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大厦将倾,这届中央委员贪腐更甚,习近平无可奈何只有极力掩盖

习近平12月11日又在政治局明言要保“政治安全”,意味着政权不安全。在中共体制中,政权安全就是党中央安全,党中央安全就是核心习近平本人的安全。

红卫兵习近平栗战书执掌国家权柄
红卫兵习近平栗战书王沪宁赵乐际执掌国家权柄

习近平担忧内部不满和反习势力藉着外部环境的恶化蠢蠢欲动,但又为表面“和平”欲苟延时日,有鉴于上一届中央班子被他以反腐名义打得七零八落,习对十九届中央“呵护”有加,极力掩盖危机真相以防崩盘。

习中央的安全首先是中央委员会成员的安全。2017年10月确定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有委员204人,还有172名候补委员,按照中共惯例,当中央委员因故出缺时,候补委员可以依得票数的高低来递补中央委员。这两部分官员组成中央委员会。

如果说中共十八届中共中央委员会被习近平自己打虎打得面目全非,被查的中央委员及中央候补委员高达43人,那这一届的成员据说都是习自己选定的,还经过王岐山率领的一个审查委员会经过严格审查的,再出什么问题就是打习王自己的脸了。毕竟王岐山现在还是国家副主席,和习近平一起代表了党国的脸面。

但事与愿违,十九届中委在上任不足一年后就开始崩塌,而当局似乎极力掩盖这种崩塌。

2018年8月16日首名“出事”的十九届中央委员,是因毒疫苗案引咎辞职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毕井泉。毕井泉当时引咎辞职,并没有被趁机揪出贪腐问题被处理,也没有非正常死亡,他仍保留了中央委员的职位。

并且毕井泉近日已再度复出。据河北官媒报导,12月21日,毕井泉以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身份到河北省灵寿县调研。

毕井泉是十九届中央委员在首个“出事”者,但最终是平稳“复出”,背后自然是习近平的意思,主要应该是因为有感于毕充当了毒疫苗问题的体制替罪羊。

再看第二个“出事”的中央委员,是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他于2018年10月20日在澳门住所坠楼身亡,终年59岁。对此外界均感突然。港澳办迅速声明郑晓松患有抑郁症,其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已有消息指郑晓松曾接受中纪委官员问话,显然官方不会再去证实郑的问题,死无对证。郑晓松一死了之,中共高层松了一口气,一个抑郁症就保全了这届中央的名声。

第三个是刘士余,刘士余是从前中共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上挪到中共全国供销总社理事会主任位子之后,才落马的,2019年5月19日深夜,刘被通报“主动投案”,正在配合调查。刘士余算是正式落马的首名十九届中央委员,但属“主动投案”,罪减一等。事实上这个“主动投案”,可能多半包含着当局的预谋策划,无非是高层想放过一马,劝其“主动投案”而已。到10月底的四中全会确认对刘士余作出降级和“留党察看二年”的处分。这其实是轻得不能最轻的处理。

第四个是重庆前市委副书记任学锋,他是中央候补委员,任学锋也是和郑晓松一样死于非命,但他是在四中全会期间死的,并且引发传言四起。

重庆官方在2019年11月3日深夜发布消息称任学锋“近日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但未透露任学锋所患何病,也没有透露他的具体去世时间。但网络消息则说任学锋是在四中全会期间,在京西宾馆7楼坠楼身亡,时间在四中全会闭幕当天。据说他曾在北京被有关部门“谈话”。有说任学锋是涉贪,也有指他是派系权斗牺牲品。各种传闻没有得到官方回应和证实,这更让人猜疑。

这名高层官员之死没有官方正式发布的讣告和堂堂正正地举行告别式,只是传闻被没按级别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而改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之后中共重庆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11月29日闭幕,前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人大代表资格终止问题也没有通报,甚为吊诡。

任学锋之死背后可能代表内斗极其惨烈,但就被当局轻描淡写的维稳住了。

第五个出事的是中央委员、应急管理部长王玉普。

自2018年3月上任中共应急管理部长的王玉普,长时间处于不正常工作状态,鲜有露面,曾传患病,至今年12月9日证实已病死。

王玉普消失期间就有传闻称他在接受贪腐调查,可能问题较轻而未曾移交司法;也有说王玉普因为患上胰腺癌,正在疗养期。实际情况恐怕涉及到中共高层的内斗,因为他是两任江派石油帮帮主曾庆红和周永康的旧人。不过在追悼会上习近平的心腹常委栗战书出面治丧,表明王玉普以一死逃过了被清算的命运。

还有第六个出事的是中央候补委员、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官庆,他于2020年3月6日因脑癌医治无效在北京离世,暂未有其死前涉贪被查的传闻。

接下来还有命运未定局的原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和原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蒋是中央委员,马国强则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两人在中共高层各有靠山,蒋被认为是王岐山的人,马国强则有上海帮背景。两人于2020年2月13日被免职,显然是作为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失控的替罪羊,中南海当然心中有数,虽被免职,仍然可以参加今年10月的五中全会。说不准在事情冷却后,公众不太关注时,就会复出另就高职。

同样是中央委员的湖北省长王晓东本来应和蒋超良同责,问题不小,故此不久前一头黑发突然变成白发,可能受到被内部审查的压力,之后就被传中风住院,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包括缺席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但11月2日,他在“失踪”42天后首度和湖北省省委书记应勇一起亮相人口普查现场,显示暂获平安。

军队方面,今年10月底的五中全会,中央委员、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也缺席。

12月18日习近平晋升4名上将,新任西部战区司令员张旭东首次亮相,作为原司令的赵宗岐去向不明。因为赵宗岐出身薄一波嫡系部队第14集团军,他下一步会不会出事仍难确定。

总的来说,从对前边这多名中央委员会成员的处理,可见中共最高层似乎在极力想掩盖什么,尽量不让他们倒台,或者丑闻公开,就象脓疮破裂的状况。对于习近平而言,很可能是出于保党和政权维稳,力保这届中央的名声,防止问题激化彻底崩盘。

但目前习也遇到了棘手难题。一方面是官场越反越腐、带病提拔一点未变,丑闻缠身稳居要职的中央级大员比比皆是,比如政治局常委级的韩正,政治局委员李鸿忠,中央委员院成发之流;另一方面是中共内斗不止,政权黑幕被曝光,纸包不住火。最近上海195万中共党员名单外泄,中共暗控世界的秘密被揭冰山一角,据说是中国异见人士所为,但这些异见人士肯定级别甚高。

如此看来,令习近平不安的是,不止是难保中央名声的问题了,而的确是政权岌岌可危,随时崩盘。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普世价值, 末世异象, 社会能见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