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新华社突曝六中全会内斗过程 习近平没有军队支持地位不稳?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 17 日发表“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诞生记”万字长文暴露,19 届六中全会的决议发表过程,中国内斗激烈,习近平权力并非所表现得那麽稳固。决议字里行间暴露了中共内部激励斗争,导致了决议内容和之前外界预想的很大差异。显示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地位,并非外界想像得那麽绝对。

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韩正

中共中央19大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中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图:翻摄自新华社

中共 19 届六中全会于 11 日结束,通过的中共历史上的第三份决议,迟至 16 日拜登与习近平视讯会议后才正式公布,此决议确定了中共历任领导人以及习近平本人的历史定位、习近平是否会连任,也对未来中国几十年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引发了世界的高度关注。但是,这次决议发表前后,有很多蹊跷的地方,包括中共党媒泄露中共内部爆发激烈的内斗。 

时政评论员秦鹏与 Sydney 今 (18) 日表示,中共这次决议有 4 个蹊跷的地方 :

其一,决议内容和之前党媒传递出来的所谓的按照毛、邓、习断代、习近平比肩毛泽东不同,会议公报虽然对习近平用了大篇幅讚美,但是很明显地公报对江泽民和胡、温时代用并列、短论的方式,都进行了鼓吹。决议里面也都对之前的领导人进行各种鼓吹,显示习近平并没有完全达到自己的目的。

其二,正式的决议文本迟迟没有出炉,大会 11 日结束,决议文本 16 日才正式发布。

其三,决议全文再次否定十年文革和大跃进,论调也基本上延续了第二份决议。然而,这显然和习近平之前说的不能否定前 30 年历史也是不一样的,显示习近平对毛泽东的定性被决议部分否定了,习近平并不完全有说话权。

其实习近平想替毛泽东洗白,之前的公报对毛泽东只提功不论过,和之前的中共第二次决议完全不同。但是从最后出来的第三份决议看,相当于习近平又回到了中共第二份历史决议的轨道上了。在这个问题上,习近平是失败了。

最后一个蹊跷的地方是,每一次中共重要的决定出台之后,都会有军队出面表态,什麽认真学习、坚决支持、坚决捍卫之类,用枪杆子对党魁的决定进行加持。但这一次,军方就很罕见地基本上没有什麽表示。

秦鹏指出,1989 年江泽民踏著学生鲜血上台之后,想往左转、要讨论姓资姓社、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这让邓小平非常生气,1992 年 1 月开始南巡,在深圳发表了长篇讲话,还喊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的狠话来。

邓小平敢这麽做,就是因为有军方支持,“枪指挥党”。当时杨尚昆和杨白冰兄弟还在军报上喊出,军队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口号,把江泽民吓坏了,后来赶紧掉头转向。

据新华社 17 日的万字报导,虽表面上是一篇歌功颂德的文章,但是却暴露了中共内部的巨大分歧和激励斗争。

文中写道,4 月 1 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就全会议题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内组织讨论、广泛徵求意见。但里面写道,二十多天内,各地区各部门各方面的 109 份意见建议汇聚而来,文件起草组整理形成 75.3 万字的汇总本。显示党内外的利益集团、不同派系,不甘落后,都想对决议发表自己的看法、加入自己的内容,保证自己派系的利益。

报导中说,4 月 9 日习近平挂帅文件起草小组的组长。一个月之后,形成了草稿,文章里面把它这个时期叫“文件稿框架方案初步成型的重要节点”。然后,习近平再次主持审议会,再经过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然后党内外徵求意见,特别是党内,提到了“徵求党内老同志意见”。

最后,又收穫了 1,600 馀条意见和建议,决议稿初步增写、改写、精简文字共计 547 处。秦鹏就说,这个数字有点吓人,说明党内外各派系很不满习近平早期主导写出来的初稿。

他说,现在可是不准妄议中央的时代,提这麽多的不同意见,修改高达 547 处,表明抵触很大。特别是这里提到的所谓的“老同志”,应该主要是指前任政治局常委等人,代表习近平之前的邓小平、江泽民、胡温等派系利益,也有的代表毛派和红二代们,显然他们要为各自的政治派系争夺利益,所以出现这麽多意见。

而且即使这样一份经过不同派系反覆讨论的文件,到了正式开六中全会大会的时候,还是引发了激烈的争斗。据新华社报导说,从 8 日开始,与会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们分成 10 个小组,经过两天半的充分讨论,与会同志共提出修改意见 138 条。文件起草组根据这些意见,建议对讨论稿做出 22 处修改。

对此,秦鹏说,这麽多的修改地方,显然也是发生了争吵。

据《人民日报》13 日发表的六中全会侧记说,小组会上,大家争先发言、“气氛热烈”,有时发言席上的同志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位同志同时起身准备发言。散会后,大家仍意犹未尽,三三两两边走边讨论交流。很委婉地表达实际发生的激烈争论,且这篇报导,也很不寻常地在六中全会闭幕后 2 天,13 日以头条刊登出来的。

《人民日报》报导中还说,如何处理好新的历史决议同前两个历史决议的关係,是与会同志十分关心的问题。雪梨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提出一个问题,争吵的是现在第三个决议,跟第二个决议的关係是怎麽回事?搞这个新的协议,第二个决议还遵守不遵守?

冯崇义就说,参加会议的那些中共高层的人都比较狡猾,他们不会说反对决议,也不敢表态不支持,会投赞成票,但是会说具体没有讲明白。这样就逼著起草组按照他们的想法,做出说明,逼著他们表态。

冯崇义表示,因为第二份决议是反对个人崇拜这个制度化,甚至连党内民主化都写在里头。有 2 届任期,但习近平现在要在二十大连任,就没有正当性,就非法。所以怎麽来解决这样的分歧,怎麽把它说圆,怎麽去做文字修改,或者找别的机会把对方吓住或怎麽样,才在开完会后将难产的文本于 5 天后公布。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