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依赖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硬脱钩势在必行

花旗集团表示,随著世界各国增加支出,以降低武汉肺炎大流行造成的经济损失,估计2021年发达经济体对全球GDP的贡献将超过新兴市场,这也是15年首见,依赖中国的时代将会结束。

脱钩
脱钩

《彭博》报导,以David Lubin为首的花旗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从2010-2019年,仅中国就贡献了全球平均47%的投资成长,和全球GDP的33%。

不过,随著许多国家陆续祭出强力的财政刺激方案和货币政策,2021年发达经济体对全球GDP的贡献,将自2006年以来首次超过新兴市场,“那个依赖中国的时代将会结束”。

经济学家们表示,推动新投资支出模式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经济民族主义的复兴,这反映出各国政府希望减少供应链的弱点,意味著投资与全球贸易之间的联繫将会减弱。

经济学家称,在全球保护主义急剧上升之际,全球投资支出上升对贸易的溢出效应,可能比过去更弱。全球投资周期对中国依赖程度将会下降,全球贸易友善程度亦将跟著缩减。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林孟编译报道:美国《全国评论》双周刊网站发表“乔治·马歇尔欧洲安全研究中心”国际与安全研究院院长米奇塔(Andrew A. Michta)的文章说,近五年来,美国政府、智库团体以及国际关系领域学者,一直在重新关注大国竞争死灰复燃,但并没有达成共识。

中国经济-大卡车
中国经济-大卡车

冷战结束后,美国部分政策精英对全球主义理论奉若神明,坚信出口驱动的现代化是国家和平、繁荣的基础。美国在反恐战争后的民主建设中耗费了20年,付出了数千美国人的生命和数万亿美元的代价。与此同时,中共国却在美国和欧洲的投资,以及美国技术教育体系下培养出的上10万工程师推动下,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成长壮大起来。俄罗斯则重新站稳了脚跟,使其军事现代化,并着手改变冷战后欧亚大陆的既定秩序。

美国的全球主义者在短短30年内促使中共国的GDP增长了900%!北京在此过程中勒索西方公司的知识产权,窃取研发成果,并让他们未来的武器设计师在美国最好的学院和大学接受理工科培训。新冠肺炎大疫症爆发前的2019年,在美国的约100万外国留学生中,中共国学生多达37万人,而且主要集中在理工科领域。

美国的大多数政策精英似乎无法迈出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切断中共国进入美国研发基础的路径,使美国的供应链与中共国脱钩。总而言之,如果美国及其民主盟友不下决心和中共国的主要供应链脱钩,那就只有继续失败。一个国家不能够在被敌对国家敲诈技术和专利技术信息的情况下,认为自己会赢。

当今全球实力分配的严酷现实是,美国可能进入了自内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竞争,美利坚合众国受到分裂的威胁。我们的实力被几十年来步入歧途的经济、国家安全、国防政策所耗尽。美国在这一轮大国竞争中,处于与过往的危机和战争相比十分不利的地位。

20年来形形色色的反恐战争,使美军在次级战场上耗尽了三军联合作战能力。侧重于反叛乱战术的军事现代化,牺牲了与旗鼓相当的对手国家之间,发生冲突时必需的作战能力。另一方面,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面对中共国和俄罗斯两个军事上近乎对等的竞争对手。但此时美军的结构,已不再能胜任同时在大西洋和印度洋-太平洋两个区域围护美国的安全利益。最后,这是一个世纪以来美国首次以中共国为对手。从长远看这次挑战,美国在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中,从来没有碰到过GDP相当于自己40%以上,制造业更超过自己的敌手。

美国至关紧要的国家利益,就是确保没有一个强权能控制欧亚大陆。中共国崛起为欧亚大陆日益具有支配权的国家,对美国的安全构成明显的直接威胁。中共国通过所谓“一带一路”倡议,企图建立以陆地为基础的供应链网络。这一图谋如果成功,将彻底颠覆500年来一直有利于美国等西方海权国家的海陆关系。

与中共国硬脱钩势在必行,这可能是对美国及其盟友最大的战略挑战。重建我们的供应链将付出代价,至少对那些已经大量投资中共国的西方公司来说是这样。与中共国脱钩是战略决策,美国和西方如果做不到,在这轮大国竞争中就没有胜算。在本世纪余下的时间里,这一轮大国竞争的结局应该是美国恢复实力,以确保复兴的美国将保持其主权,以及为追求自身政治、经济利益而参与全球事务的能力。

Posted in 中美关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