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孙大午法庭上坚称无罪,一席话令人震惊!中国媒体全部噤声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负责人孙大午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负责人孙大午

与被指贪腐的许多中共高官一上法庭就承认有罪,还对“党的关怀”感激涕零迥然不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等九项罪起诉的知名农民企业家孙大午等多名被告坚称自己无罪。

但是这位许多人眼中的硬汉子在法庭上说的一席话令人震惊,他说自己在狱中“苦不堪言,生不如死。”至少,这句话透露出当局实施酷刑何其残酷!

多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CHRD)发推指出,大午案中有七名被告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此期间他们遭受了残酷的非人道待遇。在庭审中他们提供了相关线索,向法庭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申请,但被法庭驳回。孙大午说:“指居期间,我苦不堪言,生不如死!”孙大午还说:“我曾要求到看守所去,为此绝食三天。”

学者盛洪在『关于大午事件的法律正当程序』“盛按”指出,“当局称中国是‘法治国家’,当然它自己清楚知道这只是在文字上的。大午案开庭第一天的控辩记录,明确地揭露了实际上的非法拘禁和酷刑。这是中共普遍存在的审前折磨”,包括超期羁押,没正当理由拒绝取保候审,非法监视居住,限制基本自由,干扰睡眠,以及精神威胁。这样做的目的,是报复,炫耀滥权能力,以及逼迫口供。

作者认为,“只要当事人说‘不是自愿的’,就可以立刻派出该口供,根本不需要再证明有酷刑的存在。因为‘自愿’只能从当事人自己口中说出,当他说出‘不是自愿的’,就必定是被迫的,而孙大午说‘生不如死’,不知比‘不是自愿的’强烈多少倍,却不被接受。“

7月15日,孙大午一案中河北省高碑店市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指控的主要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等九项罪名。

大午案法律团队透露出两点信息,在5月17-22日举行的庭审前会议上,由于召开仓促,没有足够时间看卷,在侵犯阅卷权、辩护权的情况下,控辩审三方曾爆发激烈争论,会议现场律师抗议声一片、被告人哭声一片,几乎没有达成任何共识。孙大午就是在庭前会议上说出“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

第一日庭审结束发表介绍声明指出,此案名为公开审理,却限制旁听人数,大午集团约有九千员工,仅有30名家属及工作人员取得旁听证,而且法院还以防疫、场地限制为由,安置在其他法庭通过视频旁听庭审。大部分家属反映视频旁听画面不清晰、声音时断时续。开庭时,法院前一百米范围到处安装闭路电视,法院门口,身穿黑衣的便衣公安要求在场关注案件的民众离开。

孙大午在中国有“良心企业家”的称号,1985年以饲养1000只鸡和50头猪七家,创建大午农牧集团,名列中国500大私企。孙大午办学校、办医院,规定村民看病以及学生每天餐饮收费只收人民币10元,民众好评。

孙大午也因敢言,喜好评议时事得罪了当局,2003年,大午集团因为在集团网站发表包括他撰写的“悼念李慎之”以及“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时局及历史的对话”、“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等文章,被控严重损害国家机关形象,当局下令整顿网站,停业6个月。加之向三千农户借款,当年5月被拘捕后判三年缓刑四年。

孙大午2020年10月13日在微博发文称:“有人说,什么叫社会黑?晴天白日,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熙熙攘攘,你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有权有势的横行霸道,有理有据的寸步难行;白天活见鬼,夜里死见人”。

去年11月11日,警方一举逮捕了他及妻子、两个儿子儿媳,公司高层等28人。直到4月22日,被囚的孙大午及亲属以及公司高官才收到逮捕通知书。

2003年孙大午案最后以缓刑了之,有人分析,当年维权运动风生水起,孙案得了相对较好结果,如今党庆百年,企业家的厄运来了,任志强被判了十八年,马云隐隐约约,滴滴八大部进驻……

环境不好,孙大午案开庭已进入第二天,有人观察,中国国内媒体集体沉默,只有几个私号小心翼翼窃窃私语几句。刘晓原律师感叹:对于一个在全国很有影响的案件,媒体“似乎都患上了失语症”。

Posted in 维权斗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