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网传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死亡, 据传被死亡

该消息是假消息。万达公司已经证实王健林仍在勤奋工作。

王健林死亡
王健林死亡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死亡

66岁,身陷债务困扰的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他的近照上周在大陆流传,跟他几年前相比,外表明显消瘦了不少,外界猜测他是否健康出现问题,又或是否跟近年遇到的政治和经济压力有关。

在不到6年内,他的个人财富损失高达320亿美元,身家缩水规模为同期所有富豪中最多,而他的商业帝国也深陷债务困境。

《彭博》年初曾报导,目前万达集团总负债高达3620亿元人民币,而他的个人财富在过去6年亦大幅下跌,损失高达320亿美元,身家缩水规模为同期所有富豪中最多,而他的商业帝国也深陷债务困境。

王健林在6年多前曾被称为亚洲首富,在宽松信贷的支撑下,万达集团大肆在海外融资并收购海外资产来扩张他的商业帝国,不过王健林如今连中国富豪榜的前30名都排不上。

王健林过去大举收购之际,曾入股西班牙足球俱乐部马德里竞技队,并扬言与迪士尼一较高下,但如今万达频频抛售海外资产还债,最新传出的消息是,万达放弃了美国最大电影院营运商AMC的控股权,目前对AMC的持股比例已不到10%。

王健林

王健林(1954年10月24日-),原名王建林[2],生於四川绵阳,籍貫苍溪,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家,前中國大陸首富及前華人首富,大连万达集团创始人暨董事长,遼寧大學校友,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及第十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此外,王健林还担任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中国企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和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3]。

生平

王健林,1954年10月24日出生于四川省绵阳专区第二人民医院[4],父亲王义全曾是参加过长征的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成员,曾任大金縣森林工业局副局长,四川省林业学校(现四川农业大学都江堰校区)革委会副主任、副校长兼党总支副书记。[5][6]4岁时,因父亲参与组建大金森林工业局,随家人迁往大金縣(后改名金川县)。王健林入读金川县东方红小学,后进入金川中学。1969年在森工局内部招收职工子女时,他辍学成为营林处的职工,工作1年多后1970年底在祖籍地苍溪以“上山下乡青年”名义参军,并改名王健林。[2]

入伍到集安县的吉林省军区边防某团[7],编入团直特务连侦察班当兵。入伍8年后的1978年,晋升为排长,并进入大连陆军学院学习。校内就读期间,他多次对部队的教材提出质疑,部分质疑内容更被修正至教材内容之内。1979年8月王健林毕业,留在学院的大队当参谋,后被调到学院的宣传处任职干事,负责动员学院的军士报考党政专修班。[2]

1983年王健林就读辽宁大学党政专修班,1986年毕业获得经济管理专业的学位,同年调任陆军学院管理处任副处长,属副团职干部。1986年在百万大裁军的大背景下, 王健林转业任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或副主任)[8]。1988年时任西岗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王健林开始尝试进入政府下属企业,他选择了负债累累的西岗区房屋开发公司,当时政府称谁把欠下的贷款还了,这个公司就给谁。由于当时政府限制指标,于是他跟时任大连某国有公司总经理的老战友商议,取得指标,又找到某银行支行行长的老战友获得贷款,在棚户区改造项目赚了第一笔钱。1992年8月成立大连万达房地产集团公司。[2]

2002年,万达开始涉足商业地产,经营与沃尔玛和红星美凯龙的合作项目,建成长春万达广场。商铺出售后由于经验不足没有做好招商引资工作,引发店铺业主的反对。王健林在董事会上道歉,并由此组建部门专门负责帮助商铺业主招商引资。[2]

2005年,万达进行二次机构改革,将商业、住宅两大公司合为一家公司——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确立商业地产为万达核心支柱产业。

2012年,万达26亿美元并购全球第二大影院公司——美国AMC,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在美国最大一起企业并购,也是中国文化产业最大的海外并购。同年底,万达成立万达文化产业集团。万达文化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文化企业,注册资金50亿元,资产310亿元,2016年收入641亿元,已进入电影院线、影视制作、舞台演艺、电影科技娱乐、主题公园、连锁娱乐、报刊传媒、字画收藏、文化旅游区等10个行业。

2014年,万达投资15亿对丹寨进行定向扶贫。打造丹寨旅游小镇、职业技术学院并成立专项基金。项目于2017年7月开业。[9] 2017年8月,万达向九寨沟地震捐款一千万元。[10]

2017年7月19日万达集团,融创中国及富力地产在北京召开合作发布会,公告出售资产细节。其中,富力地产以199.06亿人民币收购万达集团旗下76家酒店项目全部股权及烟台万达文华酒店70%权益,77家酒店资产净值预期为不少于331.76亿元,包括两间未开业酒店的估计成本,拥有总建筑面积约为328.6万平方米及合共23202间客房,融创中国以438.44亿人民币收购13个总建筑面积约5897万平方米的万达文化旅游项目的91%股权转,并承担现有全部贷款约454亿人民币。[11]

2018年7月,萬達集團宣布繼續捐資5億元開啟丹寨旅遊小鎮的二期規劃建設。[12]
社会活动

王健林在西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做副主任时,妻子林宁是西岗区体委的工作人员。1990年代,王健林找大连市体委商谈,在体育场附近盖楼房的项目,并表示愿意赞助大连足球队400万元。其后房地产项目虽然中止,他依然捐赠400万。后来得以接手足球队,成立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他通过资金及房屋等的赞助支持球队,每次比赛亲自到场观看。甚至球员与教练发生冲突,他都亲自与市政府协调,让市政府派员去与足协交流。[13]1999年12月24日,王健林将足球俱乐部与足球基地等资产,以对方支付5000万元现金及承担万达在中国建设银行的7000万元贷款的代价卖给大连实德集团。[2]

2011年7月3日,王健林在北京理工大學舉行的「中國足球希望之星隊赴歐洲留學啟動暨中國足球協會與大連萬達集團戰略合作簽約儀式」宣布:萬達集團三年至少出資5億元人民幣,全面支援中國足球振興[14]。
财富

2013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发布,王建林以净资产860亿人民币首次成为中国大陆首富[15]。

2015年3月,《福布斯》2015全球富豪榜发布,王建林以242亿美元的财富超越马云成为中国大陆首富,全球排名第29名[16]。

2015年8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5瀚亞資本·胡潤全球華人富豪榜》,王健林以2600億人民币的财富取代李嘉誠成全球華人首富[17]。

据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消息,《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发布,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以5200亿(人民币·下同)蝉联世界首富,王健林家族以1700亿超过李河君,重回中国首富宝座,同时超过李嘉诚,并成为全球华人首富。

2016年4月21日,美国《时代》杂志公布了“2016年时代100大最有影响力人物榜”,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入选该榜“巨人”类别。同年11月获《福布斯》终身成就奖,为华人企业家首位。

2017年7月17日,《福布斯》发布2017年年度全球富豪榜,王健林以313億美元資產,於全球排行榜中排名第十八位,並於華人2017年年度華人富豪榜獲得第一名。李嘉誠僅以1億美元之差獲得全球排行榜第十九位及華人富豪榜第二位。

2019年3月5日,《福布斯》发布2019年年度全球富豪榜,王健林以226億美元資產,於全球排行榜中排名第三十六位。[18]
事業頓挫與從公眾視野消失

2017年8月份,就有中文媒體報導,王健林的房地產帝國早就成為「負資產」,「這幾年加快將資本轉移海外,並將龐大債務留給中國國內銀行,等於是『坑國家或者納稅人』」[19][20]。2017年8月28日,媒體報導王健林傳遭限制出境,全家搭私人機赴英國被扣留,在機場與官員談話數小時後被釋放,但遭萬達集團否認,但已造成萬達酒店發展股價重挫,一度跌逾10%[21][22][23],萬達集團揚言提告誹謗[24]。

2020年,由於冠狀病毒大流行,他的房地產和影視事業都急劇下降,因此他跌出了富豪榜。福布斯以140億美元的淨資產,將他排在2020年中國最富有的億萬富翁榜的前十名之外[25]。而早在疫情爆發之前,王健林便已從公眾視野消失,自2020年1月13日在萬達年會後,就數個月不曾公開露面[26]。

2020年4月份,中文媒體報導:AMC院線因付不起租金被傳破產,王健林債務缺口高達4000億元人民幣(約4386億港元)的報道甚囂塵上。萬達同時公布旗下4家上市公司之一萬達電影2019年業績,虧損約47億元人民幣,營收按年減少5.23%至154億人民幣,淨利潤按年減少逾3.2倍。另外,今年第一季度業績預計虧損5.5至6.5億元,去年同期盈利4億元。且有媒體指萬達電影啟動人員優化,預計裁員2至3成,但萬達方面否認。萬達酒店發展當時股價最高達2.6港元,但近年不斷探低,至今累積跌逾8成,2019年萬達酒店發展淨虧損1.5億港元[27]。

2021年5月中旬,王健林家族向外放風聲稱已經全部出清手中持有的AMC股權。然而,在此之後AMC股價隨即一路暴漲。外界普遍認為此舉又係王對外釋放的一個『煙幕彈』,目的是為其大規模轉移『問題財富』掩人耳目。
轶事

王健林于2015年10月在“哈佛公开课”上发表演讲时,讲到2009年8月万达集团旗下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委托私募时,齐桥桥和邓家贵习近平的姐姐及姐夫)控股的北京秦川大地投资有限公司以公平条件入股,而2014年12月万达商业在香港上市前又将万达商业全部股票转让,并对此评价说:“投资熬了六年,眼看可以赚大钱而不赚。其实这件事证明的不是腐败,恰恰证明习近平主席治国严,治家更严。”[28] 王健林显然是希望借此番话抬升习近平的形象,但却从侧面证实了纽约时报此前的报道。纽约时报的那篇报道说,齐桥桥也是中共“太子党”中一员,她曾在政府和军队中担任多个职位,后来才下海经商。2009年时,齐已经是一位非常有实力的投资者,当时习近平是中国国家副主席,被外界一致认为将成为中国下一位最高领导人。 王健林的此番讲话也证实,齐桥桥和邓家贵的确曾在习近平在中共党内掀起一轮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期间将手中的万达商业股份抛售。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不清楚抛售的动机,但当习近平把反腐矛头对准成千上万官员时,“抛售动作降低了他在政治上受到冲击的可能性。”美国之音曾采访过撰写这篇报道的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傅才德对美国之音说,2013年10月份,齐桥桥就把她在秦川大地的股份转让给了一个名叫徐再生的人。但徐再生实际上是齐桥桥的一个职员,到2013年已经跟齐桥桥夫妇工作了13年。[1]

2016年8月底,王健林接受由陈鲁豫主持的《鲁豫大咖一日行》节目的采访时,在讲述很多学生一上来就说“我要当首富”后,耐心教导说:“先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在此之后,“小目标”迅速成为了网络热词[29]。在2016年汉语盘点中,该词被当选为年度国内词[30]。

2016年11月,王健林在万达商学院上课讲起当年太原街万达广场经营问题。王健林在课上表示“万达曾经即使赔了10亿多,依然坚持诚信经营,这比海尔家砸几个冰箱,不知伟大到哪里去了”。此话传出后,随即成为网络热门话题,但海尔官方微博发表微博表示“不服”。而大批民营企业官方微博也转发了海尔官方微博的微博表态[31]。

2017年1月,王健林在出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企业家讲堂发表演讲时,表示“什么清华北大,都不如胆子大”。这一金句传出后在网络上爆红[32]。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官场黑暗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