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孙力军暗杀习近平人尽皆知,为什么在中共国庆公布其60大罪状?意在警告副国级大佬

9月30日,中国大陆各门户网站用主要版面转发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对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给予“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罪名众多且惊人。

江泽民曾庆红孙立军
江泽民曾庆红孙力军

中共公安部前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9月30日被双开(开除中共党籍和公职),并被立案调查。

中共纪委通报称,孙力军政治野心极度膨胀,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大搞团团伙伙、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等。

通报还称,孙立军安插亲信、布局人事;收受大量贵重物品;沉溺于各种奢靡服务;大肆进行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2岁的孙力军是山东青岛人,历任中共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公安部党委委员、一局(国内安全保卫局)、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官至中共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副总警监警衔)及中共法学会副会长、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

中共内部知情人士曾对大纪元透露,孙力军主政的公安部一局,就是中共国内安全保卫局、政治保卫局;而中共中央610办公室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中共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

知情人士表示,中共政治保卫局的权力比国安的权力还大,中共公安系统负责的搜集情报,民族宗教、“反颠覆破坏”、境外组织都属于它管。境外的亲共组织、特务、间谍也都属于它管,由它来培训人员、管理。

知情人士还说,孙力军是江派人马,也是倒习势力。他所处的位置对习近平的威胁大到可以让习性命不保。孙力军落马,意味着习控制了局面。其落马时官方通报已将他视为与周永康、孟宏伟同级的“大老虎”。

知情人表示,孙力军被拿下,外界有很多解读,但真正原因是倒习、政变。

二十大将近 中共党媒频繁释放“暗杀”、“政变”信息

中共二十大即将召开,习近平对军队人事频繁换将,中共党媒也接连放出“政变”、“暗杀”以及“没有铁帽子王 (指世袭的宗室王爵)”等信息,反映出中共内斗的刀光剑影,你死我活。

9月14日,中国网络上传出一篇“刺杀国家领导人”的文章,指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总队长罗文进,伙同其湖北老乡、中共前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该文称两人“妄议中央行政方针、辱骂国家领导人”,还说他们计划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行刺。而此次孙力军被双开和立案调查,“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也是罪状之一。

时政评论员李政宽对大纪元提及,罗文进是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江苏帮”的公安系统官员,他与邓恢林同属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手下,而孟建柱被公认是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大心腹。早在去年,孟建柱的跟班、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已经因为参与“倒习”、“政变”被习近平拿下。

李政宽说,两个得力手下都因“政变”被处理,不少人也认为孟建柱大事不妙。

9 月 18 日,中纪委官网发文《不能做桃花源中人》,再次提到“没有什么‘刑不上大夫’和‘铁帽子王’”。早在 2015 年,习近平就曾在中央党校提过“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即免死金牌) ’也没有‘铁帽子王’”。

李政宽表示,这不禁让人怀疑,再度提及“铁帽子王”,是不是要将铁拳挥向退位后势力仍然强大的江泽民、曾庆红。

李政宽还说,去年7月开始,习近平开始全面整顿中共的“刀把子”,习想把“刀刃向内”就是为了解决政法系统对他的威胁。至今已经多名江派的政法高官被拿下,7 万多名违纪违法的干警被处分,而这把刀的震荡,很可能会持续到二十大。

李政宽说道,“刀把子”系统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帮凶,这些官员升迁速度基本上与参与迫害的程度成正比,迫害越凶狠、欠下的血债越大,就越有升迁的资本。

中共一名政法高官表示 :“共产党利用我们整法轮功时,让我们放开手脚,不用怕被处罚,导致我们养成不讲法律的习惯,就算对待法轮功以外的工作也是一样,哪个政法部门的人敢说自己完全没有干过违法违纪的事”。

习近平人马逐渐占据要津

中共二十大前,江派人马纷纷落马,而习近平人马则逐渐占据政坛要职:两名60后习近平派系官员,郑栅洁和李干杰分别担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和山东省委书记。

一直被外界认为仕途向好的郑栅洁,是习近平福建系人马。1961年11月出生的郑栅洁是福建人,在福建任职长达30多年,习近平1999年至2002年任福建省代省长、省长期间,郑栅洁任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区长、厦门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升任山东省委书记的李干杰,1964年11月出生,湖南长沙人,清华大学核能技术研究所核反应堆工程与安全专业硕士研究生。

在李干杰2020年4月调任山东省委副书记之前的2020年3月,他被习近平委任为特使,出席乌拉圭总统权力交接仪式,并会见了乌新任总统拉卡列,面交了习近平的亲署函。

今年7月习近平到西藏考察后,李干杰紧跟习近平,率山东省代表团进藏调研、深化援藏工作。7月30日下午,在拉萨与西藏区党委书记吴英杰等召开对口支援工作座谈会,李干杰高调讲话,表示将按照习近平指明的方向做好援藏工作。山东是最早承担对口支援西藏的省市之一。

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为清除江曾派系余毒,习近平对中共地方政坛的“大洗牌”并不出人意外。

习近平的“东南军”在中共政坛日渐占据要津,闽浙沪三省市不时的输送并酝酿出新一代的“东南军”,此可能是习近平为继续在中共二十大后主政,铺设基层力量。

孙力军被拿下的真实原因

自媒体时评人江峰先生,在《江峰漫谈》节目里分析了孙力军被拿下的真实原因:从中纪委的通报内容读出来的真实背景,及其孙力军落马对于中共近期的政治走向意味着什么。

“双开”是中共对其党员干部的一种处罚方式,即开除党籍、开除干部职务或者公职,是人大代表的还要剥夺代表资格。其实这一点就很有意思,我们知道西方民主国家的概念,人民代表或叫做议员,是人民选出来的,他的特权是民众给予的,他所属的政党是没有资格取消他的议员资格的。中共搞这一套,很常见的所谓双开,其实就是明确了中共自己宣称的人民代表从来跟人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是中共的家法决定了党徒们的生死。

 

江泽民曾庆红孙立军
江泽民曾庆红孙力军

一般来说“双开”之后就要走司法程序了,也就是说中共国所谓“法治”社会,是在中共特权之下的社会,是中共在进行了充分政治勾兑之后抛弃出来的党徒,才会接受所谓的法律制裁。那么孙力军的被抛弃,并非简简单单地他没办法在党内混下去了,习近平打掉这只老虎,是这只老虎真的让中共高层胆战心惊。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个公安部副部长与其他老虎的不同在于,他曾经担任公安部一局局长、二十六局局长。

从落马到双开,孙力军一案共历时17个月。超过了一年时间才做处置的,只有孙力军一人,这不仅因为他涉及的中共最高层政治黑幕牵扯面最广,也因为他涉及了习近平近年来执政让全世界和党内诟病最大的两个事件: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以及散播世界的武汉疫情。孙力军本人是在澳大利亚接受的高等教育,熟悉英语,与国际政治力量有独立的沟通渠道,这让他与公安系统土生土长、只能服从服务于党内斗争的土刀把子很不同,他是个洋刀把子。从而使得他的案情和影响力具有了某种超越党内斗争,扩展到国际影响力的特点。因此也必须在国际环境发生某种风云际会之时才好画句号。

孙力军落马前是武汉肺炎抗疫的中央指导组成员
孙力军落马前是武汉肺炎抗疫的中央指导组成员

因此我们今天就分国内、国际两部分,来分析一下孙力军案件。

首先,孙力军案件挑选在“十一”中共建政之日的关键敏感时刻进行宣布,在政治上的宣示意义很强。第一就是警告那些曾经附着于孙力军势力,尤其是中共政法系统的打手们,这棵大树砍倒了,不要再有任何侥幸心理,该交代的都必须主动站出来;第二就是警告曾经运用孙力军力量进行政治角力,甚至企图谋取中共最高权位的党内政治势力。

在中纪委通报中有“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的措辞,这与近期处理政法系统的邓恢林、龚道安和刘新云措辞一样。凡是被打倒的中共高级干部,都有自己的一伙人,有靠山有马仔,都会搞团团伙伙。唯独不同的是孙力军多了一条“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的说法。中纪委、国家监委现在经常玩儿新词汇,“成伙做势”,不像法律词汇,更像土匪火拚时候的谩骂。这句话说的是孙力军不仅养有一批心腹之人,而且成了气候,成了一股政治势力。这就不仅仅是拉帮结派弄点利益分分,而是对中共高层和政治秩序形成威胁。“控制要害部门”这个词儿才是关键。

孙力军最具备杀伤力的就是他曾经担任公安部一局、二十六局局长职务。一局的前身是中共的政治保卫局,是公安部里最重要的部门,与国安部形成两大情报系统,除了负责对“反革命”与“间谍”的侦查工作之外,还负责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安全。二十六局局长几乎都由一局局长兼任。

孙立军孟建柱周永康曾公用情妇刘迎霞,此女还和前国资委主任蒋洁敏甚至中办主任王刚有一腿
孙立军孟建柱周永康曾公用情妇刘迎霞,此女还和前国资委主任蒋洁敏甚至中办主任王刚有一腿

另外在公安部系统内部,就像“文革”期间的三办主任,由公安部长谢富治亲自担任,也叫做专案办公室。比如上海公安系统发现江青在上海滩混的时候的那些证人证据,就由三办专案直接处理,谢富治处理完了直接跟江青一个人说就行了。

那么孙力军自然在二十六局这里充分体验也利用了这种法外特权,并利用这种法外特权获得党内特殊的利益勾兑。最后直接引发香港“反送中”运动的重要案件,肖建华与铜锣湾书店事件,都是境外执法抓捕外籍人士的非常敏感的案件,只有孙力军这样善于利用并习惯于党内政治任务需求而动用法外特权的人物敢于这么操作。

铜锣湾书店事件,涉及习近平个人私生活的书籍,孙力军就是利用所谓彭丽媛办公室的名义进行操作,试图通过消灭习近平私生活伤害第一家庭的传闻,来获得彭丽媛的欢心,从而试图成为习近平信任的人。这跟谢富治去上海消灭江青绯闻的做法非常相似,就是党内玩弄法外特权的高手进行的操作。孙力军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正是因为他是上海卫生系统一路上走,依靠孟建柱在公安系统发迹的,是典型的江派人物,因此获得习近平的政治信任,是他政治生涯走到高位必须完成的第一步。

说到这里就要说说孙力军担任的第二个职务,公安部一局局长了。一局是政治保卫局,是中共的核心权力部门。业务上有两大块:一块是抓党内外反革命、国内外间谍,第二块是保障中央领导的安全。因此一局就自然会深度介入中共最高层的政治斗争,甚至利用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秘书、司机这些眼线,充分掌握中共从元老到现任最高领导,正部级、副国级以上干部的政治观点、家庭私生活的基本情况。

董卿孙立军董卿丈夫和孩子
董卿孙立军董卿丈夫和孩子

中纪委通报中提到的“控制要害部门”,表面上说的是他控制了包括公安部一局这样的核心权力单位,更主要的是说他通过这个职务了解并有能力介入甚至主导了中共中央高层权斗。

这个一局到底有多重要呢?“文革”前就不用多说了,就说“文革”后恢复正常工作以后,1983年7月,中央决定成立国家安全部,刚回到工作岗位的“文革”前一局的精兵强将全调往国安部。国安部首任部长是原公安部副部长凌云,他早在1953年就当过一局局长,所以他要把这个局的班底全弄过去。我做过一个《中央情报局-红色鼹鼠》系列节目,里面说到叛逃美国的政协主席俞正声的哥哥俞强声,就是康生的干儿子,自然跟康生的秘书凌云知根知底,所以去了国安,成了外事处负责人。

那么公安部的一局怎么办,都被掏空了。谁把它组建起来的呢?江泽民上台后提拔的公安部部长陶驷驹的夫人陈芳芳。而陶驷驹本人又是老公安部长、公安军大将罗瑞卿的秘书。看出来这个关系了吧?那必须是嫡系的嫡系。正当陶驷驹和夫人把持公安系统最核心权力的时候,正好赶上“香港回归”前的复杂时期,大批外国和中共情报机构都在拚命布局香港。陶驷驹夫人率领一局的人马坐镇深圳,直接跟香港黑社会三合会、十四K等堂口联系,陈芳芳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姐大。后来陶驷驹有一句名言叫做“香港黑社会是爱国的”,就这么来的。也就是公安部一局对于香港的操控,就是从黑社会开始的。一九九七年,作为政治任务,香港黑社会组织听从一局的部署,确保“回归”顺利。后来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出事儿之后,陶驷驹才浮出水面。

在陶驷驹“双规”审查期间,中纪委、总参保卫部曾对陶驷驹在京的两所住宅搜查,发现他在全国一线城市购买了320套豪华别墅,然后又将这些别墅,以每幢仅3000至5000元的价格“卖”给当时国务院领导、各部委领导、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子女。在李鹏为总理的八届国务院各部委办中,只有外交部、国防部、国家安全部、监察部、国防科工委的领导没有接受陶驷驹“卖”给的豪华住宅、名表。在国务院领导中,只有朱熔基等四人的夫人没有接受高级贿赂。

后来12名副总理级高官、52名省部级高官上交上报非法拥有的资金、财产、礼品,后来中纪委在人大党组扩大会议上宣布:由于陶驷驹能配合中查办工作,主动交代重大腐败事件内情,所以免予法律起诉、追究。后来胡锦涛在江泽民授意下宣布:能够自查,交出钱来的就不翻旧账了。其中包括12名获保的副国级以及52名部级高官名单,太长了,这里就不列举了。只是告诉大家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你们说这笔巨款去哪儿了?没法入帐啊?这是2015年的事情。

而同一年,习近平带着海航董事长陈峰在英国与卡梅伦一起为海航开通直飞北京的航班剪彩。而海航的大规模海外投资购买动作就是这一年开始的。不要忘了海航与贺国强的儿子成立合资公司,当时没收了数以百计中国最高权位的官员们吐出来的钱财,谁也不知道这钱有多少,但都知道,国家财政部门也就是国库没收到这笔钱;都知道钱最后给了中纪委,而贺国强正好是当时的中纪委书记。有意思吧,你还在为习近平打大老虎欢呼么?老虎一根毛都没有回到人民手中。

那么陶驷驹做的那么大案子,就是因为他和夫人掌控了公安部一局,通过一局掌控了中共中央的人脉,知道谁爱钱、谁爱房子、谁有哪个女人。这就是中纪委这次通报所称的“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周永康依靠江泽民把持公安系统,孟建柱作为周永康的马仔,而孙力军作为孟建柱的亲信,就这样维系着公安政治保卫局的实际控制权。从而深度介入党内斗争。

孙力军深涉江派政治关系江泽民孟建柱周永康
孙力军深涉江派政治关系江泽民孟建柱周永康

孙力军深涉江派政治关系(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孙力军真的出事儿,还是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暗杀习近平;另一个就是涉外的香港与武汉肺炎问题。中纪委通报的第一句话就是,“从未树立政治信念”,这是排在第一的罪名。与一周前,江苏原政法委书记、被“双开”的王立科得到的“评语”一致,而党媒罕见披露王立科的旧部、江苏公安厅刑警总队队长罗文进等“司法黑帮”,策划暗杀“国家主要领导人”。“国家主要领导人”是谁?就是当时去南京参加纪念抗日活动的习近平。

通报中说,孙力军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这个我在去年的评论中已经谈过了,这里就不展开了。 孙力军从澳大利亚读书回来,有公共卫生硕士的学历,妻子与家人都在澳洲,有了与美澳私通的渠道。

孙力军2020年是疫情期间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的成员之一,公开的任务是在中央指导组的统一领导下,牵头具体负责转运和收治工作,但实际上他出现在武汉的时间远远早于媒体露面的时间。除了公安系统维稳的惯例安排外,政治保卫工作的性质需求,使他一定最深入了解了病毒研究开发,以致最后病毒散播全过程的一手资料,甚至中共隐瞒武汉疫情的关键证据。孙力军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一定控制了,甚至已经部分或有条件地出示给了澳洲政府,当然也就有效地传到了美国人手中。

我们可以注意到,在全球疫情爆发的整个过程中,澳洲的人员伤亡与经济损失并不是突出的,但是他却成了西方发达国家中第一个站出来要求进行病毒溯源调查,并要中共承担散播病毒责任的。如果手中没有确凿证据,澳洲政府为什么会第一个举起在病毒问题上对抗中共的大旗?为什么中共又要对澳洲进行极不理智的打击,试图让澳洲政府屈从,甚至因限制澳洲动力煤进口直接导致近期中国能源紧张,引发电力供应危机呢?唯一的解释就是,澳洲政府比任何一个其他西方政府掌握了更详尽确切的中共在病毒散播问题上应该承担责任的情报。

而作为公安部港澳办负责人,孙力军同样要为香港“反送中”运动当中香港警察的施暴,与大量香港青年被捕和失踪、死亡事件负责。但是如同病毒事件一样,孙力军案与国际上的反应紧密相关,换句话说,只有美国等西方国家显示出了某种退让绥靖的真实姿态,孙力军案件才会尘埃落定。

孟晚舟回国,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与习近平达成明确合作意向,大大缓和了对抗姿态;白宫对中共完全利好的病毒溯源调查情报报告,可以说为全球追讨中共病毒责任的大潮泼了冷水,让习近平吃了定心丸。也就是说,孙力军在中纪委通报上专门指出的资料流出,并没有被美国政府采用,或者说被民主党的其它气候等政策“和谐”掉了。孟晚舟的回归,不管她个人或者华为还要经历怎样的变数,全世界看到的,就是拜登政府的政治妥协,穿着红裙子的孟晚舟是拜登送给习近平二十大的一个大礼。

此刻从国内国际来看,习近平都将稳妥地迎来即将举行的二十大筹备会议,决定自己长期的执政权力。这就是对孙力军的通报,在长达17个月之后,在国内国际局势都显示趋缓之后,在中共建政纪念前夕重磅发出的原因。

但是究竟谁赢了呢?难道火山口的烟短暂地散去,就意味着火山不再喷发了么?不会,它只意味着更强烈、更毁灭性的大爆发。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