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小布什让中国有“20年战略机遇期”;拜登结束一切,中国西部和东部将面临大军压境

美国似在重演越战的惨痛教训,7月4日国庆前大举从阿富汗撤军,标志著2001年迄今20年阿富汗战争即将结束。这场战争美军死亡2400馀人(包括阵亡和意外),至少耗资2.5兆元,但除了歼灭恐怖魔头宾拉丹,其馀战果有限,反而大伤美国元气。美军陆续撤离,神学士(塔利班)武装力量近期摧枯拉朽,占领大半个阿富汗;中国批评美国是始作俑者,不能甩锅推责,一走了之,显然北京很怕阿富汗因美国撤军,危及中国在阿国利益、中阿边界安全和新疆情势。

拜登总统承继川普的政策,宣布今年九一一恐袭周年前完成撤军,即使高层将领、阿富汗政府军反对,深怕美军在阿富汗反恐巨大投入前功尽弃,神学士政权捲土重来,但拜登似著眼美国大战略和选举利益考量。

从阿富汗抽身有利美军全力对付中国军事扩张;民调也显示,美国仅一成多民众关注阿富汗情势,撤军让美国舆论感受“苦战结束、走向未来”,有利民主党2022年期中选举,但后遗症已显现。

至6月底,阿富汗34省已被神学士攻占17省;政府军毫无战力,神学士军队到来就弃械投降或逃亡,美军留给阿军的武器和Humvee等战斗车辆,至少600馀辆已落入敌手;1037名政府军、警察4日逃入其东北的塔吉克共和国寻求庇护。神学士最后如全面接管阿富汗,意味美军前功尽弃。华府决定美国大使馆将保留,传闻将留下1000名美军保护大使馆,但神学士发言人反对。目前拜登政府已骑虎难下。

拜登4月宣布“无条件撤军”,送给神学士天大的礼物,再次印证阿富汗历史上是“帝国坟场”。从远古亚历山大帝国、到苏联和如今美国与北约联军,强大武力都无法克服其恶劣的多山崎岖地形、强悍难驯的部落民风,阿富汗终归又将回到“阿富汗人的阿富汗”,可能再度成恐怖主义温床和保护巢穴。

川普政府和阿富汗政府、神学士谈判后,各自签订协议。川普原下令5月1日撤军,造成阿富汗政府各地军阀倒戈向神学士投诚,后者像秋风扫落叶般可能再度席捲全国,展开血腥报复曾和美军合作的军官、翻译和民众。

拜登此举有如放弃阿富汗政府,释出战略重大转向。美国自保、甩掉20年来的大包袱,但对美国信誉、国际形象和日后与盟邦相处多少有负面影响;美国支持的政府最后如走向今天阿富汗政府的命运和下场,值得所有当事国家深省借鑑,尤其是台湾。

美国2001年以追剿恐怖分子为由发动阿富汗战争,2011年在巴基斯坦发现宾拉丹下落,派海豹特种部队狙杀,任务已大半完成。神学士极端教义和伊斯兰国(ISIS)有相似处,但为害西方利益不像ISIS,美国长年在阿国驻军反恐,总须有结束“终极之战”的时刻;美国犯不著为阿富汗前途牺牲这麽多人命、金钱和资源,朝野都支持撤军,有其民意基础和道理。

美国急于结束伊拉克战争,恢复和伊朗核协议,现在又结束阿富汗战争,不必再备多力分;如能从中东抽身,美军调度运用、资源投入等都可专注在东亚应对中国崛起,包括南海、西太平洋和日本、台湾等议题。这种重大战略转移,中国当然极不愿见。

首先,阿富汗、伊拉克或伊朗都牵制住美国,让中国有所谓“20年战略机遇期”,各方面可快步发展。但随著美国撤军,中国有利战略机遇期结束了。

其次,阿富汗和中国接壤虽仅90馀公里,但中国是阿国最大投资国,以30亿美元标得阿国铜矿开采权,如伊斯兰激进势力坐大,必然危及中国利益。且神学士也可能扩散影响力进中国,所谓“穆斯林兄弟”新疆维吾尔族遭遇磨难,神学士不会坐视。之前新疆已有伊斯兰激进势力渗透,美军撤退中国可能首当其衝。

北京批评美国撤军,和中共历来主张外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相矛盾。拜登的决定衝中国而来,也间接打到了中国另一痛处。

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投注巨大资源,转移至东亚后将大幅增加中国的压力。美国反恐策略在改变,对付国内激进势力或将与应对外来恐怖分子等量齐观。美军撤离后,激进势力如失控,美国可能改采特种部队突击作战,或用无人机狙杀激进组织领袖,都是可替代驻军的威吓战术。

美国资源和国力相对减弱,长远看,从中东和阿富汗撤军是重建国力、应对世界新情势的开始,各方面看都有利美国、不利中国。

Posted in 军事动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