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马云将厄运不断直至死亡,最主要原因是影响力太大,风头盖过习近平

马云商业帝国的旗舰阿里巴巴被当局以反垄断法的名义处以182.28亿元人民币的天价罚款,于此同时,马云创建的培养商界精英的湖畔大学已被勒令停止招收新生。

马云
马云

在此之前,中国政府要求阿里巴巴集团削减其媒体资产,因为北京越来越担心这家民营科技巨头对中国舆论的影响力。

上个月,由习近平主持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警告“资本无序扩张”,要求“加强规范和监管,维护公众利益和社会稳定。”

马云及其阿里巴巴厄运连连,究竟触动了中共的哪根神经?习近平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中共将如何管控民营资本?40年成长壮大起来的中国民企还有没有继续发展的空间?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中国当局对马云和他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动手其实早已埋好伏笔。

他说:“马云厄运连连,你看上去是从去年10月上海金融峰会讲话引起的,所谓祸从口出就指的这个意思。不过细心观察就发现其实那番讲话只是个导火线,炸药早就摆在那儿了。习近平对他早就很不满了,就等一个借口、一个口实、一个由头来发作。所以并不简单的是个祸从口出的问题。阿里巴巴被天价罚款,按说也不算冤枉,因为它要求商家要‘二选一’,确实有垄断的问题。而中国早在十几年前就有《反垄断法》。过去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它要选择性地对你阿里巴巴开刀,你阿里巴巴还没什么话可说。《人民日报》还发文说,给阿里巴巴罚款是为了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规范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扯袖子也是一种爱护,就说明当局不见得有意思要把阿里巴巴置于死地。所以单看阿里巴巴罚款这件事好像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可是联系到最近发生的其它一些事,就知道问题不单纯。比如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停止招生,湖畔大学都成立五年多了,招过五年生了,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不让它招了呢?还有阿里巴巴收购香港《南华早报》,也是已经收购五年多了,现在突然当局要它出售。”

胡平表示,中国当局对马云的忌惮在于他过于成功,他的商业帝国涉及众多领域,从零售、到金融,再到媒体和教育,使他拥有潜在制造麻烦的能力。

他说:“为什么冲着马云来呢?当然就是因为马云可以说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第一号人物,第一个代表人物。从做生意的角度看,他和其他那些超级富豪、超级民营企业相比,应该说马云还算是白手起家,没靠什么官商官倒,算是比较干净的。另外马云的事业发展过程中,他确实还是有创新、有突破的。他摊子铺得很大,涉及很多领域。除了做商业,他还做慈善,还办湖畔大学。有人称它是‘黄埔军校’,有人说它是‘东林书院’。另外还收购了香港最大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还有他在国际舞台频频亮相,一会儿跟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这些外国领导人见见面,一会儿又和比尔·盖茨这些全球超级富豪,这些高科技行业的领军人物见见面。这都是别的民营企业家无法相比的。他还特别爱指点江山,虽然基本上不太谈政治,主要谈经济、谈金融,但毕竟你是在那儿发议论。他还有很多别的爱好,喜欢画画,喜欢唱歌、唱戏,这在网上都是广为传播,所以他的曝光度之高也是其他民营企业家望尘莫及的。这当然就惹的当局对他非常地猜忌,因为在当局眼里,马云就有制造麻烦的潜在能力。”

《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表示,马云的遭遇在于他撞上了习近平的“时与势”。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大型民营企业家将一个个丧失其存身之地。

他说:“说阿里垄断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根本上说,马云所面临的问题,主要不是所谓的说话太冲,甚至也不完全是说他的股权结构中间、他的董事会有些前朝官员的后代,不是经济上犯了什么大错,而是他撞上了习近平的时与势。习近平的声音现在越来越带有某种意识形态色彩了。简单来说,马云当前的命运是政治命运不是经济错误,这是必然大趋势当中的偶然浪头眷上了马云。即使他今天没被吞没,终究是在劫难逃的。”

陈奎德表示,目前已经很清楚,在习近平当下掌权的极权中国,是不能允许在权力中心之外、国家的资源垄断之外,还有财富中心、精神中心、娱乐中心和教育中心的。他认为在共产中国,其它的巨型民营企业家将一个个逐步丧失其存身之地,更不可能再出现马云这样的通天巨富了。

他说:“这是一个短暂时代的特殊产物。我过去曾经说过,其它国家也是很多重大的企业是大到不能倒,但是在共产极权的中国这样的逻辑,恐怕太大了你就必须倒。或者现在暂时你还倒不下来的话,你也必须受惩罚或者瘦瘦身、分化等等,我想这是它们的基本命运。”

但陈奎德也认为,虽然从阿里巴巴被处于天价罚款来看,中国的民营企业正处于一个异常艰难的处境,但还不算完全绝望。他说,中国当局并没有使阿里巴巴集体破产,也没有将其资产收归国有。这显示,处于内忧外困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还不敢将阿里巴巴这样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中国巨型民营企业一棒打死。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