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More News - 本站更多新闻

五中全会后,中南海风向变了;习近平可能已经被架空

中共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是相对低调的一次会议,习近平的真正愿望实际就是一个,保住自己的权位。虽然似乎没有产生人事震动,也尚未传出内斗的细节,但会后的一些新迹象表明,习近平的权位并非稳固,所谓的战略机遇期和中长期宏大目标,中共党媒的宣传实际难以自圆其说。

朱镕基怒怼习近平
朱镕基怒怼习近平

10月23日,习近平在朝鲜战争70周年的仪式上讲话后,离开会场。

其他中共高层的表态、习近平后续的活动,以及五中全会的新闻发布会都显示出,中共内部对今后的走向实际一筹莫展、并无定论,习近平的位子应该仍然在摇晃之中。

 

中共高层传达全会精神不同调

10月29日,中共全会一开完,中共政治局常委们率先开始传达会议精神。

10月30日,栗战书马上召开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传达习近平在十九届五中全会上的重要讲话和全会精神。

同日,汪洋也召开政协的党组会议,专题学习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同日,赵乐际召开中央纪委常委会,传达学习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汪洋和赵乐际的报导中,都没有特殊提及传达习近平的重要讲话。

这三人的报导,都放在了新华社网站的下半段中,没有放在上部突出位置。新华社很重视李克强的报导,放在了网站最上面的头条之后。

新华社给了李克强关键位置,自然是要向外界传递信息,习李之间没有不同调。但这篇报导中,却没有李克强主持会议的图片,栗战书、汪洋、赵乐际主持的会议,都配发了大尺寸的图片,也都有会议视频。李克强的报导中,也有一个视频,却只有央视播音员念稿,没有李克强的身影。

这表明,李克强很可能又组织了一次视频会议,并未实际露面开会,可见他对这次会议成果的态度。李克强之前一再说,要靠实干,他应该对2035和十四五规划的文字游戏没有太大兴趣,开个视频会议应付而已。

习近平连续亮相并非稳坐钓鱼台

10月30日,习近平露面两次,一是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对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听取意见;二是对上海的一个科学家论坛作视频致辞。习近平急急忙忙地推动中央全会成果,在科技论坛上又谈创新,实际反映了他内心的焦灼。

在党外人士座谈会上,习近平拉着李克强、汪洋、王沪宁、韩正参加,阵势同样不小。党媒仍然没有报导提出了哪些具体的建议和意见,主要还是报导习近平的讲话,强调所谓的“顶层设计和科学规划”。

习近平的这番话,实际透露了他缺乏自信。他不敢确定,大多数人是否会真的跟随所谓的“战略安排”,全会结束的第二天,习近平就亲自开始推动落实,他主动承担了下属应该做的工作,他急切地盼着“共识”。

这表明,他深知风险巨大,非常希望更多的人能留在中共的破船上继续出力,但所谓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目标,除了大话、空话外,根本没有准确描述什么是“新发展阶段的新特征新要求”,也没有真正的策略,因为中共五中全会根本没有敢评估目前的真正危机,更没有敢评价近1年来的失误决策。

同日,习近平还向上海的“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作视频致辞,再谈创新,同样表明了他的焦虑。

习近平说,“在当前形势下,尤其需要开展新冠肺炎药物、疫苗、检测领域的研究合作”。

情急之下,习近平说了实话,中国目前的疫苗和检测,实际都没有达到要求,迫切需要得到国外的技术。世界各主要国家也都知情,主要国家都没有订购中共的疫苗,难怪中共的间谍、骇客千方百计要盗取美国的疫苗资料了。

习近平的“自主创新”也漏了底,最后还得靠模仿、抄袭。中共高层都知道危机的严重性,只是不敢公开明说而已。

中共安排的记者问答可谓奇葩

10月30日,中共还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前半段的套话介绍,完全重复念稿。后半段的记者提问,显然经过了实现安排,特意安排了新加坡《联合早报》、日本《朝日新闻》、香港《星岛日报》等提问,以代表所谓的外媒,每一个问题,都有准备好的稿子,由不同人照稿宣读回答,尽管如此,仍然自相矛盾、缺乏逻辑。

《联合早报》问: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是不是为了应对国际的压力?是不是会把更多重点放在发展国内循环上,对外开放的地位会不会因此而下降?

《朝日新闻》问:中美对立的严峻情况下,中美经济存在脱钩的可能性,中国如何实现2035年的远景目标?

这两个关键问题,都由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韩文秀照稿回答,他生硬地说,双循环“是主动作为,不是被动应对”,但又说,“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上升……传统的国际经济循环明显弱化,甚至是受阻”。

本来是被动应对,偏要说成主动作为,这当然是中共高层的授意。他还称,“大国经济一个共同特征是国内可循环”,“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其他它大国经济是一样的”。

他没有举出,世界上哪个大国实现了“国内可循环”。他不断声称“国内可循环”,随后又不甘心地说,美中“脱钩根本不现实”。可见,中共没法离开美国的订单、资金和技术。

他也证实,“外贸进出口总额与GDP的比例,也由过去的60%以上下降到目前30%多一点”。

1/3靠外贸的中国经济,如何内循环,他没有进一步解释,却谎称,“近年来,国内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大多保持在90%以上,有的年份超过100%”。

内需贡献率“90%以上”无从考证,但“超过100%”就完全没有逻辑了,最多也就是100%,如何还能超过100%。世界上应该只有中共官员能在记者问答中编出这样的数字来。

他还解释称,“国内经济大循环”,“也有利于带动国际经济循环”。

这是对所谓双循环的一种新解释,但应该无人能够理解,内循环怎么能带动国际经济循环。他一面说,“着力办好中国自己的事”,另一面又展望,“外贸进口和出口、利用外资、对外投资的规模将会持续地扩大”。

中共的双循环估计把所有人的逻辑都颠覆了。他最后还称,“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加快建设科技强国,全面塑造发展新优势”。但同日,习近平却在科技论坛上强调“国际科技合作战略”,中共高层所谓的“顶层设计”,显然令下属无所适从。

中共高层经常讲“化危为机”,也难坏了这位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韩文秀,他还特意举例说,“会开顺风船”,“也会开顶风船”,防疫成功,“克服了危”,“就是机”。

不管现在中共大陆的疫情如何,谁也没看到有什么机遇,世界各国的领导人,至今也没人说疫情会成为机遇。

也不能全怪回答问题的这位中共官员缺乏逻辑,中共高层的口号本事就缺乏逻辑,中央全会公报的内容同样缺乏逻辑。中共高层还想要所谓的共识,又从何谈起呢?

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局中,中共政权已经干脆没有了章法,空喊的口号都不能自圆其说,各级中共官员当然会无所适从,胡乱解释。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制度混乱, 官场淫乱, 官场黑暗, 恶警酷吏, 文革2.0, 社会能见度

相关新闻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