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对习近平的暗杀层出不穷,终极大BOSS即将现身,是也只能是正国级高官

就在孙力军双开的两天后,中共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通报,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傅政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

江泽民曾庆红孙立军
江泽民曾庆红孙力军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为大家分析过:习近平安排清理政法队伍的原浙江旧部、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学习时报》发文,将孟宏伟、孙力军、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并列放在一起,点名他们五人是五位“政法虎”。称他们是典型的“两面派”、“两面人”,对习怀有二心。

另外对孙力军、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的通报中,都高度一致的称他们“在党内搞团团伙伙”。

这相当于告诉外界,他们是一伙的,可能因为针对同一事件团队作案而落马。团队作什么案呢?就是策划暗杀习近平。大陆媒体已公开点明:王立科、邓恢林因涉及暗杀中共高层事件而落马。不难联想到这同一团伙的其它成员为什么而落马了。

对孙力军的通报中还提到,他“使用公安侦查手段对抗审查”。 孙力军2013年升任中共公安部一局(国保局)局长,这是公安部最重要的部门,负责情报收集分析、甚至负责监听中共高官等机密任务。

孙力军很可能利用职务特权长期监视习近平行踪甚至电话,以配合暗杀习近平的计划。

孙力军被双开的两天后,傅政华便落马,而且都选在“十一”这个中共特殊的日子里通报。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傅政华与孙力军这两只公安系大老虎的落马,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另外,还有一个时间点,二人也非常“巧合”的交集。去年4月19日,中共宣布了孙力军落马的消息;第二天,4月20日,时任司法部长的傅政华就被免去了职务,过了一段时间,才宣布他转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这个可有可无的闲职。

二人在两个时间点都非常“巧合”的交集,分别落马、免职;双开、落马,时间相连,仅相差一两天,这两人就像是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是被捆绑在一起的,一动皆动,这应该不会是巧合。很可能因为牵连同一事件而落马。

傅政华、孙力军都是孟建柱一手提拔的,依靠着孟建柱这同一棵“大树”。而孟建柱是被江泽民、曾庆红安插到政法系统,用来控制政法系统这个“刀把子”的。

傅政华、孙力军是涉及了什么事件而同时牵连落马的呢?这不得不又让人联系到暗杀习近平、发动政变这一事件。

孙力军曾任公安部一局局长和二十六局局长。这两局有负责情报收集分析、负责领导人的人身安全、甚至负责监听中共领导人的机密任务。他很可能长期监视习近平行踪,参与合谋暗杀习近平的计划。

而早在2019年,就有人曝料说,傅政华暗中监视习近平、监听习近平的私人电话。

2019年,武汉亿万富商徐崇阳曾写过一封长篇控告信,讲述了自己的巨额财产被掠夺,并且遭受了一连串非人的酷刑迫害的经历,这个幕后就牵扯到傅政华伙同周永康、薄熙来等阴谋政变的黑幕。

湖北富商、侨眷徐崇阳2019年向大纪元披露,他在大陆投资慈善事业,被前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等团伙以各种方式洗劫其财产共计二十多亿元,自己几乎沦为“乞丐”。

徐崇阳在控告信中披露说,傅政华和他的爪牙极其嚣张,甚至监听习近平的私人电话。信中说,在一次审讯过程中,一个人指着另一个被称为“傅老三”的男子,对徐崇阳说:“看到了吗,他是傅政华的亲弟弟,别说监视你,我们连王小洪、王岐山、习某某都敢监控,你算个屁!”

这个消息虽然无法查证,但可能性非常大,从他们的职务特权、派系,以及对孙力军的公开通报中“使用公安侦查手段对抗审查”,似乎能从侧面印证这一实事。

中共的政法系统是江家帮“血债帮”势力的大本营,这是江家帮手中的“刀把子”。他们必须阻止习近平在明年的二十大连任,在这之前他们势必会利用一切机会发动政变,但习近平大权在握、控制了军队,所以他们很有可能的手段就是利用政法系“刀把子”的特权暗杀习近平。

从中共的公开报导中看,孙力军等政法系五虎,很可能因为这一事件组成团伙而落马,与孙力军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傅政华,会不会也是因为参与这个事而牵连落马呢?

习近平今年对政法系统进行了两轮大清洗,目前第二轮正在进行中,不久将会有更多政法系大老虎相继落马。而这第二轮大清洗,就是从大陆媒体公开报导政法系统有人暗杀中共高层开始的,这危急到习近平的身家性命,所以他不得不动手,必须夺回江家帮手中的“刀把子”。

据中共纪委国家监委官网通报消息,今年以来,已经有23名中共高官落马。按时间排列分别是:

1月22日,中国政法大学原副校长于志刚落马。

1月25日,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李文喜落马。

2月1日,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宋亮落马。

2月8日,原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谢长军落马。

2月21日,贵州省政协原主席王富玉落马。

2月23日,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新起落马。

3月13日,原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彭波落马。

4月4日,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尹家绪落马。

4月9日,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新云落马。

5月10日,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肖毅落马。

5月11日,中央纪委原派驻国家烟草专卖局纪检组组长、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潘家华落马。

6月1日,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甘荣坤落马。

6月2日,青海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蒙永山落马。

7月8日,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原书记刘川生落马。

7月13日,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落马。

7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执行局局长孟祥落马。

7月25日,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太平落马。

7月29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司令员、政法委书记杨福林落马。

7月30日,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蔡鄂生落马。

8月21日,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落马。

8月23日,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薛恒落马。

9月9日,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何兴祥落马。

10月2日,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傅政华落马。

从年初到现在,23名中共高官落马,其中江派势力中的政法系占多数,但这还只是序幕,真正大戏可能现在开始上演。随着习近平对政法系统的第二轮大清洗、夺回江家帮手中的“刀把子”行动,紧接着,更大的老虎将会相继落马。下一位将是谁呢?

孙力军、傅政华所共同依靠的“大树”孟建柱,可能在劫难逃。

在一个多星期前,9月22日,江苏省委前常委、政法委书记、原公安厅长王立科被双开,中共官方对王立科双开通报的措辞也非常罕见。

而在王立科被双开的前一个星期,9月14日,大陆媒体公开报导了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参与暗杀中共高层的行动,在罗文进被查的两个月后,他的领导王立科主动投案自首。所以从中不难看出,王立科应当是罗文进暗杀行动的幕后指使者,罗文进只是具体执行者,同时参与暗杀的幕后政法系大老虎还可能有邓恢林、孙力军等五虎,傅政华也可能是其中之一。他们都被这一条线穿在一起。

王立科虽然主动投案自首,但中共官方对他的通报中,并没有出现“从轻处理”、“减轻处罚”的表述,反而措辞极其强烈,痛斥他“从未对党忠诚老实”,可见其涉案极其严重。而且王立科从主动投案到被双开,共用时11个月,耗时超长。孙力军从落马到双开,也经历了17个月,时间更长。可以看出他们所涉案件之大,牵扯之广、之深。是什么事能牵扯这么大?最可能的就是合谋针对习近平的暗杀和政变,而且这条线上还有更大的老虎在后头。是谁呢?

我们再看看王立科的官方通报,通报称王立科“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

前面说了,对孙力军、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的通报中,都高度一致的称他们“在党内搞团团伙伙”。可见他们是一个团伙的,很可能共同参与对习的暗杀行动。

通报中还说,王立科“为谋求个人职务晋升大搞政治投机、攀附贴靠””。想想看,王立科这个省部级政法高官,他所行贿、“攀附贴靠”的对象能是谁呢?肯定是他背后,比他更大的老虎。

其实中共官方的这个通报,就是在敲打其背后的更大老虎,话外之音就是说,其背后的更大老虎已经被习近平剑锋所指,即将落马。是谁呢?

孟宏伟、孙力军、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这“政法五虎”加上刚落马的傅政华,加在一起就是“政法六虎”了,他们都与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都得到了孟建柱的提拔重用。而孟建柱则是江泽民、曾庆红安插在政法系统,控制“刀把子”的。下一位,会是他吗?而这一切背后的最终极大佬,则是曾庆红、江泽民。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分析说:

曾庆红是江家帮势力的第二号人物,现在江泽民卧床不起,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曾庆红实际已成为江家帮势力的一号掌权者。

2013年习近平发动“反腐打虎”以来,以曾庆红为首的“江西帮”、“香港帮”、“国安帮”、“金融大鳄”等,持续受到清洗。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习的“打虎”目标一度直指曾庆红。习曾谈到反腐败“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此言一出,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共党内能被称为“铁帽子王”的,曾庆红算一个。习的这些举措,让曾对习恨之如骨。

可惜,习当时错失良机,他为了权力选择了保党,所以与江家帮势力达成妥协,打到周永康为止,没有对曾庆红下手,留下巨大后患。

中共十九大至今,习的声望从最高峰跌入最低谷,海内外反习、倒习、政变、兵变、消极怠政的传闻从未间断。原因众多。其中之一,就是有上面提到的“政法六虎”,加上孟建柱等结成的团团伙伙,在背后给习制造麻烦。往源头上追,曾庆红可能是幕后的总指挥。

明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是曾庆红把习赶下台的最后机会。曾庆红操控孟建柱,孟建柱操控“政法六虎”谋反,暗杀习近平,确有可能,这也很可能是他们落马的共同原因。所以习近平与江家帮势力在二十大前,必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而且现在信号已经释放出来了。

9月份,关于曾庆红侄女、花样年集团创始人曾宝宝的消息,可视为习、曾斗争的风向标:

9月初,中共喉舌点名通报,曾宝宝的花样年旗下公司因涉嫌价格违法,被处以5万元罚款。

9月7日,彭博社报导,曾宝宝想把她的债券作为抵押品,抵押给花旗银行和瑞鑫银行,却遭到拒绝。

9月29日,中共喉舌《经济日报》官网转发了一则报道,《花样年自救进行时,物业第一股彩生活或将黯然落幕》。显示曾宝宝再度遇到麻烦。这是一月之内,花样年两度登上《经济日报》官网。

之所以公开动曾庆红的侄女,可能就是释放曾庆红失势、要动曾庆红的信号。

另外,中共各大喉舌近一段时间以来,反复警告“没有铁帽子王”,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在剑指曾庆红、江泽民。

总之,年底看好戏吧。这次习近平应该不会傻到再次与江家帮达成协议,他必定要夺回江家帮手中的“钱袋子”与“刀把子”,不只是为了权力,更是为了他的身家性命。

责任编辑:李云飞 来源:看中国专栏

Posted in 共党内斗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