的报告自相矛盾。其对婚姻登记上“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采信,违背了基本常识。事实上,该地址信息根本不可信!徐州方面调查能力不足,以该信息作为调查方向,严重错误。

她说,“桑某某”的陈述严重违背常识,不应采信。该陈述既达不到“高度盖然性”的民事诉讼证明标准,更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诉讼证明标准,徐州却在没有全面调查“小花梅”家人的情况下予以采信!其调查水平不足以服人,更涉嫌包庇“涉嫌拐卖妇女罪”的桑某。

(网页截图)

对于当局成立调查组一事,一直关注该事件的推特网友“骄傲女孩”认为,江苏高调成立调查组的行径不是调查问题去的,而是要彻底“一锤定音”地封杀。

“骄傲女孩”说:1,他们已经安排了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各大平台的营销号,彻底否定“李莹”说,并说网上的那些图片进行了修复,不可信!2,他们拿的是小花梅的DNA与李莹母亲做的比对,而并没有提取现在还在医院里李莹的DNA与李母进行比对。3,与四川方面配合公布:与李莹母亲DNA没有对上!4,召开新闻发布会,各大无耻官媒配合报道,彻底否定是李莹!

徐州丰县连爆女尸案 细思恐极

徐州丰县“锁链女”事件震惊全国,当地越来越多的黑幕被曝光。近日,大陆作者端宏斌发表一篇题为“疯县连续剧才刚刚到高潮”一文,该文提及徐州官场错综复杂的宗族关系,以及近年来当地不断出现的女尸案,令人不寒而栗。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

我连续关注了丰县十天,每天睡觉前,都感觉这回应该是大结局了吧,万万没想到,一起床又看到新剧情,这才意识到,原来真相只露出一点点。

今天我看到的网友爆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想像力的极限了。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当地会发4份前后矛盾的通告?原因说白了很简单,当你撒了1个谎,你就需要用10个谎才能圆起来,当你撒了10个谎,那你接下来就要打100个谎言补丁才行。越发展到后面,你要堵的窟窿实在太多,你就只能躺平了。

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真相是不能和你说的,一旦告诉了你,他们就完了,所以他们的这些通告完全是针对舆论的反应,舆论发展到什么阶段,他们就放出什么样的信息。但现在舆论已经完全失控了,所以他们想破头都编不出第五份通告了,于是就只能躺平了。

好了,铺垫说完了,下面来谈谈今天的新爆料,先来看第一个:

(邓飞微博照片)
(邓飞微博照片)

有人扒出了董老汉和扬庆侠的结婚照片,这个照片完全就不是现在的杨某侠,照片上的人确实是小花梅,也确实叫扬庆侠(杨写成了扬),但绝对不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铁链女,铁链女是后来才去的,而不是当时就去的。

1969年6月6日的生日,也印证了新闻采访中52岁的信息,一个52岁的女子,绝不可能在4年时间里生3个孩子,这是常识。网友的这个爆料,证实了小花梅是扬庆侠,但不是现在的铁链女,铁链女另有其人。

很快,又有医院的人爆料,这个铁链女在2011—2015年的医院生产记录被人找到了,父亲确实是董老汉,但是女方登记的姓名并不是杨庆侠,而是杨庆英,好嘛,凭空又多出来一个杨庆英。身份证号码也不是当地的,而是隔壁的沛县。

这完美解释了另一个疑问,那就是老二董航天和老三董金山出生年月为什么只相差了13个月,十月怀胎,只相差13个月,意味着生完了第三个月就要怀孕,这相当有难度。但如果是另一个叫杨庆英的女人生的,那就完全能解释了。

这位爆料人士还透露,董老汉至今没有给那个女儿办理出生证明,为什么生了女儿就不办出生证明呢?

以上两大爆料,我认为解释了很多关于孩子的疑点。

疑点一:为什么老大和老二相差了整整13岁?当地给出的解释是,一开始生完了就上了环,后来不知如何,环自己掉了,于是就生了后面的七个。

合理的解释是,老大和老二就不是一个妈,生老大的时候可能就是小花梅生的,生完之后这个女人就神奇地失踪了。具体是死了还是跑了,还是趴在隔壁的地上,这个只有董老汉自己心里清楚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23岁的儿子还能容忍妈妈被锁在铁链子上,因为这个女人本来就跟他没关系。

疑点二:为什么一年就能生一个,最短只相隔13个月?这个当地没有给出解释。

合理的解释是,这些娃可能也不是一个妈,除了杨庆侠之外,还有一个女人叫杨庆英,这个名字是爆料人发出来的,此前没人知道。

那么,不同的女人为什么名字那么有特色呢?都是杨庆X?合理的解释是,当地给被拐女子办理新身份的时候,用的是固定的编号,因为女人太多了搞不清楚,所以只能用杨庆X的方式给命名。换言之,那个杨庆英也是拐来的。

好了,既然以上疑点都被揭开了,那么当地发布的DNA检测报告证明,8个孩子都是董老汉和杨庆侠的,这又如何解释呢?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有人点醒了我: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看明白没,负责鉴定此人是不是精神病的医生,也叫渠立X。

(央视影片截图)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北上广深那么高的房价,那么高的生活成本,年轻人还拚命往里面挤了吧?因为小地方的年轻人知道,他们老家完全被几个大家族势力控制了,如果你不是他们的人,你就永远没有出头的希望,你就只能被欺负。

这些大家族,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必须攻守同盟,因为只要有一个被抓了,就意味着整条线全部完蛋,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就必须保住任何一个人,这结果是,如果要爆,那就全部爆掉,一个都逃不掉。

好了,本来文章都要结束了,但又看到一个爆料,让我实在是气愤难忍,我也不说了,你自己看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徐州拐卖妇女黑幕

根据社会救助民间研究机构——中民社会救助研究院与“头条寻人”项目组联合发布的《中国走失人口白皮书(2020)》显示,2020年全国每天约有2,739人次走失,全年走失达100万人次。

此外,在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一书中,详细记载了在1986年至1989年这三年中,仅徐州6个县(其中就含有丰县)就拐卖了48,100名妇女。

此书详述了被拐妇女的悲惨情形,其中人性冷漠令人发指。书中还提到徐州市出租车司机拐卖妇女大案。

在90年代,徐州市出租车行业的半数司机参与拐卖妇女,只要从火车站拉到单身女孩就会转手给人贩子卖掉。

由于事件影响恶劣,相关新闻遭到中共当局封杀,但当地人都知道此事。

【秦鹏直播】李莹妈否认铁链女 律师:让她出来

今天焦点:李莹叔叔再提DNA鉴定铁链女;网友嘲笑徐州参与鉴定李莹妈是“坟头上烧纸”;中国律师:让铁链女自己出来;这可行吗?

财新网2月17日的一篇报导引发网络热议。该文称,他们对李莹妈妈进行了采访,还说江苏和四川两次DNA鉴定均否认铁链女是李莹。然而,外界对这样的结果存疑,而李莹叔叔呼吁在第三方的监督下重新比对。

目前,我从各方面获得的消息看,江苏省调查组主要功能不像调查,而是编剧。它们的最重要目标,是把目标从李莹身上转移。而中国民众也普遍对该调查组信任度存疑,有中国律师要求让铁链女公开出来讲话。这可行吗?

昨天和今天,我们看到铁链女、8孩妈事件再次有了大的进展,财新网引述消息人士称,丰县“铁链女”事件舆情发酵后,徐州公安和南充公安对李莹母亲和“铁链女”各进行过一次DNA比对,结果均没有配对上,李莹叔叔呼吁在第三方的监督下重新比对。

也许只是巧合,关注铁链女事件的有影响力人士邓飞和中国网《名家访谈》栏目主持人制片人、王圣强等人,也都提出来,要官方满足李莹叔叔的DNA检测要求。

@自由的蓝色鸢尾还说,她们只有两个请求,

1. 确认从铁链女性取DNA样,

2. 确认有公信力第三方比对。“如果她真的不是李莹,没有人会胡搅蛮缠,相反我们可以帮助来澄清这个事,可能更有说服力。”

2月18日晚,中国网《名家访谈》栏目主持人制片人、导演王圣强在微博提出同样要求:“李莹叔叔好几次要做DNA比对,江苏都没同意。这个要求,不过分吧。父亲去世了,叔叔跟亲爹一样。能不能在多方监督的场合下,让铁链女和李莹叔叔做DNA的比对,或者多个机构来做。毕竟,你们懂。”

他还贴出了@自由的蓝色鸢尾一段话,2月9日时,李莹叔叔要求被徐州拒绝,“9号我接徐州JC电话提出过李莹叔叔想见八孩妈,想采验DNA,JC说会转达,没有下文”。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悲惨世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