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不再提“压倒性胜利”;释出两个“权斗升级”新信号

1月18日至20日,中共中纪委第六次全会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在讲话中没有如以往一样称“反腐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相反却罕见地提出”腐败和反腐败”的较量正“激烈进行”、“任重道远”。

有分析指,习近平的话中透露出其阵营与反习势力之间的斗争在中共二十大前势必更加激烈的信号。而习近平对江曾派系的打击之所以始终“斗而不破”,根源就在于习的“保党”情结。
习近平连提四个“任重道远”

在18日的中纪委六中全会讲话中,习近平连结用了四个“任重道远”,来凸显“反腐”斗争的复杂性。他说,“腐败和反腐败较量还在激烈进行,并呈现出一些新的阶段性特征,防范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成伙作势、围猎腐蚀还任重道远;有效应对腐败手段隐形变异、翻新升级还任重道远;彻底铲除腐败滋生土壤、实现海晏河清还任重道远;清理系统性腐败、化解风险隐患还任重道远。”

1月19日,时评人士郝平在《大纪元》发表评论文章分析,习近平话中的意涵,表示他与江泽民、曾庆红反习势力的“斗法”一时还难以彻底取胜。

郝平说:“因为习近平红色保党情结,导致其对江派的打击始终斗而不破。江、曾反习时不时地能兴风作浪,全靠习悉心维护着的党的 ‘团结与统一’这块 ‘护身符’罩着。”

习近平不再提“压倒性胜利”

自中共十九大以来,中共当局一直惯用“压倒性胜利”的说法,来形容在“反腐斗争”中取得的“成绩”。习近平在近日的一次省级官员培训班上仍在宣称,“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并全面巩固。”

不过,在这次的中纪委全会上,习近平绝口未提“压倒性胜利”的说法,反而罕见强调反腐败形势的复杂性、严峻性和激烈程度,还称要“防范利益集团成伙作势”。

郝平认为,这意味着习近平为了在二十大“三连任”,今年的“打虎”事态可能将比历年都要来得猛烈与凌厉一些。
习近平释出两个“权斗升级”新信号

郝平分析,习近平18日的“重要讲话”释放出两个“权斗升级”的新信号。第一个信号,是之前提出的“打虎拍蝇”,现在将改为“重在打虎,而且是大老虎、老老虎、甚至是终极老虎。首当其冲的可能就是孟建柱、郭声琨及其背后的曾庆红”。

他认为,如果斗争过于激烈,江曾反习势力铤而走险、密谋政变的话,习近平很可能在危机压顶情势下直捣黄龙府,抓捕江泽民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他说:“尽管江已是个废人,但其政治符号的功能不可小觑,打掉江,会彻底击毁江曾反习派士气。”

郝平谈到,习近平释出的第二个信号,是他很可能“再开任内反腐杀戒”,“给所有反习势力以终极震慑”。他说,自从中共十八大上台以来,习近平在“打虎”中只判过两个人死刑,一个是本身身负命案的前内蒙古公安厅厅长、内蒙古政协党组书记赵黎平,另一个则是前金融巨头赖小民。有分析指,赖小民被迅速处决的主要原因,是他参与了暗杀习近平。而近日被起诉三项罪名的孙力军,也可能因参与“政治团伙案”,搞政变,而命悬一线。

郝平说,孙力军“是否会被夺命,和是否会很快被夺命,还需观察。因为其背后的傅政华、孟建柱直至更高层的反习窝案具有一定复杂性,是否留有活口,交代更多线索,牵出更大老虎,要看习派与江、曾的较量结果”。

中共被历史淘汰是定数

郝平认为,随著中共二十大临近,围绕着习近平是否能够连任议题而展开的中共高层权斗迅猛升级,已表现出“白热化、公开化、全面化”的特征,从人事卡位、军方异动到经济布局、外交谋略,内斗的痕迹广泛延伸。

他最后表示,新华社近日发文错误总结出“明末农民起义失败的原因是被贪腐打败”的“荒谬结论”,并以此作为中共当下的政权危机的反思着眼点。然而,这只是当权者被权力“一叶障目”的结果。

他说:“中共百年罪恶何止是贪腐一罪,被历史淘汰是大定数,谁跟它走,谁必随它而去。”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 Comment

  1. aa15732212386aa@163.com

    开吴淞江疏         海瑞
    《禹贡》称三江既入,震泽底,定三吴水利,当浚之使入于海,从古而然也。娄江、东江系入海小道,惟吴淞江尽泄太湖之水,由黄浦入海,年来水道。臣旷职不修,以致潮泥日积,通道填淤。虽曰水势就下,而亦不可就矣。时久潦震荡,太湖因之奔涌四溢,渰浥禾亩。如嘉靖四十年,今隆庆三年是也。而小为渰没漂浥之患,亦时有之。是吴淞江一水,国计所需,民生攸赖,修之之举不可一日缓也。臣于旧岁十二月巡历上海县,亲行相视,按行故道,量得淤塞,当浚地长该一万四千三百三十七丈二尺,原江面阔三十丈,今议开十五丈,计该用工银七万六千一百二两二钱九分。今以水荒缺收,饥民动以千百告求赈济。臣已计将节年导河夫银,臣本衙门赃罚银两、各仓储米谷,并溧阳县乡官太仆寺少卿史际义,出赈济谷二万石率此告济饥民。按工给与银谷,于今正月初三日兴工挑浚,委松江府同知黄成乐督率上海县知县张嵿,嘉定县知县邵一本,分理兴工之中,兼行赈济千万饥民,稍安戢矣。但工程浩大,银两不敷,饥馑频仍,变故叵测,官储民积计至二月间尽矣。江南四面皆荒,湖广、江西虽有收成,府县又执行闭籴,无从取米。伏望皇上轸念民饥,当恤吴淞江水道,国计所关敕下该部,酌议量留苏、松、常三府,漕粮二十万石准照前旨银数改折。凡应天等十一府、州、县库贮不拘,各院道,诸臣项下无碍赃罚银,听臣调用。浙江杭、嘉、湖三府,与苏、松、常三府,共此太湖之水。吴淞江开,则六府均蒙其利,塞,则六府同受其害。其库藏银亦如应天等处一例取用,彼处居民亦听上工就食。吴淞借饥民之力而故道可通,民借银米之需而荒歉有济,一举两利,地方幸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